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乌村一亩三分地 有花有酒锄作田
达人报告  
旅游情报编辑部

乌村一亩三分地 有花有酒锄作田

发布时间: 2016-07-27 14:56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4818

导言乌镇已经许久不在我们的杂志上露面。作为景区,这几年看着它又是办戏剧节,又是开艺术展,朝着“东方阿维尼翁”的方向一路狂奔,但受限于杂志的时效性问题,总不得机会去看看这个水乡后起之秀的新变化。最近,听闻乌镇在西栅景区附近新开发了一个村庄项目——乌村,借由这个契机,我们终于在两年后重返乌镇,遇见这个文艺界的江南水乡。


年华似水 乌镇依旧

纵观乌镇的“发家史”基本就是一部“文艺史”。当年一部小清新的《似水年华》让名不见经传的乌镇成功出道。要说硬件,乌镇其实没有“艳压群水乡”的颜值,当时周庄已经稳坐“江南第一水乡”的宝座,周边不少水乡也蓄势待发、蠢蠢欲动;要说软件,每个水乡都有各自精彩的过去和可歌可泣的名人故居。在“前有包围,后有追兵”的困局里,乌镇义无反顾地走了当时还未滥大街的文艺小清新道路,从众多变身义乌小商品市场分舵的水乡中脱颖而出,成为最有个性美的一个。

乌村的出现则让乌镇有了区别于其他水乡的另一张王牌,把景区的高端客群分离出来,为他们提供纯正的江南村落度假体验。近几年很多都市人都心心念念要到返璞归真,过一过乡村生活,但千万不要天真地被这种看似单纯的念想欺骗了,如果你真把他们扔到一个自然村里,回来必然投诉如山。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城市化的乡村体验,既有乡野之乐,又有现代配套设施之便。乌村正好是这样一个地方,加上村内丰富的活动项目与近在咫尺的西栅景区,玩法很丰富,不失为今年夏天一个避暑好去处。

乌村“小辰光” 运河边的田园生活

乌村在西栅景区北侧约500米的地方,毗邻京杭运河。景区里随时有接驳车待命,接送客人过去。从田野缓缓绕进村庄,第一眼的乌村其实并不惊艳,那里遵循乌镇一贯修旧如旧的风格,大体还保持着原来的面貌,有姜黄色的夯土墙小屋,也有七八十年代流行的二层小砖楼,一派“竹林茅舍自甘心”的恬淡之风。

自然村的外壳

乌村是“裸妆“美人,外表看起来是美得风轻云淡的素颜,其实整张脸都是起早贪黑精心装扮的结果。乌村的装扮重点在于清理和修复,而非大肆拆迁新建。把水道和池塘清理干净,整修道路,再将原来的民宅以”组团“为单位,串联修复成186间客房,划分入渔家、磨坊、酒巷、竹屋、米仓、桃园以及知青年代7个空间。这有点像《红楼梦》大观园的配置方式,每个空间都有自己的主题,里面的装修风格和玩乐设施也围绕着相应的主题进行。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决定住在“大观园”的哪个园子里。例如“渔家”便是用公社化时期乌镇当地渔业生产小队的生活元素来打造,招牌是一艘小渔船,庭院里也随处可见渔网、梭子、船桨等小物件。

更有“心机”的素颜秘诀还不在外观的朴素,乌村甚至将原来的村民“返聘”回来,负责村里农田和池塘的种植养殖工作。所以当你在村子里逛,时不时就会与一个扛着锄头、天真烂漫、刚从地里收工回家的农民伯伯擦肩而过,不要怀疑,他们真的不是演员,而是比你还要“土著”的乌村原住民,只不过现在把这里当作办公室而非住家。编辑着实怀疑他们在策划乌村这个项目的时候是不是认真研读过《红楼梦》,探春管家的时候也采取了产业分包制,把大观园里的农田、花圃、池塘全都分包出去,大家各自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既节约了整个园子的运营管理成本,又让大家可以发挥所长有事可做,成功再就业。我们去采访的时候,一路忍不住感叹,如果中国所有自然村都有这个水准,又何须千里迢迢去英国看语言文化都隔了一个欧亚大陆的乡村?

度假村的内里

当然,我们也不要忘了乌村的本质是度假村这个事实。他们采用一价全包的方式进行操作,吃住行和30多项免费体验项目全都包含在内。被称为CCO的管家会全程照顾你在乌村的生活,带着你像个农人一样采菱、捉虾、捕鱼、耕作,更“时髦”一点还有射击、户外烧烤、动物乐园等活动。各种活动从早上8点开始,一直延续到晚上9点,按点安排,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和时间表赶场。我们去的时候刚巧赶上草鞋编织课,教课的阿姨也是乌村原住民,看我们这些都市人笨手笨脚的样子真是无奈,只有耐心地一遍一遍示范,虽然做出来样子不怎么样,但其中的乐趣却是不可替代的。

餐点以乌镇当地的农家菜为主,不时不食,本土风味很足。编辑最爱他们的糕团和江南甜品,各种植物本色“出演“,南瓜的黄、艾草的青、萝卜的白,甜度适中,健康又好吃,你到糕点铺和甜品店随时可以免费享用。村头茶舍也有免费茶点,还会有人挑着零食担子在村里游荡,等你去“活捉”他们。

至于客房部分,整个乌镇都采用统一管理的模式,少了一般民宿的个性与温暖,但在品质上有固定水准的保障。每个组团都有很大的公共空间,而且各具特色,一楼客房基本带一个迷你小院子,在乌村的环境里,更显鸡犬之声相闻的村落生活乐趣。但总体来讲,编辑觉得乌村客房的品质和品相都一般,属于无功无过型的住宿选择。如果你是对住宿特别挑剔的人,还是选择西栅景区里的几家精品酒店更合适。


这个暑假 以童玩节之名拜访乌村

童玩节是乌镇每年夏天的重头戏,今年的新变化是把主场从西栅景区搬到了乌村,主题还是延续往年的“爷爷小时候的游戏”,既让现在的小朋友可以体验到踢毽子、踩高跷、抖空竹、滚铁圈、陀螺等传统游戏,也给大人们一个重温童年的机会。由于主场的变更,此次童玩节也增加了不少“乌村特色”,比如考验沟通能力的Mini市集、动手能力的扎稻草人和运动能力的捉鱼、挖泥鳅。

参加童玩节最好买一本“护照”,所有活动都涵盖在内。今年的童玩节结合了里约奥运会这个热点,将所有活动划分成5大类,以奥运五环的颜色作区分,每完成某大类中的一项活动,即可在护照上获得一枚敲章,集满五色敲章,就会获赠小礼品甚至是奥运奖牌。童玩节开幕式还会有奥运跑和彩绘墙活动,需要提前报名预定名额。


乌村以外 精彩不变

到乌村度假性价比很高,想要清净私密的度假体验,在村内溜哒溜哒即可;想要玩乐,500米开外就是有热闹有风情的西栅景区,再远一些还有原汁原味的历史感东栅。“进可攻退可守”,这是乌村度假的最大优势。

东栅 梦开始的地方

9年前,编辑带着对《似水年华》的熊熊爱火奔向了东栅。这里是乌镇梦开始的地方,从那时起,它不再是名不见经传的江南小镇,吸引着千千万和我一样燃烧爱意的文艺小青年。大家都燃烧的结果就是人满为患,一条小河,河畔两条小路全都塞满了游客,体验度其实并不算太好。过逢源双桥的时候都来不及考虑是要左升官还是右发财就稀里糊涂地被人潮推过了桥。遇上几个旅行团则更是了不得,挤得连下脚之处都没有。

编辑被挤得心有不甘,第二天起个大早,五点就去了东栅,没有保安也没有游客,小镇从景区的地位又回归到生活区域。薄雾中是空无一人的石板路,早起的老人坐在门口摘菜和斑驳的木墙,东栅的韵味短暂地、充盈地出现在那个清晨,永远留在编辑心中。从那以后,编辑再没去过东栅,如同一个旧时相识,远远看她风生水起、声名煊赫已经足够。况且编辑深知,以乌镇今时今日的地位,即便起得再早,也很难找回最初那份宁谧。

西栅 将文艺进行到底

西栅虽为人造,但并不粗糙,而且地盘大,容量大,周末和节假日或许稍显拥挤,但工作日过去其实很舒适。编辑9年前去的时候,那里刚刚开放,修旧如旧的景区透着一股簇新的气息,很多配套也没开放,走在里面有如空镇。这次再去,西栅已经有了人间烟火味,而且当时春季戏剧节和当代艺术邀请展还在进行中,让整个小镇更显生动有趣。

我们去采访的时候,露天水戏台上还停泊着“大黄鸭之父霍夫曼的粉红浮鱼,背景里有荒草丛生的半截断桥和黑白壁照,呈现出强烈的时空冲击感。渐沉式看台上坐了不少观众,静静看那条大鱼在风里飞舞着“鳞片”。那一刻,编辑强烈感受到艺术带给一个地方的升华与沉淀,它或许的确是卖点和噱头,但几届戏剧节、艺术展、文化论坛办下来,西栅的气质也的确大不相同,除了有江南水乡的风韵,还有一种张弛有力的舞台感与文化气息。今年的戏剧节依旧会在十月开启(10月13日-22日),以“眺/Gaze Beyond”为主题, 取文字本身“极目远望”之意,意味着远望未来。乌镇戏剧节在经历过三届之后,希望能够更加开放包容,勇于接受挑战,而“眺”正代表着一种更为宏大的格局,看到希望和远景。  

除了戏剧节,木心美术馆也是西栅近几年最受关注的文化品牌,坐落在景区北大门附近,与乌镇大剧院隔湖相望。美术馆里有一个面湖的观景厅,落地窗外的湖面上泊着乌篷船,大剧院倒影在水中,是个特别让人平心静气的地方。美术馆里展出了许多木心先生的艺术作品、手稿和生活用具,对了解他的生平很有帮助。美术馆的建筑本身也值得一看,简约、冷峻,充满线条感,与婉约的江南水乡风情形成鲜明对比。

编后在水乡如云的江南,乌镇这个后起之秀近些年可谓“战绩斐然”。戏剧节、艺术展、美术馆,频频打出的文化牌让乌镇成功摆脱了江南水乡“小桥流水人家”的单一模式,而且也没有走入周庄、西塘过度商业化的困局。编辑最开始对乌镇的全盘统一化管理颇为不解,尤其是住宿部分,觉得会消磨住宿形态的多样性。但此次走访下来发现统一化管理的优势所在,首先是景区井然有序,消费公开透明,大大减少了宰客、欺客的概率;其次是服务,接驳车的司机师傅们个个都热情好客,乌村的CCO们也很亲切友善,改变了编辑对景区服务的固有糟糕印象。统一化管理的同时,乌镇充分考虑了客群分层的问题,既提供平价青旅,又提供高端精品酒店,尽可能满足庞大客群的多元需求。乌村的出现则是对高端客群度假需求的补充,让他们可以与其他客群保持一段适中的距离,但同时又享受到景区的便利与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