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英国(5)伦敦郊游,“千古之谜,名人故里”
刘广宇
达人

英国(5)伦敦郊游,“千古之谜,名人故里”

发布时间: 2011-10-31 10:48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5490



伦敦郊外的田园风光。
    如果把伦敦100英里半径内的地区称之为“大伦敦地区”,这里有许多像是温莎,剑桥,牛津这样著名的小镇,吸引着无数来伦敦的游客。所以,驾车游览这些明星小镇,也是我们伦敦之旅的一个重要安排。

    驾车一出伦敦城,感觉到英国的郊外很有特色。我们之前也在瑞士开车出过城,也在欧洲坐过火车,对欧洲绿色的乡间景色已经印象很深。可是英国给我们更加好的印象是路边山坡上一片片的石块垒起来羊圈。这些年代久远的羊圈,在绿色的山坡上画出一条条曲线,很有美感。年代久远的石头上长满了青苔,肥美的羊群在悠然地吃草。我们不禁笑起来说:怪不得英国的羊排那么鲜美,原来这些羊儿都生活在风景如画的环境里。这般享受,他们的肉里一定充满了快乐基因,所以品尝起来也一定让人美滋滋的。



绿色山坡上的羊圈挺有些诗意。





在乡间开老爷车一定也蛮有乐趣的。

    我们走访的第一站是英国著名的远古文化遗址:巨石阵。这个被誉为“世界七大古代奇观”的遗址,我们是久闻大名了。可是,真的来到这里,我们的第一感观多少是有些失望的。因为这座石阵位于一个平坦的草原上。在这样空旷的背景映衬下,石阵看上去缺乏气势,和我们的万里长城的雄姿无法比拟。当然,造成这个失落感,中文名称要起很大作用。在英文中,石阵的名称是“石头架”(Stonehenge),并没有“巨大”的意思在里面。可中文名称上来就冠以“巨石”,自然把我们的胃口吊得很高。等来到石阵面前一看,多少觉得有些失望。不过,平心而论,这些重达3-40吨,高至6-7米的石块,在几千年前,应该算是庞然大物。毕竟3-4千年前,世界上只有埃及人在建造金字塔时,使用平均1-2吨的石块。所以将之称为“巨石”,似乎也不为过。



每块石头都有3-40吨,这在4-5前年来说,的确是个巨大工程。

   “巨石阵”被人称为“千古之谜”,是因为时至今日,这座历经千年建造的石阵,究竟是何人建造,为何而建,如何建造,至今还是没有一个答案。参观“巨石阵”时,花了好几个英镑租借了一个中文导游机,可是一篇冗长的介绍,只是反复解释一些考古发现,石阵规模和一些猜测,对这巨石阵到底是为何而建,还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当然这也是巨石阵吸引人的地方。因为无论是金字塔,亚底米神庙还是中国的长城,这些世界古代奇观现在的人们大多了解他们的基本用途和建造目的。唯有巨石阵,人们至今找不出一个合理的答案。更为令人不悦的是:每过几年就有专家出来宣称以新的研究发现巨石阵的真正用途:从祭坛,刑场到天文台无奇不有。众多的猜测和说法,让人觉得十分无助。

    可是现在仔细想一想,这座经历了上千年建造的建筑,传承了几十代人们的梦想和愿望。而在4-5千年前,无论是希腊的万神论或是后来的基督教都还没有左右世界,缺乏一个深入人心的信念和图腾,一个上千年的工程不可能自始至终贯穿一个相同理念去持续地建造一个穿越时光隧道的千年工程。这就如同伦敦塔在一千年的历程中,承担过堡垒,皇宫,监狱和造币场等等多重功能。正是因此,对巨石阵功用的多种不同解释也许都有其可信之处。如此想来,对那些众多不同的考证和解说,一下子觉得又合乎情理了。



谜一样的巨石阵。

    据说华人来伦敦一个必去的朝圣之地是莎士比亚的故里。莎翁的故里位于伦敦以西180多公里,是一个风景如画的小镇。一条埃文河呈一个V字形从小镇上流过。沿河的垂柳,小桥和古老的教堂,赏心悦目。2万人口的小镇,街上看到似乎更多的是外来的游客。一进到主街,迎面是一尊莎士比亚戏剧中小丑的塑像。无论是莎翁的出生旧居还是他晚年最后居住的老宅,据说都保留的与400年前相同。

塑像底座嵌刻着台词:愚笨的人自以为聪明,聪明的人总觉得自己愚笨。

莎翁出生的老宅。

莎翁故居前的街道。


    参观为莎翁洗礼和安葬的圣三一教堂,中国人最容易想到的是“轮回”这一个词。莎翁是在这座教堂受洗也是在这座教堂安葬。更神奇的是,据教堂记载,莎翁的生日是4月23日,他辞世的日子也是4月23日。一个人在同一地方出生,还在同一地方安葬已是稀奇。而还要再在同一个日子出生和去世,这难道不是更稀奇了?其实事情没有那么“神”。事实上,现在没有任何记录记载过莎翁的出生日,三一教堂只是记载了莎翁于4月26日受洗。根据出生后三天受洗的传统,所以现在人们推算,莎翁的生日为4月23日。莎翁生日之谜,印证了老话“人怕出名猪怕壮”。因为早年的莎翁乃无名之辈,所以他的生日自然没人记得住。但等他几十年后衣锦还乡,他的辞世之日就被世人所牢记。这般的不同,怎不叫人为名而世代苦争?



莎翁画像。



莎翁受洗和安葬的教堂。

    当然,成为圣人是有代价的。对待圣人历来就有两种声音,一种是赞美,另一种自然是批判。莎翁作品如此伟大,批判之声也就小不了。最多的批判是说,莎翁这么一个凡人是不可能写出如此众多的伟大作品。所以,不少文章反复考证莎翁“非莎翁”,也就是说莎翁的作品是抄袭之作。除此之外,对莎翁恶毒攻击的竟然还包括现任伦敦市长鲍里斯。

鲍里斯在北京奥运会接旗时不修边幅,已经够让许多人讨厌了。

    引得鲍里斯攻击莎翁的起因是中国总理温家宝拜访了莎翁故里并且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温总理的讲话显然让鲍里斯很不爽,所以他就跳了出来发表了一番“高论”。按他的说法:莎翁出名的年代,是新兴资本主义与传统封建斗争的年代。而莎翁显然是一位旧传统的维护者。他写的“李尔王”之类的作品,都是暗示违逆君王,最后不得好死。正是因此,他的作品很受中国这样国家的欢迎,至今为当权者所青睐。为了说明自己的观点,他甚至暗示,现在连英国人,也没几个读的懂莎翁作品。



鲍里斯攻击莎翁的潜台词是,中国总理听得懂莎翁作品吗?

    鲍里斯对莎翁的攻击,在我看来反应了三个现象:首先是英国一些人的傲慢。一些英国贵族的心态是,反感客人对他们家庭摆设的称赞,因为他们觉得以他们的身份,配置绝美的家具是天经地义的事。别人的赞赏似乎变相降低了他们的身份。第二是西方政客“逢中必反”。中国人说好的东西,他们总要反着说。第三反映出鲍里斯的无知。即使今天读莎翁原著的人越来越少,这无碍于莎翁的历史地位。如同今天连小学生都会画笛卡尔坐标,我们依然认同笛卡尔坐标是伟大的数学贡献一样。莎翁是现代戏剧和世界级文学作品的开拓者。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让后人敬仰。鲍里斯的恶言,只是让人看到一些英国政客对自己的没落无奈的悲泣。

    无论是巨石阵还是莎翁故居,作为伦敦这个世界都市的组成部分,使得游人来伦敦的游览行程更完美。繁华的都市,千年古迹和充满传奇的小镇,让我们对伦敦的印象更美好。

 



莎士比亚的签名。

埃文河。

小镇上莎士比亚街1号。

小镇上的街道。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b7bad0102ds1w.html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