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湖区 乡村 古堡 下午茶只是“佐料” 英国游 文化是“底汤”
旅游情报编辑部

湖区 乡村 古堡 下午茶只是“佐料” 英国游 文化是“底汤”

发布时间: 2011-10-18 00:00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9169

乡村,比湖区更加英国

乡村,比湖区更加“英国”
  如果说,湖区是英伦美景的明信片,那么,乡村无疑是上面清淡的文字,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更加真实的英国。

  乡村是英伦的“隐秘珍宝”
  可以说,湖区曾是我们英国游的初衷,简?奥斯汀笔下的青秀湖山,华兹华斯文中的诗情画意,一直令我们心向往之。然而,真正让我们确定行程的,却是《旅游情报》的一篇文章,介绍了科兹沃茨乡村的宁静时光,从而有了一探“桃花源”的冲动。
  应该说,11天时间并不宽裕。伦敦安排4日,剑桥牛津温莎各1日,去掉飞行时间也就剩3日,如果兼顾湖区与乡村,除了车马劳顿之外,更是无法深入其中,所以一番权衡我们选择了乡村。正如林语堂所言:“世界大同的理想生活,就是住英国的乡村,屋子里装着美国的水电煤气管子,请个中国厨子,娶个日本太太,再找个法国情人。”娶日本老婆找法国“小三”,都很不靠谱;请中国厨子,没那个必要;用老美的东西,早都用上了;就只剩下住英国乡村了,我们很想尝试一下。
  到英国后才晓得,虽然伦敦寸地寸金,拥有一套房产是很多人的梦想,但只是出于资产的考量,从内心来讲乡村更是生活的本质。不少英国有钱人“狡兔三窟”,在都市赚钱在乡村休闲,一来一往“张弛之道”。而科兹沃茨风光旖旎,距伦敦就一两小时的车程,因而成为有钱人的“后花园”。这有点像杭州,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在上海赚了钱,然后去西湖、西溪周边买房子,表面上看是多元化投资,实则是“生活在别处”的诉求。据说,九溪有一处绿城开发的高档别墅,金庸、郭广昌都是业主,他们不差钱,差的就是一点闲暇。
  不过,如今杭州的房产项目大量上马,这座城市正日渐媚俗,仿佛小丫鬟当上姨太太,有了风韵少了清丽。相比之下,科兹沃茨仍保留着村姑般的淳朴,车子驶离伦敦半个多小时,迷人的乡野景致如画卷般徐徐展开:一望无垠的草场,温润起伏的丘陵,青翠葱郁的林木,漫山遍野的野花,成群结队的牛羊,田园牧歌式的美妙场景,有一种与国内乡村迥然不同的开阔感。导游告诉我们,英国农民不种地就得种草坪,因此这里没有闲置的田地,放眼望去不是绿草就是庄稼。当然,这里也看不到一家工厂,因为都搬去发展中国家了。英国经过几代人的努力,环保意识已深入人心,真正体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比如我们的导游,从广东过来十几年了,如今也已入乡随俗,在高速公路行驶时好几次减速,只为了避让过路的小动物。


  科兹沃茨一带,散落着200多个小村庄,以蜜色石头房子著称。此次我们落脚的斯特劳村就是典型,尤其是入住的上领主庄园,更是英国乡村美景之微缩:浅黄色蜂蜜石房子,墙上爬满了红绿相间的藤蔓,风一起叶子哗哗作响,仿若回到了几世纪前的古英伦,看着偶尔驶入的奔驰宝马,竟有些许“穿越”的幻像。村子不大,除了酒店、教堂就是几户人家,我们喜欢这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之前,《旅游情报》的编辑跟我们推荐,酒店附近有些小村庄,走过去也就半个多小时,不远不累景致却不错。果不其然,比如下斯特劳村,溪流潺潺花香习习,村庄的中心是座古教堂,去时刚好是礼拜日,钟声响起,村民们三三两两走向教堂,平静而安然。美景固然醉人,然而这一幕更令我们动容,早已习惯了匆忙与功利,这一刻朴素的乡土情怀,无疑是一次心灵的洗礼。
  在另一个小镇水上波士顿,我们的感受亦是如此。“小桥流水人家”犹如明信片,家家户户的花园更是熠熠如画。导游告诉我们,在英国有一座美丽的花园,跟有一家赚钱的公司同样“拗造型”。英国人对花草的喜爱仿佛与生俱有,院中凡是空地均有草坪与花床,客厅窗户前通常都摆放着鲜花;绅士们褪下西服换上便装,便是躬耕于自家花园的农夫;如果实在忙不过来,还可请花匠帮忙打理。导游笑着说:“你们去看,花园特大特漂亮的,多半是有钱人。”女儿接口道:“在国内,得看门口停什么车,宝马奔驰的肯定是有钱人!”
  在科茨沃兹的三日,我们深入英国乡村,感受一种独特的美感:一切似乎都精心设计,可又好像浑然天成。这里虽没有普罗旺斯和托斯卡纳有名,但就像英国人说的“hiden treasure”,是“隐秘珍宝”,有着大城市截然不同的风致。寻找乡村中那些鲜为人知的隐世美景,这段旅程犹如一首清隽的田园牧歌,在心灵深处低吟浅唱着。
  “绿草如茵的平原,枝繁叶茂的大树,蜿蜒流淌的清泉,时隐时现的乡间小屋,达西先生走出庄园,跨过起伏的山丘,在清晨的薄雾中走向伊丽莎白的家……”《傲慢与偏见》中的经典场景,在科茨沃兹随处可见。之前总以为那是湖区,可导游告诉我,简·奥斯丁从小就呆在科茨沃兹。突然之间,我明白了:梦中牵挂的地方,不是湖区,而是乡村!



   
  集市演绎社会“真人秀”
  我们的导游说,要想真正了解英国,呆在城里是不够的,还必须深入乡间,漫步田园,参加乡村集市,才能看到一个五彩斑斓的英国。对此我们很赞同,以前去过筑地市场印象深刻,形形色色的人,各种各样的鱼,让我们了解了东京的另一面,钢筋丛林之后的草根风情。所以让导游安排一下,也巧了,斯特劳村附近的莫顿因马什,每周二都会有乡村集市,开车过去也就半小时。
  记得,有首名曲《Scarborough Fair》:“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你要去斯卡布罗集市吗,那里有欧芹、鼠尾草、迷迭草和百里香……”唱得就是英式集市,不过真实的集市更为丰富,餐具服装手工艺品啥都有,我最欢卖农产品的摊头,大多都是自产自销,品种挺多数量却很少,往往是一篮子鸡蛋几把胡萝卜,还有自制的腌菜,价格以50便士居多,不过细细一看:同样这个价,鸡蛋是10个,蔬菜是1斤,腌菜则是1瓶。


  兜了一圈后发现,参加集市的都是老人,甚至还有坐轮椅过来的。人们忙忙忙碌碌的,成交率并不高,一天也卖不了几件,可照样都乐呵呵的。跟导游打听后才知道:很多人来这里,并不真是为了买卖,而是当作一种消遣。每年的夏季,几乎每个小城镇都会有集市,经历了漫长而寂寞的冬季之后,人们纷纷聚在一起谈天说地。所以,乡村集市更多的是一种社交场所,人们过来寻求比金钱更宝贵的东西,那就是人情的温暖。都说英国人冷漠,然而在乡村集市上,我却看到了截然不同的一面。
  在伦敦,我们还去了一趟古玩集市,又是另外一番景象。这个集市有点像北京的潘家园,沿街有各种店铺,店铺外还有地摊,卖的多是欧洲古董,以瓷器和首饰居多,也有意大利羽毛笔、英国古董书甚至二战时期的军装。那些维多利亚时期的饰品最显眼,镶嵌着珍珠宝石,历经沧桑却仍贵气逼人。我看中了一柄珠母贝扇骨的蕾丝扇,近两百年的东西依然有八成新,制作也考究,问了一下价格要七百英镑,性价比低了些。
  导游笑着说,这是给中国人炒上去的!去年11月,伦敦某小拍卖行的一件清乾隆粉彩镂空瓶,拍了5160万英镑(约5.5亿人民币)的天价,买家是位山西商人。中国人不差钱,外国人就抬价,过去几年没人要的东西,这两年都迅速脱手,如今不但价格贼贵,而且也很难找到好东西了。这样的古玩集市,懂行的玩家大清早就来了,有好货早“截流”了,像我们中午赶来的只能轧闹猛。导游推荐了别处一家店S. Marchant & Son,专做中国明清官窑。


  明清官窑?这个玩大了,我们没兴趣,于是导游就带着在周围转转。诺丁山一带是高级住宅区,原本很清静,只是每逢周末集市便热闹起来,挤满了蜂拥而至的游客。导游熟门熟路,领着穿街走巷“避高峰”,他告诉我们,这里还有一些杂货、蔬果、鲜花市场,当地人爱去,逛逛挺有意思。的确,我们在一个摊位上发现了油炸小龙虾,一份3英镑,好多人买了就站着吃,跟印象中的英国绅士大有出入。
  导游却是见怪不怪,说如果去坎姆敦集市,像上海以前的襄阳路市场,那是庞克族的聚集地,墨镜飞机头破牛仔裤,看上去还要“另类”,却是最具特色的集市,是伦敦鲜活生动的另一面。想起北京奥运会闭幕式上,伦敦的表演节目,并非拿手的皇家芭蕾而是街舞,当时很不解,如今集市给我们还原了一个真实:伦敦,早已物是人非!



Burberry,不能代言英式奢侈
  在英国遇上顶级奢侈品,人们形容其“很Savile Row”,而非“很Burberry”。后者只能算英伦精品,而真正代言英式奢侈的,是那些藏在深巷之中的手工定制店。

  手工定制才是“精髓”所在
  去英国前,一位朋友跟我讲:伦敦的奢侈品比国内便宜,趁着人民币走势好赶紧屯点货,没准还能赚些车马费。她极力推荐了Burberry,断言最能体现英式奢侈,经典格纹的风衣和围巾绝对有品位。
  我并不同意她的观点,一是国内这个品牌“山寨版”太多,就连小区居委会的阿婆都穿着“Burberry衬衫”;二是如今很多单子发往亚洲、南美洲,品质大不如从前了,唯有一种日本造的黑蓝标还算原汁原味;三是Burberry只能算英伦精品,真正代言英式奢侈的,是那些藏在深巷之中的手工定制店。
  比如伦敦西区的萨维尔街(Savile Row),窝着数十家裁缝店。导游告诉我们,瞧着店面不起眼,进出的可都是大人物,前阵子王子大婚,附近一带停满了劳斯莱斯和宾利,都是来定制行头的。每家店的裁缝都身怀绝技,做出来的衣服可修饰体型。在这里做学徒,做裤子需要三年,制衣至少学五年。对顾客而言也要有足够的耐心,定制一件西服,从下单到交货起码得3个月。


  据说,在英国遇上一件顶级奢侈品,人们形容其“很Savile Row”,而非“很Burberry”。 萨维尔街的定制衣服,不只是一块布料,而是代表着一个“阶层”,价格自然不菲。我们打听了一下,定制一件西服起价2700英镑,折合成人民币得3万块。半定制服务相对便宜,利用现成版型作些细节调整,大约700多英镑。或者还可以选择高级成衣,虽不像定制那么合身,但面料、做工、细节丝毫不马虎,比市面上常规的奢侈品牌更精良,价格却很亲民。
  先生选了几件Gieves & Hawkes的成品衬衫,在上海也有专卖店,很喜欢他家的做工,比法国、意大利的更精细。此次到伦敦后发现,原来Gieves & Hawkes是萨维尔街的“元老”,占着门牌No.1的“风水宝地”。店中有个开放式制衣间可以参观,接待员是位六十开外的长者,他告诉我们,Gieves & Hawkes以做军服起家,至今仍负责英国皇家护卫队的制服,不过如今是经典的西服品牌,提供二百多道工序的传统定制服务,这些年也开始提供半定制西装和成衣。他家的高级成衣在中国口碑不错,最近几年也有中国客户过来定制西服和大衣,而以前几乎都是西方人和阿拉伯人。
  不过,相比Burberry店内人头攒动的景象,他家的“中国粉丝”人气还不够。消费文化的培养需要一些时间,尤其国人偏爱“面子消费”,奢侈品只是拗造型的工具,至于文化内涵什么的,还没那个闲工夫搭理呢。这种心态之下,我们很多人成了“奢侈品奴隶”,甚至是“奢侈品文盲”。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Clarks鞋,凡是去英国都会捎上几双,在打折季或奥特莱斯,一双才十几英镑,比国内便宜不少。其实,被认为“英国手工鞋”的Clarks,如今很多都在温州贴牌加工,只是价格还算合理,至少比“达芬奇”家具有良心。而那些真正的手工鞋,如Tricker‘s、Edward Green、CIELMODE等,国内人知道的甚少,更是不明白:一双鞋数百英镑,名气又不大,凭啥呀?


  此次,我们参观了CIELMODE门店后的小作坊,一位“老法师”介绍说:意大利品牌讲究精密的机器,然而经过严格训练的工匠,其经验、触感以及眼力,有着机器无法取代的珍贵技艺。尤其是鳄鱼皮、蜥蜴皮等稀有皮革的处理,更是倚赖精湛的手工。他家出产的每一只鞋子,都必须经过60多道工序;鞋码以半号为基准,以便穿着更合脚。我们去时,“老法师”正在制作日本客人的皮鞋,即便是藏在里头的鞋垫,都用罗缎滚边包覆。据说,他家有不少日本客户,来自中国的很少。
  前段时间看报道,说中国人的购买力已经超过日本人。那么,有钱的中国人去了哪里?很多去了Burberry,也有去了Clarks,因为那里有中国人喜欢的“英国名牌”。回国的航班上,满眼都是Burberry、Clarks袋子,我很是感慨:真正能够体现英伦品质的,恰恰是那些不甚出名的手工品牌。作为工业革命起源地的英国,如今却依旧崇尚并延续着手工制作,无论是Gieves & Hawkes的定制西服、CIELMODE的手工皮鞋,还是乡村集市上用刨花皮制作的小花、手工编织的毛线制品,都是一种文化传承。而我们曾经辉煌一时的手工艺,如今大多后继无人,真可谓是一种悲哀!


  对此,先生开解说:历史造成的文化断层,不是一两年就可以修复的。不过,也要看到希望,英国的手工手机V-ertu要20多万一部,还有宾利手工汽车500多万一台,如今在国内不是很抢手么?这说明,还是有人“识货”的!



   
  小众品牌亦是“英伦风范”
  此次我们去时,白金汉宫正展出新王妃凯特的婚纱。据讲解员介绍:这套礼服的亮点是蕾丝,由皇家刺绣学院的学生手工制成,用了数百年前的Carrickmacross技法。看着那些巧夺天工的蕾丝,我们不由感慨:又一件英国手工定制极品。
  凯特如今是英国的焦点人物,不仅仅是新王妃的身份,更因为她引领一种新时尚“轻奢主义”。与偏爱奢侈品的黛安娜不同,凯特喜欢二线设计师的品牌,既有独特的品位,价格又适中。例如Jenny Packham,精湛剪裁加上时髦印花,有一种成熟的知性美;还有Katherine  Hooker,羊绒大衣最为经典;Issa的小礼服,擅用鲜艳的色彩和图案。此次,我特意去了这几家专卖店,恰逢新一季秋装上市,觉得比Burberry有个性,售价约500英镑左右,性价比也更高一些。


  国内一谈到英国品牌,除了Burberry,就是Dunhill、Aquascutum 、Paul Smith ,以及Vivienne Westwood,在伦敦的专卖店里,常有中国团过来“扫货”,银联卡相当受欢迎。但在我看来,Dunhill有点呆,Paul Smith太花俏,其实并不适合中国人;特别是Westwood,以“朋克装”出名,《看得见风景的窗子》的女主角海伦娜就是其粉丝,好好一个“小清新”,搞得跟“狼外婆”似的,国内还管这叫“时尚”,实在有些“拧巴”。相比之下,一些不甚出名的英国小众品牌,更能彰显品味,可惜在国内没市场,因为我们崇尚“没有最好,只有最贵”。
  因此,国内游客大都喜欢奢侈品店云集的邦德街,而英国人却偏爱连锁品牌扎堆的牛津街,ZARA、H&M、Diesel等,店堂里挤满了帅哥美女,就像“麻豆秀”。这又是凯特的影响力,据说她能把平价服饰穿出贵族气质。前不久奥巴马夫妇访英,凯特一袭Reiss驼色洋装艳惊全场,照片一上报,这款175英镑的洋装被抢购一空。Reiss在北京三里屯有一家店,可惜生意很清淡,跟Burberry没法比,大家都觉得“不上台面”。不知道,凯特这么一折腾,国内会不会有点动静?


  在英国的几日,我们发现西方人对奢侈品的嗜好远不如中国人,倒不是钱包的问题,而是人家有底气,不需要借助衣服、手表什么的“描龙画凤”。凯特是一例,英国首相夫人萨曼莎也是如此,她在卡梅伦助选会上穿的灰色圆点连衣裙,售价仅65英镑。还有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更是不折不扣的“平价女王”,喜欢GAP 、J.Crew,10美元的T恤、30美元的连衣裙她都穿,而且能穿出华丽之感,这份“贵气”源自“底气”。相比之下,我们很多国人身着Chanel套装,眼神却空洞漠然,只是契科夫笔下的“套中人”而已!
  英伦之旅加深了我们的一个观点:品味是由内至外、潜移默化的东西,无法靠金钱速成。将平价衣物穿出英式优雅,就是一种品味,而这得益于英国深厚的历史底蕴,以及持续的文化熏陶。在时尚杂志任职的朋友一直搞不懂:粉色衬衫、绿色裤子加红色皮鞋,“英伦范儿”的搭配超凡入圣,而独特品味与怪诞粗鄙只隔着一层窗户纸,英国人是如何Hold住的?来了英国后我明白了:古意盎然的建筑,风景如画的乡村,渊源流传的文化,以及免费开放的博物馆,这些正是“英伦范儿”的底气所在。


    
   
英式下午茶,超级版“小甜甜”
  英国,因为“炸鱼薯条”,被法国人嘲讽“没品位”;又因为“下午茶”,被中国人恭维“高品位”。其实,这些都是道听途说。

  去英国前,我们最担心吃饭问题:英国似乎只有快餐啤酒,跟法国大餐、意大利料理、西班牙海鲜一比,被甩了好几条马路呢。好在只是“虚惊一场”,尤其是伦敦这样的地方,全球美食扎堆,一圈吃下来整整胖了4斤。
  我们的“美食之旅”,是从英式早餐开始的。文学大师毛姆曾这样评价:“在英国,喂饱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一日三餐都吃英式早餐!”这话一点也不夸张,我们在瑞吉酒店的早餐厅一落座,侍者就沏上红茶端来果汁,还没喝上几口,面包篮上桌了,软面包、吐司、可颂很丰富,果酱瓶一字排开,跟杨门女将叫阵似的。几分钟后,全套的英式早餐粉墨登场,盘子有小面盆那么大,堆满了香肠、培根、番茄、蘑菇、土豆、煎蛋。好不容易“清仓”,一盆水果牛奶又送了过来,当时感觉自己特像“吃货”!


  要知道,欧陆早餐只有面包黄油,美式早餐顶多加点牛奶燕麦片,相比之下,英式早餐真是“如花似玉”。不过,我们那习惯了泡饭酱菜的中国胃,却是无法消受这等艳福,连续“作战”数天之后,“一见钟情”成了“谈虎变色”,主动要求“降级”为欧陆早餐;再过几日,开始央求导游“发慈悲”,到唐人街的超市带些方便面过来,闻着那浓烈的香辛味,竟有种无与伦比的踏实感。
  我们一直都认为,出国旅游得入乡随俗,多尝试些异国美食。但实际操作下来发现,这美食就跟艳遇一般,初见着“干柴烈火”,恨不得“比翼双飞”,然日子久了便想着返璞归真,反倒念叨起原配的种种好处来。比如在英国,刚开始时我们忙着找米其林餐厅,几顿下来肚子开始“抗议”,只能让导游推荐一些中国餐馆,没想歪打正着,竟然在异国他乡遇到了地道的家乡美食。
  印象最深的是牛津的一家小馆子,叫做“烧酒”,听着像日式居酒屋,实则擅长上海菜。在那里读书的朋友告诉我,他家的“红烧圆蹄”非常美味,吃下来果不其然,肉酥汁浓肥瘦相宜,不比上海“圆苑”的差。后来我们去了科兹沃茨,那一带没有中餐馆,于是每日驱车一个多小时赶去牛津吃晚餐,咸蛋黄虾仁、肉糜粉丝煲、鱼豆腐汤等,几乎把他家的招牌菜给吃了个遍。


  在伦敦,中餐馆就更多了。比如“中国城大酒楼”,虾饺、肠粉还有现磨的杏仁茶,味道比“避风塘”的要正宗,据说是中国使馆请客的“定点餐厅”。还有“皇朝会”,专做高档中餐,据说是伦敦唯一拥有游水鱼缸的餐馆。我们点了只加拿大龙虾,个子绝对“姚明级”,椒盐、拌面外加煲汤,吃的我们人仰马翻,代价是200多英镑。这里的蔬菜也很贵,一盘炒豆苗20英镑。导游告诉我们,英国乡村有的是土地,但气候太冷不适合种蔬菜,所以种花草养牛羊或是干脆做高尔夫球场。想吃蔬菜得买进口的,荷兰萝卜、比利时黄瓜、意大利西红柿,只要有钱没啥买不到的。伦敦中餐馆的蔬菜,大多从荷兰农场进货,价钱自然辣手。
  当然,伦敦也有便宜的中餐,在哈罗兹百货底层超市里,我们发现了柠檬鸡饭、中式炒面等半成品,回家搁微波炉里转转即可享用,十几英磅还算适中。不过导游说了:“像这样的外卖中餐,英国人逢年过节才会买。我家邻居的孩子考上大学,他妈便买了扬州炒饭犒劳他。”这么说来,我们在英国整日大吃大喝,岂非很奢侈?只能怪那边的中餐实在地道,不过菜单很雷人:“四喜丸子”翻成了“Four glad meatballs,四个高兴的肉团”,不知道英国人还敢不敢吃?
  还得提一下,英国的国粹“炸鱼薯条”。这东西被法国人嘲笑为“没品位”,我们吃下来竟然蛮好吃的:有点像上海的“面拖鱼”,喷香的面壳,滑嫩的鱼肉,再洒点胡椒粉十分入味;搭配金灿灿的的薯条,外脆里糯很特别。更诱人的是相当“草根”,三四英镑就能填饱肚子,路边很多炸鱼薯条店里,英国人边看报纸边吃,常常吃光了手还在盘子里摸呢,看得我们哈哈大笑,“垃圾食品”的魅力无人可挡!


  不过也有令人失望的,那就是大名鼎鼎的英式下午茶。在很多中国人看来,这绝对是“拗造型”的事情,上海半岛酒店的下午茶得排队,大家都争着成为“绅士淑女”。然而根据我们的经验,都是给捧出来的,这洋玩意儿并不适合中国人。喝茶的仪式特别繁复,三层架子端上来不能随便吃,得顶层的松饼、底层的三明治、中层的甜点挨个儿吃;茶也不能乱点,伯爵、大吉岭、锡兰等,需要搭配不同的茶点;更要命的是,去Ritz这样的地方还得着正装,牛仔裤、T恤将被视为“乡巴佬”。你想想看,这么一本正经按部就班地喝茶吃东西,哪有什么乐趣?英国人谈笑风生的,当做一种社交方式,那叫做“优雅”;可是搁到中国人这里,端着架子糊着面子,可就是“别扭”了。
  所以,导游问要不要去Ritz定位子,我们拒绝了:一不想附庸风雅;二喝惯了中国茶;三英国的茶点贼甜。与我们而言,同样花上几百块大洋,倒不如去杭州的汪庄,沏一壶上等龙井,点一碟绿豆软糕,对一片青山绿水,“偷得浮生半日闲”,那才是中国人的“活法”!


  管家服务,只是“神马浮云”
  英国的酒店,地段好不好,风景美不美,是最重要的;至于,有没有管家服务这些个“顶配”,那得瞅瞅自个是否是“大爷”。

  英国有很多“好东西”,但并不一定适合中国人,大名鼎鼎的管家服务亦是如此。
  我们入住的瑞吉酒店,以无微不至的管家服务著称。刚抵达酒店时,见着门口黑色的宾利接待车,以及深灰细条纹西服的绅士服务生,我们的感觉还不错。打开房门,满屋子的檀香味、古色古香的中式茶具,甚至还准备了一杯方便面,更觉得窝心。我们是通过喜达屋官网订的房间,如此的“中式规格”,可见酒店的功夫很到家。入住套房的客人,都会有一位“瑞吉管家”,端茶送水熨烫衣物预订餐厅等等,服务相当到位。然而,有时太周到了也会不习惯,晨起后帮你拉窗帘,离开前帮你打行李,外出时还有电子管家随行,对我们这样的普通旅行者来说,其实没那个必要。
  在英国,虽然美术馆、博物馆免费开放,各国移民熙熙攘攘,但骨子里依旧“阶层分明”,皇室、贵族与平民各有各的活法。那些个高级俱乐部、会员制沙龙、私人管家服务,很多时候是贵族文化的一部分,圈内人感觉如鱼得水,但可能并非适合所有的人。举个例子:白先勇在自家大宅子里听昆曲摆花宴,那是一种“腔调”,但如果我们也在小院子里风花雪月,那可就是“折腾”了。


  所以我们很务实,在酒店选择上面,有没有管家服务并不重要,地段好不好却是关键。选择瑞吉的主因是毗邻海德公园,清晨可以观赏皇家骑兵盛装穿越拱门,黄昏则一家三口去那里散步。我们入住的另一家酒店喜来登公园大厦,则位于骑士桥中心地带,买东西十分方便。据导游介绍,还有一家希尔顿庭院酒店,靠近购物区牛津街、摄政街,在伦敦虽不属上乘酒店,却很讨中国游客的喜欢。
  伦敦一地东方文华、费尔蒙、四季、柏悦等扎堆,不过订房时我很纠结,这些酒店有个通病,普通房太小,大约二三十平米;套房又太贵,起板就是一两万的。一番权衡,最后选了瑞吉的精致套房,六十多平米八千多一晚,在寸地寸金的伦敦性价比还算可以;还有51白金汉门酒店,虽然房价近万元,但八十多平米的阔绰空间,紧挨着白金汉宫的黄金地段,住下来相当满意。
  说实在的,起初我们并不看好这家酒店,因为属于印度泰姬集团,虽然“他爸是塔塔”,但在酒店业还是矮人三分。不过,酒店位置太诱人了,距白金汉宫、西敏寺等走走也就几分钟。更令我们心动的,套房公寓有独立的大门,私密性很强;双厅双卫的格局在伦敦十分稀罕,还配有“全副武装”的厨房,冰箱烤箱刀叉碗碟甚至洗碗机,先生开玩笑说“下次来可以自己开伙仓”;酒店内有一家资生堂沙龙,甚至还有会讲普通话的员工。唯一的不足,由老房子改建而成,庭院很小没啥风景。


  相比之下,我们在科茨沃兹住的上领主庄园,那环境就没话说。这家酒店是《旅游情报》推荐的,说是世界小型豪华酒店(SLH)的成员。之前,我们住过富春山居、上海首席公馆等,都是SLH家族的,感觉比标准化星级酒店有个性,所以决定呆三个晚上,好好领略一下英国的乡村风光。住下来是一段美妙的体验,就建筑而言确实不大,不过花园、草坪、湖泊甚至远一些的牧场,这些“附属品”却是体量惊人,搁在国内可以按上“迷你AAAA级”标准。我们入住的WITTS,是酒店景致最佳的房间,正对着花园有个超宽的窗台,铺着浅绿色的软榻,靠在那里看书相当惬意,乏了就远眺乡村美景,或是到楼下的小客厅转转,那里有些老古董,如中国的古瓷,不是官窑却十分精致,在异国他乡给人一种温暖的喜感。


  住在那里的几日,我们常出去散步,沿着牧场的小径,穿过潺潺溪流走进果园,樱桃散发着成熟果香;矮墙里头有几户人家,花园打理得井井有条,除了薰衣草还有很多乡村花草纤细而清秀,在微风中摇曳的姿态很是迷人;小径旁边往往还有岔道,铺满了的落叶,通往林间深处;偶尔遇到高坡,极目远望牛羊犹如珍珠,散落在苏格兰迷人的乡野……很难想象,这个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至今仍存留着朴素的乡村情怀,那份淡定和从容,正是我们久违了的情愫。回头想想国内,圈地盖楼建高铁,乡村被蚕食,生活被提速,停下脚步成了一种奢侈。
  因此当导游说,在英国上领主庄园还不是最好的,有些庄园酒店甚至设有高尔夫球场和温泉SPA。我们笑笑回答他:这足够了,英国乡村的美景已是天生丽质,再折腾那些所谓的“顶级标配”,无异于画蛇添足。试想一下:让周冬雨穿上阿玛尼的皮草,挽只夏奈尔包包,再画个迪奥烟熏妆,还算是“小清新”么?那就是“郭美美”!


后记
  出国前,曾有位朋友推荐了“奢华英国游”:在贵族庄园打猎,去Ritz喝下午茶,参加温莎公园马球赛,甚至还可以安排女王御用葡萄酒商的私人晚宴……凡是“名流生活”都可以度身定制,听上去相当诱人,可问题是:花了钱就能成“大爷”么?
  记得,以前采访某资深文化人士,他说:“成为贵族,那可是需要三代人的努力,白先勇、王世襄都是例子摆那儿,可偏有人执拗的想着速成。”的确,富豪与贵族是两码事,隔着“品位”,相差了十万八千里。比如,胡润刚做“富豪榜”时,中国的富豪都喝“人头马”,之后是“轩尼诗”,如今全改喝“皇家礼炮”了,心里头最惦记的却是“二锅头”。旅游亦是如此,以前争着“欧洲十国游”,多跑些地够派头;现在喜欢“奢华私家游”,当回贵族有面子,唯一不变的就是“多买些名牌”,至于文化内涵什么的隔着远呢,跟咱还不亲!


  然而文化,恰恰是旅游的“底汤”,用料不足或者火候不到,味道都将大打折扣。就说英国吧,伦敦是狄更斯的,湖区是华尔华兹的,乡村是简·奥斯汀的,史特拉福是莎士比亚的,剑桥是徐志摩的,如果不了解这些,只是走马观花,或者纸醉金迷,往往只得了一个躯壳,岂非白白便宜了英国人:明明收了那么多聘礼,连他家闺女的面纱都没给撩一下?这并非夸大其词,英国早已不是我们印象中的“优雅”,如果你静下心来好好阅读,会发现“日不落帝国”的斜阳余辉中,既有着对往昔的持守,然而更多的是对未来的踟蹰。
  我们去的时候,摄政街因为奥运会正在翻新,7000万英镑的募集令政府很头痛。导游告诉我们,“英国正遭遇二战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失业率不断攀升,这是前段时期伦敦骚乱的导火索,”他甚至开玩笑说:“你们看,纸钞上的伊丽莎白二世,是不是老了?”听后很是感慨,因为我们也曾经历过,从“康乾盛世”到“鸦片战争”的落魄。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英国也正沿着这样的历史轨迹运作着;而我们正好又赶上了一波新浪潮,机会很多,财富很多,无知也很多。


  亨利·詹姆斯在《英国风情》中写道:“只有那些热情的朝拜者,茫然的外国人,才会赞叹这个国家。”我们对下午茶的模仿,对Burberry的痴迷,对贵族文化的膜拜,的确是中了亨利·詹姆斯的“毒舌”,而这一切的根源,是我们有钱了,还没有文化!因此,老外尽管请了中国接待员,也用上了银联系统,并且对中国游客满脸堆笑,心里头却仍定义为“暴发户”。的确,决定你是什么的,不是你的消费能力,而是你的文化底子。这东西无法速成,得慢慢积累,多读些书,多出去看看,都是很好的途径。当然,走马观花与厚积薄发,那是两种境界!
所以,对于《旅游情报》倡导的“小众游”,投一张“赞成票”!
  他们很有远见,也希望更多的人,能有这样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