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达人报告列表> 瑞士(1)日内瓦,和平之城,花园之城

瑞士(1)日内瓦,和平之城,花园之城

发布时间: 2011-10-10 10:22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日内瓦湖上的喷泉,是世界上最高的喷泉,也是日内瓦的象征。

我们欧洲的“深度”旅行的真正起点,是从瑞士的日内瓦开始的。当时我们刚参加完地中海的一个8天的游轮行程。虽说游轮行程吃住行都很省心,可是每天像是上紧发条的行程,搞得我们相当疲惫。下船后,我们选择了日内瓦开始了自由行。

虽然走过欧洲许多著名的城市,但是来到日内瓦,还是让我内心特别不平静。原因是,日内瓦是我父亲出国访问去过的第一座城市。可惜的是,当我开始懂事,文革就开始了。在那个年代,谈论西方国家的情况是有所禁忌的,所以,回想起来,父亲很少和我们谈起他的日内瓦之行。只是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父亲写的一本日内瓦之行的笔记,才从中朦胧地了解到他们当时眼中的日内瓦。

1954年4月,周总理亲自带队,率领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支180人的庞大代表团来日内瓦参加关于解决朝鲜问题和印度支那和平前途的国际会议,与当时美国杜勒斯为首的“16国”集团进行了针锋相对,有礼有节的斗争。整个会议长达50多天,使当时的西方世界第一次真正开始了解中国。现在有许多文章回忆那一次历史性会议。文章的浓彩重墨当然都放在中国代表团如何大智大勇的迎战西方势力的挑衅和攻击上。而我从我父亲的笔记中,却看到一些中国代表团团员对西方国家的真实感受。



周总理这张在日内瓦会议的照片,被人们评为是他照片中最帅气的一张。照片中西方人对中国人的好奇是那么明显。但不知道当时年轻的新中国人对西方世界的观感又如何?

当时外电报道的一个说法是:“一个年轻的红色外交家率领着一批更年轻的红色外交家。”1954年,我父亲还不到21岁,确实是一个年轻的“小兵砬子”。外电还评论说“团员穿着清一色的中山装”。从我父亲的笔记上看,是穿西装还是中山装是有讨论的。当时的人比较“实惠”(我父亲就是其中的一个),认为好不容易公家出钱做一套“料子衣服”,要是做成了西装,回来就不能穿了。所以,大多数人还是要求做了中山装。由于是第一个政府代表团,出国前代表团应该是制定了许多规定。像是报道中说,周总理亲自规定,不主动和美国人握手,但不拒绝对方握手。而我父亲记录的一条“规定”我印象很深,好像是不准自己叠被子。当时中直机关基本上是半军事机构,许多人养成了早起叠被子的习惯。可当时住进日内瓦酒店,不能让西方人觉得咱是“老土”,所以特别规定早起不能叠被子。可毕竟是生活习惯,所以有时出门后才想起又把被子叠了,只好赶快回房,再把被子拉开。

我常想知道,当年父辈这批“土八路”看到欧洲最美丽的城市,难道真的不动心?看了父亲的笔记,才算是找到答案了。父亲对日内瓦第一条好印象就是:“这座城市十分干净,皮鞋几天不擦都还是很亮。。。”不过写了这些好印象后面有一个相反的“结论”:“他们只是把城市最好的一面展示给我们,一定还有许多穷人住的丑陋地方我们看不到。”不知这样的结论是我父亲的创造还是当时领导的教育。不过公平地说,他的判断也没有错,50年后我们再去日内瓦,还真的看到一些“丑陋”地方,让我们大吃一惊。

到了日内瓦没几天,父亲去附近的商店看手表。一进门表店的人就用生硬的中文说“你好!”对于西方人如此善于经营,父亲的反应是“西方人为了赚钱,可谓不择手段”。在父亲的笔记中,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他们对祖国的思念。来到欧洲这么漂亮的地方,让现在的我们是乐不思蜀,可是当年的父辈却觉得“日子像坐监狱那么漫长。。。”一听到可以回国,特别是经莫斯科这个“世界革命的中心”回国,那股高兴劲就别提了。

54年的日内瓦会议,虽然没有取得突破性成果,但全世界通过这次会议了解到中国代表团是为了寻求和平而来到日内瓦的。这一史实使我对日内瓦是一个寻求和平的城市,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从现在的解密资料看,当时中国出席日内瓦会议的主要目的是担心朝鲜再打起来。虽然朝鲜战争结束了两年,但中国心里没有底,不知道美国人是否还要在朝鲜挑起战争。日内瓦会议虽然没有达成共识。但中美双方都摸了底,所以周总理回国后欣慰地报告“朝鲜这几年看起来是不会再打起来了”。没想到,50年过去了,朝鲜上空,仍是乌云密布。


50年,多大的变化。当飞机在日内瓦机场降落时,父亲笔记中的描写不断地在我脑海里出现。日内瓦,你到底是座什么样的城市?

在日内瓦机场我们第一次在欧洲租车。由于我们是按“周”租,所以平均下来每天的租车费大约是6-70美金。这比起美国每天2-30多美金的租金已高出不少。更没想到的是,租车行还硬要我们买“全保险”,一天的保险费竟然高达近50美金。这让我们上了一课。后来我们租车时一定会问清包保险在内的租车费用。

第一次在欧洲自己开车,多少心里有些发毛。更不要说瑞士到处标示牌都是以法文显示,我们心里没底,看路牌到底有多辛苦。(当然我们犯得最大错误就是没有买欧洲的GPS导航仪)。一上路,果然立即就出了状况:瑞士人大约是做钟表做习惯了,什么事都讲一个精准,结果路上的标牌,似乎要把所有的信息都要精准地标示出来,我们惊愕地看到一根牌柱上,插满了“数不清”的箭头和标示。说到“数不清”,真不少夸张。因为车子开到路口,就那么几秒钟的时间,要把这么多的路牌看明白,哪有这种可能。每次还没有看出一个所以然,再瞄一眼被我们压在后面长长的车队,尽管别人很礼貌,没有按我们的喇叭,我们也只好糊里糊涂地转向瞎开。就这样我们竟然在飞机场里转了3-4圈,还是没出机场。

这样的路牌,怎么不叫人晕头转向?

好不容易转出机场,我们开始寻找E26号公路。可是指路牌上只看到一个高速公路的图标,却没有像美国高速公路牌那样标明路牌箭头是指向哪条高速公路的。我们又花了许多功夫试图找到一个标有通往E26号公路的路牌,最后还是没成功。这时我们开始怀疑,像我们这样从来没有在欧洲开过车的人,没有当地人陪同,一下子上来就自己开车上路的安排是否明智。好在我们的智商还算可以,很快我们就琢磨出在瑞士开车的诀窍。第一是看“大方向”,也就是在城外众多的路牌中,只看标明城市名的路牌。第二就是要找高速公路,就按照有高速路牌的方向走。瑞士很小,就那么一两条高速公路,只要找到了高速公路,就应该是那条要找的路,绝错不了。最重要的是,欧洲国家虽然使用不同的语言,可是这些语言大多是从拉丁文演变而来的,也就是说他们的词根都差不多。所以虽然拼写和发音上有些差别,但基本“模样”都差不多。比如日内瓦的英文是Geneva,法文是Genève,德文是Genf ,八九不离十。虽然在日内瓦熟悉道路有些辛苦,但这对我们后来的旅行是大有益处。从此我们相信,今后在欧洲陌生国家旅行,不管当地的语言如何,道路状况怎样,我们都有把握自己租车旅行。

我们终于明白了,看到一个高速公路的图案就走,别管它是几号高速。



走长途路,只要看清蓝色的城市方向标牌就可以了。
    早就听我父亲说,日内瓦湖和西湖有些相似,非常漂亮。所以我们选择的酒店,就位于市中心,离日内瓦湖非常近。这是一家4星级酒店,第一件让我们意外的是,酒店楼下没有停车场。停车场在几个街口外,每天还要额外收取45美金的停车费。第二个让我们意外的是,酒店的空间非常狭小,电梯进去两个人带上行李就连转身也困难。进了房间更是像回到了50年前,所有的电器都可以用古老来形容。我当时心想,这样的酒店让我父亲那样的“土八路”也许还新奇。谁想到瑞士人来一个50年不变。现在的中国人,哪受得了这个?而最让我们意外的还是在这座日内瓦市中心的酒店里看到了十分“丑陋”的场景(估计当时中国代表团没有住在市中心?)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我们拉开酒店的窗帘看夜景,竟然发现不远的街道上,霓虹灯打出许多性感图案,更夸张的是,街口路边居然站着许多衣着暴露,各种肤色的“流莺”。我们赶紧拿了地图再次确认酒店的位置,地图上明明白白地表明我们离日内瓦湖只有几个街口,是非常中心的地段。在美国或其它城市也有红灯区,但一般位置都比较偏。像这样市中心靠近风景点的地方居然有红灯区,真不多见。看到红灯区,自然就会联想到吸毒和犯罪,吓得我们晚上也没再敢出门。后来才了解到,在瑞士妓女是合法职业,所以这些妓女才可以这样明目张胆地招摇过市。

网上日内瓦红灯区的照片。

日内瓦酒店给了这么多意外之后,我们决定搬家。上网很快找到一家酒店,离市中心开车大约10分钟,还特别说明可以免费停车并提供厨房。按照地图开车来到离这家酒店大约50米的地方,我们忽然看到了一个岗亭式的路卡,上面悬挂着瑞士和法国国旗,还站着几个警察。虽然有些纳闷但我们也没有停车就开了过去。到了酒店,我们发现酒店里不收我们前一天在瑞士使用的“瑞士法郎”而要求使用欧元。我们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一问酒店才知道我们现在竟然是到了法国!真没想到瑞士第二大城市日内瓦市中心,开到法国边境只要10分钟。我们在网上找来的“日内瓦酒店”居然在法国境内。本来找这家旅馆最大的原因还是免费停车的优惠。可住进来以后,发现套间里的厨房,其实更诱人。在游轮上虽然可以吃免费大餐,但毕竟是以西餐为主。将近10天旅行下来,胃里的感觉总是不对劲。看到这一个炊具炉台齐全的厨房,我们赶紧去买了一些菜,先做了一碗番茄鸡蛋面。一碗热汤热面下肚,那感觉真是好极了。再加上好好的休息了一天,前些天的疲倦一扫而光,所有的感觉细胞都恢复了功能。这让我们产生了一个新念头:以后来欧洲旅行,一定要像这样吃好,休息好,慢慢玩才行。正是由此,我们才萌发了来欧洲旅行两年的想法。由此想来,我们真要感谢那间位于法国境内的“日内瓦酒店”。



从日内瓦市中心开出来不到10分钟,路上开过这么一个小岗亭,没想到就进了法国了。从岗亭这已经可以看到我们小酒店的红窗户了。

我们新找的法国境内的“日内瓦”小酒店。

从地图上看,这间“日内瓦公寓”酒店,正好位于边境线上。

酒店开间很小,设施陈旧。

但是这个小厨房却让我们的胃一下回到了中国。

很多人抱怨旅行中的“视觉疲劳”。其实我们觉得,视觉疲劳的重要起因还是体力疲劳和肠胃疲劳。设想一下,如果你平时在家吃饱喝足休息好后,每个周末让你去看一个世界著名景点,又有几个人会抱怨视觉疲劳呢?我们也是一样,在抵达瑞士前的近10天行程中,体力透支,肠胃不佳,当时要不是预先安排好了瑞士行程,真恨不得马上回家。可是到了日内瓦经过两天的调整和休息,马上又变得精神头十足了。

前面10天的行程,我们走访了西班牙,意大利和法国的一些城市。虽然这些城市也有不少风景点,但是基本上是以人文景点为主,自然风景点为辅。而瑞士的城市与之不同的就在于她的著名城市是以自然风景点为主,人文景点为辅。正是因此,人们很自然地会认同日内瓦是一个“花园城市”。日内瓦是临湖而建的一座城市。如果杭州因西湖而闻名天下,日内瓦也是因为日内瓦湖而成为风景城市的象征。日内瓦湖以前是叫法文的名字:蕾蔓湖(Lac Lemans),自从日内瓦公约签订后,人们更习惯叫她日内瓦湖。事实上日内瓦湖还是瑞士和法国的边境湖。224平方英里的湖面,60%属于瑞士,40%归法国。日内瓦湖的标志就是湖中的喷泉。这座喷泉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喷泉的高度达到140米,是世界上最高的喷泉。在四周雪山和蓝色的湖水映衬下,高耸入云的喷泉,像一把巨大的竖琴。湖面的微风拨动着琴弦,琴弦在阳光的照耀下,呈现出条条彩虹,婀娜多姿,风情万种。日内瓦湖虽然面积不小,但由于是呈东西向的狭长型,日内瓦就位于湖的西端。在这里湖面收窄,对面的雪山清晰可见。沿湖则是绿树成荫的湖边大道,漫步湖边,让人心旷神怡。



日内瓦湖畔的日内瓦城。

巨大的喷泉让人过目难忘。

沿湖有许多公园。

竖琴型的喷泉。

说起瑞士,游客脑海里一定会出现瑞士军刀和钟表这些瑞士的标志性商品。在日内瓦湖边,有一只大花钟,吸引了许多游客驻足。虽然世界上和瑞士其它城市都有许多花钟,可这只花钟应该算是原创。更重要的是,在日内瓦人看来,只有这只花钟才是“名副其实”:因为日内瓦是“花园之城”而瑞士又是“钟表之乡”,把这“花”与“钟”结合起来,正是日内瓦最好的体现。所以日内瓦的城徽就是这只大花钟。



日内瓦的大花钟。

日内瓦湖是一个东西走向的月牙湖。月牙型的西端是日内瓦。东端有一个被人称为瑞士第一古堡的“西庸古堡(Chateau de Chillon)”。这座依山畔湖的古堡,景色宜人,古朴典雅。可是在它的底部,深入湖水上百米却修建了一个地牢。16世纪这里曾关押过宗教改革之争而入狱的Bonivard主教。1816年,年仅28岁的英国诗人拜伦来到这里。当他听说那位主教曾在这个地牢里被捆绑关押6年之久,联想到自己忧国忧民的坎坷经历,诗意大发,连夜写下了著名长诗“西庸的囚徒”。这首著名的叙述诗,更使古堡名扬天下。



有人说,“西庸的囚徒”也许是“最幸运的囚徒”,因为囚窗之外,美景如画。



 风景再优美,也比不上“自由之美”呀。

日内瓦,一座人类来此寻求和平的城市,一座如花似锦的花园城市!



日内瓦湖的明信片。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b7bad0100lhkf.html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