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达人报告列表> 小花3岁半:2010年3月兰塔岛&吉隆坡亲子游(Day4出海“泰”快乐)

小花3岁半:2010年3月兰塔岛&吉隆坡亲子游(Day4出海“泰”快乐)

发布时间: 2010-06-08 12:33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1条回复

Day4:出海“泰”快乐

315日  泰国喀比:兰塔岛(LANTA) 

    可能是前一天睡得早了,也可能是到了心中向往的兰塔,或是因为躺在了这个心仪的纱幔围绕的公主床的缘故,早上5点不到,小花就睡不着了。  

 

兰塔的经度在成都昆明以西,但与中国的时差仅为一个小时,所以一大清早的这个时候外面的天色还是漆黑一片的。

    小花睡不着了就一边在床上蹦跶,一边找人说话,见没人愿意搭理她,拿着床头柜上的铅笔敲起铃铛来了(床头灯的灯柱上有一串装饰用的铃铛),然后又下床自己找东西玩,将游泳圈套在身上当衣服、当裙子的装饰。 

 

忽然,小脑子想到了在喀比买的肥皂花来,自己从一堆盒子里找出一个来,一边喃喃道:“我要一个蓝色的花花。”

 

打开一看,果然是蓝色的。花爸不知道她是有特异功能还是记住了所有的肥皂花外包装上的图案了。即便是凭着记忆力的话,要说在十几个盒子里要找准一个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在回到上海后同样也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小花对小姑妈说:“这是我送给你的红色的花花。”结果打开了被密封着的盒盖后,后果然是红色的,花爸心中暗暗称奇。

玩着玩着,又想到她的公主裙了,因为挂在衣橱里,小花自己拿不到,于是就一定缠着花爸起来给她拿衣服……

就这么一直折腾到天亮。以至于早餐时筱筱妈都在问:“你们小花是不是很早就起床了呀?”看来小花的声音都已经飘到隔壁人家房里了。

用完早餐,差不多820左右,花爸先匆匆地来到了海滩。此时的海面上还是非常的安静,可就是短短的几分钟里,之间一条条的快艇从海滩右侧山后的码头方向陆续出现,快艇在海面上划出一道道白色的波痕,非常漂亮。看到这一艘艘快艇的劈波斩浪,花妈一行也终于按捺不住了,顾不得在树荫下凉快,一起也来到了海滩。 

 

 

只见有一艘快艇向着花爸所站的海滩笔直地驶来,花爸被快艇的那种气势完全压倒了,此时花爸脑海里陡然浮现的是索马里海盗,想来那些被截掉的船,估计首先也是被对方的气势压倒了吧。在靠近海岸的地方快艇停车、倒车、在最接近沙滩的位置升起了马达和螺旋桨,那种感觉比起我们在小区里停车可来得潇洒多了。       

     “什么时候也搞一个快艇的驾照玩玩。”花爸心理暗暗盘算着。不过花爸也知道,学会骑马不难,要养一匹属于自己的马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海面上的快艇越来越多,估计这里的出海约定时间基本上都是8:30左右。终于我们看到了标有SUOTH ONLINE字样的快艇,这是来接我们的船。

抱着孩子涉水十来米上船,我们这还不算早,已有一家在船上了。一家三口,一打听也是从上海来的,是在上海工作的台湾同胞。

 

船沿着海滩不断南下,在岛中部又接上了36人,十个大人4个小朋友正好装满一条快艇。

趁着等客人上船的机会,花爸也顺便考察了一下各处的海滩,感觉上我们那一段的海滩是最宽最平的,从岛中部开始,沙滩开始逐渐变窄,并陆续看见有礁石出现,不知这一带游泳时脚下的脚感如何。

 

可能是早上起得太早的缘故吧,小花一上船就开始睡觉,这也好,养精蓄锐,有精神留在岛上挖沙子吧。

花爸发觉小花这个孩子不晕车、不晕船、不晕机,出行的基本条件全都具备了,这应该是承花爸花妈的衣钵。

离开LANTA岛后船径直向南,40分钟后就远远地看到了ROK岛。ROK岛是个无人岛,由2个较大的岛和一个较小的岛组成,船从两个大岛之间驶入,原先深蓝色的海水在这里变成了翡翠绿色,因为透明度很高,可以看见水底下的珊瑚和礁石的投影,此时的海水呈现出深浅不一光影斑驳的美丽。继续往前,眼前是雪白的沙滩,那种白,即便是花爸带着太阳眼睛都觉得炫。海水靠近沙滩的地方色彩是由绿到黄到透明的渐变,那种美丽花爸绞尽脑汁也只想出一个大俗词惊艳来形容。

 

 

船靠近海滩,工作人员将中午用的食物先搬上了岸,一同留下的还有花妈、小花和筱筱妈、筱筱。

 

船再次驶离海岸,转到了旁边小岛的背后,这里是一个潜水点。船长从船头的格纳中取来两只大桶,一个里面装的是脚蹼,一个里面装的是浮潜目镜和呼吸管。

出发之前花爸也犹豫过,要不要到迪卡龙去买一套浮潜用具,毕竟用自己的东西来得方便。但考虑到这次的行李和劳力,还是给精简了。好在像这种地方都有装备提供,而且东西还都不差。

花爸先挑选好脚蹼。然后选了一款干式的浮潜呼吸管。

同志们,这是经验呐。因为面镜的话大小松紧是可调的,顶多是成色新旧的问题,但脚蹼却不同。如果合自己脚大小的脚蹼正好让人捷足先登而又没有更多备份的话,那就是件相当累的事情啦。如果是正儿八经潜水的话,可能会带上潜水袜,有了它就可以调节脚蹼的大小,可这闹着玩玩的浮潜,谁又会去带着那玩意呢。如果穿着潜水袜而又没有穿水母衣的话,又显得比较“巴”。这脚蹼小了的话会磨脚,大了的话一踢水就掉,不用的话踩水又太累。所以,我的经验是:得先挑脚蹼。我们这次船上有一个中年洋人他就是自己带了脚蹼的。

 

呼吸管分干式和湿式。干式的带有一个硅橡胶的单向阀,可以将进入呼吸管中的水排出去。湿式的话更适合于老手,试想一下从水下上浮出水面时,狠狠地吹出一口气,将呼吸管中的水高高地喷出,那是何等的拉风啊。不过一旦失手的话那就惨了,呛入嘴里的海水可绝对不是一般的咸啊。所以,花爸认为:从快乐浮潜的角度出发,还是干式呼吸管为好。

顺便也说说面镜。面镜虽然有可调节的绑带,但用得时间长了的话鼻部的硅橡胶有可能会渗水。解决渗水并不一定要浮出水面,只要将面部尽可能向上,压住面镜上缘,用鼻排气,就能将水排出去。这一技巧对于浮潜的人来说还没有什么,如果是深潜的话那作用就大了。

还有水母衣。尼龙的水母衣不同于潜水服,比较轻薄,可以防止浮潜时被水母蛰伤,还可以防止太阳晒伤背部。花爸这次去的时候忘了带,结果回来以后背上蜕皮蜕得厉害。

虽说好久都没有浮潜了,但这十二年前学会的东西,就像骑自行车一样,一旦上手,马上是觉得如鱼得水游刃有余。浮在水面上,将面部探入水中,就像是趴在了鱼缸里的感觉。

海水不算太深,大概在3~5左右,这样的深度恰好阳光可以非常清澈地穿透下来,照亮了海底那红色、橙色、蓝色、紫色的珊瑚和海葵,随着海水徐徐地摆动着触须,仿佛是大度地欢迎我们这些不速之客的到来。在海葵摆动着的手臂的缝隙间,可以看见小丑鱼在期间穿梭游动,大自然真是神奇,哪怕你是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小鱼,都会拥有自己的世界,寻找到自己的庇护。大自然的关爱应该是公平的,但而今我们这些城市人,为了要获得一点些许的精神和肉体上的庇护,难道就只有沦为房奴不成。

环顾四周,红黑相间的神仙鱼,银色近乎透明的吻嘴鱼,身体闪闪发亮的珍珠马甲……还有太多太多不知名的鱼儿成群结队地在身边游来游去,几乎伸手就可以摸到。这时花爸在遗憾没有带防水相机来,不然的话这一幅幅的美景也可以和家人朋友一起共赏了。

花爸童心大发,蹬起脚蹼追赶起小鱼来。显然鱼儿们被身后这个紧追不舍的家伙惹恼了,不停地变换方向,花爸也不停地跟在其身后变换方向,鱼儿们发觉仅仅是游动的话难以摆脱这身后的家伙,于是开始下潜,花爸在下潜的过程中渐渐感到了面镜部位和耳朵的压力,有这种感受的话应该深度有两米左右了,赶紧放弃追踪,上浮到水面上。

在这个潜水点浮潜了大约40分钟之后,船长又带我们移到了两个小岛当中的潜水点。因为是在两个岛的中间,明显能够感觉到海水的波浪比要之前的地方来得汹涌,这时明显能够感觉到干式呼吸管的优势了,要用湿式的,没准得要会喝上两口。

就在花爸浮潜的这段时间,小花和筱筱在岛上也玩得非常开心。不过独生子女的劣根性这时也显现出来了,居然挖沙子的时候是各玩各的,事后据花爸了解,期间并没有发生任何的冲突和矛盾,看来是个性使然了。

 

 

小花只是拿着模具在沙滩上堆一些螃蟹、小青蛙等,筱筱同学可不得了,居然挖了一个单兵掩体。花爸估计换成她当过兵的爹妈都未必能够挖出如此标准的工事来。

 

 

 玩沙子当然需要水,打水需要水桶。这次因为要控制行李的体积,就没带小水桶来(其实挖沙工具都不用带来,连酒店的超市里都有得卖的,而且价格也不贵),上岛前花爸给小花带了一个大水瓶子用来盛水,并给了花妈一把瑞士军刀。可偏偏花妈就没想着要用军刀把瓶子上缘给切掉。结果这打水效率低且不说,还把小花的衣服都给打湿了。结果只能是脱了衣服在岛上晒,这光着膀子穿草裙,应该也算是海岛原住民的打扮吧。花爸在想:人类的进化,是因为人学会了使用工具,可要是都像花妈这样,估计我们就该要退化了。

其实这事也怨不得花妈,实在是海岛的沙滩太美了,小花在堆沙子装水的时候,花妈正忙着拍照留念呐。

 

 

衣服可能是觉得赤膊露点实在不雅观,小花将花妈的纱巾把自己裹得严严的,一副太阳镜衬托出一种暴发户的神情,时不时还扑腾两下手臂,自我感觉良好地把自己比作蝴蝶。在花爸看来,整个就是来自于伊斯兰世界。 

 

 

此时筱筱又换上了比基尼,两个孩子对各自的造型都是相当的满意,这种服饰上的迥异形成了典型的文化比较。

完成了两个潜水点的浮潜,花爸跟船回到了岛上。小花看见花爸的船回来了,在海滩上一个劲地又蹦又叫,花爸第一个就跳下船,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小花跟前,迫不及待地想把海底看到的景色描述给小花。

 

 

 

 

 

 

午餐是泰国青咖喱、炒蔬菜和红烧鸡腿,兴许是因为玩了一个上午,肚子饿了的缘故吧,好像觉得午餐是特别的可口,小花也是吃得津津有味。餐后还有西瓜和菠萝来消食。 

 

 

 

 

 用完餐,正做着逗小花玩呢,我们船上的澳大利亚小帅哥过来指着不远处的人群对我说:“那里有只大蜥。” 

   花爸赶紧抱着小花去看,果然,好大!跟鳄鱼似的,看到大家在围观,慢慢悠悠地爬到了小岛管理栋的房子下面去了。 

 

  看过了大蜥,更想要到岛上转转。整个小岛处于一种无人居住的原始状态,岛的南侧为沙滩,岛上树林密布,在丛林中辟出了一片平地,扎了许多帐篷,用来接纳上岛的露营者。有一条小路从南到北贯穿小岛,整个小岛呈北高南低的地势。  

   

 

  

 

午餐后漫步在白沙滩上,沙滩在太阳的反射下呈现出一种令人睁不开眼睛的白。此时的气温已超过37度,在树荫下依旧是非常的凉爽,走在阳光照耀下松软细腻的沙滩上,居然也一点都不感觉烫脚,可能是这厚厚的沙将热量给稀释了吧。

来到了小岛的西侧,本来就没有多少人的小岛上,这里的人更是少,而这里的沙滩和海水却是更加的漂亮。忍不住装上了满满一矿泉水瓶又细又白的沙子。行李再重也没舍得扔,最后给背回上海来了。

 

 

 

 

 

 

当我们沉醉于眼前无敌海景时,紧接着就被小花的“雷”人造型转移了目光,顿时让我们对小花刮目相看,也不由自主地联想起她是某个山寨出来的小妖。

 

 

 

下午1点半,一行人再次上船,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美丽的ROK岛。

 

 

开出小岛不多远,船又停了下,这里就是今天的第三个潜水点了。

2010-07-29 10:43
“宝宝会让妈妈都变得可爱 ” 这话看来是真的。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