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冻龄美人”古巴 面容依旧 难掩沧桑
旅游情报编辑部

“冻龄美人”古巴 面容依旧 难掩沧桑

发布时间: 2016-09-12 15:58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4786

古巴有一种邪魅,封闭和停滞造成了生活的艰难,同时也锁住了时光与风情。他们和美国关系融冰之后,大家都迫不及待地飞往这个神秘国度,香奈儿把2017年早春秀场搬到了哈瓦那普拉多大道,《速度与激情8》也声势浩大地在滨海大道上取景拍片,对了,还有我们在朗姆酒博物馆偶遇的美国真人秀明星金·卡戴珊。这个色彩斑斓的国家有太多符号化的特产——复古老爷车、切·格瓦拉、热情的音乐、优质的雪茄、醉人的朗姆酒——可以挑逗全世界游客的好奇心。在与世隔绝了半个世纪后,“冻龄美人”古巴终于揭开神秘的面纱,对很多人来说,比起这个崭新的世界,他们更爱她那“备受摧残的容颜”。


Part 1  加勒比海岸的琥珀国度

去古巴之前,我对那里存有各种浪漫的幻想,身临其境后才发现,在斑斓的外表下,还有深深浅浅的灰。他们有满街跑的、令全世界着迷的老爷车,也有因为机油燃烧不完全导致的严重汽车尾气;有大批色彩斑斓殖民地风情的古老建筑,也有因年久失修,倒塌到只剩下外立面的残破凄凉。外国人聚集的游客区和酒店是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食物充足、灯红酒绿。但在偶然遇见的平民区里,高压政治下,实行着物质配给制的生活却没有那么美好富足。我在海滩上遭遇了以悲惨故事博取同情的骗子,也在餐馆里亲眼看见服务员迅速把吃剩的鸡块收进包里。

古巴的美有一种末世狂欢的残酷,壮丽的哈瓦那老城和洁白的加勒比海滩会让人忘情地沉醉其中,但那些不经意露出的现实一角又让我感到如鲠在喉,心怀愧疚。


到达古巴前,你需要知道的几件事

签证

从国内出发的话,古巴签证是一张游离于你护照之外、被称为旅游卡的绿色纸张;从第三国前往,则可以在办理登机牌的时候花25美元购买这张旅游卡。2014年之前,古巴的出入境章都只盖在旅游卡上,而不会出现在你的护照上。2014年之后,护照上也会有你去过古巴的印迹,但不用担心,这对入境美国不会有影响。

交通

去年古巴开通了直航,从加拿大转机(需提前办好过境签)过去,全程大约只需15小时。

货币

在古巴兑换货币最好使用欧元或加拿大元,用美元换要加收10%手续费。你也可以用国内的银联卡在ATM机取现,每笔收3%的手续费。古巴实行两套货币政策,一种是针对外国人的CUC,汇率与欧元相当;一种是当地人使用的CUP,要便宜很多,但外国人无法使用。CUP里的1元硬币和3元纸币上有切·格瓦拉的头像,有兴趣收藏的话可以向当地人购买。

通讯

到古巴最好做好断网的心理准备。大酒店有Wifi覆盖,但费用很高(30RMB/小时或更贵)而且信号极不稳定。大批聚集在酒店附近蹭网的古巴人是街头一景(当然也要付费)。在古巴打电话也很贵,所以强烈建议大家去之前开通全球通,否则就会陷入和我一样完全失联的状况里,非常不方便。

住宿

旺季(11月-来年3月)的古巴酒店房间非常紧张,如果你没订上,可以尝试住民宿(Casa),门口挂着海蓝色船锚标记的都是民宿。古巴治安很好,所以安全方面不用太担心,但对硬件设施不要抱有什么期待。五星级酒店的水平和国内三星酒店的水平相当,因此你可以想象的。

小费

在酒店给小费基本每天1CUC即可,这对古巴人来说是个不小的数目。我的清洁员每次收到小费后都激动地给我写爱的小纸条,其实能为他们的生活尽一点微薄之力也让我很高兴。除了给钱,还可以从国内带些小工艺品当作小费,他们也会很高兴。


乐满哈瓦那

坐在回哈瓦那的长途大巴上,导游突然用车载电视播了一部名为《乐满哈瓦那》的纪录片。几个年纪加起来至少400岁的古巴老乐手被美国音乐制作人发掘,以“好景俱乐部”(Buena Vista Social Club)为团名重新出道,跨越政治藩篱,登上美国卡耐基音乐厅的舞台,把古巴音乐带到了全世界面前。纪录片的最后是乐队的演出纪实,台下有人递上古巴国旗,全场掌声雷动。一车原本昏昏欲睡的人全都醒过来,跟着鼓掌流泪。

当时我们到古巴已有5天,除了最初公式化的新鲜和惊艳,说实话没有留下什么特别深刻的印象。直到那一刻,看着老乐手们在美国舞台上高举着古巴国旗,我似乎触摸到了这个神秘国度内心深处的渴望与伤痛。老乐手时隔几十年再次登上帝国大厦顶楼,他热切想要看的,是自由女神。在大时代的洪流下,个人的力量无限渺小,“革命”这个诱惑力与破坏力并存的单词成了古巴不可明言的痛。看起来浪漫又摇滚的切·格瓦拉只属于游客,我们热衷地收藏印有他头像的当地货币,跑去革命广场看他由灯管组成的巨大头像和革命宣言,然而这些带着理想色彩的朝拜一旦遇见现实便显得苍白而且讽刺,革命者抛洒下热血肯定不是为了最后把头像印上全世界的T恤,然而多年后,在古巴这片土地上,他想要的未来仍旧没有到来,引来的只有一群群好奇的围观者。

首次古巴之行的最深印象点竟然来自一部纪录片,是我始料未及的。或许因为古巴有太多符号化的东西宣扬在外,真的看到也不过是图片到实物的距离,反而是难以名状的精神气场,只有身临其境才能有切身体会。一部《乐满哈瓦那》让我看到了古巴民众的精神内核,古巴音乐于我也有了更深远的意义,不仅限于热情奔放这些字眼,更多的是对身而为人的骄傲与对自由的尊重。

编辑补充

Buena Vista Social Club于1949年在哈瓦那开张,每晚有大乐队演出,是当年热门的歌舞厅。1959年古巴革命后关闭,在那里驻唱的乐手们也四散各处。目前在哈瓦那有一家同名俱乐部,算是对旧日时光的复刻,每晚都有演出,需要提前预约,因为游客爆满。

地址:Zulueta 660 Apodaca y Gloria, Havana

电话:78617761

价格:30CUC(含三杯饮品);50CUC(含饮品和餐点,餐点不是太好,不推荐)


·热带雨林 暗夜嘉年华

哈瓦那是一座夜生活特别丰富的城市。几乎所有餐厅、咖啡馆、酒馆都有现场乐队驻唱,迎着海风喝烈酒,随着节拍翩翩起舞,古巴人民可是毫不含糊地在用生命演绎“乐满哈瓦那”。

热带雨林夜总会(Tropicana)是哈瓦那夜生活的极致巅峰,每晚上演户外歌舞大秀。我们去的那天刚巧下雨,所以把舞台搬到室内,绚丽到“穷凶极恶”的地步。简单来说,那就是一场古巴暗夜版的巴西嘉年华,行头浮夸艳丽,造型和表演大胆,用“热情奔放”都不足以形容加勒比海人民的放浪形骸。这种带着点仪式感的夜店风格让我觉得很有趣,载歌载舞,从头一路高潮到底,热闹得针扎不进、水泼不进,朋友笑称之为“古巴版春晚”。热带雨林夜总会从1939年就开始营业,演出形式和舞台效果几十年如一日,和古巴的“琥珀体质”倒是很吻合,所以大批游客趋之若鹜,需要提前预订才能抢到好位置。

演出原则上是9点半开始,但按照古巴时间来说那就是走着瞧,最后近11点才开演。浮华欢乐的气氛从进场那一刻就开始蔓延,每位女宾会得到一支玫瑰花,男士则是雪茄。进去之后先吃吃喝喝,大家自嗨一会儿。门票包含限量供应的朗姆酒和小零食,酒喝不完可以带走。演出持续近两个小时,尾声的时候还可以和演员们一起热舞。

Tropicana

地址:Villa Mina, Marianao, Havana

门票:75CUC, 85CUC, 95CUC(依据位置和餐点而变化)

拍摄费用:5CUC/手机或相机;10CUC/平板电脑;15CUC/摄像机

编辑补充

除了比较随性的夜店、酒馆外,哈瓦那夜生活也有非常端庄的一面,刚刚经历了三年大修、重新开放的哈瓦那大剧院(Gran Teatro de La Habana)就是首选。芭蕾舞是他们的主打,花25-30CUC左右,你就可以享受到一场别具特色的古巴风情芭蕾舞演出。剧院本身是拥有近200年历史的老建筑,光作为景点来参观也值得前往,可以和旁边有“小白宫”之称的国会大厦(El Capitolio)放在一起参观。


没有朗姆酒 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朗姆酒之于古巴就犹如茅台之于中国、健力士黑啤之于爱尔兰,正宫国酒的地位超级稳固。朗姆是烈酒,所以大部分时候它都“易容”成莫吉托(Mojito)鸡尾酒的样貌出现(当然,酒鬼都是直接喝陈酿,不加冰的那种!)。这次到古巴,我感觉自己把此生大部分的莫吉托配额都用完了,走到哪里都灌一杯。Havana Club则是最负盛名的古巴朗姆酒品牌,所有莫吉托都盛在带有这个标志的玻璃杯里,以至于一开始我还以为Havana Club是朗姆酒的古巴绰号。

古巴莫吉托比较烈,因为他们用的朗姆酒都是三年酿,而其他地方基本用的都是一年酿甚至更年轻的朗姆酒。“古巴之外无莫吉托”,我们的导游这样骄傲地宣称。虽然不知道他的说法是否有严谨的依据,但在尝过他们的莫吉托之后,的确在心里为之前那些来路不明的莫吉托敲了一个“清汤寡水”的章。

·朗姆酒博物馆 走肾也走心

朗姆酒博物馆(El Museo del Ron)很小,坐落在哈瓦那老城区一栋两层高的西班牙式小庭院里。整个参观流程大致是各代朗姆酒亮相区、忆苦思甜甘蔗区、前情提要小电影、逆天模型酿造区和最后万众期待的买买买区,全程英语导游,如果你能听懂西班牙语当然更省事。这个博物馆的可参观度不能说有多高,但好在流程紧凑,内容丰富,还来不及烦躁就出来了。对酒感兴趣的人其实可以在里面找到不少乐趣,特别是其中的品酒环节,15年陈酿朗姆酒,不加冰灌下去,撕心裂肺的身体燃烧感还是值回票价。

El Museo del Ron

地址:Avenida del Puerto 262, esq. Sol, La Habana Vieja, Havana

门票:7CUC

开放时间:9:00-17:30(周一至周四);9:00-16:30(周五至周日)

·海明威的小酒馆

古巴的莫吉托千千万,但如果只能取一瓢饮,那就是街中小酒馆(La Bodeguita Del Medio)的那一杯了。“半分钱小酒馆”“五分钱小酒馆”说的也是这家店,因为西班牙语翻译过来造成的混乱导致了名头无限。

街中小酒馆最宝贵的财富是海明威,他在写作《丧钟为谁而鸣》期间,常常来这里喝酒,有一个传言甚至说莫吉托由他首创。这当然已无从考证,但无论如何,你至少可以喝得像海明威,“能站在吧台边,就别找桌子坐下”。至于莫吉托的味道嘛,你喝的是情结,不是酒,切勿要求太多!

La Bodeguita Del Medio

地址:C. Empedrado entre Cuba y San Ignacio, La Habana Vieja, Havana

电话:624498

编辑补充

距离街中小酒馆不远的两个世界酒店(Hotel Ambos Mundos)是海明威最初到古巴的下榻之所,《丧钟为谁而鸣》即诞生于那里的511号房间,店家已将其改造成海明威博物馆,可供游客参观。

地址:Calle Obispo No 153, Havana


雪茄 烟酒嗓的另一半

如果古巴朗姆酒离一统江湖还差点火候的话,那么古巴雪茄绝对早已登上武林盟主的宝座,可以底气十足地吼一声“古巴之外无雪茄”。

我对雪茄有刻板印象,感觉它们就应该是和香肠差不多粗,被戴金戒指的黑社会大哥用肥手夹住,一根抽完可以得肺癌的香烟。当我面对一橱窗长短不一、粗细不同的雪茄时才意识到,电视里都是骗人的。

雪茄以人工手卷为上,各大酒店雪茄店里售卖的Cohiba, Monte Cristo都是手工制作,也是游客购买最多的品牌,价格相对高一些。尽管迷你装要划算很多,但我还是没能克服诱惑买了一支黑社会老大同款雪茄,而且还带个酷炫外壳,不抽,就摆在书架上看看,也是暴殄天物到了极致。

编辑补充

位于哈瓦那的帕塔加斯雪茄工厂(Real Fabrica de Tabacos Partagas)即Cohiba, Monte Cristo这两个著名品牌的产商,想要了解雪茄制作过程的人不妨去看看,厂内禁止拍照。工厂就在国会大厦后面。

地址:Calle Industria 520, Havana

门票:10CUC(12岁以下儿童免费,有导游陪同)

开放时间:周一至周五 9:00-11:00, 12:30-14:30

·追根溯源 去雪茄的诞生地看看

Pinar del Rio是位于哈瓦那西部的山地省份,用于制作雪茄的烟叶大部分产自那里。其实我对那里的最大兴趣并非来自烟叶(我们去的季节也不对,烟叶已经收割大半,晾在烟叶房里阴干),而是为了能看看古巴的农村风貌。

大巴开出哈瓦那,窗外的景象就愈加荒凉,刚刚翻过的红土醒目地铺陈在蓝天白云下,散养的牛马大都骨瘦嶙峋。高速路上车很少,几乎全是旅游大巴,偶尔几辆老爷车慢吞吞地跑,更多的竟然是马车,车上的农民看到大巴车过来都热情地招手,画风清奇。

在Pinar del Rio除了去烟叶农场走走看看,了解一下雪茄的前世今生外,最值得去的是比尼亚莱斯山谷(Vinales Valley),地貌有点像无水版的桂林,平地起岩山,从高处眺望颇为壮观。我们在山谷里滑了一次丛林索道,共分为四段,最长的一段大约400米,不算太惊险,但可以很好地看到山谷的地理风貌。

除此之外,最受欢迎的景点就是Prehistoric岩画,独占一面悬崖,绚丽夺目,远远就能看见。不少欧美游客还徒手攀岩,看得我这样运动无能的人羡慕嫉妒恨。

El Fortin 丛林索道

价格:15CUC/成人;7.5CUC/儿童

营业时间:9:00-17:00


巡游加勒比

加勒比海的颜色特别浓郁,是泛着墨色的深蓝,在那里当海盗都感觉背景比别处邪恶鬼魅。因此一到古巴,我们就心心念念要出海,要出海。最后选定哈瓦那和东部的度假胜地瓦拉德罗(Varadero)两个出海点,分别领略城市与自然的加勒比海。

·换个角度看哈瓦那

在哈瓦那,我们坐上了海明威港出发的游船,从新城到旧城,下了船可以直接逛老城区。全程大约1.5个小时,船上有酒有音乐。新城的航程没有太多惊喜,古巴高楼寥寥,天际线很一般,没有辨识度,在这段可以纵情自拍。到了老城界内,状况就完全不同,所有人都涌到甲板一侧争相拍照,几百年的老建筑鳞次栉比,还有不少刷上了醒目的荧光色,衬着碧海蓝天,和画一样不真实。最后停泊的哈瓦那港口是一处空旷破败的码头,独有一份寂寥,引得一众摄影师频频举起相机。

编辑补充

各大酒店都有哈瓦那出海游的行程,价格大约在60-80CUC/人。

·阳光沙滩 加勒比的证件照

瓦拉德罗是专业度假胜地,为游客量身定制,古巴的印迹很淡,可以是任何一个加勒比小岛。细密的白沙滩延绵几十公里,日落时分赤脚走在海滩上,特别容易让人想到天长地久之类的场景。

我们入住的Melia酒店自己有码头,他们“Crucero del Sol”出海游行程还挺丰富,包含了海豚同游、浮潜和小岛午餐,全程大约4小时。海豚同游是其中最有趣味的部分。虽然出发前我以为是要去看野生海豚,结果船行至一半,停在一个海上牧场,4个大池塘里圈养了8只海豚。作为海洋生物的智商和卖萌担当,不知道这些被圈养的海豚作何感想,一墙之隔就是茫茫大海。这也让我再一次体会到集权国家做事的决绝,生怕游客看不到海豚失望而归。

招待我们的是六岁的Nemo海豚,起这么一个小丑鱼的名字它似乎也没什么意见。游客可以下水近距离接触Nemo,它会根据指令鼓掌、舌吻你、让你摸、从水里跳出来溅你一身水,卖力配合赚鱼吃。虽然我也看得很开心,但还是更希望它们能像新西兰凯库拉的海豚一样,可以有在海洋里追逐轮船的自由。

Crucero del Sol

价格:旺季(11月-3月)109CUC;淡季101CUC


老虾米因公务出行古巴,被精心安排过的行程会过滤掉很多这个国家的真实状态,从偶尔露出的一角当地生活里也很难窥视到全貌。刚巧,我们的另一位撰稿人卡兹前不久也游历到了古巴,游客身份给予她更多自由空间,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游走在古巴的大街小巷,所见所闻或许并不完全美好愉快,但却反映了一个更接地气的古巴。我们希望两位撰稿人的经历能共同为各位读者提供一幅相对完整的古巴画卷。

Part 2 迷失古巴 乌云后的幸福线

在去古巴前,我打电话给手机运营商,被告知拉美地区皆可以开通国际漫游,但除古巴通信网络暂时无法覆盖。各订房网也皆不支持预定古巴的住宿。买了美洲地区全年的旅行保险唯独古巴不参保。通讯失联、没有住宿、预定没有保险、不懂西班牙语,带着少得可怜的哈瓦那攻略,和对首都之外14省的一无所知,我启程前往古巴,做好了在地球上消失10天的准备。


初识哈瓦那

让我暂时忘记这些麻烦的是,3个小时的飞行后我降落在这个加勒比海的岛国上,迎接我的是一个晴朗好天气。入境官对我说welcome,然后笑着在护照上笃定地敲了一个入境章!我一愣:说好的“来去了无痕”呢?这样之后如何再入境美国?接下来根据攻略在机场的货币兑换点排队兑换红比索(CUC),一晃神在不远处的ATM机上发现了大大的银联标志,这和攻略上的特别提示古巴没有银联又不一样了。看来是攻略该更新了。

走出机场,突然哗啦一声飘来一片乌云,然后是漫天大雨看也看不清路。只在雨幕中看见一辆辆色彩鲜艳的老爷车轰隆着引擎呼啸而过,这就是我看见的第一眼雨中哈瓦那?当然不是!司机说这可不是雨,果然开过那片乌云,像进入了一扇随意门,迎接我的是阳光刺眼的哈瓦那,以及花花绿绿的老爷车。然而吃了一个简单粗暴的鸡腿饭后又是一场毫不留情的大雨,雨中,闪闪发光的老爷车在广场上招揽生意。亚洲人的脸孔和在墨西哥城一样受到瞩目。有人问你从哪里来?

·恍恍惚惚 重回配给时代

想喝瓶饮料,走进一家商店,柜台里生活日用品零零散散地摆放着。前面一个“富家女”买了两瓶可乐、三瓶不同颜色的指甲油,最后又决定再要一瓶啤酒和薄荷糖,大概花了20红比索。在这个医疗教育全民免费的共产主义国家,严格实行食物配给制度,除了生活必需品,其余都是奢侈品。糖一块一块标价,立顿茶一包一包售卖。和所有国营商场一样,柜台后面还有一个冷面阿姨,没表情也不多话。指甲油在货架上不能近看也不能试用,也没有颜色的名称,只能说大概是粉色或者紫色,偏偏有深紫色和浅紫色,大概只有时髦女青年能看出色差,用光了大妈的耐心。

下午四五点的时候,我在入住的民宿二楼阳台上晃着腿,从哪哪都没人的大美国一路走来,突然有点不习惯,觉得好吵。除了偶尔经过的老爷车,到底是什么这么吵呢?大概有五十个人同时在聊天、十几台电视机开着、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大家都从各自的阳台上探出头来,隔着马路和对街的邻居打招呼,或者随便走在路上遇到了谁就找个别人家门槛坐下来,聊上一段。就着大家的聊天声,带着早起的疲惫,我竟然在阳台的沙发上睡着了,恍惚中好像回到小时候,那个家家户户门窗大开的年代。

古巴每天都很热,中午的太阳足以把人烤焦,而每天下午三点半都会准时下一场豪雨,那些老得都长出树来的建筑仿佛随时会被冲垮。在哈瓦那老城区,许多看起来像废墟的世界遗产里都有许多人热热闹闹地生活着。雨后天晴没有清新的味道,反而是各家各户打开门窗后家里那种独特的气味,透着一种亲切。

晚上去了攻略上推荐的餐厅,煎鱼肉大概和千年老鸡肉一样有韧性,而炖牛肉又像鱼肉一样鲜嫩,最终加上酱汁以后又都有点酸,而且是据吃过人肉的人说的那种酸。在黑漆漆点着烛火的西餐厅里,喝下一杯莫吉托,微醺中那些戴着领结、五官立体的服务生突然有点像吸血鬼,端着烹饪好的人肉身手敏捷穿梭自如!最终大厨也出来视察,通过他那可以夜视的吸血鬼领袖的眼睛,大概我嘴角都是血吧。最后给足了小费赶紧溜走!走出餐厅,一个女人摸着肚子对我说“可以给我么?我给我的孩子吃!”我没听懂,下意识地摇头,结果招来一句国骂倒是莫名听懂了。

·躲闪腾挪 练就一身抗骗武艺

古巴政府的倔强造就了有些奇葩的社会风气。在四大广场组成的老城区里,游客们被不断骚扰,不小心友善一笑就会给自己惹来麻烦。每天平均要和88个古巴人打招呼,每一个上前打招呼的人,都会问你是哪里人,得知你是中国人后立马会说他祖父也是中国人,如此有缘要不要坐个Taxi,或者去餐厅吃饭,要不买点雪茄或朗姆酒带回国内给兄弟姐妹?我实在很想知道60年前中国人在古巴干了什么!留下这么多遗孤!导致当我坐在大教堂广场的台阶上,一句“扣尼即哇”立马招来我一个白眼的日本背包客很是委屈。

到哈瓦那的第三天,我的烦躁终于到了一个峰值。我们认识了两个骗子说自己是salsa舞的老师,最后的目的还是卖雪茄。从骗术大国来的我,当然不会被这种雕虫小技蒙骗。他们撒谎不成又掏出孩子的照片,说孩子需要喝点牛奶。我竟无言以对。

无所事事的民众在街上行骗还情有可原,有正职的国家公务人员应该不至于此,结果是我掉以轻心了。在伯爵府参观,一个工作人员兴高采烈地跟我打招呼,让我在阳台上合影,然后不由分说地拿过我的相机,大概说了20个“aqui”(这里),分别让我和花瓶、镜子、墙砖等合影,之后就言简意赅地说了一个英文单词“money”!还指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一屋子工作人员说他们要分钱,给硬币是不够的。我当时的心就是一片茫茫大草原,上面有一万头羊驼奔腾而过。

回到民宿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在和88个古巴人说过话后,我很累。每一个我所遇到的古巴人没有不推销东西,不问我要红比索的。站在房间的阳台上十分钟,又和前后左右楼上楼下的邻居全打了一遍招呼,实在聊不下去了只好笑笑躲回屋里。


逃离哈瓦那 离不了的情结

去新城区买了最早一班离开哈瓦那的车票,希望在宁静的乡村里找到一丝宁静。相对好吃不贵的物价、坐在花园里晃着摇摇椅的老爷爷、安心读报纸的老奶奶、放学回家的小学生,离开哈瓦那的我终于看到了生活着的古巴人,而不是一直在试图做我生意的古巴人。我也终于可以安静地在街上走一走,而不是被追着喊着无处躲闪。

·暴雨中的自得其乐

和哈瓦那情况相同的是每天都被暴雨袭击,在飓风季能明显感受到老建筑的弱点,家家户户每天都在扫水,那些专用扫水工具与淡定的表情足以证明,让我们愕然的水位线对他们实在稀松平常。我在Valedo刚下车就赶上暴雨,想找个地方避雨可不容易,老旧的车站基本上是屋外下大雨屋内下小雨。两三米宽的屋檐,面对这种大雨几乎谈不上躲避,不多一会就半身湿透。根据到古巴一个多星期的经验,我选择了一个有地下广场的“商场”。设计者大概不是飓风季来的古巴,不过十分钟,整个广场的积水已经淹过脚背,一些酒吧餐厅的户外桌椅瞬间变成“海上晚宴”。点上炸香蕉薯条和啤酒,把脚翘在椅子上,或者干脆脱了鞋放在背包上,光脚踩水里,在古巴总是要自己找点乐子。

·重温时代旧梦

一路走来没遇到什么中国人,反倒是在这个小镇遇见了一个上海来的老伯。后来回到哈瓦那我们再次在广场上遇见,同时还吸引来了一个重庆大叔。聊了一下,相对于年轻人对这座老派城市的不习惯,这位同济大学退休的老教师似乎倒是对20天的古巴旅程很满意。漂亮的建筑、完善的公共设施建设,人民大锅饭的纯真年代,实在是共产主义的理想之城。老伯还和我们分享了他拜访的美国大使馆,使馆外的旗杆很是显眼,密密麻麻的一片像小树林一般。在相互仇视的五十年里,古巴无法撼动美国大使馆,只能用密密麻麻的旗杆和升起的国旗来掩盖那栋建筑,假装它不在那里。

这个以烟、酒、舞蹈而著名的国家,因为它独特的社会形态,与世隔绝地存在了五十年,就像很多人心中乌托邦的存在,不论它嘈杂、陈旧还是老派,总有“梦想”和“情怀”在其中。上海老伯特意为它安排了20天的旅程并乐在其中,那个重庆大叔虽然只到了半天就各种不适应,但在事先计划中也预留了一个月的时间在古巴。正如他所说,对他们那个年代的人来说,对今天的古巴有一种特殊情结,很想来看看。只是已经习惯了现代社会生活的他不习惯没有网络,被资本主义的“腐朽生活”滋润的他也不太习惯这里简单的生活。最后我们在广场告别,不知道接下来的20天他将如何度过。


别了 古巴

在古巴的第九天,为即将到来的离开做准备。回想这短暂又漫长的九天:第一天背着大包穿梭于大街小巷被各种各样的骗子和乞丐围攻;之后在暴雨的早晨骑马进山谷,险峻的山路以及完全不能和马夫沟通的我几次要从马背上摔下;在哈瓦那街头搭了一个人力三轮车,车夫停在红绿灯路口的瞬间被后面的老爷车撞上;因为新换了旅馆地址不详,在雨夜老城的巷子里徘徊找不到住处。

对古巴而言,我只是一个过客。坐在观光巴士里,看他们五十年如一日的精神偶像切·格瓦拉和古巴国旗置于城市中心广场最显眼的位置;看他们在头上剔出一个切·格瓦拉;看他们在国营商店门口排队等待配给;看他们坐在星级酒店门口蹭用Wi-Fi;看年轻男女无处可去坐在巴士车站内恋爱;看他们吃着简陋的食物住在裂缝丛生的世界文化遗产里。

不论适应与否,我终会离开这里,而他们还将继续他们的生活。餐厅里一个服务生问我来自哪里,当得知我来自中国,问我“huawei”和“xiaomi”哪个手机更好?任何糟糕的情况都会过去,古巴下了8天的雨也终于要停了,看见放学回家的孩子和下班回家的大人,人们终于有点自己的事情可以忙没有要理会我了。我顺着楼道爬到了屋顶平台,看见乌云缝隙中久违的蓝天,眼前这些老到已经长树的房子,还能再撑多久呢?

作者血泪Tips

1. 从南美各处去古巴,最便捷且最便宜是从墨西哥进出,坎昆往返哈瓦那价格为200美元上下,航行时间一小时。

2. 哈瓦那老城人满为患,若想享受清静的时光一定要早起。不要接受当地人的任何帮助和“好心”,虽不至于骗你重金,但也足以破坏你一天的心情。

3. 当地旅游资讯也非常匮乏,游客中心形同虚设,所以必须要做好攻略再去。

编后从很多方面看,古巴都不是一个完美的旅游目的地。物价与欧洲相差无几,但服务、餐饮和配套设施却远远赶不上它高水准的物价。对中国游客来说,路途遥远,语言又是一道坎,中文服务几乎为零,当地英语水平也普遍不高。然而,正如卡兹遇见的那位老伯所认同的一样,古巴是很多人难以割舍的时代旧梦,无论是好是坏,有机会回头看一眼过去的时光总令人难以抗拒。自从和美国关系融冰之后,古巴大刀阔斧地在推进旅游业的发展,这是一个需要培养的新市场,如果你没有很深的古巴情结,不妨过个三五年再去,也许往日风情不再,但应该能提供一个更为现代舒适的旅游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