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意大利(8)庞贝:“天谴之城”?“永生之城”?
刘广宇
达人

意大利(8)庞贝:“天谴之城”?“永生之城”?

发布时间: 2011-10-08 13:38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7009

公元79年8月24日,一场天灾把庞贝城封存了2000年。

    在人生旅途中,生命的意义是伴随着人们一生成长的问题。为了寻求这一答案,人们自然会去回顾历史,试图从人类发展的记忆长河中寻找答案。所以,如果能真切地了解人类的先人是如何生活,社会是如何发展演变的,就成为人们的一种强烈的愿望。

    但是,人类的发展是一个动态变化过程。要把一个城市,一个社会形态,在瞬间封存,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而大自然以它无比的能力,在2千年前突然“封存”了庞贝,使我们现在能够实实在在地看到一座城市在公元79年8月24日是怎样在呼吸,怎样在运作,这样的“实时”场景,怎么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事实上,如今能够完整保留下来的古代建筑,大多是一些庙宇,殿堂和城墙这些国家级的重要建筑。至于升斗小民的日常生活的真实记录,可谓少之又少。而在庞贝这座千年古城,一个城市各阶层居民的生活起居,日用百货,每日的活动,都被完整地保护下来。通过这些细致入微的信息,人们甚至可以知道,当时普通人家的存粮,小酒店的酒价,护城卫兵站岗的位置,“银行家”的借贷利息和记录。。。



吞噬庞贝城的维苏威火山。

     当然,即使再真实的历史现场,2000年的时间,仍然给这座城市披上了一层迷雾。在庞贝,看到一尊尊遇难者的遗体石膏像,我们最想要问的是:为什么这些遇难者没有逃走?到底有多少庞贝的居民未能逃脱这场劫难?



看着这些遇难遗体,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你们没有逃走?

    通过阅读许多资料,我们可以了解到:首先,至今没有一个权威的数字来反映这场劫难遇害者的数字。到现在为止的考古挖掘,发现了1千多具尸体,所以粗略的估计,遇难者大约在2千左右。当时庞贝的人口估计在2万人。但有的学者认为,遇难的数字要远大于2千,因为挖掘工作还远未完成,而且许多居民是逃离到附近海港后遇难的。

    至于遇难的主要原因似乎是两个:第一个就是“无知”。事实上,庞贝火山爆发时,在当时人们使用的拉丁文中,甚至还没有“火山”这个字。由此可以推断,当时人们对火山的知识相当有限。现代人看到火山爆发的第一个反应也许就是“跑”。可对当时的庞贝人来说,他们也许以为这不过是一场类似地震那样的灾害,也就是说,大地摇晃一会,虽然很可怕,但是很快就会过去。就在火山爆发前的17年,即公元62年2月5日,庞贝经历了一场7级以上的大地震,城中许多建筑被毁,当时的罗马皇帝尼禄甚至考虑放弃庞贝城。可是庞贝人觉得大地震后,生活还是可以恢复依旧,所以他们选择了重建庞贝城。经过17年的重建,庞贝城重现歌舞升平,所以许多人的感觉是,在巨大的灾难前,只要躲过最初的伤害,后面就没事了。

第二个原因可以说是“大自然的误导”。在查阅庞贝灾难资料期间,庞贝火山爆发的日期,是一个很令人困惑的事。根据不同的说法,爆发的日期从7月到11月,什么样的日期记载都有。必须了解的是,在当时的罗马,是尼禄皇帝迫害基督教最疯狂的年代。现在的公元年历,是到6世纪基督教成为罗马国教,并在欧洲成为主导宗教后才开始以耶稣诞生为元年开始使用的。所以,在当时不同人们记录日期的方法,本来就有巨大的差别,这就留下了不少困惑。现在大多数学者认同的爆发日期:8月24日,是取自一位意大利作家,小普林尼在西元104年,写给歷史學家塔西特的一封信。他在信中所用的日期是“a.d. IX kal. Sept”,翻译过来是“9月历开始前的第9天”。从这个到目前为止“最精确”的日期记载方式可以知道,对目前人们所发现的不同日期记载,推演到现今的日历,产生许多不同的日期,是毫不奇怪的。而且,从废墟的挖掘中,人们由在餐桌上所发现的水果推断,火山爆发在8月下旬是不会有大错的。一开始我以为,月份确定了,2千年后发现记载差几天,甚至十几天,本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后来读了更多的文献才发现,也就是这些日期的不同,隐含着一个巨大悲剧的缘由。在不断的考证中,人们发现,一些对火山爆发日期不同的记载,很可能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在庞贝火山8月24日的“最后爆发(特指淹没庞贝城那次爆发)”前,维苏威火山已经有了几次小的爆发。而正是这些小的爆发,给不少庞贝人产生了误导。他们以为这座冒火的山(当时他们还没有给火山起个大名),冒一会火气,就过去了。所以,到了8月24日大爆发时,许多人采取的办法不是紧急疏散,而且逃进家门,躲避飘来的火山灰。



葱庞贝城中心,遥望8英里外的维苏威火山。


小普林尼在他的信中写道:

“火山爆发的云团‘像棵松树’直入天空,然后从顶端发散分叉,生长出若干枝丫,像树干一样,忽明忽暗,转折相间,其间裹挟着尘土和火山渣。我叔叔认为应该到近处去,以便进行科学考察,但就在他出发时,收到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火山附近的人们正处在险境之中,于是,他把科考的冲动放到一边,立刻组织了救援队伍,率领战舰往庞贝驶去。我当时留在家里学习,没有随叔叔同去,后来发生的事情,大都是听别人转述的。他们都说大海突然间退潮,从山上坍塌下来的岩石占据了海岸,他们催叔叔回米塞纳去,但他不听,反而驶向庞贝附近的城镇斯塔比,去解救那里的人。这时,从火山上漂移来的云团已经遮住了庞贝,空中落下许多石块,小的像米粒,大的像拳头,虽然大都是较轻的浮石,但也有10%的实心石头,这些石头降落速度快,致使不少人当场死亡。而火山中喷涌出的物质,则密密实实地覆盖了地面,几乎每小时递增6英寸。25日凌晨1点,火团借助风力以每小时100英里的速度滑行,不到4分钟就来到距庞贝北面三四百英里的赫库兰尼姆,那里的人和家畜根本来不及逃生就被烧焦、熏死。火山一共喷发了6次,25日早晨7:30分是它的第四次喷发;几分钟后,它开始第五次喷发;早上8点,它第六次喷发,当我叔叔从斯塔比镇出来,到达海滩时,发现海浪已被高高卷起,海水逆流。叔叔患有气管病,空气中的硫磺味让他喘不过气来,他于是躺在地上不停地喝凉水。后来,两个奴隶把他搀扶起来,但他站了站,又倒了下去。我尊敬的叔叔再也没有起来,他就这样离开了我们,但在当时,我们却一无所知。我和母亲在米塞纳这边,正赶着马车逃生。不知为什么,马车晃来晃去,行也行不稳,停也停不住,后来才发现,海水退潮后,把许多海洋生物都搁浅在陆地上,致使路面打滑。很快,又下起了倾盆大雨,雨水使火山灰形成巨大的泥石流,从山顶俯冲下来,只一瞬间,火山脚下的赫库兰尼姆、斯塔比等城,和庞贝一起无一幸免地成为牺牲品……”

根据小普林尼的信以及其它的考证,火山爆发的最初的几次连续喷发所起的作用是把浮石和火山灰不断顶向空中高处,这样的结果是岩浆和落石并没有给人立即的威胁。而时间到了傍晚,火山的喷发有了了一些停顿,天上的浮石和尘埃像是被托举在空中,猛然间又失去支撑后倾盆而下。骤然而下的灰石,在黑暗中阻塞了人们逃亡的道路,压垮了屋顶。许多人或被砸伤,或被窒息。而后从火山口涌出的岩浆,以极快的速度吞噬淹没了庞贝城。大量未及逃走的人,在瞬间被高温烤焦,形成一个空壳,被火山灰包裹。这才使得现在人可以在空壳内注入石膏,将这些遇难者的遗像得以复原。





    纵观人类历史,真的很难看到一座像庞贝这样遭受“灭顶之灾”的城市。而且,早期人类的祖先,对自然灾害反应的本能就是一个“逃”字。看到任何灾难的征兆,人们首先采取的办法就是逃之夭夭。而庞贝的居民,在大地震和不断的火山喷发的征兆前,没有逃亡而是死守着城市,直至最后被整个吞噬,大自然似乎真的下定决心要使庞贝人,鬼迷心窍地留下来,最后一举去之而后快。这不能不让人想到“天谴”二字。如果带着这么一个概念,走访庞贝城,的确会让人觉得有些“事出有因”。

   在现在发掘出的庞贝城中,人们很容易发现这座城市有“三多”:剧院坐席多,妓院酒吧多,公共浴室多。庞贝拥有一个2万坐席竞技场,和一个5000坐席的大剧院,一个1200坐席的小剧院。而当时庞贝的总人口也只有2万,也就是说,在一些庆典的日子,庞贝人可以真正做到“倾城而出”,全城的人一起观赏演出。这样的壮举,恐怕2千年人类历史上,很难有几个城市做的到。

拥有2万个坐席的竞技场,可以同时让全城的人,同时入场观看表演。

 

5000个坐席的剧院,在一个2万人口的小城中,也堪称巨大。

至于妓院酒吧,就更是遍地开花。在一个相当于我们“人民公社”的小城里,居然有100多家酒店和妓院。如果考虑到这里的主要顾客为成年男性,在2万人的总人口,除去女性和老幼,几千成年男性竟然拥有如此之多的酒吧妓院,这让现在的拉斯维加斯也甘拜下风。一位叫阿塞莉娜的老板娘在她妓院的外墙上的“拉客”广告写到:“东方姑娘帕尔米尔,希腊姑娘阿格拉,犹太姑娘玛丽亚,居世界领先水平的美女斯米丽娜……”妓院也敢称“世界领先水平”,这大约也堪称是绝无仅有了。



一家妓院的大门外,满是色彩鲜艳的绘画。

各式春宫图,为客人“按图服务”提供了方便。
 

价码表上的价格表明,一次性服务的价格要低于一块面包的价钱。

庞贝的浴室,不但规模巨大,更令人感叹的是设计华丽,设备齐全,装饰考究,许多精美的装饰壁画,把浴场装点得富丽堂皇。而浴室又细分为热水浴,温水浴和冷水浴。整个供排水系统设计先进,甚至还有铅质水管应用其中。浴场内更是提供按摩,涂抹橄榄油,化妆,脱毛以及性服务。其享受的舒适度,估计连现在的“洗浴城”都望之兴叹。有人把罗马的灭亡归咎于罗马人对洗澡的热衷和疯狂。参观了庞贝浴场,真让人对这种说法有些认同。



法国画家,一百多年前根据庞贝的考古发掘,用油画再现庞贝浴室。 



虽然感受到了庞贝这“三多”后,不敢就此断言庞贝人就是因为过度追求享受而遭受“天谴”。但至少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庞贝人似乎比现代人更注重和追求享受。千百年来,追求享受一方面作为人类的本性,自然存在;另一方面作为道学家们批判的对象为许多人所不齿。所以,一旦天灾来临,很多人更愿意相信庞贝人是由于过度追求享受而受“天谴”。

庞贝城内的确有不少荒淫无度的罪人,但也一定存有义人。在考古发掘中,一位罗马士兵的遗体出土,让人们大为感叹。在城市遭受灭顶之灾,众人夺路出逃时,这位忠于职守的罗马士兵,竟然恪守职责,屹立在城门口自己的岗位上,直到被高温熔岩吞噬。这位普通罗马士兵的作为证明了一点:在这座城中,也有义人!



1865年画家约翰根据这位士兵的出土遗体,创作的这幅油画“信守至死”。士兵眼神中虽然流露出恐惧。但他依然紧握着长矛,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

过度追求享受会产生罪恶,但享受本身未必就是罪恶。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追求享受也是人类的一种本能。历史学家对庞贝的一个评价是令人印象深刻的:庞贝人的生活舒适度,几乎与1950年前世界上许多城市相近。这不能不让人产生困惑:在过去的1-2千年里,人类生活的舒适度进步的竟然如此之慢吗?

庞贝以它的毁灭换取了永生。

“尽情享受生活吧,明天是捉摸不定的。”这句刻在庞贝废墟一间酒吧内的杯子上的铭言,不知是不是庞贝人要留给后人的遗训?

被称为“骷髅一条街”的地方,许多居民就是在这里遇难的。

如今,这座被吞没的城市又重见天日。

 

根据历史记载,维苏威火山2千年就要大爆发一次。现在距上次的大爆发已经快到2千年了。望着远处的维苏威火山,人们不禁要问:你还会再把庞贝淹没一次吗?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b7bad0100krxt.html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