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达人报告列表> 澳大利亚豪勋爵岛 自然教给你的另类奢华

澳大利亚豪勋爵岛 自然教给你的另类奢华

发布时间: 2012-01-31 00:00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什么是真正的“奢华”?

连澳大利亚人都不知道的秘境

  杨氏姐妹告诉编辑,之前,她们游玩了“澳大利亚人自己的度假海岛” 汉米尔顿岛时,觉得这应该是世界上最美的海岛了吧。当时就赞叹,说那里的海景让见惯了马尔地夫、大溪地等浪漫海域的她们领略了另外一种迷人。所以,当听到Travel & Living 旅游生活频道主持人说“当大家还挤向汉米尔顿岛朝圣时,真正低调的玩家早就选择安详宁静的豪勋爵岛享受假期”时,姐妹俩立刻有种像被人狠泼了一桶冷水的感觉。“什么?长达七公里的汉米尔顿岛白沙滩还不够美,不够好吗?豪勋爵岛到底有多好呢?”直到真正登上了这个位于悉尼东北方七百公里的海岛,姐妹俩才明白,这真的是一个很不一样,甚至独一无二的海岛,在她们跑了世界很多地方之后,像这种她们越了解越觉得“惊艳”的地方已经少之又少了。

  视觉上的惊艳是第一印象。豪勋爵岛实际上是一座由七百万年前火山喷发形成的死火山岛。整个岛屿面积约56平方公里,有近三分之二的土地被森林覆盖,拥有数条因体能分级的健行步道可充分亲近这岛上丰富多样的物种。森林里广布着肯蒂亚棕榈和榕树林,在379种植物中,有64种是世界上独一无二、仅能在此见到的品种;130种在此筑巢的鸟类中,将近14种濒临绝迹,尤其是不会飞翔几乎绝种的 Woodhen,经过保育,现在约有230只安逸悠闲的生活在岛上。陆地信手捻来已如此精彩,它的海域也毫不逊色,它是全世界最南端拥有珊瑚礁的岛屿,西海岸被长达六公里的珊瑚礁群环绕,拥有超过五百种鱼类及九十种珊瑚。姐妹俩形容,当飞机飞在小岛上空时,向下张望,海水向远处延生出不同的蓝,俨然就是个迷你版的大堡礁。

  有着如此特殊的景观与珍稀的物种,豪勋爵岛在1982年就登上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钦定保护的世界遗产名单,但却低调地连澳大利亚本土人都不太知道。那是因为岛民一直在“最大限度地限制人的影响”,全岛仅有三百五十位居民,同一时间上岛的观光人数被限制在四百人,也就是说整个岛上人数最多最拥挤时,也不超过八百人。岛民也拒绝任何破坏开发,使得自然一直是这个海岛真正的主人。如同送杨氏姐妹出海的船长Ken所言:“你在海中就要像个海中生物,不要像格格不入的闯入者。”

  姐妹俩还慢慢发现,这个海岛是一片真正的生命乐土。她们之前走过的其他海岛几乎都有一段悲惨的历史,关于资源匮乏、战争杀戮、被缚为离乡奴隶或被外族殖民统治成为次级公民等等。但豪勋爵岛如同人类邪恶欲望触及不到的一块地方从没有被真正破坏过。从1834年开始,第一代岛民在此安家,世代延续遵循了这里的祥和,发展出三百多个岛民都如自家人般门不落锁;至今仍杜绝手机通讯系统;没有冷气或中央空调;没有任何夜生活也毫无光害,肉眼即能见到最璀璨的南半球银河;完善的垃圾分类与污水处理使岛上洁净非常,水龙头转开即可生饮自来水;整个岛屿公路仅八公里,没有大众交通系统,没有出租车,自行车和步行是岛上最受欢迎的出行方式。所以,姐妹俩特别指出,豪勋爵岛绝对不是她们以前体验的Resort Island,但这里绝对会是深爱大自然人士的挚爱。作为游客,必须遵守许多有趣的“居住规定”:不乱制造垃圾、不锁门、路不拾遗、见人就招呼问好,有消费就诚实付费(某些景点浮潜工具的租赁并无人看管,完全是自取自付费)、甚至还要做好垃圾分类。岛上的生活就是如此不疾不徐,与自然共存,时光仿佛被冻结在了千年之前,如此有“内涵”的生活方式再次让姐妹俩感到惊艳。



自然给予的奢华才足够深度

  对“奢华”最有发言权的姐妹俩说,这样的景观和这样的生活是在之前一些顶级的Resort Island所见不到,他们赞叹这是岛上的自然和居民教给她们的一种另类奢华,姐姐甚至还举了一个例子,毛里求斯有一种嘟嘟鸟,但花再多钱都见不到,因为这种嘟嘟鸟已经被人类捕杀殆尽了。而在豪勋爵岛,全球仅剩16只的Woodhen经由十多年的辛苦保育已经变成了两百多只,在这里,才步出酒店门口没几步,就能见到Woodhen,它们丝毫不惧怕人类,可见这整个岛对自然环境是多么保护尊重。虽然这个小岛的住宿交通费用不便宜,但这另类的深度的奢华经验真的很令人珍惜。

  编辑想来,这样的“奢华”才是真正的奢华。因为人造的东西都是可以被复制的,而自然的面貌与生命如果消失了,就永远不再。但是习惯城市化的现代人也习惯了与自然的隔绝,人们在选择满足舒适的同时,也选择了放弃与自然的沟通,以至于很多国人出国旅行,却不知道该怎么玩。其实不是自然不够好,而是分隔太久,自然就生分了。想想父辈们儿时在柳下抓知了、草丛逮蟋蟀的乐趣,而今的孩子们被放在同样的环境中,又有几个能够这样“玩”?豪勋爵岛的岛民明白这个道理,也为游客保留了一块难得的“与自然嬉戏”的地方。而远离了物质的“狭隘”,岛民更懂得分享的快乐,透露了很多岛上的“秘密”:好好先生Mark强烈推荐退潮后的Ned‘s Beach的水道,两边都是漂亮的珊瑚与鱼群;已过半百的船长夫人形容的十字架神异现象,看得令人感动……让不擅长运动的姐妹俩更是对豪勋爵岛抱有极大的热情与兴趣。


食宿全包的海岛服务
留更多的时间在酒店外

  了解杨氏姐妹的读者一定知道她们俩对度假酒店的品质非常看重。但在豪勋爵岛,这方面完全不同于以往她们去的Resort Island,这里没有顶级酒店,只有一些岛民经营的民宿。这些民宿已经在岛上有着相当长的历史。最早的民宿可以追溯到19世纪中,有岛民开始利用祖辈的房舍,从定期往返的蒸汽运输船上迎接客人到家中住宿。而因为当时岛上连杂货店也没有,所以,就开始提供餐食全包的住宿服务。慢慢地,这也就成为了全岛所有民宿的传统,包括岛上的豪华民宿。所以,现在的岛上民宿价格乍一看不便宜,但实际上包含了机场接送,三餐,饮料与酒,更有每日傍晚餐前酒。有时,住客白日健行登山,无法返回用中餐,民宿也会设想周到地弄好野餐盒放入背包里,由着客人背到山里去野餐。所以,姐妹俩告诉编辑,来豪勋爵岛,千万不要被一晚的住宿价格吓到。只是岛上的民宿数量有限,这全因为严格限制岛上来客数量,因此,这里没有什么淡旺季之分,所以行前一定要订好住房。

  姐妹俩在岛上住的豪华民宿是Capella Lodge。她们告诉编辑,虽然 Capella 的高昂的价格与其提供的物质享受有落差,但她们离去时,带走的是一番独特的回忆,这应该就是岛上住宿的统一特点,“在这里不要太在意住宿享受,因为待在室外的时间远远超过室内。”姐妹俩形容,Capella Lodge可以说是全岛最有景致、但又宁静安详的地方之一。酒店依靠着全岛唯一的公路,占据了岛屿更为寂静安详的南端,倚靠着全岛两座最高峰—— Mt. Lidgbird 与 Mt. Gower,配上前方的 Lover’s Bay,这种山海风景就是住宿 Capella的最佳理由。
白日,姐妹俩会忙着参加各种活动项目,这里的服务人员也会告诉姐妹俩很多在岛上旅行的必要信息,例如,开车接她们入酒店的Libby告诉她们,要注意公路旁小小的绿色木柱,上面都会注明各个景点与健行步道之间的距离;餐厅服务人员Fiona会帮忙预定岛上的出海浮潜,登山健行,租车等任何活动。到了夜晚,姐妹俩回到客房,这里遵循了让客人最大限度亲近自然的原则,客厅电视机旁的两本书和一张DVD。这张DVD介绍了豪勋爵岛的历史、植物、动物、宝藏,成为了初来乍到的姐妹俩认识了解这个岛的最佳初级入门影片。由于这里没有任何夜生活欢娱,加上入夜后特别宁静的四周,反而让姐妹俩越夜越活跃,思虑越清明,抱着DVD与书猛啃,全身心地投入去了解豪勋爵岛的整个氛围。客房内是阅读与静思的空间,而步上阳台,即见漫天的南太平洋银河星海。

 

与自然嬉戏 看海岛真实世界

  就像之前说的,在豪勋爵岛不要太在意住宿享受,因为待在室外的时间远远超过室内。岛上丰富多彩的户外体验项目是姐妹俩介绍最多的内容,也是最让两人感觉High的事。天天不是往森林里跑,就是往海里钻。和以往两人喜欢在酒店中消磨旅行时光不同,除了吃饭、洗澡和睡觉,就觉得在酒店里坐不住了。

  参加岛上的健行是亲近自然、观赏珍稀生物最好的玩法。岛上共有从1~10级不同级别的健行步道,从最简单的依海而行,到最接近专业攀爬、需由专人带路的线路,针对不同的游客需求,难度跨度非常大,最简单的是十分平坦、依山傍海、来回仅四十分钟的步道,最难的是攀登南端最高峰——总被云层环绕、达875公尺的 Mt. Gower,总共要用到八小时,被称为世上最有趣的一日游活动之一。但不可否认,每一条都有其惊艳之处。除了陆地上有多条线路玩法,豪勋爵岛还有多条出海浮潜活动的线路。例如环岛一圈,可以是摄影与近岛浮潜路线,也可以是早上从 Lagoon Beach 出发至 North Bay 浮潜,然后可选择同船回航或是由陆路健行走回饭店的行程;另一种简单安全的就是搭乘玻璃船在六公里 Lagoon 内,由底部透明玻璃船认识豪勋爵岛精彩的海底珊瑚;也可以玻璃船出海,亲身下海浮潜。

  其实,杨氏姐妹坦言,在豪勋爵岛上的这些户外体验项目对像她们这样享受惯了舒适型旅行、不擅长运动的人来说,并不轻松,甚至可以说相当得辛苦。拿海岛徒步来说,姐妹俩最终挑战至八级,还没达到终点,一路上又磕又跌,特别是因为经验不足,拉着绳索直接撞上石壁,几天下来,直接导致全身酸痛;美丽的海水是最诱惑人的,但真的站在海水里,或是直接下水,寒冷的感觉冻得姐妹俩一直哆嗦,海岸浅水区的鱼群不是城市人常想象的那些很容易被惊扰的小鱼,相反几乎都是成人手臂般长的绯鲵鲣,更有加拉巴哥鲨鱼混杂其中争食。姐妹俩就心惊胆跳的望着一位先生手拿面包往海中试探,鱼嘴锐利的尖齿突然跃出海面,令那人顿时颤栗;还有,不会游泳的姐妹俩去浮潜,不仅要克服对水的恐惧,还要不断得适应面罩进水的问题。总之,自然抛给姐妹俩的问题一大堆。

   “什么都怕该如何看世界?”是姐妹俩的回答。编辑也十分赞同。试想,如果在海岛上只会散步晒太阳,那世界上所有的海岛还有什么区别吗?看不到区别,又怎能体会自然世界的真实与精彩?杨氏姐妹告诉编辑,海岛上的户外项目就如同与自然嬉戏的一些游戏,自然的面容带给她们的更多是一种精神上的满足:几近摧枯拉朽的枝叶、嚣张跋扈的树根、综合了湿气腐朽与生鲜草香于一体的森林气味,让人感叹地球上任何一种物种,即使不会行动,不会言语的植物,都有其强韧的生命力与惊人的力量;雪白的海浪拍打岸礁,让人产生出一种痴傻的沉迷,沉入一股致命魔力,很想融入那神秘白浪,与之一起交缠相拥……这些亲眼所见的自然,带来的震撼是任何书本或网络阅读所难以想象的。姐妹俩告诉编辑,她们在岛上旅行的几天里,总是看到一位脚裹上石膏的法国太太。这位法国太太自己介绍说是在澳大利亚本土旅行时出了意外,但她认为任何事务皆无法影响她的假期,所以就一路继续玩到豪勋爵岛,而且所有景点全不放过。从穿着泳衣、拿着拐杖给海滩上的鱼群喂食,到酒店餐厅换装享用晚餐,看得姐妹俩直佩服法国人对旅游、衣着、饮酒、美食各方面都坚持的文化,但也同时感叹豪勋爵岛似乎是个既适合疗伤又不会影响旅程的好地方。


遇到“观察与行走”的达人
  在来豪勋爵岛之前,姐妹俩已经对澳大利亚的环保观念与实际行动有很多的耳闻目睹。例如,为了保护大堡礁的珊瑚不受到海星的破坏,潜水专职员会带着连着毒药胶桶的针筒潜至海底,见到海星,就用毒针戳刺,令其迅速死亡。而在豪勋爵岛上,她们俩认识了一些岛上坚持“观察与行走”的达人。这些达人对于各自关爱的自然生命可以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下去。而他们本身也成为了这个小岛的一个“自然传奇”,跟着他们的见闻,不仅丰富了姐妹俩的海岛旅行,更是看到都市中看不到的人生方式。

  Ian并不是当地人。他只是位气象员,偶然的机会被短暂调派到岛上进行气象观测。没想到就彻底爱上了豪勋爵岛。于是这里成为了他之后人生的选择。当大多数人躲藏在清晨四点温暖的被窝中时,Ian 就必须打卡上班,和飘忽不定的海流气流对抗。而他告诉杨氏姐妹,他十分享受这份工作,因为早上十一点下班后,他就完全专研这个岛上的鸟类与海洋生态。二十多年坚持深耕发掘,依靠亲身体验,完成了一本有关这个海岛的书籍,详细记录了关于在岛上怎么走,怎么爬,怎么玩,被杨氏姐妹赞为“以细心体贴照料后续旅者的角度写就的比官方咨询更为精准详尽的手册”,特别是在姐妹俩徒步中,随着步行的逐级升级,越来越依赖他的书,也才知道在哪里可以看到这个岛的珍奇。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任谁都很难想象会有五十年如一日地给海里的鱼群喂食的人吧?! Wilson是主动邀请姐妹俩去“看好戏”的。与其他观光客喂鱼的方式相较,他的喂鱼方式显得专业老练又温情优雅。他总以高空抛掷的方法抛撒,他说这样好尽力照顾到大大小小的不同鱼种,都能获得鱼食,同时,他也为围观游客介绍这片海滩的特殊习性。姐妹俩还惊奇地发现鱼群中竟然还有鲨鱼的踪迹。结束了喂鱼,Wilson似乎还“表演”得不过瘾,又带姐妹俩去看森林里羽翼未丰的岛上珍禽——白燕鸥,指着三四周大羽色灰暗的小鸟说,这可是别人看不到的好东西,长大后就能蜕变成全身白净配上灵亮黑眼瞳的精灵。

  杨氏姐妹对这些“观察与行走”达人赞叹不已,虽然知道这个岛上充满珍奇,但要具体找到它们,也不是那么容易。如果没有这些达人的指引,一定会错过豪勋爵岛的很多精彩的。而编辑在羡慕她们俩的同时,在Ian与Wilson的身上看到了17、18世纪英国绅士中很流行的一种生活方式,一种运用人类最基本的两项技能——观察与行走,来记录自然形态下的动物、植物、矿物等的分布状态与习性,同时伴以绘画等描摹的记录方式。在当时的社会中,这种生活方式被歌颂为“将知识、情趣与信仰融为一体”,其中令今天的世人依然膜拜的是苏格兰的吉尔伯特?怀特,用一生观察记录自己的家乡,今天依然有游客手捧他的《塞耳彭博物志》,在他曾经走过的地方寻找他书中记载的自然。只是现代人越来越丧失“看到”的能力与“行走”的意愿。总以为所有需要的“知识”都可以通过网络来获得,以为网络可以代替我们自己的双眼与双腿,却忽略了世界最根本的特性是有生命的、活生生的。这种特质只有在真正面对面的状态下才能被感受。


编后
  编辑理解,以国人目前的生活现状,更是偏向又轻松又Happy式的海岛度假方式,有顶级酒店住,有豪华美食享用,有丰富的商品采购,这也是东南亚旅游很受国人追捧的原因。但编辑相信,再过几年,大家对海岛度假的理解一定会发生改变。在物质享受到一定程度后,能带给大家的满足感会越来越弱。这也是类似豪勋爵岛这类食宿二流、景观一流的海岛会受西方富豪与旅游达人青睐的原因。编辑不倡导现在的大家去游玩豪勋爵岛,这就和读书升级一样,不同的阶段适合不同的目标。但编辑希望大家在这个越来越城市化的大环境里,不要忘记自然,不要丢弃亲近自然的本性,在现有阶段的旅行中,能更多地与自然互动。相信,自然一定会馈赠最让人满足的幸福。


豪勋爵岛相关信息
  豪勋爵岛位于悉尼东北、布里斯班东南的海面上,距离澳洲本土约600公里,隶属于新南威尔士州。飞机是唯一的上岛公共交通工具。目前,每周QantasLink都有Dash 8 三十二人座的小飞机从悉尼与布里斯班前往,其中,布里斯班只在周末时有航班。飞行时间2小时以内。
  因为搭乘的是小型飞机,降落豪勋爵岛的机场跑道也仅八百公尺长,飞行安全顾虑下有诸多限制,例如每人拖运行李限重14公斤,随身行李为4公斤;登机后,不管是否有空位,在起飞与降落时切勿更换座位.因为乘客体重已被飞航人员计算分配,关系整架飞机的起降平衡。

Capella Lodge相关信息
Capella Lodge是岛上唯一可以同时欣赏到海洋与海岛两座最高山峰的酒店。酒店一共只拥有9间房(5种房型)。
房型名称 房间数量 房间面积(m2) 客房人数
Capella Suite 2 45 2名成人
Lagoon Loft 4 60 3名成人 或 2名成人+2名儿童
Capella Family Suite 1 65 4名成人
Makambo Loft 1 90 4名成人
Lidgbird Pavilion 1 125 3名成人
Capella Lodge网址:http://www.lordhow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