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达人报告列表> 瑞士(3)从“敢死队”到“和平使者”的华丽转身

瑞士(3)从“敢死队”到“和平使者”的华丽转身

发布时间: 2011-10-10 10:58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瑞士山多,湖更多。世界各国也许都有一两座临湖的城市,但很少有国家像瑞士这样,主要的城市几乎都是临湖而建。日内瓦作为一座“湖城”已是举世皆晓。我们在瑞士还走访了其它的三座“湖城”,同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法国人称日内瓦湖为“LAC LEMAN”据说有“月牙湖”的意思。事实上日内瓦湖是一个东西走向呈月牙形的湖。日内瓦位于湖的西端,而在湖的东北处就坐落着另一座对华人来说很著名的城市:洛桑(LAUSANNE)。日内瓦湖边长大约50公里。当我们从湖的北岸沿湖绕行时,来到一座叫洛桑的城市。穿行洛桑城,一座奥林匹克体育场非常醒目。那一天是2006年6月28日。当时我们并不知道再过14天之后,这座体育馆发生了一件振奋中国人心的大事:刘翔在这里打破了尘封13年的110米栏的世界纪录。从此大陆人对洛桑这座城市不再感到陌生。



洛桑奥林匹克运动场

刘翔称洛桑为他的“福地”。

    无独有偶,到了今年,洛桑又给海峡对岸的华人同样带来一个惊喜。在洛桑有一间世界闻名的大学,洛桑国际管理学院。该校拥有来自世界上19个不同国家的几十位教授,他们都是在各领域内获得公认的权威人物。正是因此,该校每年发布的“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IMD)的世界競爭力排名榜”为世界所关注。今年,台湾的排名从去年的23名猛然跃上至第八名,创下了排名榜上一年内跃升的奇迹。台湾马英九上台后,一直民调低迷,被人说成是草包总统。今年的洛桑报告一出,给马英九大大地涨了一次脸,蓝营立马扬眉吐气,由过去的灰头土脸一变为意气风发。所以看起来,马英九要比刘翔更要感谢洛桑了。



洛桑管理学院。

    苏黎世(ZURICH)位于瑞士的北部是瑞士最大的城市。但所谓最大也不过36万常住人口,这对于动辄上百万,上千万的中国城市,这个“最大”城市实在是小的可怜。虽然苏黎世也是一座“湖城”,可是,来到这个的人,可能最关注的还是这里数不清的银行和金融机构。多少年来,有钱人的一个象征就是拥有一个瑞士银行账号,当然这个账号不但象征着富有的身份,同时也成为有钱人逃税的工具。瑞士人不分人种,不讲政治立场,不辨钱的“脏与净”,只认“孔方兄”的立场,使滚滚钱流,不断涌入。但是随着反贪国际组织力量不断的强大,也使越来越多的人,对放在瑞士的钱开始担心了。陈水扁一家被瑞士银行举报,就成为最新的例证。也许是来瑞士存钱的不少人,多少都有些心怀鬼胎,不敢张扬,所以瑞士银行也是低调异常。这里银行的建筑,大多看上去很朴实沉稳,不像纽约,香港银行大楼那么高调显赫。但是,谁都知道苏黎世是全欧洲最富有的城市,也是百万富翁占人口比例最高的城市。有人说,走在苏黎世街头向任何一个方向看过去,都能看到几个百万富翁。可是苏黎世给我们留下的最深印象还是塞车。我们离开苏黎世时正好是下班时间,这是我们第一次在欧洲经历堵车。不过我们还是觉得苏黎世的堵车还是比较“有情可原”。为了保持城市的风貌,欧洲城市的马路都不太宽。这么狭窄的路,遇到上下班堵车,似乎还算是情理之中。相比之下,我家附近的高速公路,来回10车道,每天上下班还是塞得满满的,那就让人感到过分了。好不容易出了城,一看天色已晚,想一想从南到北几乎要贯穿整个瑞士才能回到位于日内瓦的酒店,脚下不禁猛踩着油门。身边LP连忙提醒我不要吃罚单。我狡辩说,在瑞士开了这么久的车,没见过高速公路巡警,更没有见过警察抓人开罚单。早就听说德国开车不限速,说不定瑞士也不限速。有了这样的盲目自信,车子越开越快。不一会LP又提醒我,似乎路边有闪光灯亮过。我虽有察觉,但觉得不是那么确定,所以还是一路狂奔,开回日内瓦。回到美国没多久,我们就接到一封瑞士寄来的罚款单,这才让我们确定,在瑞士开车,是有限速的。



苏黎世明信片。

苏黎世到处是银行。





    在所有的瑞士城市中,我们最喜欢的城市要数卢塞恩(LUZERN)。比起日内瓦湖边的风景,这里的雪山更加迷人,景色也更加秀丽。白色的雪山,蓝色的湖水和一只只白色的天鹅,给这座湖城平添许多诗情画意。人们传颂着一句老话说:“如果你有了心爱的人,一定要和他(她)一起去卢塞恩”。重要的是,卢塞恩的人文景观给人的印象非常深刻。城中十分引人瞩目的景点要算是阙培桥(CHAPPEL BRIDGE)。一般我们所见的廊桥,大多出现在郊区乡间。而这座位于城中的中世纪廊桥与四周精美的室砖建筑形成了很大的反差与对比。在次驻足,人们可以把美丽的风景,精美的建筑和股票的文物,同时镶嵌在一幅图景中。





中世纪的水塔和廊桥。



    当然,卢塞恩最著名的人文景点一定是那座“卢塞恩狮子”的雕像了。这只雕刻在岩石壁上垂死的雄狮,身上插着一直折断的长矛,奄奄一息。身边盾牌上的徽章,让人自然联想起赫赫有名的瑞士卫兵。在意大利时,我们就听说因为瑞士卫兵誓死捍卫教皇,所以被罗马教廷指认为卫兵唯一候选的对象。世代教皇卫队,都是由瑞士卫兵担任。由于了解这段历史,所以来到这座狮子雕像前,我们自然以为这尊雕像是纪念为保卫教皇而战死的瑞士卫兵。可是读了关于雕像的介绍,我们发现这座雕像是为了保护法国国王战死的瑞士卫兵而建的。这一下让我们感到很困惑,到底是哪一个记录错了?我们在梵蒂冈亲眼看到那里的卫兵都身着瑞士卫兵服,那是千真万确的。可是这么著名的一座雕像前的说明,也不可能错,哪为什么会有两个版本的“瑞士卫兵誓死护卫,直至全部战死”的记录呢?



我们的困惑:这尊雕像到底是为纪念发生在哪里历史悲剧而建的?意大利还是法国?

    回来后猛查史料,才了解到瑞士卫兵的确用他们视死如归的英勇气概,在历史上书写过两笔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迹。1527年5月6日,哈布斯堡王朝查理五世的军队的3万多人军队,在击败敌人后却得不到军饷,产生哗变,举兵杀向罗马。面对强敌,教皇卫队几乎是一哄而散,唯有147名瑞士卫兵终于职守,誓死捍卫,最后全部战死沙场。此事极大地震撼了教皇,教廷从此规定,教皇卫队从此改名“瑞士卫队”,成员全部由瑞士籍卫兵组成。从此,瑞士卫兵名声鹊起,欧洲各国皇族纷纷雇佣瑞士卫兵组成皇家卫队。而这些不断组成的“瑞士卫队”,也没有辱没先辈用鲜血铸就的英名。

如今梵蒂冈所有卫士,均来自瑞士。

   1792年法国大革命,为了保护路易十六国王,“瑞士卫队”又一次面对生死考验。而且比起1527年的险境,这一次这些瑞士卫兵面临的局面更加险恶。在1527年的战斗中,瑞士卫兵还可以放手一搏。可是路易十六是一个懦弱,愚钝又自私的家伙。一方面他不敢激怒民众,命令瑞士卫队不得杀死进攻的法国暴民。另一方面他自己偷偷溜走,并未告知瑞士卫队。按理说,手握路易十六让他们退回军营的指令,瑞士卫队可以体面地退出战场而不负任何责任。可是,想到身后的皇宫,住有国王和皇室,在责任和使命的驱使下,786名瑞士卫兵,在暴民面前,硬是不肯撤离职守,最后全部以身殉职。在这786名卫兵中,大部分来自卢塞恩。噩耗传来,家乡亲人哀痛无比,雕刻了这只垂死的狮子,寄托他们的哀思。这只奄奄一息的雄狮雕刻的如此传神,狮子雕像背后的故事也是感天动地。大作家马克吐温来到这里,久久不肯离去。他感叹地说,这是世上最哀伤,最感人的狮子!

瑞士卫兵在宫门拼死护卫,这家伙却早已从后面悄悄溜走。

 

路易十六最后终于被押回巴黎,送上了断头台。

瑞士卫队的故事的确让人难以忘怀。但是,时空跨越数3百年,我们今天的人们很难理解瑞士这么一个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怎么会造就如此强悍的“瑞士卫队”?不可否认,瑞士人对“诚信”的信守,举世皆知。但是古话说,国贫出悍兵。瑞士这么一个富裕国家,怎么会有这等强悍的军士。细究原委,瑞士由于是一个自然资源贫乏,可耕地奇缺,气候恶劣的国家,所以千百年来在欧洲是出了名的穷国。早年欧洲人嘲笑瑞士人是“身上散着牛粪味的山民”。为生活所迫,许多瑞士人只得离乡背井去当雇佣军。可是同为雇佣兵,瑞士人显现出他们杰出的民族特质,脱颖而出。提起“瑞士卫队”在当时的欧洲皇室眼里,简直就是“敢死队”的别称。谁都知道,雇佣兵是为钱而战。他们深知丢了性命就拿不到钱。所以在生死面前,雇佣兵当然是保命为先。而瑞士卫兵却把自己的职责和荣誉看得比生命还重,这怎不叫人肃然起敬?

令人敬畏的瑞士卫队。

更让人敬佩的是,近百年来,瑞士人用自己的聪明智慧,一举甩掉贫穷的帽子,大步跨入富国的行列。以至于现代人是如此描述天堂的:天堂就是英国人当警察,中国人当厨师,德国人当工程师,意大利人当情人,而这一切交给瑞士人来管理。

现如今的瑞士,维护和平,严守中立,不与任何国家结盟。可是,千百年来瑞士卫兵的赫赫英名,使这个国家特别立法,允许瑞士人继续加入教皇的“瑞士卫队”。虽然这一特例与瑞士恪守中立,不卷入战争,不允许出口雇佣兵的国本看似冲突,但只要来卢塞恩这尊狮子雕像看一看,似乎就不难理解其中的原委。

游览卢塞恩,参观这些动人的景点,给我们留下了终身难忘的深刻印象。瑞士人在近代实现了从“敢死队”到“和平使者”的华丽转身,也带给我们许多感叹和思考。一个国家的强盛,光是抱怨自然环境和客观条件是不行的。最重要的是国家和国民要有一个正确的发展方向和良好的公民素质。否则,今天的瑞士,很可能不过是欧洲的另一个“阿尔巴尼亚”!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b7bad0100lqyp.html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