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捷克(2)布拉格,欧洲的心脏
刘广宇
达人

捷克(2)布拉格,欧洲的心脏

发布时间: 2011-10-27 10:15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34610



伏尔塔瓦河畔的名城:布拉格。
   “东欧”这个名词,多少有些误导。布拉格虽说是“东欧”城市,但这里所谓的“东”其实更多的寓意在于属于意识形态中的“东”,因为当年的布拉格隶属于“东欧阵营”。如果把欧洲地图画一个从北而南,由东向西的十字坐标,人们可以看出,布拉格正好位于欧洲的心脏位置。正是由于这个地理上的“中心位置”,在过去的数百年中,布拉格的确承担着连接东西南北的货流往来。 极其重要的商贸地位以及与其相应的政治地位,其结果是布拉格曾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是与巴黎齐名的欧洲著名城市。现在趾高气扬的德国人,曾经对这个邻居羡慕不已。当年许多德国贵族,挖空心思要和布拉格沾上一点关系。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b7bad0102dqqv.html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打开欧洲地图可以看出,布拉格几乎位于整个欧洲的中心。


    来到布拉格第一个印象是地图上有众多个叫“瓦兹拉夫”的地方。对捷克人来说,也许“瓦兹拉夫”是一个挺吉祥的名字,或者说是一个代表着崇高志向,向往着干大事业的名字。捷克的国父就叫瓦兹拉夫,而捷克与斯洛伐克分家后的第一位捷克共和国总统也叫瓦兹拉夫,他的继任者还是叫瓦兹拉夫!至于历史上叫瓦兹拉夫的国王就更多了。所以,如果搞不清此瓦兹拉夫与彼瓦兹拉夫,就会把许多历史故事混淆起来。这也是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的一个差别。西方人如果喜欢一个人,就会把孩子名字与其同名。而中国人讲究“名讳”,伟人用过的名字,后人就再不敢用。不知现在的宪法是否禁止人们起名叫孔丘,蒋介石或是毛泽东?如果浙江东部的一个毛姓小孩起名叫毛浙东,估计派出所也不给上户口。而在美国叫华盛顿或是林肯的人可是多了去了。



捷克的国父:瓦兹拉夫一世。


    布拉格有两个著名广场(这也是布拉格牛气的地方,一般的城市有一个著名广场就不错了。)我们参观的第一个景点就是瓦兹拉夫广场。来到这个广场,我们又犯糊涂了。在一般概念中,广场的宽和长应该差不多。可是瓦兹拉夫广场宽只有60米,长却有750米,所以如果不是手上拿着地图,我们一定不敢确定这条看上去像一条大街的地方,就是我们要找的“广场”。

 

这个所谓的广场,怎么看都像一条大街。


    瓦兹拉夫广场第二个特点是它独具的地势。世界上著名的广场一般都是地势平坦,而瓦兹拉夫广场却是建在一个大斜坡上。坡顶是国家博物馆。馆前是一尊捷克国父瓦兹拉夫威武的戎装雕像。站在雕像的基座前,拱起的高坡和巨大的雕像,环视脚下的广场,让人真切地感受到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广场四周的建筑和中央的花坛都非常悦目。只是这么俯瞰瓦兹拉夫广场一眼,就让我们觉得这座城市的魅力。



国家博物馆前,捷克国父瓦兹拉夫的铜像。

瓦兹拉夫广场。

俩位捷克青年在广场上的纪念像。他们为了抗议苏军入侵,在这里自焚。


    离瓦兹拉夫广场不远的“布拉格老广场”是我们心目中最漂亮的广场。在这座广场上,有充满古典风格的教堂,有闻名于世的“天文钟”,有气势非凡的胡斯雕像,以及许多色彩鲜艳,造型优雅的建筑。站在这个广场上,几乎朝任何一个角度看去,都是一幅绝佳的油画。



布拉格的老广场。

大教堂。

老市政厅。

胡斯像。


    广场上老市政厅上的天文钟,是游客最关注的地方。这座600年前建造的大钟,让我们这些号称在美国拿过硕士学位的人,看上去依然是一头雾水。即使是看了相关的说明,也很难搞明白钟面上的意思。很难想象,600年前的人,又有几个人能看懂?那个时候,哥白尼都还没有出生,世人还以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就在那么知识混沌的年代,在市中心广场建造这么一个没有几个人能看懂的大钟,真不知是什么动机。估计即使这座钟走错了点,也没什么人能够发现。所以这座天文钟与其说是一座钟不如说是一架天文仪器。当然,它的最大娱乐性还是报时的时候,会有12位圣徒的木偶像出现,引得游客翘首以盼。



天文钟。

让人看不懂的天文钟。



 

到点报时,12位圣徒轮流出场是天文钟最吸引游客的地方。



 游客们翘首以盼圣徒的出现。


   老广场上给我们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尊巨型胡斯雕塑。生于14世纪的胡斯,亲睹了中世纪教会的腐败与黑暗。早期教会,由于信徒大部分是文盲,所以,无法阅读或是理解圣经。因此教会多是由神父宣讲圣经。而到了中世纪,教会的势力不断扩大,神权与王权几近相等,甚至超过。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大量道德败坏的神职人员。他们把自己美化成上帝的使者和代言人。不准普通人直接接触圣经。把对圣经的研读和礼拜作为他们自己的特权。对教会中堕落的深恶痛绝,胡斯挺身而出,对传统宗教制度提出猛烈抨击。他主张用当地百姓的语言,也就是捷克语来宣讲圣经,主张百姓可以自己研读圣经,主张一切标准应依据圣经而不是依据个别神职人员的话语。教会里做礼拜,有饮红酒与吃圣饼的仪式。这本是信徒亲近基督的一种礼仪。但是当时教会规定,普通人只能吃圣饼。而饮红酒只能由神职人员享受。胡斯则强力推行改革,让所有的人都能在礼拜时,接受红酒与圣饼。总之,胡斯要打破教会建立在信众与上帝之间的一堵高墙。这就是最早的“清教徒”意识。正是这种意识的延续,才有了几百年后的“五月花”航程把被歧视和迫害的清教徒从欧洲赶往大洋彼岸,建立了现在的美国。



老广场上的胡斯雕像。

胡斯画像。


    胡斯这样的宗教改革,当然不是他个人能力所能做到的。事实上,他身后的强人就是当时的国王瓦兹拉夫四世。尽管瓦兹拉夫四世支持胡斯的动机很可能是借胡斯的理论来打击教会势力,保卫王权。但他的支持,无疑对胡斯的改革起到了帮助。胡斯的改革自然受到教会的强力反击,虽然手持国王的保护令,胡斯最后还是被教会以火刑处死。由此可见,王权在那时对教会的无奈。



瓦兹拉夫四世曾是胡斯的支持者。


    胡斯被处死后,胡斯的信众也受到了教会“禁止圣事”的处罚。后来虽经瓦兹拉夫四世的调节周旋解除了“禁令”,但是胡斯信徒依然受着迫害。1419年7月30日,愤怒的胡斯信徒冲进市政厅,将市长及议员七人从市政厅的窗口扔了出去。楼下是民众高举的长矛,于是这几人自然成了“串烧”。这就成为史上著名的“第一次扔窗事件”。过了200年,同样因为宗教迫害,发生了“第二次扔窗事件”。这一次被扔出去的三名官员比较幸运,他们掉在了马粪堆上,侥幸地逃了出去。随后因此爆发的“胡斯战争”,使捷克从全盛的顶峰开始走向下坡。由此,现在欧洲人都知道,捷克有“扔人”的传统。



第一次“丢人事件”。


    在布拉格,虽然有许多诸如教堂,广场或是皇宫之类的华丽建筑,但是最著名,最吸引游客的却是一座名为“查理桥”的大石桥。十四世纪,捷克国王查理四世同时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在他的治理下,捷克成为欧洲的强国。作为欧洲的中心城市,贯通东西往来,在沃尔塔瓦河上修建一座桥梁已是必须。事实上,200多年前,布拉格曾有一座罗马式的石桥,可惜在洪水的冲击下已经坍塌。所以,查理四世下令修建一座“坚不可摧”的大桥。



被称为“最伟大的捷克人”查理四世。


    人类在自身能力有限的情况下,自然要寻求上天的力量。而西方人的“风水师”就是占星师。占星师的说法是:开工日子很重要。既然是一座拱桥,所以开工日也必须是“拱日”。于是乎,1357年9月7日5点31分就成了查理桥开工的黄道吉日。因为135797531这组数字,正好形成了以“9”为顶点的“拱形”。(当然这组数字由于是10以下的素数组成,也特别好记。)也许真的是这组“拱形”数发挥了神奇的功能,这座大石桥在后来的650年中,虽然经受了许多次洪水的冲击,至今仍然屹立在沃尔塔瓦河之上,成为布拉格的骄傲。



查理桥。



    查理桥之所以如此受人喜爱是因为布拉格人把她建成了一座“欧洲巴洛克雕塑艺术露天博物馆”。在这座桥上,16座桥墩两侧共立有30尊雕像,每尊雕像都是文艺复兴时期大师的精心之作。据说有尊雕像,竟然花费了大师26年才完成。在这些雕像中,最著名也最为中国人熟悉的当然就是那座名为“幸运浮雕”的圣约翰雕像。每天从早到晚都可以看到游客簇拥着这尊雕像,伸手触摸那幅据说可以给人带来好运的铜雕像。2010年上海世博会,捷克馆内建造了查理桥的模型,并把“幸运浮雕”作为国宝运往上海展出。



查理桥上的雕塑精品。











圣约翰雕像。

上海世博会上捷克馆内复制的查理桥。

圣约翰雕像被作为国宝运往上海世博会展出。


    查理桥上众多的雕塑,“幸运浮雕”之所以如此受欢迎,可能因为这是唯一一座捷克圣徒的雕像。圣约翰是被瓦兹拉夫四世从这座桥上,捆绑在车子上投入河中淹死的。至于他被迫害致死的原因有两种说法。大众的说法是,瓦兹拉夫四世怀疑妻子红杏出墙,逼迫圣约翰神父招出皇后向她忏悔的内容被拒。恼怒的国王下令把圣约翰投入河内。据说当圣约翰被投入河内,天上升起了五颗金星,从此圣约翰成了查理桥的保护神。查理桥上的铜雕像,就是根据这一传说创作的。而史学家更为相信的是,圣约翰是国王与教皇斗争的牺牲品。当时,对主教的任命,国王很想插上一脚,估计瓦兹拉夫四世很想让胡斯派的人士上位主教。可是当一个教区的主教去世,圣约翰策划了未经国王核准,教会自定了新任主教,激怒了国王,结果被丢进河里淹死了。为了攻击国王,教会把圣约翰致死的原因改说成为了保护教徒的隐私。这等同于说,王权不得干预教会。



查理桥上,圣约翰被投入河的地方,建立了这个纪念标志。

圣约翰雕像基座上的铜雕画:王后在向神父做忏悔与手持兵器的瓦兹拉夫四世。

圣约翰被从查理桥上投入河中。


   布拉格城中最著名的两尊雕像:胡斯像与圣约翰像,身后分明都有国王瓦兹拉夫四世的身影。事实上,在圣约翰雕像中,瓦兹拉夫四世根本就是一位手持利剑,凶神恶煞的暴君。而从胡斯雕像的角度看,瓦兹拉夫四世又是一位反对中世纪昏暗教会的明君。同一座城市内,对同一个历史人物,评价竟然有如此巨大差别,这在其它城市中,似乎是绝无仅有的。



作为明君形象的瓦兹拉夫四世像。

在圣约翰雕像基座上的铜雕画里,瓦兹拉夫四世分明是一位暴君。


    瓦兹拉夫一世,瓦兹拉夫四世,瓦兹拉夫总统,这众多的有趣历史人物使得布拉格的人文景观更加多彩。过去的半个世纪,由于西方阵营主导着世界舆论,所以从巴黎埃菲尔铁塔到伦敦的大本钟,吸引了大部分游客的眼球。其实仔细品味一下,布拉格的景观和历史,在欧洲各城市中绝对是出类拔萃的。所以但凡有机会,旅行欧洲时,应该要争取拜访这座欧洲的心脏城市——布拉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