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英国(1)剑桥与“再别康桥”
刘广宇
达人

英国(1)剑桥与“再别康桥”

发布时间: 2011-10-27 10:38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9665



优美的剑河。
    据说90%的游客去剑桥,都是冲着剑桥大学去的。而我们这次去剑桥,却是冲着剑桥镇去的,因为我们需要一个“欧洲登陆点”。

    当决定开始我们的两年欧洲行程,第一站选在什么地方,心里挺没有底的。毕竟是平生第一次,开始一段欧洲生活,从哪里开始,真费了我们一些脑筋。我们的考量点第一是语言,第二是安全。从语言的角度想,英国似乎自然成为第一选择。而安全的概念很抽象,我们的评估是,没有绝对安全,只有相对安全。具体地说,如果到一个地方,有一位了解当地的朋友指点,那就是相对最安全的。可是,我们在英国,举目无亲,一个朋友都没有。这时候我们想起小时候的一篇课文,按那篇课文说,只要唱起国际歌,就能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找到朋友。时下国际歌好像没有那么灵了,但是感觉上“捧起圣经”,到处都有朋友好像更现实些。果然,教会的牧师太太,很快就给我们介绍了一位在剑桥的柯先生。

    去之前知道柯先生一家因为是新移民,所以收入不高,住的是政府提供的经济适用房。令我们意外的是,剑桥镇上的新房很少,老房子建造时没有车库,相对的供暖系统也很陈旧。所以,比较起来,柯先生住的经济适用房无论从地段或是舒适度来讲,都属上乘。住进这样的经济适用房真觉得英国政府有些“人民政府”的样子,的确是在为低收入民众着想。柯太太在一家剑桥大学的宿舍做管理员,虽然她的英文并不太好,但她说学生们对她都很好。柯先生曾是餐馆的大厨,在家里自然就成了掌勺的。他做的叉烧肉和白斩鸡是一流的。自己酿的葡萄酒也非常好喝。我们住在一起像一家人一样。彼此无拘无束,什么家里话都一起聊。我们最开心的是由柯太太弹琴一起合唱“世上只有太太好!”来欧洲前,我们多少对这片新大陆和一个陌生的城市还是有些担心的。可是柯先生一家给我们的温暖,使我们很快地适应了这里,甚至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由此我们觉得,要开始一个长期的周游世界旅程,第一站找一家好房东非常重要。




柯先生的家,我们欧洲行的桥头堡。

剑桥的经济适用房小区。

相形之下,剑桥镇上许多教授员工住的条件,还比不上经济适用房呢。

柯先生一家给我们的热情招待,使我们完全解除了对陌生大陆,陌生城市的担忧。

柯先生每天为我们做的可口饭菜


    在剑桥安顿下来后,自然开始要仔细考察剑桥这座赫赫有名的大学。以前分不清牛津和剑桥,到底谁更牛。来到剑桥才知道,这是一个争论了几百年还在争论的问题。无可否认的是,从年头上来说,牛津是老大。1168年牛津大学成立。但在开办60多年后,大学似乎和当地人相处的不太好。1209年,有学习射箭的学生误伤镇上的一位妇人致死,这更加激怒了镇上的居民。不久两名学生被居民当众吊死,此事极大震惊了学生和教师。于是牛津大学的一部分教师学生开始另找出路,结果在西北面100多公里的地方找到了剑桥小镇,大批学生和教师开始搬迁到了剑桥,于是剑桥大学就此诞生。对于牛津大学的出走,最大的受害人还是牛津的商人。眼看牛津大学就要被剑桥大学取代,牛津商人组团到了剑桥,苦口婆心地说服学生们返回牛津。后来甚至成立了专门委员会,解决居民和学生的矛盾。在这样的情形下,又有学生和教师返回了牛津。当然,也有不少人对牛津彻底失望,于是铁了心在剑桥住了下来。这样一来,世界上两所顶尖大学就此相邻而居。当然,一场大学之间的竞争,就此开幕。

 牛津大学。

剑桥大学。

    虽然脱胎于牛津,但剑桥人可不甘心当老二。从培养人才来说,两座学校各有千秋。牛津似乎更善于培养领袖,从牛津走出英国4位国王,外加现代的撒切尔夫人与布莱尔首相以及美国总统克林顿。而剑桥更善于出大师:只要抬出牛顿,达尔文加上霍金,就这三位大师也许就天下无敌了。剑桥人更得意的是,美国的哈佛大学应该说也是剑桥孕育的。事实上,哈佛本人(JHON HARVARD)就是剑桥的毕业生。而哈佛大学所在的城市,也被命名为“剑桥镇”。于是就有“牛津是剑桥爹,剑桥是哈佛娘”的说法。

剑桥学子哈佛。

    客观地说,牛津与剑桥实在伯仲之间。比如牛津出了钱钟书,剑桥出了徐志摩。这俩位文学大师对中国文学史的影响,又怎能分出伯仲?不过虽然说是不相上下,但拔剑比试总是要的。当然不能让英国国王和牛顿披挂上阵,结果每年牛津和剑桥的划艇比赛就成了这两所800年老校一较高低的战场。一百多年来,牛津和剑桥每年一次的划艇比赛成为当地的盛事。此风后来遍及世界,许多国家名校之间都用赛艇来一争雌雄。在美国,哈佛与耶鲁每年的划艇比赛也可以堪比牛津与剑桥的争锋。遗憾的是,此风吹到中国就变了味。1999年,为了争当世界名校,与国际接轨,北大和清华举行了第一次划艇比赛。国人都天真地以为,这场君子之争也可以在中国年复一年地流传下去成为知识界的佳话。可是仅仅十年,被中国这个大酱缸一腌,这菜就变了味了。聪明的中国人对取胜是太有办法了,于是两所学校都用冒牌学生去比赛,结果搞得大家都丢人现眼。人们都说,学术上不能掺假,可中国两所顶尖学府带头作假,最后“北大清华划艇比赛”就此寿终正寝。



牛津和剑桥的划艇比赛已经成为当地的盛事。

北大与清华的比赛才搞了10年就寿终正寝了。看看这些队员,不知道有几个是“正牌”的。

两只虎视眈眈的劲旅。深蓝色为牛津队。


    徐志摩当然是建立中国人与剑桥情感联系的第一人。相信许多中国人都是通过“再别康桥”这首诗,结识了剑桥大学。所以,华人来剑桥旅游,第一个问题就是“哪座桥是康桥”?第一个找的景点就是“金柳”河边上的康桥。但是,剑桥大学是由31所学院组成,蜿蜒的剑河在整个剑桥大学穿流而过,每所学院都有一座桥。徐志摩笔下的康桥到底是那一座桥,就成了一个谜。在这场猜谜比赛中,徐志摩当年就读的国王学院当仁不让,既然徐志摩是本校学生,天天来往于国王学院的“拜伦桥”,那么“拜伦桥”就应该是“康桥”。拍摄徐志摩传记片“人间四月天”得摄制组,就被这种说法说服了,进而选择了“拜伦桥”为“康桥”。前些年国王学院更在“拜伦桥”边放上了一块刻有“再别康桥”诗句的白石,大有要把这场争论盖棺定论的味道。但是,民间更多的说法是那座据说是牛顿建造的“数学桥”才是真命天子。理由是,从诗中描绘的金柳,青荇的意境,只有数学桥最贴近。然而,最新的考证又否定了这种猜测,原因是徐志摩在给他友人的信中提及,他最常去的是那座“叹息桥”。而且徐志摩的剑桥生活中心似乎就是围绕着对林徽音爱情攻势展开的。正是林徽音的离去,使得徐志摩终止了他的剑桥求学。而“再别康桥”表现出的那份百般无奈,眷恋不舍的绵绵之情,恰是他对林徽音失恋的写照。面对“叹息桥”,徐志摩的万般感慨,是最能激发诗人情感的地方。所以据此推断,“叹息桥”是真正的“康桥”似乎也有一定的道理。



徐志摩与剑桥的一段情缘。

国王学院的拜伦桥。




放上这块白石,无形中国王学院的“拜伦桥”就成了“正宗”的“康桥”。

数学桥。




叹息桥。

    其实,除了徐志摩,还有一位现代明星与剑桥有缘。她就是俏佳人“黄蓉”的扮演者翁美玲。翁美玲幼年丧父,母亲远嫁剑桥,在那里开了一间餐馆。翁美玲因此随母亲来到剑桥,毕业于英国文化学院。当年她去香港度假,无意间被“射雕英雄传”摄制组选中,成功地扮演了一位有血有肉有性格的“黄蓉”,即使20多年后,央视花费巨款重拍,新“黄蓉”周迅做作的表演与翁美玲率真的“黄蓉”,可谓天差地别。可惜,为情所困,翁美玲年仅26岁就殉情而去。作为未嫁女,被母亲带回剑桥安葬。至今,她的墓前鲜花不断,许多华人还在记挂着她。



翁美玲在剑桥的墓。

 

   佳人都已驾鹤而去,后人再多的推演也是猜测而已。但如此众多的猜测只能说明,剑桥处处都是抒情之地。每座小桥,每块绿地都有说不完的故事

 

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树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1928年11月6日,初载1928年12月10日《新月》月刊第1卷第10号,署名徐志摩。



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b7bad0102dqz7.html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