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宛如时光隧道的神话与传说之岛 西西里这里并不只有黑手党
旅游情报编辑部

宛如时光隧道的神话与传说之岛 西西里这里并不只有黑手党

发布时间: 2012-03-20 00:00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13406 2条回复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不同的西西里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不同的西西里
去西西里之前,我曾经试探过身边的朋友,对那些去过的人,我想知道他们对那地方的游后观感,而对那些不曾去过的,则想探寻他们心目中对西西里存有什么样的想象和期待。不论是去过的或没去过的,都给了我许多很不一样的答复。 那些爱看电影的,尤其被柯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深度洗脑的人,直觉地警告我:“小心!那里可是黑手党的大本营喔!”
另外,有些熟悉古典音乐的,喜爱贝尼里(Vincenzo Bellini)歌剧《诺玛》(Norma)的人则建议我,去之前不妨先听听卡拉丝的《圣洁的女神》,尤其那位同时是柯波拉的影迷又是古典音乐迷的朋友,一谈起西西里眼睛彷佛就像两颗会发光的星星一般兴奋地告诉我:在《教父》第三集的最后,艾尔帕西诺听完歌剧正要步出歌剧院时,遇刺的场景正是在巴勒摩(Palermo)大歌剧院的台阶上。


电影中,心痛万分的艾尔帕西诺抱着被误杀而死去的爱女大声哭喊的时候(电影中只见表情,听不到他的哭喊声),响起的背景音乐是马斯康尼《乡间骑士》( Cavalleria Rusticana)的间奏曲。
西西里这地方,似乎因为这前后相距二十多年的《教父》三部曲而与黑手党深深地勾结在一起了。
除此之外,当我问到读西洋文学的朋友时,他则用起古代吟游诗人般吟哦的语调告诉我:他深深以为西西里是最能具体展现古代希腊神话的地方。书本上的诸多神话,迄今仍在西西里以各种不同的方式保留下来。在希腊,你只能静静地欣赏一个早已殒灭的古文明遗迹。在西西里则不然,古人所记述的事物,仍栩栩如生地出现在眼前。若有机会,登上埃特纳火山(Etna),去亲眼目睹那炽热的熔岩呼啸地奔流而下,怎能不叫人相信在火山深处,火神弗尔卡诺(Vulcano)至今仍夜以继日地煽动熔炉中的熊熊大火,忙着为众神打造兵器?还有,根据荷马史诗《奥德赛》的记载,奥德修斯的黑帆船足迹遍及突尼西亚、西西里、科西嘉、意大利、伊奥利亚海和希腊,独独在西西里留下最多的故事和传说。今天,若沿着西西里漫长崎岖的海岸线环岛一周,足以让人重温古代英雄海上冒险的故事。
而在我看来,西西里岛又是怎么样的呢?一圈走下来,我发现这里不同于意大利北方的工业脚步,相异于处处飘香的托斯卡纳,西西里的味道略微沉重些,混合着东西方浓烈的差异。
如果让我给西西里下个定义,我会说它是个“多元融合之岛”。西西里和意大利本土仅以2英里宽的海峡相望,与非洲的突尼西亚则相距不到150公里。这样关键的地理位置让它自古以来一直是欧、非两大洲的跳板,更像是一道防波堤,将地中海东西分隔,当然,也承受着来自东西两边文化浪潮最直接的冲击。
如此特殊的地理位置早早决定了这岛屿的命运,以及它不同凡响的历史轨迹。翻开史页,曾经到过这岛上的殖民者、入侵者的数目,可称得上是欧洲历史之仅见:最早的外来移民有 Sicans、Elymians、Sicels,继之而来的有希腊人、迦太基人、罗马人、汪达尔人、拜占庭人、阿拉伯人、罗曼人、法国人、西班牙人……他们大多都曾在岛上驻留过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因此让这岛上的宗教、建筑、饮食等各种文化多姿多样,大放异彩。


这个只有0.7个台湾那么大的岛屿上竟然拥有四处世界遗产。西西里是意大利神话、传说最丰富,也是想象力最诡谲、魔幻的地方。就连同一岛上的人,都因为宗教文化的不同存在着差异。《托斯卡纳艳阳下》的作者一谈到西西里就会悄悄告诉你说:“愈往南走,咖啡就会愈小愈浓,车速就愈快。”西西里其实分成两半,东边的西西里人极力想与西边人撇清,他们认为自己比较“希腊”,有别于西半边的“阿拉伯”,还有商业头脑的企业家对上不事生产的寄生虫,诚实的东边对上西边的黑手党。你说,这地方有趣吗?当然有趣!

西西里岛上建筑 多种风格流光溢彩
喜欢历史建筑的人来西西里岛,一定会觉得很幸福。行车在这个岛屿上,很容易让人产生穿梭时光隧道的感觉。时光随着车速不断地往后飞逝倒流,古希腊、古罗马、中世纪、文艺复兴、巴洛克的建筑……不停地在眼前流转,多姿多彩、趣味盎然!我常想:每一个人一生当中不知会有多少次的旅行,然而,唯有最具特色的地方才能被牢牢地记在心底。
让我们先来说说岛上的希腊建筑。说到希腊,大家的第一反应都会立刻想到雅典卫城。几乎很少有人会把希腊和西西里联想到一起。但事实上,西西里的希腊建筑有些甚至比希腊的还要完好、道地。


公元前735年,第一批希腊移民来到这岛上殖民,他们按本土的方式在这里复制希腊的商业、政治、艺术、宗教及生活方式。但这岛上肥沃的土地和资源、富庶优沃的生活反而令西西里无论在科学、诗歌、戏剧、建筑等各方面的发展皆比希腊本土更为昌盛。
热爱希腊建筑的人可以去西西里岛首府巴勒摩西南方70公里处的瑟杰斯塔。世界上任何角落都很难找到一座神殿能像瑟杰斯塔的神殿一样,历经数千年却能躲过天灾、人祸、战争的摧残而如此完整的保存下来。无怪乎,曾有人说:西西里的希腊比雅典的希腊还要希腊。
在神殿后的后山上,还有座同时期建造、保存得同样完好的圆形剧场。剧场不大,但拥有极佳的视野和地理位置。天成的蓝天、碧海、远山成了剧场的最佳布景。
在这个剧场里,我看到一群由老师带队远自英国曼彻斯特而来的高中生。其中有位年轻人在同伴的簇拥下,被推到剧场中央,为大家高声朗读了一段诗文,博得所有人的掌声。我听不出他吟诵些什么,但猜想他应该是同学心目中的诗人。我很羡慕这位年轻人,能为自己在这壮丽的天地间留下难忘的一幕。
除了瑟杰斯塔外,阿格利建多神殿谷也会是希腊建筑爱好者的至爱。这里的庙宇比起希腊任何地方都来得密集,且更为庄严雄伟。阿格利建多位于西西里的南部海岸。神殿“谷”其实位于一个滨海突起的高崖上,并非如其名的存在于河谷或山谷之中。神殿谷沿着海岸线横向排列的神庙群中,有“宙斯神殿”、“迪奥斯库立神殿”、“赫丘力士神殿”、“协和女神神殿”、“希拉神殿”等。
来这里,我的建议是最好在清晨或者傍晚的时候来,因为建筑在平顶山脊上的神殿皆面向东方,而且滨临大海,在清晨阳光的照射之下,原本色泽暗沉的神殿像是整个被火点燃似的鲜活起来。石柱、楣梁会在瞬间变成了金黄、橙红,鲜红透明,非常好看。


当然,西西里的建筑风格绝不仅止于希腊式,很多建筑还融文艺复兴式、新古典主义风格、歌特式甚至阿拉伯结构等于一体,而其中最富鲜明特色的,莫过于“西西里巴洛克”式了。
公元1693年的一场大地震几乎震垮了整个西西里的东南沿海,劫后余生的百姓在本土建筑师的协助下,掀起一连串都市重建计划,一座座崭新的城市自瓦砾中站起来,却意外地创造出异于当时欧洲如日中天的巴洛克建筑艺术。宏伟的教堂、宽广庄严的府邸、壮观的台阶、火焰般的钟塔,还有雕饰着美人头、马首、狮头的阳台和雕镂华丽的栏杆等。这种崭新、独特、华丽的风格,称之为“西西里巴洛克”(Sicilian Baroque)。尤其在黄昏时分,夕阳金黄的色调在斑斓的古石纹理之间流泄,有如蜜汁一般在城市中流窜扩散,令人目眩神迷。
要看“西西里巴洛克”,岛上东南部的小城莫迪卡(Modica)和诺投(Noto),绝对不容错过。尤其是诺投,它有“西西里巴洛克的橱窗”之称。它是地震后第一个抛弃旧址,且采用“都市规划”概念来设计的新市镇,重建时不但得到了当地贵族财力上的支援,又有不少来自各地一流建筑师的力挺,因而成为了西西里巴洛克建筑最佳的展示橱窗。


西西里美食  另一个更美妙的宝藏
“吃”也巴洛克
来到西西里,千万别只被眼前的希腊神殿、拜占庭镶嵌艺术、以及炫目的巴洛克建筑迷惑而忽略了另一个更美妙的宝藏。对我而言,我还钟情于另一种“巴洛克”。这回不再是教堂或宫殿,而是漫步在各地色彩缤纷、生意盎然的传统市场时所得到的体悟。在阿拉伯风味强烈的市场里,水果、蔬菜、鱼虾、牛羊自然堆砌出一座又一座的城堡和宫殿;嫣红的西红柿、金黄的柠檬、姹紫的茄子、黄澄的柑橘、青绿的橄榄无不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在西西里首府巴勒摩时,我特地一大早来到了当地的传统市场巴拉洛(I1 Ballaro)。这里蔬果摊上堆成山的蔬果五花八门、五彩缤纷,煞是好看,此时正逢各类柑橘的产期,大小圆扁各不相同却无一不甜美又多汁。除了蔬果摊,这里还有海鲜摊、肉摊、各种干货铺、穿着长袍的阿拉伯裔老人的香料铺,香料铺隔壁摊位上有一堆堆色泽不一的腌渍橄榄,再过去则是干鲜芝士店,还有花卉摊。


稍晚些,来买菜的人逐渐多了,市场更加活络,西西里传统市场特有的叫卖声此起彼落,不同的摊子用各自不同的腔调招揽生意,活像说书人口中所述说的北平天桥下沿街叫卖的景象,所不同的是那儿的是轻柔、低沉、远远地拉着京腔,这里却都是粗壮的男人扯着喉咙用力地喊着。听说这个传统是来自于北非阿拉伯人的习惯。
在这个由色彩斑斓、或香甜或腥臭的蔬果、鱼肉、生食、熟食所堆垒的菜肆中,西西里人开始他们一天的生活。电影里每一位黑手党教父都懂得吃,而且烧得一手好菜,不难想象,烹调以及享受美食自是西西里人生活的重心。从巴拉洛市场的生猛活现,不用旅游指南的再三强调,我自能理解打从撒拉逊人在此建立这座市场的第一天起,这里的人就一直延续着撒拉逊人叫卖的腔调,并且以生鲜的食材作为一切烹调的基础,千百年来从未改变。
混搭东西的甜品
若你是喜爱美食的老饕,或者嗜吃甜食,不妨随我走入市井里的小餐馆,或走进无处不在的糕饼点心店、冰淇淋店,在那儿,西西里岛民的热情与讲求奢华的天性表露无遗。到了西西里,不妨就从“吃”这么简单却绝对必要的小事中去探索、去咀嚼,看看希腊人、阿拉伯人、西班牙人等东、西两股文化在这里到底冲撞出什么样的杂陈五味。
在莫迪卡,我们找到了Antica Dolceria Bonajuto——在莫迪卡最出名的巧克力屋。这家老店隐身在小巷内,从外观上丝毫看不出它是个专卖店,好像少了想象中巧克力屋该有的浓情、香甜的温暖气氛。店里乍看之下,有几分像老式的西药房,仔细瞧,又觉得这家店更像一家迷你博物馆:墙上有巧克力制作过程的图表,橱窗内除了自家产品外,也陈列了不少各式各样源自南美的巧克力制作工具。


此地的巧克力相当特别。过去我所熟悉的巧克力无不力求细致滑润,但这里的却有粗砂的感觉,而且没有牛奶巧克力,摆在眼前的除了黑巧克力还是黑巧克力。原来莫迪卡的巧克力来自遥远的国度——南美的阿兹特克(今墨西哥一带),这种制作方法,是16世纪初,由那时候西西里的统治者西班牙人所带来的。至今,莫迪卡的巧克力依旧承袭这古老的做法:先用石磨板研磨烘焙过的可可豆,再将磨好的可可软糊加上糖、纯可可油及天然香料如豆蔻、肉桂、香草等,接着再用小火在石板上搅拌加热,热度控制在40摄氏度左右,刚好可以让纯巧克力融化而不损及糖的结晶,这样吃在口里才会有独特的沙沙的感觉。

以节庆保留自身传统 用喧闹展示生活热情
我曾以为世界各地珍贵的民俗传统,终将注定要被高度现代化所产生的疏离感,或被那无孔不入的全球化运动吞噬殆尽。但事实好像不是如此,就以台湾的妈祖绕境为例,这类活动的规模不但不见萎缩、退化,反而逐年更加发扬光大。许多有心人士已逐渐注意到:若再不多作努力,这些可贵的地方性传统、特色真的会消失殆尽。西西里人或许更早就意识到失去本性的危机,而试图借着各式节庆来保留自身的传统,或许,更借着这些极其热闹、夸张、喧哗的活动让自己找到解脱,找到发泄的出口,从而暂时忘却历史留给他们的苦难,再度燃起对生活的热情。
一年365天,都可以在西西里岛上某个角落找到一个庆典正热热闹闹地举行。有些节庆涉及礼拜仪式的主题;有些则源自于具有宗教背景的传说;有些节庆有季节性,用以宣示春天的来临或是收获的季节;还有些是带有赎罪性质的朝圣活动。尽管名目各异,但几无例外,所有的节庆皆与宗教有关。
涉及宗教,我以为理当肃穆庄严,但西西里人会得意地告诉你他们的节庆最是热闹,不但充满宗教热诚而且还欢乐洋溢。我想,对一个旅人而言,旅途上各式各样的因缘际会都比不上亲临一场热闹滚滚的庆典更令人振奋、更令人期待。
在西西里,最重要的节庆莫过于纪念耶稣受难的复活节(La Pasqua)。所有庆祝的活动自复活节前一周的棕榈树主日(星期日)就陆续展开,到复活节为止,为期一个礼拜,人称“圣周”(Holy Week)。这一周当中尤其是圣周四的濯足节(最后晚餐)、圣周五的耶稣受难日,加上周日的复活节,这三天是整个圣周的活动高潮。
圣周期间,每个乡镇都会有自己独特的庆祝方式,各领风骚、各有特色。从南到北,从乡村到都市,全西西里莫不藉耶稣的死难以各式各样的活动来呈现他们对宗教的最大热情。在短短几天当中,我参加了三个不同地方的复活节庆典。在卡塔尼赛塔(Caltanissetta),他们将耶稣受难当天所历经的“苦路”历程以花车游行的方式呈现;在恩纳(Enna),有蒙着面的忏悔者所排成的长龙,绵延数公里,神秘而庄严。


而在普利兹(Prizzi)的庆典,则尤其特别,村民们把整个村子当作剧场的舞台,在复活节当天以狂欢喧闹的方式演出“魔鬼的舞蹈”(Ballo dei diavoli)。
普利兹位在巴勒摩省境内,是个极深入内陆的迷你小镇。相较于恩纳及卡塔尼赛塔这两地比较庄严、凝重的气氛,普利兹镇的复活节就显得十分另类。庆典的主角不是神圣的耶稣或圣母,而是一群妖魔鬼怪!没错,在这小村子,就在耶稣复活的这一天,上演了一出魔鬼当道的嘉年华。
这个复活节仪式源自一个中世纪的古老传说:当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之后,魔鬼们来到人间,来到这个村子,用狂欢喧闹的手段诱惑村民们堕落,要他们交出灵魂。谁知三天后耶稣复活,前来拯救村民。于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善与恶”、“光明与黑暗”的大战爆发了……几个世纪以来,每到复活节当天,“魔鬼的舞蹈”就会一再地在这小村子里上演。
普利兹是个奇妙的小山城,自远处望去,密密麻麻的小房子自山顶匍匐而下,其中,戳破天际线的是几个教堂的圆顶和钟楼。阳光下,黄褐色的屋瓦随着云层的游移,忽而阴霾、忽而鲜亮,像童话里飘浮的岩堡。走在城里迷宫般的巷弄、蜿蜒崎岖的石板路,两旁低矮的房舍充满中世纪的小城氛围。
“魔鬼的舞蹈”于下午三点在小镇F. Crispi广场举行。先是一位仿效古代宣布公告的仆役敲着小鼓四处宣达庆典就要开始的讯息;接着会有一个四、五十人的鼓号乐队进来暖场。正当人们疑惑死神和魔鬼会从哪条巷子里冒出来的时候,突然间,一股骚动,伴随着小朋友们兴奋的尖叫声,黄色和红色的身影像旋风一般自大街东边附冲过来,是他们!
死神身穿黄色的宽松连身衣,戴着全罩式、形状有点像骷髅头的黄色面具;两个魔鬼穿着红色的宽松连身衣,戴着大红色、特大、扁平的面具,披着黑色或白色长毛山羊毛皮,扮相其实蛮可爱。他们以极其夸张的步伐,颠颠倒倒地到处撒野、蹦跳、扭动、摇晃,在大街小巷钻来钻去。紧随其后的乐队不断地以轻快的节奏挑动魔鬼和死神,让他们更加的疯狂和肆无忌惮。这三个人有着童话中“吹笛人”才有的魔力,带领群众从大街的这一头滚动到另一头,又从另一头滚回到这一头。大人小孩无不欢天喜地地跟着乱窜、跟着叫喊。他们还会随意地自人群中挑选对象,拥着、勾着,或强拖着被挑中的对象进到“地狱”里去。
透过这些节庆活动,我见识到当地居民对宗教的狂热与岛内所蕴含的丰富生命力。在西西里,这些传统的节庆,这些草根的奔放,自15世纪以来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去吧!
放心大胆地去吧!
西西里的好山好水、名胜古迹固然美不胜收,但这里人们的亲切、和善、人情味却更令人回味。还没来之前,提到西西里,让人联想到的就是穿戴深色西装、深色太阳眼镜的黑手党、电影《教父》、罩着黑袍的寡妇、在田野里弯腰辛勤工作的老人,百姓个头小、黑发、穷苦、迷信、冷淡、不太友善、会记仇且锱铢必较(如歌剧《乡间骑士》的情节)等等刻板印象。也有人说西西里人对待陌生人,一开始,总是怀抱着不信任的态度,尤其是对那些老爱问东问西的人,总是三缄其口或沉默以对。但我以及同行的伙伴对西西里人的印象却完全不是如此。
当我们的旅途接近尾声,一行人拖着行李箱走在从旅馆到巴勒摩客轮码头的路上时,一位公车司机特地将公车以我们步行的速度慢慢地靠拢来,打开车门好心问说:“要不要上车?”虽然我们只向他挥手道谢并没上车,但我必须在我的旅行笔记里,为西西里人的热情和善心再添加一笔。


在岛上,我们不知遇到过多少好心人,尤其当迷路、找路、问路已成了自助旅行的家常便饭时,当地人的好心肠和人情味每每在我最需要的时候,慷慨地伸出援手。
所以如果问我对西西里人的印象,我会说西西里人勤奋、机智、热情、生气蓬勃、乐天知命、具幽默感、说话急促且手势不断、喜欢美食、开起车来像疯子。至于黑手党?从没遇到半个!真可惜!
所以,去吧!不要让听不懂的语言或满街都是黑手党的错误印象成为你走访西西里的障碍,西西里人会以微笑证明他们不像电影中或传说中的那样阴沉、高傲。

编后:
安先生说,在来西西里之前,他又重读了一遍《奥德塞》。希腊神话故事、荷马史诗曾是很多人成长过程中的良伴,而若是去西西里的话,不妨也像安先生那样,把这些神话故事重温一遍。因为亲身来到西西里,当有人在一旁提醒你:埃加迪群岛(Egadi)中的Mar ttimo小岛可能就是奥德修斯朝思暮想的家乡绮色佳(Ithaca),或者,有人指着恩纳附近的珀耳姑萨湖(Lago di Pergusa)湖畔告诉你那里就是传说中地狱之神普鲁多强行掳走农神切蕾蕾美丽的女儿普罗瑟皮娜的地点时,这种体验给人的感觉,就会如同在读了《哈利波特》之后,有天来到伦敦火车站居然被你找到了九又四分之三月台那般的喜悦。 

得雨2011
2012-04-19 18:42
转发微博
real团团
2012-04-19 19:09
黑手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