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达人报告列表> The Set Hotels Group 古迹更摩登

The Set Hotels Group 古迹更摩登

发布时间: 2017-01-18 13:56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The Set Hotels Group

古迹更摩登

当历史风化在时间的背阴处,留下来的就只有“古迹文物”了。然而,当人们追忆起过去,已经不止于以“古”为坐标,还加上了“今”的维度——通过古迹再造让历史“复兴”。这种做法在欧洲非常常见。动辄成百上千年的各种古迹,有些已经被列入“国家文物”妥善维护,有些则通过修复和再设计用作新的空间。比如,咖啡馆、画廊、时装店,还有酒店。


古迹酒店比起新建酒店,多了一个“前世”。这个前世为现代的内部空间增加了更深厚的历史底蕴、更精巧的建筑工艺以及更纯粹的人文气韵。为此,我们特别精选了亚欧 9 处古迹酒店。它们中不乏由中世纪修道院、古堡、庄园、邮局、水军总署等所改建,为的就是让“怀旧”的酒店得以回望一个时代的缩影、重温一种文明的习性和触摸一种历史角色的生活。

The Set Hotels 这个比较“迷你”的酒店集团正是将改建古迹酒店作为自己的使命,血管里流淌着以色列民族血液的 Set 最大的特点就是与全球顶尖建筑师和设计师为 21 世纪的旅行者重新定义“都市旅行”。对一些历史悠久的酒店无论从空间、地域、装修风格上都进行了重新规划,将古典的建筑与现代的设计相结合,打造全新的奢华酒店 DNA,满足当今客人对历史文化的追寻也同时享受现代生活的舒适。 目前 The Set Hotels 收入了一些欧洲地标性的酒店,包括隶属于立鼎世(LHW)集团的阿姆斯特丹 Conservatorium音乐学院酒店和英国伦敦 Café Royal 酒店。

伦敦 Hotel Café Royal

步王尔德的后尘来个一醉方休

1865 年, 一 位 法 国 酒 商 DanielNicholasThévenon 与夫人因避债而逃往英国,在位处伦敦市中心的摄政街(Regent Street)开办了 Café Royal。这家咖啡厅连着酒廊,竟让夫妇两人咸鱼翻身,并由他们的女婿发扬光大。他家酒窖一度曾被誉为“全球最佳酒窖”之一,以至一时间城中名媛、政要、文人都纷纷在此举行宴会。其中,王尔德就是它的常客。当时,王尔德相当喜欢携他的爱人小道格拉斯来此饮上一杯苦艾酒。而这里独有的魅力,也让唯美主义者王尔德情迷其中。1920 年代,Café Royal 进行了一次重大翻新,日后影响力也随之高涨。直至 20 世纪三四十年代,奥古斯都·约翰、温斯顿·丘吉尔及格雷厄姆·格林都曾在此用餐宴请。王室成员亦频频光顾这里 :威尔士亲王以及后来成为乔治六世(George VI)的约克公爵就爱在 Café 享用午餐,而威尔士王妃戴安娜也时常在此现身。这个红足了两个多世纪的咖啡厅,在 1980 年以后渐渐失宠,因为名流们开始寻找新的替代场所。而这一次的“塞翁失马”反而给了餐厅一次转型的机会。


2012 年,父子搭档 Alfred Akirov 和 GeorgiAkirov 共同买下这栋物业。他们请来的建筑师事务所 David Chipperfield Architects 先后花了足足五六年时间去改装、重修,并最终打造出眼前的奢华酒店 Hotel Café Royal。这家酒店以“历史外壳下的现代舒适感”为目标。而事实上,酒店也的确做到了两者的融合。举例来说,设计师巧妙地使用波特兰石(一种英国波特兰岛产的建筑用石灰石)让大不列颠之味实实在在地进入房间。波特兰石在英国流行多年,几乎成为伦敦宏伟建筑的御用材料,比如圣保罗大教堂。建筑师还安装了英国老式的防火门,材料为磨砂玻璃和铜。它给人更强烈的暗示 :英国的根在乡村。

论“黑暗料理国”的美食修养

或许是因为餐厅酒廊的前身,因此,酒店在美食方面也是不遗余力。到 11点的早餐现点现做,如果不想吃热餐,可以坐到自然光线充分的咖啡馆里享用欧陆式早餐。要想尝酒店特色的各类英式松饼加鸡蛋料理的话,就得到大堂餐厅里就座。如果一早不太饿,消受不了培根、香肠和血布丁的重口味全套英式早餐,不妨试试一样经典的英国黄油煎熏鱼(kipper)。另加菠菜或者野蘑菇,配鲜榨橙汁或西柚汁,口感可以平衡起来。英格兰盛产苹果,房间里有三个红苹果侍候,无声地显示地方特色。而本店特色则在书桌上的一小盒四种口味的巧克力中 :Caf Royal 有一个极注重“自制自产自酿”食材的厨房。忙碌的厨房里有独立的自制面包房、自制巧克力房。从最原始的材料开始着手,从无到有制造出大众习以为常的现成产品,比如黄油、面包、果酱、蜂蜜甚至奶酪。

传奇的扒房(Grill Room)是一件镀金之作。餐厅恢复了路易十六时期的宫廷风格。4.6 万片金箔作的装饰,天鹅绒椅子,与香槟、鸡尾酒及轻食形成了感官碰撞。这里也时不时会有现场演出。显然,这又重新成为城中潮人的心头好。扒房旁边则是酒店主餐厅“Ten Room”,它提供英式休闲餐品。虽然如此,食物却一点也不含糊,只要尝一道苏格兰扇贝,配一小份鸭肝、白葡萄酒和火箭沙拉,或者 Amadei Chocolate Moelleux甜点(一种软馅巧克力蛋糕),你就可以验证这里厨师的功力。而“The Bar”酒吧中提供经典的苦艾酒,以示向其著名的主顾奥斯卡 . 王尔德(OscarWilde)致敬。

酒店有一款“奥斯卡·王尔德文学下午茶”也不容错过 :三层咸甜交汇的西饼、三明治之间,一抹明媚的绿色马卡龙尤其显眼——入口有一阵微妙的涩劲,脑子马上反应过来 :苦艾酒无疑。这种一个多世纪以前价格低廉却由梵高、王尔德们捧上了文艺殿堂的饮品,曾因为当中有某种致幻草本材料而被禁,至今在大多数国家仍然是个禁忌。而食客可以放心享用马卡龙上的苦艾浆,里面并没有致幻成分。最近几年酒店还跟Givenchy 合作,每年都会推出品牌新香跨界鸡尾酒。.

皇室复古的极致私密

传统元素是这座现代酒店吸引客人的法宝——古老的雕花玻璃下是同样的古老的铜质旋转门。头戴礼帽的门童往往会成为街上旅行者拍照的对象。同样复古的还有入口处的壁炉、雕花的旋转楼梯和带着复古隔门的电梯以及里面指针式的层数显示。这座酒店很容易获得客人的喜爱,有些带着超越预期的惊艳,在翻新建筑中,酒店使用了木材和大理石。无论是在走廊还是房间,触手所及之地多数只有两种质地——带着独特细纹的木材和细腻的大理石。

尤其是在酒店的浴室,装饰了大理石墙壁,墙内设有复杂的供热系统,大浴缸采用一整块巨大 Carrara 大理石雕成,而不是简单的大理石覆盖。一夜好眠之后你会惊叹于酒店的另一个特点——安静。酒店最好的房间大多与繁华的摄政街相邻,但你完全听不到街上的喧哗——无论是双层大巴和黑色出租车的轰鸣或是假日里球迷们身着球服举着酒杯的游行——双层的隔音玻璃将外界的声音完全屏蔽,而只需打开窗户,整座城市的声音又扑面而来——街道上行人的步伐与远处传来的钟声。轻轻旋转一个旋钮,电动窗帘与自动调节的灯光可以让你选择自己喜欢的氛围。

阿姆斯特丹 Conservatorium Hotel

睡在音乐学院里


老南城区(Oud-Zuid)是阿姆斯特丹颇负盛名的文化街区。这一片街区坐落着许多历史深厚又有文化魅力的建筑,而且,许多艺术机构也聚集在此。譬如,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斯韦林克音乐学院……几年前,老南城区开始重建振兴,于是,许多古迹如今也焕然新生。在诸多改建中,有这样一笔杰作,那便是由音乐学院改造而成的阿姆斯特丹音乐学院酒店(ConservatoriumHotel)。虽然许多建筑师在为酒店做设计时都希望能营造出更多的艺术气息,其中也不乏佳作,但是,没有一个能有阿姆斯特丹音乐学院酒店这样的先天优势。它曾经的历史、气韵在设计师的“妙笔”之下与现代奢华时尚的生活相融合,成就了让人惊叹之作。

金融与艺术的“后代”

一个世纪前,在如今阿姆斯特丹的博物馆区内 Rijkspostspaarbank 银行建造了一幢办公楼。一个世纪后,银行迁址,由此,被打入冷宫的大楼曾一度废弃长达 5 年。随后,Sweelinck 音乐学院入驻其中,这使得建筑中的一些空间被改建为具有良好音效的教室。到了 2008 年 4 月,学院更名为阿姆斯特丹音乐学院,并迁址到现今的Oosterdokseiland。这一次,大厦没有再经历被废弃的厄运。一直致力于将城市内的地标性老建筑改造成精品设计酒店的以色列 Set 酒店集团买下这栋建筑,并任命米兰明星建筑设计师 PieroLissoni 对其进行改建。

改建后的音乐学院变成了音乐学院酒店Conservatorium Hotel,成为阿姆斯特丹博物馆区内,与著名的梵高美术馆、Stedelijk 当代艺术馆和 Rijksmuseum 国立美术馆齐名的全新文化与生活方式地标。为了更好地展现该幢国家保护建筑的立面,建筑师 Piero Lissoni 巧妙地运用了玻璃与裸露的钢质横梁、以及错落有致的楼梯,解决了新老建筑元素共存的问题——整个中庭被一个与原建筑等高的巨大玻璃罩覆盖。自然光线透过玻璃罩墙射入室内空间,绿色植栽错落分布,高大的玻璃书架上摆放着各种瓷器、古董、艺术品与书籍——这些全新的建筑内饰既保留了其独立性,又与原有的老建筑外壳和谐相融。传统的阿姆斯特丹建筑横窄竖高,用来改造复式结构房间最为合适不过。

阿姆斯特丹奏鸣曲

整个酒店的 129 间客房与套房,占据了 8 个楼层。很多房间为复式结构,带有整体落地窗,一楼是浴室和起居室,二楼则是卧室。某些高级别的套房拥有三层结构,从套房天台上还能俯瞰整个阿姆斯特丹的城市美景。房间内部高科技元素无处不在——感控式温控、灯控设备,智能电视机。此外,房间内还有许多诸如木鞋、代尔夫特蓝陶等荷兰元素的小细节值得回味。

在公共区域的设计上,Piero Lissoni 也有它的独到之处。位于玻璃罩中心的休闲餐厅以绿色和黑色为主色调,配合自然采光,令人仿佛置身于清新的树林之中 ;设置于地下一层的 Akasha康体中心,设计简约而舒适,带有豪华的 SPA 护理房、健身房、桑拿区域及两个游泳池。

由于音乐学院的独特建筑结构特别适合声效营造,所以,酒店利用了这一特点。每个公共空间都会播放不同的背景音乐。音乐一旦响起,就会在拱形的天花板上回荡开来。精心挑选的曲目多样且不拘一格,配合空间、时间、场合、情绪和其它因素,令人在不知不觉中沉浸到酒店的一个又一个独特的氛围中。甚至在一间摇滚主题的套房内,酒店还专门安置了特别的灯光系统,入驻的客人可以在此过把当 DJ 的瘾。除了音乐节目外,酒店还为客人准备了更多的艺术文化活动。而这些都将通过酒店的活动日历进行公告。通过阿姆斯特丹音乐学院酒店,客人可以进一步探索荷兰的文化脉络。


餐厨里的鼓点

酒店的美食也可圈可点。酒店炙手可热的 Taiko 餐 厅 Conservatorium 酒 店 行 政 总 厨Schilo van Coevorden 的创意结晶。Taiko 是根据日本古代的鼓而命名,指的是鼓点节奏。主厨 Schilo van Coevorden's,餐厅于 2014 年 9月开业,随着 van Coevorden 在酒店酒吧 TunesBar 的推出亚洲风味 Tapas 广受客人欢迎后,Taiko 餐厅一直以采用季节性食材烹调的当代亚洲美食而受到阿姆斯特丹当地居民和酒店客人的喜爱。本季的主打食材是芥末,Wasabi 以各种不同的型态如美丽的泡沫和雪糕出现,甚至是其花朵、茎部和叶子亦以不同方式加入多样的创意料理中,为佳肴进一步提升味道层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