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瑞士(1)日内瓦,和平之城,花园之城
刘广宇
达人

瑞士(1)日内瓦,和平之城,花园之城

发布时间: 2011-10-10 10:22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9287



日内瓦湖上的喷泉,是世界上最高的喷泉,也是日内瓦的象征。

我们欧洲的“深度”旅行的真正起点,是从瑞士的日内瓦开始的。当时我们刚参加完地中海的一个8天的游轮行程。虽说游轮行程吃住行都很省心,可是每天像是上紧发条的行程,搞得我们相当疲惫。下船后,我们选择了日内瓦开始了自由行。

虽然走过欧洲许多著名的城市,但是来到日内瓦,还是让我内心特别不平静。原因是,日内瓦是我父亲出国访问去过的第一座城市。可惜的是,当我开始懂事,文革就开始了。在那个年代,谈论西方国家的情况是有所禁忌的,所以,回想起来,父亲很少和我们谈起他的日内瓦之行。只是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父亲写的一本日内瓦之行的笔记,才从中朦胧地了解到他们当时眼中的日内瓦。

1954年4月,周总理亲自带队,率领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支180人的庞大代表团来日内瓦参加关于解决朝鲜问题和印度支那和平前途的国际会议,与当时美国杜勒斯为首的“16国”集团进行了针锋相对,有礼有节的斗争。整个会议长达50多天,使当时的西方世界第一次真正开始了解中国。现在有许多文章回忆那一次历史性会议。文章的浓彩重墨当然都放在中国代表团如何大智大勇的迎战西方势力的挑衅和攻击上。而我从我父亲的笔记中,却看到一些中国代表团团员对西方国家的真实感受。



周总理这张在日内瓦会议的照片,被人们评为是他照片中最帅气的一张。照片中西方人对中国人的好奇是那么明显。但不知道当时年轻的新中国人对西方世界的观感又如何?

当时外电报道的一个说法是:“一个年轻的红色外交家率领着一批更年轻的红色外交家。”1954年,我父亲还不到21岁,确实是一个年轻的“小兵砬子”。外电还评论说“团员穿着清一色的中山装”。从我父亲的笔记上看,是穿西装还是中山装是有讨论的。当时的人比较“实惠”(我父亲就是其中的一个),认为好不容易公家出钱做一套“料子衣服”,要是做成了西装,回来就不能穿了。所以,大多数人还是要求做了中山装。由于是第一个政府代表团,出国前代表团应该是制定了许多规定。像是报道中说,周总理亲自规定,不主动和美国人握手,但不拒绝对方握手。而我父亲记录的一条“规定”我印象很深,好像是不准自己叠被子。当时中直机关基本上是半军事机构,许多人养成了早起叠被子的习惯。可当时住进日内瓦酒店,不能让西方人觉得咱是“老土”,所以特别规定早起不能叠被子。可毕竟是生活习惯,所以有时出门后才想起又把被子叠了,只好赶快回房,再把被子拉开。

我常想知道,当年父辈这批“土八路”看到欧洲最美丽的城市,难道真的不动心?看了父亲的笔记,才算是找到答案了。父亲对日内瓦第一条好印象就是:“这座城市十分干净,皮鞋几天不擦都还是很亮。。。”不过写了这些好印象后面有一个相反的“结论”:“他们只是把城市最好的一面展示给我们,一定还有许多穷人住的丑陋地方我们看不到。”不知这样的结论是我父亲的创造还是当时领导的教育。不过公平地说,他的判断也没有错,50年后我们再去日内瓦,还真的看到一些“丑陋”地方,让我们大吃一惊。

到了日内瓦没几天,父亲去附近的商店看手表。一进门表店的人就用生硬的中文说“你好!”对于西方人如此善于经营,父亲的反应是“西方人为了赚钱,可谓不择手段”。在父亲的笔记中,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他们对祖国的思念。来到欧洲这么漂亮的地方,让现在的我们是乐不思蜀,可是当年的父辈却觉得“日子像坐监狱那么漫长。。。”一听到可以回国,特别是经莫斯科这个“世界革命的中心”回国,那股高兴劲就别提了。

54年的日内瓦会议,虽然没有取得突破性成果,但全世界通过这次会议了解到中国代表团是为了寻求和平而来到日内瓦的。这一史实使我对日内瓦是一个寻求和平的城市,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从现在的解密资料看,当时中国出席日内瓦会议的主要目的是担心朝鲜再打起来。虽然朝鲜战争结束了两年,但中国心里没有底,不知道美国人是否还要在朝鲜挑起战争。日内瓦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