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带孩子逛欧洲 从什么角度切入会比较好?--美术馆和教堂
达人报告  
旅游情报编辑部

带孩子逛欧洲 从什么角度切入会比较好?--美术馆和教堂

发布时间: 2019-02-27 13:51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2392


现在说到去欧洲,似乎总得找一点特别的线路、特别的地方,但其实如果是带孩子去,大城市是很好的选择,交通、食宿都更方便,可看的东西也更密集。对的,就是所谓的“ 密度高”,全都汇集在一座城市的核心区,而不是分散在需要坐车 8小时才能抵达的不同地点。

事实上,大城市的层次非常丰富,带孩子去旅行,每一次都可以找个不同的主题,串联起不同的体验。这样感觉上,其实每次旅行又都是新的,都有新发现。本文的特点在于如何带着孩子去合理安排参观美术馆或是教堂,引发他们的兴趣,并从艺术史的时间轴来安排行程,以及如何去体会这些乐趣。

用美术馆和教堂把4个不同国家4座不同的城市给串联起来

今年暑假,我是第一次带孩子去欧洲,选择的几乎都是大城市:柏林、布拉格、苏黎世、巴黎。因为我们家孩子喜欢画画,我就安排了很多美术馆的行程。此外,我还带孩子参观了几个主要的教堂,在直观体验中去感受和理解“宗教对各地的人们而言意味着什么”,而不是从一个简单的、概念化的角度去谈这个问题。在每座城市停留2-3天,虽然并没有对城市本身做很深度的解读,但我的目的也并不在此,而是更想让孩子能获得一个整体上的感受。用我俩共同感兴趣的主题,把4个不同国家、4座不同的城市给串联起来,彼此之间既有映照、又有比较,能够获得的体验也会更加丰富。


美术馆是用来感受的

巴黎虽然是我们这次旅行的最后一站,不过美术馆的参观计划是从它开始构想的。三座最主要的场馆:卢浮宫、奥赛美术馆和蓬皮杜现代艺术中心,在时间线上刚好互相衔接,从最古老的艺术史源头开始,到文艺复兴时期,再到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

因为卢浮宫太大,一天肯定逛不完,而且一整天都在里面打转,孩子也会疲倦,所以我们的安排是在几天之内,半天逛卢浮宫、半天逛其他场馆,穿插着来。关于卢浮宫的书有很多,大部分都附有卢浮宫每一层楼的平面图,可以作为很好的参考。整座卢浮宫以中央金字塔为交通枢纽,有3个入口,通向整座建筑的3个部分,可以根据偏好(最想看什么)决定参观次序。事实上这个选择和排序的过程,也是在带孩子“预习”卢浮宫。在出发前,我们就看了一些关于它的书,对藏品有个大致上的了解。一开始,孩子只知道那里有《蒙娜丽莎》,后来逐步了解到更多藏品,这样才有可能去选择“我最想看什么”呀。不过出发时大部头的书我都没有带,太重了,且旅途中其实不常有专注看书的时段(这个,曾经带书出门的人都应该有体会)。

作为补充,我下载了一些有声书,事实证明这是个好选择:从瑞士到法国,一路上我们都在听。奥赛美术馆和卢浮宫非常近,只隔着一条河,步行就可以往返。它的规模中等,真的要全部仔细逛,也需要很久,不过我们可以选择性地逛。我们家孩子对梵高最感兴趣,我们就在梵高、高更的展厅里逗留了很长时间。其实那个展厅很小,但是真的很值得在每一幅喜欢的作品面前多停留一会儿,去看它的各个细节也好,去感受它带给我们的氛围也好,都是非常值得的。

我没有带相机,也压根儿不打算拍照,那不是看一张画儿最好的方式。如果想要把相片带回家,直接买画册就好了。我们去逛美术馆,不是为了宣告“某一张画我看到了”,然后就转身走开;而是为了真正地去“看”它。所以,哪怕是人头浮动,我和孩子依然可以站在喜欢的画儿面前,停留比较多的时间,去感受它。


人和艺术品的连接,正是美术馆提供给我们的重要体验,尤其是对孩子来说,他对世界的感觉是很直接的,是非常感性的,他可能表达不出来,但他能够感受到。当我们面对着喜欢的艺术品,真的会被打动,这是其他任何印刷物所无法引发的感觉。

这时候,其实我们也不需要对孩子做太多的讲解。千万别喋喋不休。他就应该自己独立地去面对这些艺术品,用他自己的角度和眼光去看,去获得他自己的理解和感受。

安排亲子游也可以加入自己的喜好

在这三大美术馆之间,我还加入了一个小小的橘园美术馆。它距离卢浮宫也很近——就隔着一个杜乐丽花园。橘园美术馆最主要展出的就是莫奈的睡莲,有两个圆形展厅,可以让人沉浸在莫奈花园的氛围里。此外还有一个展厅,专门展出印象派其他画家的一系列作品。对,这是我的小小私心,因为我喜欢印象派。事实上我们家孩子更喜欢偏写实的古典油画。但是我在安排亲子游的时候,不会只考虑他的喜好和需求,也会告诉他,我想要看什么、做什么。一方面,我得让他了解,他并非全家人环绕的中心,我们需要彼此照顾对方的想法;另一方面,我也想借此拓宽他的视野,你可以最喜欢某一类东西,但也可以去看到其他各种不同类型的事物。

橘园美术馆是个简单、舒适的小地方,在建筑和体量上都跟卢浮宫形成很大反差,在那里悠闲地逛上1、2个小时,会是一件很舒服的事儿。我最喜欢刚进门时看到的一张当代画家(受莫奈的启发而画)的作品,整个画面都是绿色,但凑近了仔细看,却有很细腻的笔触,有很多个不同的层次。这幅画尺寸不大,但的确能呈现出“艺术品的价值之一就在于其复杂度”。这一点我们家孩子在自己画画的时候已经有感悟,他小时候就知道,画天空不能是一整块蓝颜色,而是要去找出层次和变化。所以他看这张画,就看懂了。

断地做出各种新的尝试,哪怕在大人们眼里那是在瞎胡闹。所以,不要急于去给艺术品一个“合理化”的解释,不要纠结你或者孩子到底“懂了没”。我们完全可以放松心态,就去走一走、看一看。

不知道怎么带孩子看当代艺术让他凭着自己的直觉去看

相比较而言,蓬皮杜是个艺术品种类更丰富的地方,当然,也有不少当代艺术令人费解。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该怎么带孩子看当代艺术,其实挺简单的:就是让他凭着自己的直觉去看。孩子自己会分辨,对哪些东西感兴趣、被吸引到。

从我的角度,我觉得当代艺术有意思的地方之一就在于,艺术家们在不断地尝试各种新的做法,去拓展艺术的边界。其中有些实验看起来可能是匪夷所思的,甚至是很奇怪的、没道理的。这种气质,是不是跟小孩子有点像啊?孩子们也都是在不断地做出各种新的尝试,哪怕在大人们眼里那是在瞎胡闹。所以,不要急于去给艺术品一个“合理化”的解释,不要纠结你或者孩子到底“懂了没”。我们完全可以放松心态,就去走一走、看一看。

不用面面俱到留着以后再看

除此之外,巴黎还有一些值得看的中小型美术馆,比如罗丹美术馆,因为时间所限,我们没有去,不过也没有什么遗憾:第一,我并不打算面面俱到,包括在逛卢浮宫或者其他美术馆的时候,也并没有追求“每一件东西都必须要看到”,事实上,看到了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就非常好呀!第二,我开头就说了,像这样的城市,是可以多次去的,每一次去看它的不同侧面、不同层次,就每一次都有新鲜感,都有新收获。

其他几个美术馆

用巴黎的几座最主要的美术馆建立起西方艺术史的时间线,在其他城市逛到的美术馆,所看到的东西就可以往里面填充。比如在柏林的博物馆岛,我们碰巧遇到一场关于19世纪“发现风景”绘画作品的特展。特展是美术馆在一段较短的时间内,特别策划的展览,跟常设展览不同,往往有独立的主题,所展出的作品有些是不常见的,有些还会附加很系统的说明,比如这个19世纪的风景画特展,就介绍了在那个历史时期,有一群画家们离开狭小的画室、室内的绘画空间,动身前往广阔的外部世界,以宏大的自然作为创作主题的变化,以及关于人与大自然、与世界之间关系的思考。其中有一些画儿在我们家的画册里有,但那么多数量的这一类绘画作品汇集在一起,带给我们的感知和冲击,跟只看1、2张画,又有不同。


而在苏黎世现代美术馆,我们的注意力被一些很有趣的现代雕塑作品吸引,尤其是米罗的作品。这也是我和孩子都非常喜欢的一个艺术家,他的作品,尤其是雕塑作品,总是透着一股匪夷所思的、孩子般的童真。在巴黎的蓬皮杜也有他的作品。当我们在不同的国家、城市看到同一位艺术家的作品时,那种遥相呼应的感觉,会将广阔的时空连接在一起。

夏加尔的画在各大美术馆里都能看到。他实在是太容易辨认了。此外在巴黎,如果你去参观巴黎歌剧院,那里的穹顶也是夏加尔画的,一定不要错过。艺术家的作品不仅仅是存在于美术馆中,更重要的是:融入我们的生活,环绕着我们。


各地的教堂都不一样

再说到教堂,欧洲几乎每一座大城市都有著名的教堂:柏林大教堂、布拉格圣维特大教堂、苏黎世大教堂和苏黎世圣母大教堂、巴黎圣母院和巴黎圣心堂……

不过,相比较能给到孩子直接体验的美术馆——看画儿、看雕塑作品,而教堂听上去好像要严肃很多,尤其是涉及到宗教啊、历史啊等等,更复杂、更厚重的内容。那么,带孩子参观教堂,从什么角度切入会比较好呢?我们家孩子小时候就读过《希利尔讲艺术史》,里面专门有一个章节,谈建筑史。那么谈西方建筑,绕不开的就是各种教堂,所以从那本书出发,他对教堂在建筑、包括雕塑方面的内容,是有一点了解的。我们就从这个地方出发。

比较有意思的是,我们在各大城市里参观的教堂,刚好覆盖了几种比较典型的建筑样式:柏林大教堂是文艺复兴风格的,有全世界最大的圆形拱顶和马赛克拼贴画。

到了布拉格圣维特大教堂,显而易见的,就是完全不同的风格——那是一座典型的哥特式教堂,有高耸入云的尖拱顶,雕饰繁复的飞扶壁,跟柏林大教堂反差很大,孩子的印象就非常深刻。在圣维特大教堂外排队等候入场的时候,我们还仔细看了教堂外墙上方的滴水兽。雕刻成想象中的野兽形态,实际上是用来汇聚雨水的。有很多种,姿态各异。这也是哥特式教堂的一大特色。

苏黎世大教堂和苏黎世圣母大教堂也是哥特式的,采用尖拱顶,但是跟圣维特大教堂又有很明显的差别:这两座教堂很少有装饰物,几乎没有雕刻,甚至连壁画都非常少。在参观这两座教堂时,我们就开始讲到天主教和新教的差别:

苏黎世的这两座教堂都是新教改革运动时期的重地,不仅在建筑外观上有很明显的差异,而且在内部布置上也跟天主教堂大不相同。取消了祭坛和神像,代之以受洗盆,并让牧师布道用的讲坛成为注意力汇聚的中心。一度,新教的教堂内甚至连管风琴都取消了,不过后来又恢复——幸好如此,安坐在教堂里聆听管风琴的声音,有人形容过,就好像阳光自头顶洒落。最后走到巴黎时,巴黎圣母院又是座哥特式风格的天主教堂,也有尖拱顶和飞扶壁。不过跟圣维特大教堂对照起来看的话,它的体量要小一号。圣维特大教堂是以宏达著称,比较男性化;巴黎圣母院则是个精致而温暖的地方,带有女性化的色彩(对,本来就是圣母院嘛)。这样一边走走逛逛,一边把所看到的教堂彼此关联、互相对照,孩子在旅行中看到的,就不再是碎片化的东西,理解得也不深,甚至看过就忘,而是会不断地去回顾,并且通过对照和比较,用新的角度再去思考所见到过的东西。而在巴黎蒙马特高地上的圣心堂,也是一座天主教堂,不过它的风格就不是哥特式,而是罗马式,跟柏林大教堂比较相似,都是圆拱顶的,但圣心堂又带有拜占庭风格:由四个小型圆拱顶环绕着一个大型圆拱顶。

另外,圣心堂的建造年代也是比较近的,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开始动工,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正式投入使用。所以它的一些彩绘玻璃窗就带有现代绘画的风格。再加上它的整座建筑是很特别的白色,又是坐落在高地上,跟那些古老的大教堂相比就显得比较轻盈。


这些教堂必须得自己亲自走进去

事实上所有这些教堂啊,我们不管是看图片还是看视频,其实都无法真正去体验到它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必须得自己亲自走进去,走进那个极其高大、宏伟的建筑立面,在迈进大门的那一刹,被它的体量震撼到,不由自处地发出“哇哦!”的感叹。用自己的身体去测量、去感知,才能有拥有真实的体会。这也是旅行的不可取代之处:你必须亲身到场。

我们在柏林大教堂、在圣维特大教堂,都有这种“哇哦!”的瞬间。事实上,不管参观过多少个大教堂,每一次走进这样的空间,仍然都会有极大的触动。在圣心堂旁观那场宗教活动时也是如此。当修女们纤细的歌声飘荡在教堂的上空,那是任何唱片、任何音箱都无法还原的感受。你就是得亲身站在教堂的穹顶下,感觉那个歌声,就好像是从你的身体里升起来,像一缕细丝,在教堂上空盘旋。如果没有这样的经历,我很难、很难向孩子描述或者解释宗教活动究竟意味着什么。但现在,他可以坐在一旁,自己去感受。他可以感受到美,也可以感受到……某种无聊。是的,这都是他很直接的反应。都很好。他可以把这些感受记下来,或许未来,当他阅读到更多关于宗教的材料时,会再想起在圣心堂所经历的这一场宗教活动,会有一个新的洞见时刻:哦!我明白了。

编后

有时候家长在安排亲子游时,会过分地盯牢短期目标:孩子能在路上看到点什么、学到点什么、记住点什……最好输入是 1,输出也能不差分毫,还是 1。但这是不可能的。孩子的教育是要大量地输入,然后等待着他慢慢发酵。就像旅行,即便是对我们成年人来说,也是要让这段经历融入到生命之中,逐步内化,最终成为我们自己的一部分。这只是我带孩子去欧洲的第一次旅行,我们选择了美术馆和教堂这两个角度,把几个大城市串联起来。未来,我们还会选择新的角度,再踏上新的旅程,让每一次旅行都能有新的收获。


 (本文为部分节选,更多详细文章内容,请参考本季旅游情报杂志2018年11/12月刊)

《旅游情报》2018年11/12月刊杂志目录



本文系《旅游情报》杂志原创,未经本站允许,
请勿将本站内容转载或复制,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