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水墨徽州 屏风山下有人家
达人报告  
旅游情报编辑部

水墨徽州 屏风山下有人家

发布时间: 2016-05-25 15:42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4061


自驾虽好  高铁“价”更高

徽州不等同于安徽,和安徽相比它的山水资源和富庶程度不低,但是这两年即便是杭州周周见、苏州月月见,我们对徽州依旧是“不待见”,主要原因还是路程太远。除了地理位置上的远,还有心理上的。拿苏杭来说,从上海出发高铁1小时都不用,驾车也只要2 小时左右,方便说走就走;而徽州则要远许多,六七个小时的自驾车程已经算得上是疲劳驾驶,往往会被我们排除在list 之外。再者,徽州的旅游起步比苏杭要晚许多,资源也不够丰富,开这么长时间的车过去看几间祠堂几朵盛开的油菜花难免让人觉得有点儿“不等价”。

但在去年年中开通的上海虹桥-黄山北的高铁却为徽州旅游带来了一股热潮。虽然从数字上看搭乘高铁并不会在时间上有太多优势(高铁4小时46 分钟,从高铁站到达主要村落仍需1 个多小时出租车程),但是可自由支配的时间却增加了不少,看书发呆打游戏随心选择。这样算来,高铁出行的性价比就高了不少。

在这样的季节里,以前我们从未想过的踏青足迹,终于可以延伸到徽州了。

屏风山下屏山村 养在深闺无人知

一提起徽州,我们首先想到的一定是宏村和西递,但此次编辑却要避开这两个大热门,去不知名的屏山村里转一转。屏山村和宏村、西递同属一脉,都是徽派典型的白墙黛瓦,只是因为后两者年少成名,国人又多从众心理,屏山村才鲜少被提及。屏山村地处黟县县城东北约4 公里的屏风山和吉阳山的山麓,从高铁黄山北站下来打车大约要一个多小时。尽管位于宏村和西递中间,从地理位置上来说也算在主干道上,但也许是这两个地方太过出名,掩盖了屏山村的锋芒,就连当地的出租车司机都差点搞错。

万年配角的逆袭

随着宏村和西递的过度商业化,那里已经失去了良好的居住环境而变成了一个人头攒动的景点,往日烟雨朦胧的美也大打了折扣,过多的游客使得村子里的各项配套设施逐渐负荷不了,人一多体验度自然就会下降。如果你想要享受宁静舒适的古村落风情,显然那里已经不适合你了。近两年为了吸引更多游客,徽州的古村落又开始走起了“人造公园风”,白白失了自己立足的特色。自知颜值比不过宏村和西递的屏山村倒也不去争那“一姐”的地位,宁愿旧得千奇百怪,也不要美得千篇一律,谁知在大众审美疲劳之后倒渐渐有了杀出一条血路的势头。

尽管没有月沼南湖的大气,但村口的大荷花池和沿溪而建的民宅、古朴的石桥、桥下潺潺的溪水,却构成了典型“小桥、流水、人家”的秀丽风韵,为屏山村增添了不少景致。村子不大,总归差不多一小时就能逛个遍了。淡季的时候几乎见不到游客,大多数饭店、茶馆和颜料铺子都处于歇业状态,当地人也是少得可怜,有着别处没有的静谧感。尤其傍晚时分,走在不知名的街巷之中,村庄里袅袅升起的炊烟和远处山腰的雾气融为一体,宁静得让人有些仿佛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再加上近年来大片的油菜花田地被承包后,每到三四月的屏山村完全被花海所包围,上演了一场无懈可击的完美逆袭。

徽派三绝:民居、牌坊、祠堂

除了自然景致,屏山村比其他村落更胜一筹的当数它的建筑。徽派建筑作为徽派文化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又以民居、牌坊和祠堂被称为古建三绝。旧时徽商虽然常年在外,但始终不忘根基在此,成为富豪大贾之后便将大部分钱财用来建设祖屋和家乡祠堂,这既是一种富甲一方的姿态,也是为了光宗耀祖。祠堂无论是从设计还是装饰上都比普通民居更华丽,是徽派建筑的精华所在,仅从规模上看,就可以反映出一个姓氏宗族的历史背景、家族繁衍及盛衰等各个方面的情况。

然而旧民居常有,好祠堂却不常有。由于屏山村的游人不多,祠堂受破坏程度也远远低于宏村西递,再加上此地旧时是黟县最富有的村落,所以祠堂选址集中,数量上也称霸一时,足有18 座,尽管因为各种原因现今仅存7 座,但这丝毫无碍它在祠堂界“扛把子”的地位。屏山祠堂与黟县其他祠堂的灰色调也有显著不同。据说,在古代只有皇宫才能施以彩绘,但明朝时期皇帝特恩准此地舒氏子孙后代的祠堂前施以五彩门楼。可以说无论从量还是质来说,屏山村的祠堂都是个中翘楚,其中舒庆余堂就是皖南地区现有的规模最大的明代宗族祠堂。如果说黄山归来不看岳,那么屏山村归来也就不必再看其他徽州祠堂了。

御前侍卫 艺术精品酒店

尽管屏山村并不出名,但是在屏山村的这家酒店却是最近“红得不要不要”的,网上各路人马尽是溢美之词,一副你没有去过就彻底out,和时尚脱节、不领行情的状态。先不说到底有多少人是在实际入住之后给予这样的点评和关注,我们单从照片上来看,确实很有特色。典型的徽派建筑里,有这么一个有故事,也愿意分享故事的主人,而细节部分的展现也足够吸引到我们的注意,整间酒店放置了不少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品。不过编辑也有着不少质疑,如此具体的酒店名字又如何与艺术这种抽象的美联系在一起?一个古旧的祠堂是否真的可以脱胎换骨,给读者独一无二的住宿体验?毕竟见过了太多古建筑改建的房子,看着漂亮住着“膈应”,不论是采光还是下水,都让人糟心。

改建还是重建 whatever 只要舒服就好

出乎我们的意料,这栋当年御赐的九檐祠堂,并没有修旧如旧,反而仅仅保留了大体结构。仅剩的一张门脸这对于我们来说有些喜忧参半。重建之后的“祠堂”,从外表上和屏山村的古朴风貌保持了一致,颇有来头的老建筑放在那里,气场很是不凡。整个酒店从原有的400 平方米到改建后的1200 平方米,原本的木制结构被水泥结构代替,特别是公共空间和客房,显得更为现代。不过不可否认,在某种程度上,这点是不得编辑心的,毕竟改头换面之后,住在祠堂的卖点,显然已经不能用在酒店本身了。但是换个角度。我们曾经担心过的老房子的采光、下水、保暖、隔音问题,却也因为这样的重建得到了妥善的解决。虽然少了古韵古风,但是至少保证了住宿的舒适度,这点还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客房 简简单单就好

酒店体量不大,总共只有7 间客房。最大的两间复式套房大约有40 平方米,比较适合家庭出游,另有两间主人房、两间客房和一间小阁楼。此次编辑入住的是位于二楼的主人房,顾名思义,房间的面积会比客房大一些,还多了一个小型的沙发床。因为营造的是度假氛围,所以客房并不配备电视机,取而代之的是几本不同类型的杂志。

整个酒店客房在颜色选择上没有公共空间那么“热闹”,反而以原木色为主,倒也舒服。老物件的摆放,也延续了其他部分的设计风格,依旧“多数量、高密度”。卫浴方面,酒店配备的是全套的科勒产品,备品则采用的欧舒丹。酒店的硬件可能相比那些酒店度假起步比较早的地区,如杭州、莫干山等来说,比较粗。但考虑到作为徽州当地启蒙式的度假酒店,也算是让人有了意外的惊喜。

土洋结合 要做就做最好的

咖啡馆保持了与酒店同步的营业时间,不会因为淡季就索性闭门,倒是给游客和喜爱尝鲜的当地人提供了不少方便,开业没多久就已经被公认是黟县乃至整个黄山最具规模的咖啡馆。店里所用的价值七万多一台的SANREMO 是曾经连续六年担当了英国咖啡师大赛的指定咖啡机,就连净水过滤处理系统也是美国进口的,对于一家并不将咖啡馆作为主打的精品酒店来说,算是下了血本,专业度自是不用多说。

餐厅则体量不大,总共只有五张桌子,所以也只对住店客人开放,考虑到食材的新鲜度,菜系方面仍是以徽菜为主,会有较固定的菜单。但据说这儿询问度最高的还是范爷和冯导来访时点的正宗老北京味儿炸酱面,如果想要一饱口福,千万记得要提前预订哦。

歙县古城里的县委大院

在歙县古城里还有一家神秘的精品酒店正在紧锣密鼓地改建中,网上资料不多,就让编辑为你先行探探路。

安若轻奢酒店所在的西街一号,曾经是徽州当地的县委大院,始建于上世纪50 年代,有别于古城中其他的白墙黛瓦的建筑,西街一号的九栋建筑融合了些许俄式风格,颇有些独树一帜的感觉。作为一个旅游文化基地,光有住宿自然也是不够的,除了将其中三栋最为精美的建筑改为精品酒店,还会相应地做书房、茶室、餐厅、酒吧、健身等配套设施。以朱晓鸣为首的九位国内新锐设计师团队打造的十八间客房,每一间都是一种不一样的体验,也是我们期待的理由之一。

酒店暂定于今年夏天开业,届时,编辑也将再次探访,为大家带来第一手资料。

【编后】虽然这个由古祠堂改建的酒店,把自己定位成艺术精品酒店。但编辑觉得它在艺术和精品这两方面都没有做到很精进。如果不参考房价这个因素,就如前文提及的,酒店作为跨界试水之作,还是颇有可圈可点之处,甚至还能拥有相当一部分的国内市场。但在徽州这样房价并不高的地区,动辄上千的价格,可能就有些不合适了。至少在我们看来,一个成功的艺术酒店,必须拥有自己对于艺术的理解,至少要懂得取舍,而不是将所有和艺术沾边的东西堆放在一起就是最美。在艺术上,并非一加一就一定能等于二的,有时候可能远远不及一。更何况你还要给这个酒店加上“精品”这样的后缀。现阶段,与其一味追求艺术精品酒店的认同感,还不如将自己定位为“博物馆酒店”切题又有针对性,还弥补了这类酒店的空缺,假以时日,定能成为个中翘楚。



本文系《旅游情报》杂志原创,未经本站允许,
请勿将本站内容转载或复制,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