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达人报告列表> 新西兰庄园 实现顶级豪宅梦 更是西方生活风格“启迪课”

新西兰庄园 实现顶级豪宅梦 更是西方生活风格“启迪课”

发布时间: 2011-05-18 00:00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12311

旅行越多越放慢脚步  向往充满居家感的新西兰庄园

旅行越多越放慢脚步  向往充满居家感的新西兰庄园

  和不少旅行多年的人一样,我的旅行喜好在渐渐变化。年轻一点的时候,最爱去的是欧洲,拼命张开全身上下所有“细胞”去吸收无穷的欧陆文化艺术,舍不得放过旅途中任何一个经典景点,用力搜寻各种独特餐厅店铺。慢慢的,也住了很多知名酒店,精品设计类也好,历史名门老牌旅馆也好,遗憾的是因为以往行程的密度太高,往往只住一夜就匆忙离开,直到现在回头看,才意识到这是种莫大的“不珍惜”。也因为这样,“旅行”的内容,常常往“行”字倾斜,只顾行走不懂停留,时间长了自然生出厌倦感。越来越强烈地希望自己不再只是走过那些异国他乡,而是切实地了解那里的生活,融入其中。

胡卡庄园里最好最贵的主人别墅,环抱在山林河川美景之中

  去年5月的新西兰旅行,这个愿望得到了充分满足。近几年已经去过好几次新西兰,反复去的原因之一也和旅行喜好的改变有关:巴黎那类繁杂的大都市,或是过于人文色彩的东西,已经疲于观看,开阔胸怀的壮美大自然则更吸引我。新西兰的自然之美无可争议,纯净简单也一直是它的招牌优点,第一次去,挑了个算得上“品质团”的线路游了南岛、北岛,从峡湾冰川到《魔戒》外景,太多奇景令人叹服,而再大的城市如奥克兰,也透出一种安静的气质,所以马上就喜欢上了这个国家。后来每次在忙得快爆炸的工作告一段落的时候,就想来新西兰透透气。在分两次各自细游了南岛、北岛之后,心里还是觉得行程不够慢,应该更加去繁就简,沉到里子去。在这样的前提下,有了去年的新西兰庄园之旅。度假庄园(lodge)是新西兰特有的高端住宿,挑几家顶级庄园住几天,算得上是新西兰最佳的终极玩法。我的想法是,住庄园一定要能待得住,能够享受于“时间是用来浪费的”。而经过了前几次的景点游览,观光对我来说已经不是首要的,也算是为庄园体验做好了准备。

阿兰·派伊别墅墙面特别采用了深沉的翠绿色,挂画等装饰来自新西兰最重要艺术家的作品,如Max Gimblet、Mervyn Taylor、Don Binney等

  关注过新西兰旅游的人多半都听过胡卡庄园(Huka Lodge)的大名,它在新西兰众多庄园乃至所有住宿里都是金字塔尖尖角的地位。安排行程时,倒也不是因为它的地位就直接选了它,一番了解下来,最吸引我的并非它的奢华,而是它的生活品位。胡卡庄从外观到室内,都是西方居住品位的典范,不是金碧辉煌或时髦前卫,而是经典中的经典。一直以来对家居设计比较感兴趣,虽谈不上专业,时不时会读一些相关杂志,像英国的《Wallpaper》、《i-D》,日本的《Casa》、《I‘m home》。不过,杂志式的欧美家居空间,在旅行中实在太少看到。一般的集团连锁酒店谈不上居家二字;B&B又太过日常、缺乏足够的高度;古堡式酒店则太“非日常”,古老得很难和当代西方生活联系在一起。看着胡卡庄园的实景图片,突然明白自己要找的正是这样的地方。每个空间角落,似乎都是从家居杂志里走出来的。

  要实现这种大气的设计格局,背后必定需要高水准的鉴赏品位和丰厚的财力,所以B&B是寻常百姓家,lodge是富豪名门的专属。新西兰的lodge,很多原本都是真正的私人豪宅,主人们乐于敞开大门邀请游客一同分享,也给了我这样的寻常人以难得的机会,仰望碰触一下名流的生活。这次除了决定重点体验胡卡庄园,因为同行的朋友热爱红酒,奥克兰怀赫科岛有不少酒庄,岛上的德蓝摩庄园(Delamore Lodge)是不同于胡卡的另一种设计风格,于是也列进行程中,两处庄园各住二日。


胡卡庄园   贵族宅邸的生活传奇

  庄园的独特魅力,仅仅从胡卡庄园所处的位置就能窥见一二。因为新西兰的庄园起源于贵族在垂钓狩猎季节居住的度假屋,往往建在山林河川远离市镇的静隐之地,占地极为宽广,壮阔的美景中通常只零星散落着数间别墅,这样的低密度,连很多一流度假村也难以具备。胡卡庄园位于北岛的中部高原,靠近新西兰最大湖泊陶波湖,约7公顷的原始林均属于庄园,标准的山色水景中,度假环境绝美。我们一路沿着怀卡托河溯流而上,当时正是南半球的深秋时节,松林杉树之间金黄的落叶飘飞,草地原野绿意依然,时不时出现牛群羊只,几乎看不到人烟,令人感觉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宁静世界。前往胡卡庄园可以从奥克兰搭直升机直达,但开车一路美景地慢慢接近它,反而更合我心。

超大起居室选用优雅的奶白色系,西式豪宅才有的设计陈设,不张扬奢华感,却透露出真正的高品位

  普通酒店不具备的客厅起居   古典英伦风与粗犷自然味

  庄园出现在怀卡托河微微转弯的地方,修剪整齐的大草坪中是白灰色调的英式别墅,低调简练。驶入小径穿过原生林木,在主屋(Main Lodge)check in,却完全不想程式化地拿卡离开马上去找自己的房间,只因为:这个室内空间实在太迷人。欧洲豪宅风范的超大起居室里,在整体的现代主义装饰风格中,融入了复古元素与自然粗犷。石砌壁炉上方悬挂麋鹿和野牛等稀有动物标本,是苏格兰狩猎风味的摆设。主人的古董家具收藏更弥漫久远的历史气韵,雍容自信的贵族气派显露其间。沙发桌柜色彩深沉,但朴实无华的外表下是沉甸甸的厚实质感。比起那些为酒店而做的室内设计,因为纯商业化而功利性太强,空洞单薄;这里的陈设拥有无法假装的生活痕迹,在装饰美学之外,更有难得的日常感和实用性。因为这份日常感,自然而然就生出一种自在放松的感觉,似乎自己真的是到华贵宅邸作客的受邀者,前来过几日惬意生活。

胡卡庄园前身曾是贵族在垂钓狩猎季节居住的度假屋,主屋仍悬挂着麋鹿等动物标本

  那天,来这里作客的除了我们,还有一对来自美国、庆祝银婚纪念日的中年夫妇,一个三代同游的荷兰大家庭,大家都是来这里难得奢侈一次。但来胡卡庄园的不仅仅是我这样的普通人。应该说一直以来最喜爱胡卡庄园的群体,其实集中在皇室名流之中。庄园的官网上有长达百余名的Famous Guests名单,包括英国伊丽莎白女王二世、荷兰女王、爱德华王子、芭芭拉•史翠珊等等政要明星。多年下来,庄园自然有了严苛的服务标准和静静散发的贵气。虽然得了各种国际旅游酒店奖项、被几乎所有知名媒体报道,胡卡庄园不改那种贵族式的生活感,在当下的时尚中,依然保存着遥远的美好时代风韵。这也得益于它早在1924年就已创建的漫长历史,来自爱尔兰的创始人阿兰•派伊(Alan Pye)也给胡卡庄园奠定下英式的内敛贵族基调。

酒窖藏有无数好酒,可在餐前会上享用

  配齐所有生活享乐空间   真正的豪宅式居住

  被主屋震撼到之后,对客房更是期待。我们订的是拥有2间卧房的阿兰•派伊别墅(Alan Pye Cottage)。庄园共有20间木屋套房(Lodge Suite),在沿河排列的独栋木屋区的两侧,分别是阿兰•派伊别墅和主人别墅(The Owner’s Cottage)。这里面,主人别墅最为昂贵豪华,设有4间卧房与佣人房,入住8人的话,在淡季也要8780新币(约人民币45000元)。庄园客满时也就50名客人,却有80名员工尽心服务,周到程度可想而知。

  我们的别墅宽达324平方米,除了客厅、书房、餐厅、岛屿型厨房,更有临湖的恒温泳池、配有壁炉的户外起居室和花园。玄关前方,就是一大片落地门,正对着怀卡托河与一整片河畔林地。别墅室内采用淡雅的奶油色系的家具,大量玻璃、引进天然光,巧妙搭配古董家具,再以欧式壁炉画龙点睛。不同于主人别墅,这里特别采用了深沉的翠绿色,大面积用于墙面装饰,多了一种田园般的甜美。最喜欢的是别墅每个角落都有精心布置的西洋插花,这实在是住过无数酒店也不曾见过的,无比日常化,无比用心经营生活的细节。

加大双人床和壁炉是每间房的基本配备,空间极为奢侈

  客房内,超级加大双人床和壁炉是每间房的基本配备,再加上以双人使用为设计的超大浴室和步入式衣帽间,空间极为奢侈。卫生间还埋藏了暖气管,充裕的地暖加上卧室里的壁炉,入住当晚丝毫不觉寒意。床铺垂下浪漫的纱帐,落地门外是天籁般的流水声,屋前老树下设有休憩躺椅。住在这里,总有种不真实的激动喜悦:长久以来书中的完美世界,美梦成真化为现实,而我正置身其中,体会着自己人生中难以实现企及的极致优雅。

  深秋的红酒与炉火   一餐梦幻景观晚宴

  胡卡庄园的晚宴,是另一项被津津乐道的部分。晚餐费用包含在住宿费中,潜台词似乎就是这是住在胡卡不容缺失的一大体验。每晚在主屋会有一个餐前宴会,其后便是散布在庄园各个美景之地的私人晚餐。庄园有20几处私密地供住客挑选作为就餐地点,包括主屋餐厅、战利品室(The Trophy Room)、书坊、户外壁炉旁、庭园、酒窖、溪边凉亭、池畔、露台等,每餐都能享受不同的景致和气氛。这里面,最抢手的就是溪边凉亭这样的亲水场所,我们实在觉得每处都好美,不去抢那些热门的,顺其自然地选了主屋的户外壁炉区,开放式的露台,缀上象徵胡卡的鳟鱼壁饰,郁郁林树环绕,拥有在林间用餐的诗意,又能享有室内柴火的温暖,从黄昏时刻一路用餐到新月高照,浪漫无穷。胡卡晚餐是正式的五道西式全餐,前菜的羊肩肉冷盘最让人惊奇。羊肩肉通常难咀嚼又有骚味,但主厨将羊肩肉炖煮地恰到好处,软嫩中还带有肉感的嚼度,用百里香酱汁提味,搭配五彩缤纷的普罗旺斯风时蔬,只觉鲜甜、多汁,厨艺果然了得。

在户外壁炉区享受美食,既有林间用餐的诗意,又无惧寒冷,浪漫无穷

  主屋的餐前宴会其实也很值得一说。这个宴会被誉为“媲美欧洲上流社会夜宴排场”,听起来令东方文化圈长大的我们颇有压力。虽无需西装礼服,仍要换上符合要求的休闲套装出席。晚上六点半一到,大家鱼贯进入主屋,拿着酒杯或站或坐,围绕在壁炉旁闲聊。原本担心社交场合的不自然,却在家常而亲切的气氛中卸下心防,和世界各地不同身份的旅客们轻松谈笑,又虚荣地幻想着自己成为了某部西方怀旧电影的出演者。

  怀卡托河激流探险与回归传统的鳟鱼垂钓

钓鳟鱼是胡卡庄园的传统,在这里可以体验独特的“飞绳钓法”

  在胡卡,我专心享受住庄园的幸福,只参加了两项外出活动,一是乘坐喷射船,而是鳟鱼垂钓。两项都非常有当地特色。这里另外也提供湖畔高尔夫、高空蹦极、寻访养虾场、直升飞机游览等丰富选择,要知道,庄园附近有8个世界级高尔夫球场,其中的怀拉基高尔夫球场被评为南半球最顶级的场地。胡卡喷射船(Huka Jet)非常刺激,一路沿怀卡托河上行,驾驶员常常以急转弯展现高超技术,几度让我们以为快撞上岸边石头,或是以360度的大转激起一圈圈比船还高的水花。喷射船还带我们亲近胡卡瀑布,大量河水从悬崖上冲刷而下,瀑布几乎将方圆几十公尺都击打成白色水花与泡沫。鳟鱼垂钓则是我一直心心念念想尝试的,虽然一般过了5月就不是合适的垂钓季节,庄园仍会为客人安排相应的体验内容。向往钓鳟鱼,一是因为这是胡卡庄园的传统,庄园最初就是因为陶波湖和附近溪流盛产最好的彩虹鳟鱼,而吸引了众多钓客;二是因为很早以前看的一部电影《大河恋》,里面的河流山林是我对西方自然之美的最初印象,而布拉得•皮特在溪流中甩杆垂钓的帅气之举——独特的“飞绳钓法”,在胡卡庄园外也能学习一二。体验过简单的船钓后,庄园的导游教我们穿上连身防寒雨衣,领着我们走进怀卡托河里,挑战飞绳钓,抛竿与收竿之间,同伴还真的钓到大鱼。这种体验,对我这样的外行来说,与其说是钓鱼,更像是享受大好河山,与自然无限接近、融合。


德蓝摩庄园  离岛海边的奇幻豪宅

德蓝摩庄园户外用餐区深得我们的钟爱,餐桌旁是意大利风格的大壁炉,点上炉火,温暖地欣赏秋冬之际透澈的海天一色

  不同于胡卡庄园的山水清幽,这次体验的另一处庄园德蓝摩,建在小岛的海天之间,又是另一番动人情怀。庄园所在的怀赫科岛,距离奥克兰19公里,半小时的航程,就能彻底脱离城市摩登景象,进入闲散艺术的离岛生活。从奥克兰王子码头登上渡轮,越过豪拉基海湾,远远观看怀赫科岛,明显感到岛上以丘陵山地居多,所以有很多突出的岬角,德蓝摩庄园就建在小岛西端一湾面海的坡地上。大量的葡萄酒庄、橄榄园和手工艺品画廊也都集中在这个区域,因为独特的土质和气候,这里已经是世界知名葡萄酒产地。住在德蓝摩庄园,可以随意地漫游周边酒庄,或是静享海滨风景。

  地中海式浪漫陶土屋   结合毛利族元素

  德蓝摩庄园的整体设计是地中海风格,和海岛环境非常相衬,但用色并不是典型的地中海蓝白色系,更接近浪漫温存的托斯卡纳金色。陶土质感的建筑有着圆润的弧线,顺着坡地错落而筑,各个房间并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从外侧看过去,建筑背靠山坡半隐半现,很是有趣。当初,当地建筑师罗恩•史蒂文逊(Ron Stevenson)的灵感来源就是起伏的山势,同时融入了新西兰当地的毛利族文化。我最喜欢的就是这里的The Wharenui Pavilion。“Wharenui”在毛利语里指的是重要的聚会议事空间,设计师在这个大客厅里摆放了10人大长桌,配上毛利族风情的花纹桌旗、长毯和生活器具,在这里聊天聚餐都非常舒坦。最美的是,这个宽阔的厅堂面海一侧是一连串的的方形大窗,碧蓝海湾仿佛成为展露无遗的画幅,阳光也可以毫无遮拦地投射进来。连接小型花园的另一侧,也几乎让隔墙“消失”于无形,这是我所看到过的把采光发挥到最极致的设计了。

窗外才是客房的主角,不管是坐卧行走,都可以看入港的点点帆船与日出日没

  坐拥壮阔的海天景致,德蓝摩庄园外围的开阔感不输胡卡庄园,而建筑本身因为是特殊的独栋别墅,和胡卡庄园的临河建筑群相比,更显小而精。如果胡卡代表着极正统的贵族式生活风格,德蓝摩则强调当代艺术的奇思,像是某位新兴艺术家的滨海别庄,自由活泼。除了Wharenui大客厅和4间客房,这里还有图书休息室、厨房与酒吧、葡萄酒酒窖、桑拿SPA等丰富的活动区域,在这些区域之中还巧妙留出中央庭院的空间,花草、雕塑、喷泉和老木头廊柱混搭出质朴天然的风味。户外用餐区也深得我们钟爱,餐桌旁是意大利风格的大壁炉,点上炉火,温暖地欣赏秋冬之际透澈的黄昏天空,美得不真实。旁边还有一个恒温的无边泳池,哪怕在寒冷季节也能浸在水中,俯瞰蓝色太平洋。

  全景客房面朝大海  水疗与美食双重享乐

大客厅里摆放了10人大长桌,配上毛利族风情的花纹桌旗、长毯和生活器具,在这里聊天聚餐都非常舒坦

  庄园的4间客房也延续了毛利土著的特色,分别以毛利语中的“黎明”、“岛”、“温暖”和“海洋”命名,我们入住了后面两间。每间房都设计了弯曲的石围墙,像是毛利人的小屋。70平方米的空间完全朝北,超大卧床也面北放置,直接朝向观景窗和大露台,窗边还设计了双人浴缸。可以说,窗外才是客房的主角,不管是坐卧行走,都可以看入港的点点帆船,看山看海,看日出日没。第二天一早醒来,实在不愿动弹,就这样窝在床上看着光线变化,享受难得的碧海全景。侍者送来新鲜水果、煎饼蛋挞、咖啡与茶,就着阳光用餐,美味得没话说。

德蓝摩庄园还有一个面海的恒温泳池,可以俯看海湾美景

  这里的水疗也是一大特色,多达10种左右。运用冷热岩石的Lithos疗法、夏威夷按摩、瑞典式按摩,很多听来就很新鲜。我尝试了Lithos,按摩师专业而耐心,边按摩边讲解这些岩石的独特功效。第一天下午就这样在庄园无所事事地悠闲度过,在图书室下下棋,等待着晚餐。这里的总厨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最擅长海鲜大餐,庄园还有自己的花园和柑橘树,新鲜采摘的西红柿、罗勒叶做成色拉,配上海鱼、扇贝、熏鲑鱼,可以品尝出食材本来的好滋味。从酒窖选出的当地多种获奖葡萄酒,更是给我们的晚餐加分。所以,尽管德蓝摩庄园的价格依然不菲(淡季每人796新币,另加晚餐与税费超过1000新币,约人民币5200元),我们一致认为这里是媲美胡卡庄园的好选择。

  停停走走漫游酒庄  岛上的艺术生活

  在怀赫科岛上可以消遣的活动很多,除了夏天的帆船、皮划艇、跳水、游泳等水上项目,每个复活节还会举行爵士音乐节,艺术气息浓郁。当然最不能错过的是岛上的酒庄巡游,我们把这个活动安排在第二天下午。朋友在这方面比较在行,从26座葡萄园和8座酒庄里挑选了最有代表的两家,带我们前往。而庄园可以帮我们预约酒庄的参观品鉴,十分方便。第一家酒庄是Stonyridge,酒庄所产的Larose是新西兰价格最高的红葡萄酒。除了品酒,酒庄下设的餐厅可俯瞰坡地上成片的橄榄树林与葡萄园,浪漫如法国南部。第二家是Mudbrick酒庄,酒庄本身的土黄色斜顶双层建筑颇具历史价值,是奥克兰上个世纪最古老的泥砖建筑之一。酒庄运用自家栽培的两个品种的葡萄酿制红酒,是佳肴的绝配,这里同时也是岛上举行婚礼的热门场地。走完这两间酒庄,我们且走且歇,碰到喜欢的地方就停下来,跟艺廊或手工店铺的老板闲聊,在海滨晒晒太阳,现在回忆起来依然美好得如梦如幻。

俯览皇后镇,皇后镇是户外极限运动的天堂

后记

  莫小姐最后告诉我们,这次旅行给了她很大的启示。国内那些豪宅别墅最喜欢标榜自己是英式、法式风格,但往往只是学了皮毛;而新西兰庄园不单是天生具备西方的建筑装饰艺术,还有极高的生活品位,不标榜名贵却贵气天成的内敛态度,这都是无法模仿、速成的。新西兰庄园令她深刻意识到,优雅高贵的居住,不是昂贵家具之类的堆砌,先完善自我的修养,提升鉴赏水平,懂得生活,才能成为真正的高手。像莫小姐这样单纯地享受新西兰庄园,也许更适合去过新西兰多次的资深玩家。这里提供一条庄园+酒店+景点游览的“入门级”小众游给想要尝新的朋友,行程既悠缓又保证了一定的游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