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德国(3)是“疯子”还是“天才”?(上)
刘广宇
达人

德国(3)是“疯子”还是“天才”?(上)

发布时间: 2011-10-11 10:24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5940



建造这座梦幻古堡的国王是一位天才还是一个疯子?

    在慕尼黑旅游,一个始终伴随旅程的名字,让我们终于认识和了解了这位巴伐利亚传奇国王:路德维希二世。

    走进慕尼黑老城,朋友指着一座教堂介绍说,那是路德维希家族教堂。“路德维希?”好熟悉的名字。“就是那位建造‘新天鹅堡’的国王。”这时,我们才第一次把这位国王记进脑海。在后来游览的行程中,似乎大部分景点,都多多少少的和这位国王沾上点边。我们不曾记得,还有哪一位国王,像路德维希二世这样“无处不在”。即使像拿破仑这样的千年一帝,也不曾给这么多景点留下自己个人深深的烙印。



位于慕尼黑老城主街上的路德维希家族教堂。



 在这里安葬的是路德维希二世的“一部分”遗体(欧洲人讲求身体和心脏分开埋葬。一部分埋在公众教堂,一部分埋在家族墓地。)时至今日,许多巴伐利亚百姓会时常来这里献花,怀念这位传奇国王。

    慕尼黑的西郊坐落着一座皇家宫殿:宁芬堡。这座巨大的宫殿就是为了庆祝后来这位“混世魔王”路德维希二世诞生而建造的。17世纪,欧洲各国纷纷效仿法国凡尔赛宫,建造豪华宫殿。但由于德国一直处于分离状态,所以每个小邦国财力有限,无法建造像凡尔赛宫那样的超级豪华宫殿,可是宁芬宫在德国还是能够排得上算是德国宫殿中的大哥大。



宁芬堡。





路德维希二世平时最喜欢的动物就是天鹅。在宁芬堡当然少不了成群的天鹅。


    宁芬堡作为路德维希二世的出生地,留下了他的许多生活印迹。其中一座造型怪异的小古堡,似乎隐约地折射出这位未来国王的特殊爱好。宁芬堡从华丽的主殿到富贵的花园,到处显示着皇家的尊贵和奢华。可是这位小王子,偏要在这精华之地,修建一座像是深山老林被人遗弃的破旧古堡。由此可以窥视一斑这位小王子沉醉于自己虚幻世界的扭曲心态。



一座新建的城堡,路德维希二世一定要把她装扮成是被人遗弃的千年古堡。
 

从小就向往隐士生活,不知道为什么这位长相阳光的王子会有如此暗淡的心理。

    虽说宁芬堡是为路德维希二世建造的。可是这里最出名的还那位路德维希一世的“美女画廊”。路德维希一世,是“二世”的爷爷(不是爸爸)。这位“一世”可谓是一位“爱美人胜过爱江山”的风流国王。他也许是现如今“选美大赛”的创始人。3-400年前,即使有类似选妃子这样的选美,可是选美对象一般都局限在皇亲国戚的女儿中。正是这位风流国王首先提出“美无贵贱”,也是他把选美扩大到民间,甚至已婚女子。经过精挑细选,36位美人出炉,果然个个姿色了得。近水楼台先得月,“一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在这些美女中,一位名叫罗拉(Lola Montez)的女子,特别为他中意。可惜的是罗拉出身卑贱,是位舞女,很受上层社会排斥。这时,刚好王后去世,国王赶紧把她封为伯爵,以为加上这么一个贵族头衔,下一步就能堂而皇之地娶进宫来。没想到巴伐利亚人的保守观念之坚固是远超出“一世”的想象。结果因为“一世”企图强行封后而爆发了社会动乱,最后“一世”因此黯然下台,演绎了一幕17世纪的“爱美人丢江山”的大戏。



路德维希二世的爷爷:路德维希一世。

“36俊”的“美女图室”。

这位工匠的女儿能被选为美女,是路德维希一世在选美上的一大贡献。当然,这位“一世”也不吃亏,趁机也把这位美女骗上了床。

罗拉(Lola Montez),一位断送了“一世”王位的奇女子,最后在纽约贫困而死。


    如果以宿命论的看法来推断,“一世”实在是风流过度,把“二世”的风流天资都给提前消费了。所以,等以他名字命名的孙子“路德维希二世”来到这个世上时,人们才发现,这位“二世”,居然对美女一点不感兴趣。客观地说,这位1.91米身高,英俊潇洒的“二世”是一位极得妇女,甚至男人青睐的超级“帅哥”。有一件事可以说明百姓对他的痴迷。在他执政后打的第一仗就是联手奥地利抗击北方的普鲁士。谁知开战不久,就被打得满地找牙,最后战败赔钱。为了挽回民心,“二世”决定“到人民中走一走,让他们认识我”。结果“二世”所到之处,民众都被他的英姿所折服。只要他一出现,人们就发疯般地欢呼雀跃,以至于有些人困惑地问:“我们是在欢呼一位战败的国王吗?”


 
 英姿勃勃的“二世”,是当时欧洲皇室眼中的白马王子。俄国沙皇甚至想把他的两个女儿一起嫁给他。


    在“二世”的成长岁月里,他13岁那一年,接触了剧作家瓦格纳的歌剧故事“罗安格林(Lohengrin)”,成为他生命的转折点。这是德国一个很著名的传说:一位蒙面骑士乘坐天鹅拉着的小船来保护女主角Elsa,条件是Elsa永远不能追问骑士的来历。历经了千辛万苦,两个人日久生情。有一天Elsa终于忍不住追问骑士的来历。骑士暴露了身份,最后不得不离开,留下Elsa独自后悔悲伤。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故事,却影响了这位年轻王子的一生。首先,天鹅成了王子的最爱,同时,他开始痛恨被别人直视。从内心讲,他很希望自己也能蒙起面来,就像剧中的蒙面骑士。可是他的身份不允许他这么做,所以每一次在公众场合露面,对他来说都是极大的痛苦。当然,能写出如此动人歌剧的瓦格纳自然就成了他的偶像。“我不爱女人,不爱父母,不爱兄弟,不爱亲戚,没有任何人让我牵挂,但是您!。。。您将我带入云端,远离尘俗的一切。。。”王子能对瓦格纳写出这样的赞叹,他的悲剧命运似乎就已经注定了。



少年时的“二世”,迷上了“蒙面骑士”。


    到了18岁,路德维希二世终于成人开始执掌国政。谁也不会意外,他的第一个政绩就是把瓦格纳请进皇宫,并为他建造歌剧院。当然,他忘不了自己的身份是“天鹅骑士”,登基的第二年,便开始建造他那座梦幻“天鹅宫殿”。虽说小国王干了几件自己顺心的事,但对烦恼的国事还是无法推脱。和普鲁士打了一场败仗后,他心灰意冷。迫于社会的期待,他与他终身的挚友茜茜公主的妹妹定了婚。虽然他的高贵英姿赢得了无数少女的钦慕,可是他的爱情也许被他那位风流爷爷提早消费完了,或者是他把他的爱都奉献给了艺术,总之,他无论如何也提不起对女人的兴趣。原定于1867年10月12日婚礼,在10月10日那天被国王突然取消。从此,再也没有女人走进这位国王的世界。



“二世”与他的恩师偶像瓦格纳。


    这位国王对王位毫无恋倦,才当了两年的国王,一遇到麻烦事就写退位书。要不是他那位偶像瓦格纳开口劝慰,他的国王大约早就不做了。可是,在其位,就得谋其政。国事上的烦恼继续纠缠着他。当普鲁士大军在铁血宰相俾斯麦的指挥下,东荡奥地利,西侵法兰西,德国第一次出现一个统一的雏形。抓住这关键的时刻,俾斯麦请求普鲁士的威廉一世改当德意志的皇帝。可是威廉一世这个老古董不明事理,不愿放弃老祖宗留下来那个“普鲁士国王”头衔而改当这个新皇帝。无奈之下,俾斯麦想到了路德维希二世。作为德意志最不情愿加入的巴伐利亚国王,如果他能劝进,老头子一定无法拒绝。可是俾斯麦也知道这位“二世”最讨厌北方佬普鲁士。当普鲁士和奥地利开战,巴伐利亚竟然站在奥地利一边和普鲁士开战。但狡猾的俾斯麦看透了“二世”酷爱艺术的软肋,他写信给“二世”,邀请他入住当时被普鲁士占领的路易十四的宫殿。这一招果然奏效,“二世”对路易十四搞出来的凡尔赛宫钦佩不已,更把路易十四奉作偶像。所以接信后不假思索就按俾斯麦准备的草稿上签了字。当“二世”心满意足地欣赏完“偶像”的艺术品,回头一看,威廉一世接受了劝进,变成了“德皇”,巴伐利亚已经失去独立,并入了德意志。现实的结果让这位讨厌普鲁士的小国王,终身悔恨不已。



德皇登基庆典,“二世”以缺席抗议,但木已成舟,缺个席也改变不了巴伐利亚丧失独立的局面。

俾斯麦和李鸿章惺惺相惜。


    “外面的世界太寒冷”,连串的国事纷争和充满阴谋的宫廷争斗,让“二世”对现实充满了厌恶。此时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春夏与秋冬”。看破红尘的“二世”,从此不理国事,专注建造他的宫殿,营建属于他自己的世外桃源,倾全部国力和家族财力兴建他的三座“梦幻古堡:新天鵝堡(Schloss Neuschwanstein),林德霍夫宮(Schlo&szlig.Linderhof)和 赫爾倫基姆澤宮(Herrenchiemsee)。



新天鹅堡。

林德堡。

 赫爾倫基姆澤宮。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b7bad0100mc6c.html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