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英国(6)威尔士与巴斯,撒娇的小妾与罗马的遗产
刘广宇
达人

英国(6)威尔士与巴斯,撒娇的小妾与罗马的遗产

发布时间: 2011-10-31 11:08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6112

卡迪夫地标:红楼,千禧馆,议会大厦。
    在中国,无论是谈到“藏独”还是“疆独”,都让人觉得是个可怕的话题。到了英国才知道,英国佬的头痛一点都不比中国少。一个不大的英国,面积只有四川省的一半,比湖南省大一点,却是由四个王国组成的。直到今天,对英格兰这位老大,其它三位都不太服。归纳起来可以说一个在争(威尔士),一个在闹(苏格兰)一个在打(北爱尔兰)。说到底,现在的英国还是处于不太稳定的状态。有一天这三兄弟中有谁出走,是不让人意外的事。当我们走访伦敦西面200多公里威尔士的首府,就可以明显感觉到这种“争独立”的氛围。



偎依在英格兰边上表为红色的威尔士王国。

    来到威尔士,当地人的口音明显与伦敦不同,这让我们听起来很费劲。公元1284年,英格兰征服威尔士,威尔士在归顺前最后的要求是:他们未来的亲王必须是:“一位在威尔士出生、不会讲英语、生下来第一句话说威尔士语的亲王。”威尔士反抗者曾以为这个要求能够难倒英格兰,没想到爱德华一世把自己怀孕的老婆送往威尔士,在那里生下了王子,当即赐封为威尔士亲王,让威尔士反抗者哑口无言。我们最初以为威尔士人讲的就是英语,就如同我们北京人听四川话,虽然听着费劲,但总也听得懂。后来看到那些我们不认识的路牌才知道威尔士语和英文根本不同。



查尔斯王子是现任威尔士亲王,但估计他已经不符合老祖宗规定:生在威尔士,不会讲英文,生下来第一句话讲威尔士语。

    “英格兰和威尔士”是英国政治和法律的一个词汇,从这个词汇似乎让人觉得威尔士与英格兰有些平起平坐的感觉。但是,从伦敦来到威尔士的首府卡迪夫,就像从北京来到邻近的昌平县城。从两个首府规模来看,威尔士的确没有多少实力和英格兰叫阵。也许正是因此,在“独立”浪潮中,威尔士算是最斯文的一个,充其量就是成立了一个“威尔士党”,建立了“威尔士独立”的党纲。目前该党在60席的国会议席中只占了14席。可以说有些小气候,但离翻天还远得很。



卡迪夫的清静与伦敦大都市的喧闹无法可比。

威尔士最高法院。

    也许是经济实力有限,所以威尔士的工业不算很发达。这也让它因祸得福,威尔士的自然环境状况要比伦敦好得多。卡迪夫是一座整洁而清静的城市。城中的卡迪夫城堡气势恢宏。我们特别注意到城堡一进门的一只鲜红猛龙的造型。本以为这只红龙会和中国扯上什么关系,后来才知道,这是威尔士人的图腾。也许中国人是“金龙”的传人,威尔士人是“红龙”的传人。



卡迪夫城堡。

城堡内的红龙。

威尔士国旗。

   卡迪夫有两座建筑给我们留下不错的印象,一个是议会大厦。大多数议会大厦虽然非常庄重,但多有沉闷之感。而威尔士的议会大厦建造的不单非常轻盈,更重要的是极其透明。整个建筑四周都是玻璃墙。可以想象,议会中任何活动,老百姓都可以隔窗观看。也许威尔士议会要的就是这个“透明度”?



威尔士议会大厦。

玻璃墙意味着“透明度”?

    位于“千禧广场”的千禧馆,不光她罗马头盔式的造型大气别致,更有趣的是在建筑顶端的两行大字。最初我们怎么也看不懂是什么意思。后来还是问了当地人才知道,那是用威尔士文和英文按斜线书写的两句诗:CREU GWIR GWYDR O FFWRNAIS AWEN(真理永存)和IN THESE STONES, HORIZONES SING(大地高歌)。正是因为那是用威尔士文和英文混在一起,所以一开始我们怎么也读不顺。不知这样的写法是否表明英格兰和威尔士已经和谐地交融在一起了?但按照威尔士文在前,英文在后的写法,也是在暗示威尔士的独立性?



罗马头盔式的千禧馆。

威尔士文和英文按斜线镌刻的诗句。

    就城市规模和表现形式来讲,比较苏格兰首府爱丁堡,威尔士的卡迪夫显得文静而娇小。说到“独立”,如果说苏格兰是一个闹分家的老二,威尔士充其量也就是英格兰一个撒娇的小三。



千禧碑水幕前游戏的小女孩。

二战纪念雕塑。

    周游世界,我们对各地建筑有这么一个归纳:欧洲人建教堂,中国人开餐馆,罗马人修澡堂。欧洲人在全世界各地建的教堂和无处不在的中餐馆不必说了,而罗马人对澡堂的热爱的认知,我们是从巴斯小城开始的。

    中国传统观念中,洗澡是一个清洁概念。看了罗马人的澡堂,才知道正是罗马人,对洗浴进行了革命性的开拓,使其成为享受和社交的重要场所。2千年前,罗马人来到英国,在巴斯发现了温泉,立马就在这里安营扎寨,甚至把这座小城取名叫“浴城”(BATH)。虽然现在中国也在赶超世界,各式“浴城”不断涌现,但要和这座九万人口的“浴城”比较,规模还是小。

巴斯的罗马浴场。

中国的浴场还是无法与巴斯2千年前的水平相比。

    罗马人喜爱巴斯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巴斯四周和罗马城一样被七座山峰环绕。一条清澈的埃文河穿城而过。走在巴斯城内,就像是走在一座大公园里,四处眺望,处处都是油画似的美景。令人庆幸的是,在这里看不到什么高楼大厦,古典文雅的建筑散发着感人的温情。在这里,的确让人觉得“现代化”的入侵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青山绿水之处,自然少不了才子佳人。英国杰出的女作家简-奥斯丁的旧居也为小城平添一道风采。当年简-奥斯丁就是在这里写出她的不朽名著“傲慢与偏见”。简-奥斯丁的名字和她的塑像造型,让人会想起另一位英国女作家夏洛蒂笔下的简爱。



巴斯城像一个大公园。

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景色如画。







简-奥斯丁的家。

    巴斯虽然没有什么现代化建筑,却拥有许多魅力十足的古代和近代的建筑。其数量之多,风格只独特优美,在其它同等的小城是绝无仅有的。2千年前的古罗马浴场的雄伟和大气就不在话下了。埃文河上的帕特尼桥(Puletney Bridge)也堪称是“房廊桥”的杰作。特别是它利用河道的落差,在桥边形成的一个月牙形小瀑布,看上去更是典雅动人。

    令人意外的是,在这位委婉雅致的小城里,居然还有一座气势恢宏的大型建筑“皇家新月楼”。这座连体30幢的“排屋”,是一般游客相机绝无可能在取景框内完整纳入的。来到这座巨型建筑物面前,一方面赞叹她的气势与造型,另一方面也为里面的住户担心,这样景点式的民宅,里面的居民对延绵不断的游客该作如何感受?果然,后来在网上看到,光是每分钟在建筑面前驶过的旅游大巴,就让里面的住户头痛不已。月亮随着太阳转,“新月楼”前面其实还有一座太阳型的“圆形广场”。“圆形广场”和“新月楼”的设计者,是罗马建筑的崇拜者。罗马竞技场的巨大圆形看台,是他们最为崇尚的造型。也许他们真恨不得把罗马竞技场的坐席改成自己的包间就住在那里。所以他们就按竞技场的模式建造了一个三段式的圆形住宅楼群,因此形成了“圆形广场”。“圆形广场”的弧线形建筑不但衍生出“新月楼”,对后来伦敦,爱登堡的许多建筑也产生了深刻影响。



帕特尼桥(Puletney Bridge)。




皇家新月楼明信片。



圆形广场与新月楼航拍明信片。



圆形广场三段楼中的一段。

    巴斯城相当于中国一个中小县城的规模。可惜现在中国各个县城的“洗浴中心”是越造越多,规模也越来越大。可是很少有中国的县城具有巴斯城那样的气质和风雅。巴斯被誉为英国“最干净”“最优美”的小城。要是有一天,中国也能多建成一批像巴斯城这样可爱,高雅的小城,那么人们也就不必费尽心机去挤进北京,上海这样的大都市了。



美丽的巴斯小城。

优雅的埃文河。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b7bad0102ds48.html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