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达人报告列表> 到了南极才能体验造物者 的鬼斧神工

到了南极才能体验造物者 的鬼斧神工

发布时间: 2016-07-22 15:53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南北两极相比是大家都极度向往的地方,绝佳的景色、震撼的场景,人和动物相处的模式……相信有太多人都可以说出所以然来。可两极之行,受限很多,特别是南极。由于路途遥远加上各方面限制,它从来都不是一个易去之地。当你有些闲钱又不想太过于吃苦,那么邮轮达人古先生推荐的这条线路,一定就是上上选。船行南极,你会发现不一样的风景。


2016 年1 月13 日, 我在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登上Crystal Symphony 号邮轮,开始Voyage 6202 的14 天航程。对这航程,我对航点有特别的期待,一反我一贯的“船就是目的地”之旨。此行是Antarctic Discovery :南极发现之旅。这是不容易去的旅程,单是飞抵布宜诺斯艾利斯就得干坐三十多个小时的飞机,因此南极航线依旧是冷门航线。环境保护的需求限制了客量,严格的规定包括限用不产生污染的燃油,加上航程说到底并不适合一般人,这些都让大船却步。这次,我和南极的接触虽然只是“发现”,但绝不是简单的走马观花式的旅程。

好奇心VS 耐苦力 不探险不冒险

对两极大家都有好奇心,谁都想能说“去过两极”,却不一定真正想付诸行动。像我此行,经如此长途飞行后才上船的14 天里,有8 天在航海,而且其中的6 天都是没有风景可看,能“享受”的只是大风大浪的日子。即便是上岸,也仅仅是到我们城市人心目中的穷乡僻壤。当然,这还不是什么深度游,真正游南极,多数人会乘坐探险小船,从南美最南的乌斯怀亚(Ushuaia)出发,在南极巡航一周或以上。总体说来,我们这趟旅程是“舒适的南极游”,既不是探险也全无危险。从出发起一开船就是4 天航海,才到了乌斯怀亚(Ushuaia),也就是走过超过半个南美洲的海岸了。

4 天航海也天天有风浪,幸亏坐的船是水晶的豪华船水晶合韵号(Crystal Symphony)!于是我也得到了我一贯的“以船为目的地”所寻求的享受。至于风浪,那也应早在意料中。我已第三次走这航线了,尽管这是南半球的盛夏,这航线每次都有颇大的风浪,毕竟南大西洋是一个多浪海域。这航线绝对不宜容易晕船的朋友。如果不怕晕船,那么4 天的航海,既然坐的是水晶船,就一定是享受!


五星船的待客之道

我是水晶邮轮的拥护者,我坐水晶船也许有十来次了,可是近年总因航线之选,凑巧一连五次坐的都是水晶尚宁号(Crystal Serenity),很多年前我也坐过如今已经改名为飞鸟2 号的水晶合声号(Crystal Harmony),可是坐水晶合韵号(Crystal Symphony),这倒是第一次。我有一定的好奇心。第一天我对船上员工说,水晶尚宁的员工大都认识我,结果呢,十多天的航程过后,这艘船的员工们也大多都认识我了。我绝非VIP,但五星船的待客特点就是这样的。让人能够马上拥有宾至如归之感!此船吨位略小于Serenity,PH(Penthouse)客舱的面积约为34 平方米, 也略小于后者的37.4 平方米,可也算是海上最大的客房之一了。

客房也有独立衣帽间和冲浪浴缸,露台特别大。其实即使住非露台房也几乎一样舒适,更何况此行每天的强风都会把海水珠吹上我高居10 层的露台,因此露台于是也就变成只是用不着的心理享受而已。好在水晶的待遇就在于,不论坐什么舱,其他享受完全一样,这点不像冠达或丽星。


以水晶的方式玩邮轮 感受吃吃吃的乐趣

水晶邮轮被香港云顶收购后,进行了极大的发展,包括买下游艇,建造了6 艘河船,并且还要经营豪华飞机,非常大手笔。云顶也拥有丽星和挪威邮轮集团一半的股权,现在他们还要再创办一间名为Dream Cruise 的邮轮公司。水晶是这集团里的豪华部门,服务采取全包制,船上酒吧免费任泡,吃饱饭去看表演,侍应必然赶过来问你要什么饮品。吃了5 道菜的慢餐后,我也会叫一杯干邑消化着看戏。这正是我已习惯了的“水晶生活模式”,4 天的航海也很快就在吃喝中度过了。

这船的一大卖点就是吃吃吃……我在正餐厅独占窗口小桌,全程受同样的侍应和酒侍应的殷勤接待,于是不免误以为自己也是VIP 了。餐厅用银器和Ridel 的水晶酒杯,一切细节都如此讲究。所以我常常这样想,我们不是VIP,那就更要坐一次水晶银海,体验一下怎样才是奢华生活( 于是回来后你会更努力赚钱)。最好的事或许在于,这次航程客人并不至于到客满状态,这就意味着我们可以前后四次享受另外两间主题餐厅,直到第五次才收30 美元的订位费。于是我这次的14 天行程,有四晚吃的是松本幸信(Nobu) 的日餐,随意点食刺身系列,以带子或蟹肉为第二道菜,以龙虾或银鳕鱼为主菜:这正是我最喜欢的松本菜谱。另外,意大利餐厅Prego 也极其讲究,而且烹调手法正宗。至于正餐厅,每晚都有两个餐牌可混合选:其一是现代烹调,另一是传统菜谱,加起来主菜之选有八至十款。我是水晶熟客也对吃比较执着,吃了两天我问侍应,集团的行政总厨是不是换了,一问果然如此。现在的“现代菜”和以前风格不同,其实主要是做分子料理。我不是分子料理的拥趸,更何况另一餐牌的正统选择还很多!但,选择分子料理,实在是因为他们最创新,新潮菜摆布得讲究,常常令我惊叹!这样的混选,只是船上每天的“例行晚餐”,这样吃不为饱肚,简直是高级享受的一种仪式。


船行合恩角 并非只有冒险家才可为之

好好吃了4 天,海上生活还是不错的。第五天终能脚踏实地,到了南美洲最南部的城市乌斯怀亚。这地方可说是南极的门户,多年前来过,如今发现有了很多新的发展。那天是星期天,店铺几乎全关,但其实开市日也没什么,仅是小镇的活动而已。由于我已来过也因周日,我参加了一个去“火地岛国家公园”的岸上游,所谓火地岛 (Tierra del Fuego)是南美也是南半球的极南端地区,当年一度以为这是连接南极大陆的土地。

次日再进行第五天的航海,第六天才进入南极的区域。船上发出风浪预警,包括叫客人走路小心搀扶着,在舱里避免坠物等等。晚上大家吃过风平浪静的盛宴,半夜船抵大名鼎鼎的Drake Passage,德雷克海峡。船长宣布,由于风势,取消了次日清晨的合恩角(Cape Horn)巡航。

德雷克海峡尤其是接近合恩角的水域,也许是全球最大浪的水域,而且保证天天大浪。这次因风势,没法让领港员登船执勤而去不了。船长说得好,这样少绕一段路,次日就有更多时间在南极水域。这也好,合恩角我多年前去过,除了一些插在海上的怪石外,没有特别的看头,有的也许只是更大的浪,和回来后可以宣称曾经“到此一游”。到两极去,很多人也只是想有到此一游这样的心理享受。正如登了长城也不会使你成为好汉,今天坐这样舒适豪华而且高科技的大船到合恩角,也不能使你成为冒险家。在麦哲伦的时代,那时的船设备简单,航道也未测定。那时敢走合恩角的才是冒险家,因为有极高的一去不回的概率。

发现这航道的英国航海家德雷克(Sir Frances Drake),首先证明南美大陆的尽头是海洋,太平洋与大西洋之间,有一条“狭窄”的海峡:这海峡就是德雷克海峡,它的“狭窄”水道其实是900 公里,我们一晚就渡过了。

这一晚的半夜, 风浪果然很大。看船上电视的即时航海讯息,风势只是蒲福风力等级(Beaufort Scale) 的9 级( 风速约47 海里),温度是摄氏三度,有趣的是德雷克海峡(Drake Passage)的海水深度竟然是4000 米,相对于阿根廷海岸很多地方低了大约100 米。我基本不晕船(否则说实话我不会常去坐船,尤其我会知道德雷克海峡去不得),可是整晚摇晃,不时传来大浪冲击船身的巨响也难安眠。我隔着窗看我的露台,完全湿透了,像下了大雨,海水水花被强风冲上十楼。这样睡睡醒醒的,终于入睡了。次日早上醒来风平浪静,正想享一下床上的清福,一想不对,时间近9 点了,惊觉之下马上跳起,拉开窗帘一看,我吓傻眼了!

之所以风平浪静,原来船已在雪山和冰山的环绕中!我的瞬息感觉是,捱了5天风浪,只要看上一眼这样的奇景,值得!人活着的乐趣不是为上班下班一千天,为的是哪怕短暂但永远难忘的时刻!


令人炫目的景致

我曾数访北极和阿拉斯加,为什么南极风光仍能令人目眩!

要说的是地球的北端是海洋, 即是结了冰永不溶解的北冰洋,而南端是陆地,南极洲(Antarctica) ,这原是一块极大的沙漠式陆地,面积约是美国的一倍半,也比整个欧洲大。这块土地上堆积了万年积雪,最高地方的积雪,海拔高于喜马拉雅山!南极的陆地主要由积雪的山,和海上的冰山构成。这景色和北极的冰海和阿拉斯加的冰河不同。最令我耳目一新的是那些巨大冰块,浮在海上像一张长大的桌子,上面平直如刀削,在阳光照射下呈现浅蓝色,配合着后面从近到远的一层一层的雪山,加上在大风下千变万化的云层,我看到了造物者从海面到天空绘画的风景画!我们船的四周都是这样扣人心弦的景色,文字固然难以描绘这样的景色,照片也不大能,因为令我震惊的是这风景惊人的规模,环绕着和拥抱着我们。

尽管气温只是大约零度,但阵阵劲风不停地吹着,感觉特别寒冷。但大家仍然和天气抗衡,就是没法离开这样难得一见的景色。阿拉斯加的冰河也没有这种山后有山,一层一层的似乎一直通达天空的壮观景色。于是我想,直到我来到南极,才能体验到造物者鬼斧神工的功力!我看到了造物者泼墨于天地的艺术杰作。

在这里停留了一些时间,下午一时多船到了柏尔马站(Palmer Station) :这是美国设在南极洲上的科学探测站。站上的科学家在主管领导下全体登船,讲述他们的工作,每个人都是某种专家,有各自的重要职责。几乎全船的乘客都参加了讲座,大家热烈地提出很多问题。

傍晚开船回程了,但天气恶劣,视野极差,倒是仍在南极内海风平浪静。整天看不到昨天的那种风景,直到傍晚才再看到道地的南极景色,可是距离很远,光线也不很好。这个为期两周的南极之旅,精华也只是上一天的那几小时,不过这景象会在我的脑海里留存到永远。


再见南极 你好南美

也许我可以再回来,下次从乌斯怀亚(Ushuaia)出发游一个星期,银海有这样的旅程,费用奇昂。不过,即使我有时间和能力,也不容易再来。这次之行倒使我想再到北极深度游,希望看到北极熊。南极有的是企鹅和幸运的海狮:幸运是说这些海狮不像北极的远亲,成为北极熊的晚餐。要看极地的动物生态非常困难,要等候,这次看到的企鹅和海狮只是零散地出现。

南极算是“看到了”,我获得船长签发的Antarctic Certificate,证明本人确曾到达南极。我们不是勇敢的探险家,可是我知道,时至今日依旧有那些深入南极洲内陆,在恶劣的环境下为科研牺牲的英雄。但能来南极这样走一次,也可以自认是真正的旅行者 (Traveler),不是不求甚解的游客( Tourist),游客去地中海和游埠购物,不会只为买取一些难忘的记忆来挨风浪。

在大浪下再次渡德雷克海峡(Drake Passage)一整天才到了英国管辖的福克兰群岛,阿根廷称为马尔维纳斯群岛,一个全无看头的地方。唯一的观光价值也许是参加岸上团去看企鹅的天然栖息地。三小时126 美元的价儿看似昂贵,却发现原来是要动用每四人一辆越野四驱车去看的。来到这里,我新增的知识是企鹅通常的种类有四种。


最大的是大帝企鹅 (Emperor Penguin),不过这品种仅存于南极内陆,但我们看到了第二大的帝王企鹅(King Penguin),和一大群最常见的巴布亚企鹅(Gentoo Penguin),少数飞来的麦哲伦企鹅。在这企鹅的天然栖息地,我们可以和企鹅有很近距离的接触,所以这个陆上游,结果是值得参加的。两年前也曾坐银海的船来此,那次风浪更大,船到了都没法用驳船上岸。据导游说,去年总共有11 艘船来此,其中5 艘因天气变化取消了。这个群岛除了牧羊和有企鹅外,荒凉得连树木都没有。有团友用同情的语气问导游,会不会有一天回英国去,导游说给他一百万英镑他都不愿意到伦敦生活,真是人各有志啊!

余下的日子还有两个航海日,虽然不是走德雷克海峡,也是南大西洋,一个有风浪的水域。我在船上继续享受着五星级的服务,也看了Kristen Hertzenberg 颇为精彩的表演。她曾在拉斯维加斯演《歌剧魅影》的主角,演了五年。水晶船的表演者是很有分量的。所以在不上岸而且有风浪的日子,我也能过奢华享受的生活,直到下船。不过,我今年打算坐船8 次,下一艘船等着我。

其余两个航站是阿根廷小城马德林港(Puerto Madryn)和乌拉圭的首都蒙得维的亚(Montevideo)。前者是个整洁的小镇,没有什么观光价值,倒是蒙得维的亚是个人口达150 万的大都市,乌拉圭全国人口的四成住在这里,虽然已是第四次来访,却仍嫌看不够。下次再来南极坐船,也许要来这里先住两天,一如这次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我登船前先住了3 天,下船后再住两天,还是看不厌。阿根廷经济不景气,但令人想不到的是它的首都是一个非常繁华的超大都市。这个航线的一大好处,是我可以顺道再到此一游,而且我在伦敦纽约中转,用尽机票的价值,我有时间啊!南美到底太远了,既远道而来就要尽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