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徒步乌鲁鲁 走入一段深邃回忆
旅游情报编辑部

徒步乌鲁鲁 走入一段深邃回忆

发布时间: 2011-03-10 00:00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4504

  天未亮,我已经站在艾尔斯岩的前方了。似乎昨夜星光灿烂已成浮云满天,四面八方地涌上巨石。清晨的沙漠,有着异常的冷冽的风,但却止不住观日出的游客的热情。不多时,巨石对面的观景台已经挤满了人,只不过所有热烈的希望,都没能驱散掉愈来愈厚的云层,眼看西方已经有朝霞泛光,巨石所在的东方却仍然无动于衷地不改颜色。在确定日头已经跳上天空,人们怀着些许失落散了去,我则开始了走进巨石一探究竟的旅行。

  清晨前来近距离观赏巨石的人少之又少,我想看日出的人们大多回去补觉或是早餐去了吧。原先,巨石是澳洲土著阿南古人的圣地,乌鲁鲁在土著语中的意思是“集会的地方”,所以从遥远的古代有土著出现起,艾尔斯岩就一直成为阿南古人集合、聚会的场所。这个澳洲的心脏、地球的肚脐,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神奇得妙不可言。直到澳洲现代化进程开始,艾尔斯岩被开辟成国家公园,那些原本在此聚会生活的土著被放逐到了艾丽丝泉等新兴城市。一直到近半个世纪,澳洲政府将巨石还给了土著,然后通过向他们租借的方式来经营,这样,一方面土著还可以将这里做为一个偶尔聚会的地方朝圣,另一方面,他们可以到此出售相应手工品,并获得部分门票收入,以改善生活。这是个负责任的做法。

  绕着巨石的底部行走,满目的红色,令浓云笼罩的清晨变得温暖起来。灌木丛中有许多高耸的树木,其间也有一些被烧焦成了炭火,因为巨石所处的位置在沙漠腹地,四周没有比它更突出的东西,每当雷电交加时,它便是目标,那些脚下的树木丛便因此而染上火种。更绝的是每走过一段,都会散落下许多石块,它们有的都比人大,这些正是被雷击下的,巨石是坚硬的石英砂岩构成,但狂风与暴雨均能在其上蚀出空洞与浅坑。那些四周陡崖上自上而下的沟槽在大雨滂沱的日子里,会形成万千飞瀑倾流直下,壮观无比。

  再往前走,巨石有如巨浪般从天而降,却在快要吞噬掉我时凝固在我头顶,我走入其间,不由得赞叹这巧夺天工的神奇。在许多这样的巨浪里,都有原始的岩画,那是代代的阿南古人留下的关于日历与生活的纪录,只不过到了今日,我们已经完全无法明了当初日子里他们在乌鲁鲁是怎样的聚会模样。

  行至小路的尽头,是一汪泉水,这是艾尔斯岩地区唯一一处永久性水源——mutitjulu,它曾是方圆数里内阿南古人生存之本。今天,它依旧汨汨如昔,却不见了前来汲水之人。看来,失去了阿南古人的艾尔斯岩在这个清晨显得如此寂寥。那些关于阿南古人的传说与故事,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稀疏,唯有艾尔斯岩仍将在这片沙漠中矗立,看云起云落,无言无声,不离不弃。而走进艾尔斯岩,才能读懂那段曾经的深邃回忆,它们早已消散在历史里,却留在了巨石的回忆中。

  当我完成徒步,向攀登艾尔斯岩的入口走去。其实我在来之前就一直很犹豫要不要攀登它,毕竟它对于阿南古人来说是圣物,而如今被开发出的攀登线路其实是土著人为旅游业做出的一项妥协,无论如何,允许攀登艾尔斯岩可以带来更多游客的结果是显尔易见的。但当看到劝告牌上那句“攀登不是这里的真谛,这里的真谛是倾听这里的一切……”,我转念便放弃了攀登的想法,虽然那条近在咫尺的小路在吸引着我上去看那未曾见过的风景,但有时比风景更重要的面对风景应有的态度。

  车行远去,扬起红尘滚滚,我离巨石越来越远,那段深邃历史却离我越来越近,我告别曾经梦想中的艾尔斯岩,没带走一块石头,却没留下半点遗憾。

 

天未亮,我已经在此等候

浓云在日出前久久不散

天亮起来

看巨石日出的人群

巨石背面

攀登艾尔斯岩的路

警告牌

红岩上有许多孔

下雨时就有无数瀑布顺流而下

人脑

排山倒海的“巨浪”

被雷劈烧过的树

阿南古人的岩画

唯一经久不涸的圣泉

沙漠上的灌木

一种长着犄角的鸽子

澳洲土著阿南古人的茅草围墙

简易小屋如今已经开辟为纪念品店与小博物馆

再见,乌鲁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