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匈牙利(2)双城记,布达与佩斯
刘广宇
达人

匈牙利(2)双城记,布达与佩斯

发布时间: 2011-10-24 13:12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7384



在由北向南的多瑙河畔,河西的布达(左岸)与河东的佩斯(右岸),上演着一出“布达与佩斯”的双城记。

    游览赫尔辛基时,曾经去了一趟爱沙尼亚,算是对东欧国家有了初次接触。可是,爱沙尼亚毕竟是一个小国,所以,那一趟旅行,并没有完全让我们了解一个东欧国家的真像。当我们从维也纳出发,前往匈牙利的首都布达佩斯时,对东欧国家的全貌,还是充满了好奇心。

    我们基本上有一个成见,那就是相对于西欧来说,东欧国家要落后的多。所以,下意识之中,我们多少预期或者说希望看到一种像早年深圳与香港之间那条出名的“中英街”:一边是现代化的繁华城市,一边是落后几十年的破屋旧街。然而,从维也纳到布达佩斯的四个多小时车程,我们几乎是不知不觉地进入了匈牙利。所谓的“不知不觉”是因为我们既没有过什么边检哨卡,也没有什么查验护照。更重要的是,从维也纳一路开来,乡村原野或是路边小镇,从风格,洁净或是外观上,差异很小。事实上,即使是我们到了布达佩斯把全城转了一遍,也没有觉得出所谓的东西欧,明显的差距。



开往布达佩斯的途中,我们没有看出所谓“东西方差别”。

    后来,仔细想一下,一些著名的东西欧城市给我们感觉差距不明显的原因有三个:首先,在过去的2-300年,欧洲各国发展比较均衡,所以,东欧国家的老底子很厚。特别是布达佩斯,布拉格这些著名的城市,曾经都是和巴黎比肩齐名的。布达佩斯的地铁是继伦敦后,全世界上第二条地铁,比纽约的地铁还要早建成。而具有200年“园龄”的布达佩斯“城市公园”,是世界上第一座规划建成的城市公园。第二个原因是,西欧这几十年虽然发展很大,但出于对文物的保护意识,西欧城市并没有像中国城市那样搞什么“大改造”,所以东西欧的城市外貌没有十分鲜明的区别。第三个原因就是近10年,东欧国家借助西欧的资金,对原来破损严重的古城,进行了大规模的维修,使其面目一新。这样一来,东西欧的古城面貌就更接近了。所以,哪怕在东西柏林,直接相比,两座城市的外观的差别也是有限的。



比纽约地铁还资深的布达佩斯地铁,至今依然古韵犹存。

布达佩斯的“城市公园”已经过了200大寿,是全世界城市公园中的长者。

    当然,差别不大不代表着没有差别。如果仔细体验,虽说东西欧在城市外观上相近,但城市的内涵,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在东欧乘坐长途大巴时,一般有两位司机轮流开车。夸张的是,这俩位司机不但要占据驾驶座和副驾驶座,竟然还要占据司机座后的两排乘客座位。更让我们膛目结舌的是,副驾驶还会舒舒服服地把他的一双臭脚丫子夹在椅背上。害的我们无法透过大巴的前窗看风景。因为想要看的话,先要看那司机的一双臭脚。这和像是英国那些绅士般的长途司机,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一个副驾驶,要占两排座,乘客只能从第三排开始坐。


 我们往前看风景,先得看他那只臭脚丫子!

    而给我们印象最深的差别还是在地铁站。西欧国家的地铁站,基本上分为两种,一种像是德国或北欧国家,属于社会秩序良好,所以乘坐地铁,大部分车站都是自动售票,买不买票完全看乘客的自觉度,几乎很少遇到查票的情况。而像是西班牙或意大利这样社会有些乱象的国家,虽然也是自觉买票,可是遇到车上临时验票的机会还是偶尔发生的。可是在布达佩斯地铁站,我们看到的一幕真让我们吓了一跳。只见每个入口处站着几位虎视眈眈的验票员。那架势简直和反恐侦缉队似地,好像每个乘客都有逃票的嫌疑,看了真让人不舒服。这不禁让我们联想,这是否是“阶级斗争”的余毒还在作怪?



布达佩斯地铁站的验票员,从人数到表情都像是在防范恐怖分子。


    游览布达佩斯,第一个让人感兴趣的是这座城市的结构。布达佩斯事实上是由布达和佩斯两座城市合并而成的。而这两座城市被多瑙河由北向南一分为二。河的西面是布达,东面是佩斯。布达是一座建于丘陵之上的山城,而佩斯是一马平川的平原。布达拥有皇宫和老教堂以及许多贵族豪宅,与之相对的是佩斯城中的议会大厦,英雄广场和著名的商业街。总之,布达似乎代表着历史和尊贵,而佩斯表现的是进步和繁荣。当年这两座城市合并时,是应该叫布达佩斯还是佩斯布达是有不同看法的。事实上,最初的叫法是佩斯布达。但是,毕竟皇宫在布达,所以老大还是要布达来当,于是,名字就变成了布达佩斯。在这场名字顺序之争中,中国的著名小品演员陈佩斯的爹,电影演员陈强还掺和了一脚。陈强1950年访问布达佩斯,立马爱上了这座城市。激情之下,马上把自己刚出生的大儿子起名叫“布达”。后来小儿子出生,自然叫“佩斯”。按陈强这样的起名字方法,布达自然就成了老大。不过,我们猜想,布达佩斯人未必会对陈强这番热心领情。毕竟像陈强这样热爱布达佩斯的游人太多了。要是大家都这样回去给孩子起名,人人都成了布达-佩斯的爹,那么一来,布达佩斯不是老爸多的满天飞了?


 
隔岸相对的布达城与佩斯城。

布达城的“城堡山”。



佩斯城的国会大厦。

热爱布达佩斯的陈强,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直接就当了“布达”和“佩斯”的爹了。不知布达佩斯人对陈强这位老爹做何感想?

    布达佩斯当年各自发展是因为多瑙河的阻断。160多年前的一天,住在佩斯的一位名叫赛切尼的贵族,收到家信得知家父病危。赛切尼急于过河赶往布达,可是时值冬季,河面上的浮冰阻止了渡船。这件事让赛切尼对在布达佩斯之间建造一座跨河大桥产生了强烈的愿望。此后,这位赛切尼从英国聘来了著名的桥梁专家,终于在1849年建成了连接两岸的链子桥。再过了20多年,匈牙利国会通过法令,将两岸合并为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为了纪念赛切尼的功绩,1899年,这座大桥被命名为赛切尼链子桥(Széchenyi Chain Bridge)。



一桥飞跨东西,天堑变通途。链子桥的建成,孕育了布达佩斯的诞生。

    最初我们以为“链子桥”得名是因为桥上粗大的锁链。后来才知道,当地人把这座桥比喻为“多瑙河母亲”胸前美丽的项链。更深一层说,这座桥是布达佩斯的纽带,甚至可以说,没有链子桥把两岸链接起来,也就没有今天的布达佩斯。所以,今天的链子桥成为了布达佩斯的象征。当地人对这座桥的热爱甚至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在布达佩斯流传着一个说法,叫做“狮子嘴里的秘密”。原来很多细心的市民发现,矗立在桥头两端四只雄狮,张开的口中没有舌头。这个传言之广,据说最后竟然逼得雕塑师投河自尽。后来还是市政府出面说明,其实狮子是有舌头的,只是由于舌头在狮子口中的底部,民众看狮子是仰视,所以无法看到位于狮子口底的舌头。当然,最好的解释也许是:雕刻家本来就要说明一个浅显的道理:如果人们的好奇心太盛,要看清狮子口中的秘密,那结果只要一个,那就是丧身狮口。所以人们永远不应该试图冒险去窥视狮子口中的秘密,更别想凑近去看狮子的舌头。


 
想知道狮子口里的秘密吗?


(待续)

 

年轻时喜爱的裴多菲诗词:

                 《我愿意是急流》

我愿意是急流,山里的小河,
在崎岖的路上,岩石上经过……
只要我的爱人是一条小鱼,
在我的浪花中快乐地游来游去。

我愿意是荒林,在河流的两岸,
对一阵阵的狂风,勇敢地作战……
只要我的爱人是一只小鸟,
在我的稠密的树枝间做巢,鸣叫。

我愿意是废墟,在峻峭的山岩上,
这静默的毁灭并不使我懊丧……
只要我的爱人是青青的常春藤,
沿着我荒凉的额,亲密地攀援上升。

我愿意是草屋,在深深的山谷底,
草屋的顶上,饱受风雨的打击……
只要我的爱人是可爱的火焰,
在我的炉子里,愉快地缓慢闪现。

我愿意是云朵,是灰色的破旗,
在广漠的空中,懒懒地飘来荡去,
只要我的爱人是珊瑚似的夕阳,
傍着我苍白的脸,显出鲜艳的辉煌。
 



世界上最早的地铁。

也许是早年修建技术的限制,布达佩斯的地铁电梯又陡又快,站在上面真有些吓人。



200年高龄的城市公园。





罗斯福公园。

城中有许多雕像。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b7bad010182ef.html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