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达人报告列表> 发现英国人的秘境——达人带你细品康沃尔 真正走近贵族生活

发现英国人的秘境——达人带你细品康沃尔 真正走近贵族生活

发布时间: 2012-04-17 00:00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在康沃尔寻找英国的文化气息与贵族气质

在康沃尔寻找英国的文化气息与贵族气质
许先生是一位英国旅游专家。跑遍了英国角角落落的他,熟悉这个国家的每个区域,他也一直致力于把英国最好的区域介绍给大家。两年前,他向我们推荐了科兹沃茨,他说,那里是优越的英国式乡村生活的典范,那里的村镇基础设施,庄园的建造等,都要超过英国其他地区,体现了英格兰生活的最高水准。为了让大家能够体味这种最高水准,他当初设计了一条特殊的线路,通过入住庄园,在乡村漫步,让游客培养出一种与之相对应的心境。他认为要体会科兹沃兹富足的乡村生活,需要从容宁静的心境,就像科兹沃茨许多庄园的建造都耗费了几代人的财富和经历一样,匆忙之间是难以真正欣赏到科兹沃茨的美的。


而这次,他再次向我们推荐康沃尔。对于许先生来说,这个区域要比科兹沃茨更值得花长时间去揣摩和经营。他说,如果说科兹沃茨是“英国乡绅”的话,那么康沃尔就是“英国贵族”了。康沃尔是个富有英国古老贵族气息的地方,在这里,你能感受到英国的文化艺术与精神哲学,更能“一窥”甚至“接触”到英国传统上流社会的生活格调。
康沃尔是个非常特殊的地方,它是一个半岛,位于英格兰的西南端,南临英吉利海峡,西和北面临大西洋,如一支触须长长地伸展在大海上。它能够颠覆很多人对英国的印象。有人说,到了康沃尔,他才发现英国的海水是蔚蓝的,沙滩是洁白的,阳光是明亮的……没错,风景绝美的康沃尔,其实一直是英国国内最受欢迎的度假胜地之一,只是英国人尽量不告诉外国游客——而这,也是英国人被普遍认为保守自私的依据之一。可能因为它宜人的气候及环境,这里自古以来就是英国皇室的直接领地。英国皇室惯例将国王的长子封为康沃尔公爵(兼威尔士亲王)。康沃尔遍布英国贵族的豪宅庄园,也是英国人最向往的生活区域。《蝴蝶梦》的作者达芙妮·杜穆里埃是康沃尔人,书中的庄园描述就是基于康沃尔的庄园;阿加莎·克里斯蒂一直生活在康沃尔,所书所写,亦常能在康沃尔找到原形。


英国,在很多人从小到大的概念中,是一个由无数皇室传说、历史故事以及带有浓浓英伦气息的文学小说编织而成的“日不落帝国”。而在康沃尔,这些都能得到更真实的体现。该怎样让对这个地方不甚了解的中国人更好地认识康沃尔,许先生考虑了很多。他不仅自己多次去到康沃尔,花了很长时间呆在那里,还不断地与当地人交流沟通,听了许多故事。他深切感受到,真正的英国贵族是老派、低调、沉默而又守拙的。他们通常不会呆在伦敦——他们早把这个喧嚣热闹的地方让给了新贵们,而往往会躲在康沃尔“乡下的庄园”里。他们不穿香奈尔,不挎驴牌,披在肩上的甚至是一件穿了好久的旧毛衣,但是,在他们的举手投足间自然就有股浑然天成的自信。许先生说,既然去到康沃尔,就一定要走进英国贵族的生活里去看看,这种生活与气质,不是用金钱堆砌的,而是长久以来用文化用传统用艺术堆积出来的。百年来的品位与素养,如同空气一般弥漫在他们的生活中——而这种真正的传统上流社会的内核,也正是许先生想展示给大家的。

康沃尔的私家庄园
走进英国人家的老宅
许先生告诉编辑,走进英国贵族生活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去康沃尔最正统的英国庄园。



“庄园”这个概念似乎离我们中国人很遥远,但又感觉很熟悉。说它熟悉,是因为我们总能在英国文学作品中,看到用庄园作为故事展开的地方:简·爱由于来到桑菲尔德庄园,而获得世间最平凡女子的最动人爱情;伊丽莎白克服傲慢与偏见爱上达西先生,嫁到彭伯里庄园;当然,惊心动魄的凶杀案也常常发生在庄园中,在格兰其庄园、巴斯克维尔庄园,福尔摩斯都大展身手过……近年来热播的英剧《唐顿庄园》就更不用说了,整部剧就是一本旧式英国贵族庄园生活的教科书。许先生说,英国庄园在各种艺术作品中如此大放光彩,可真正来到英国旅游的游客,所能去到的庄园却少之又少,有的,甚至在行程中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还有庄园这一说。正因如此,很多人在游历过英国后,对英伦风情的“贵”印象就只停留在伦敦血拼购物、在Ritz酒店喝下午茶、在白金汉宫看皇家卫队上,而对“日不落帝国”真正的贵族气质和用了几百年时间才养成的庄园领主格调,却说不上来一二。这也是他为什么特意要在这条康沃尔行程中安排庄园的原因:经由设身处地地置身于有百年历史的私家庄园,“窥探”老英国人家的花园景观是如何设计,生活起居是如何安排,不但能满足人们对于贵族生活、上层社会的想象,同时也更能让游客对这个大英帝国真正的文化传统和生活艺术有所了解。


康沃尔的私家庄园,有些每年有部分时间会向公众开放。在这些庄园里,许先生首推彭卡罗庄园(Pencarrow)。理由一是因为在《不列颠快讯》评选的全英国最佳二十五个豪华古宅中,彭卡罗名列第九;理由二则是这一座五百年历史的庄园,如今依然是个家,由同一个家族所拥有。
许先生的看法是,来到英国,只有去到那些历时百年以上、最好为同一家族所拥有的庄园,才能了解英国的文化精髓,也才能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英国绅士”乃至“贵族”。许先生举了个例子:名著《傲慢与偏见》中,伊丽莎白因为参观过彭伯里庄园而开始爱上达西,这个桥段,有人会觉得伊丽莎白的转变太突然,感觉她像是被达西的财富所打动。但直到看过彭卡罗庄园之后,许先生才深刻体会到了伊丽莎白当时的感受:这种几百年来被同一家族所拥有的庄园,已经不仅仅是一幢房子或是一处物业了,它有了自己的故事、自己的传统和自己的性格。进入其中,就真正走进了一个英国人家的老宅,能感受到英国传统中那种深藏不露的贵族气质。通过庄园里每一道景观的布置、每一个生活空间的摆设,你能看出这个家族的品位、喜好与善恶。就像亨利·詹姆斯在参观英格兰的古宅时说的:“我们去参观的房子并不是驰名全国的,它们只不过是英格兰丰富多彩的图案中的几个交织的图像而已……沿着一条林荫夹道的大路走去,你会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进了一幢大厦,它不仅美丽,而且富有人的神情,好像它一时把艺术和道德融为一体了。”

 

充满岁月感的生活空间
彭卡罗庄园始于1765年,是由家族当时的第四代准男爵约翰·莫尔斯沃斯—圣奥宾建造的。这位准男爵与人合作成立了约翰·莫尔斯沃斯银行,这一银行后来成为目前英国最大银行——劳埃德银行的一部分。


许先生非常喜欢这个家族的故事,他会让客人从庄园主楼那十一个对外开放的房间里,细细品味这一段传奇。主楼屋内就像一个小型博物馆,在起居室、书房、音乐室、女士休息室、卧室……这一个个生活空间内,陈列展示着属于莫尔斯沃斯—圣奥宾家族的古董家具、艺术品和瓷器。
书房是那种典型的英国式藏书室,靠墙排着书架,藏书极多,整齐地一直堆到天花板。大壁炉旁边,摆着厚实的靠背椅。就像达芙妮·杜穆里埃所说:“一个独身男子是一辈子不愿意离开这样的藏书室的。”最引人注目的是音乐室。天花板上有着典型的洛可可风格图案,通过花鸟果物描绘出四季变化。屋内的那架钢琴非常有名,1882年,亚瑟·苏利文爵士就在这里创作了歌剧《约兰特》。


参观的时候,偶尔也会在屋里发现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许先生曾经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十八世纪中国瓷碗,上面描绘的是英国贵族猎狐的场景。而由于这件瓷器是在中国定制的,所以当时的中国工匠就让画中贵族穿上了中国当时达官贵人的服装,而且整个碗上找不到一只狐。许先生说,这样的场面,不禁让人会心一笑。
彭卡罗有多少奇珍异宝,恐怕现在的主人也难以说清楚。或者即使说起来,也是以英国人惯有的淡淡的语气一句带过,绝不提高音调。2000年,美国教育频道来彭卡罗拍摄系列电视片《寻访迷人珍宝》中的一集,原因是在彭卡罗书房的故纸堆中发现了一页贝多芬手稿。这一发现足以让人惊愕,但彭卡罗的主人却并没有将之镶上镜框,展览示人,而是将这一张纸交给伦敦苏富比拍卖行,用拍得的钱修缮庄园屋顶。从房间的装饰、照片,乃至玩具,彭卡罗庄园洋溢着亲切温暖的家的感觉。虽然几百年的历史让人骄傲,但居住在这里的人依然按自己的生活方式安静地过着每一天。
许先生还特别推崇这里的花园。他说,庄园建造时的英国贵族都崇尚“把整个庄园变成一个花园”,“把地产变成美丽的自然风光”。虽然感觉上很天然,但其实园中处处体现了主人的审美情趣,身处这样的花园,许先生说,我们也能一窥当时领主的美学观念。


彭卡罗的花园有五十英亩,分为意大利花园、大草坪、天然林地以及湖泊。主楼的南面是整齐的意大利花园,花园呈下沉式,以便从房子朝南的任何一扇窗子看出来都有美景。康沃尔是英国的花园之郡,众多的花园各具特色,彭卡罗庄园在其中以一百六十多种古针叶树而闻名其间。可是步入花园,人们所见到的远不止于此。湖边有两棵名贵的智利罗汉松,其中一棵属于珍稀品种,还有罕见的落羽松。同时,花园里还有七百多种各色杜鹃、六十多种山茶花。每到春季,车道旁和花园中开满了杜鹃、报春花、水仙、风信子,近主楼的草地上盛开大片大片的蓝铃花,而后,绣球花布满花园湖边,大株大朵,肆意怒放。
许先生感叹,到了这种时刻,实在很难区别是花园美化了自然,还是自然美化了花园。这或许就是英国造园艺术的精粹:用园艺直接美化自然本身。

花园里的莫尔斯沃斯夫人
许先生带客人去彭卡罗庄园,有时还会安排与庄园主人见面。有次他带着朋友前往,还在花园里偶遇了正在园中采剪花枝、准备回去插花的庄园主人——八十多岁的莫尔斯沃斯—圣奥宾夫人。夫人精神矍铄,开一辆电瓶助动车,载着满满一篮带露的花朵,在园中穿行。那个情景竟然让许先生有些莫名感动:老夫人满头华发,笑容亲切和蔼,分明是她把那鲜花映衬得更加灿烂美丽。



完全不同于想象中英国贵族的冷漠势利,夫人谦和而好客。她邀请许先生一行人去她自己的客厅小坐——这是个不对外开放的私人空间,还煮了咖啡款待客人。在这间既是厨房也是客厅、摆满了照片的明亮宽敞的屋子里,夫人以一口字正腔圆的英国贵族式英语,平和优雅地讲述着她自己的生活。她的丈夫已去世多年,如今她独自一人生活在庄园的主楼里,陪伴她的是名为奥斯卡和桑博的两条爱犬。她的一个儿子住在庄园中原来工人用的两层楼房里,方便就近照顾母亲,打理庄园事务。说起自己现在日常的消遣,莫尔斯沃斯夫人说她“看很多书,我现在有的是时间……”大家围坐在餐桌旁,狗儿亲热地在客人身边转来转去,空气中洋溢着一种静静的美丽。可以想象,庄园的生活漫长而单调,或许也有几分寂寞,但同时却充满某种珍贵的平静感,让许先生和同去的朋友们生出依依不舍之情。
许先生感叹,英国有许许多多庄园,但是时至今日,像彭卡罗这样五百年来始终为一个家族所拥有,并不是很多了。庄园传到莫尔斯沃斯夫人这一代,已经不知道经过了多少风雨,只是,她和她的家人还一直在守护着这个家。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在某种意义上,庄园对于英国人只是昔日财富、荣耀、权利的象征。有许多家族因为无力承担维修庄园所需的巨大经费而将它赠与“国民信托基金”(National Trust)等民间组织,或转手他人。正是如此,莫尔斯沃斯—圣奥宾家人的这份坚持更显弥足珍贵。彭卡罗庄园五十英亩的花园,除了主人的儿子一家和园丁外,还有一些热心的志愿者定期来帮助打理和养护。他们执着地坚持着。守护庄园,意味着守护这个家,守护五百年来家族的荣誉,也守护着属于不列颠民族的文化和传统。

 

康沃尔花园之旅
有自然有艺术也有环保
除了庄园外,康沃尔还有一个深度体验项目是很多人知之甚少的,那就是花园之旅—而这,也正是许先生康沃尔线路安排中的第二大法宝。许先生说,到康沃尔旅游,参观花园绝对是一个不可放弃的行程。一来因为伸入大西洋的康沃尔气候温和湿润,特别适宜植物生长,半岛上处处草木茂盛如同一个大花园;另一方面,也因为康沃尔一直是皇室领地,这里贵族、富豪修建的庄元宅邸比比皆是。而通过这些英式花园,大家对英国人的生活美学就更能有所了解了。
英国式花园被认为是英国对欧洲乃至世界文化的一大贡献。有人说:花园,在英国是一种哲学体系。英国人对花园普遍的热情造诣是全世界都有目共睹的。对英国人来说,最大的荣耀就是自家的花园有个“名园”的头衔,或是有“资格”供人参观。对园艺的热爱,仿佛已经融入英国人的血液,成为他们生活、传统乃至思想和文化的一部分了。
许先生告诉编辑,最早以花园为荣的是英国的贵族、大地主、诗人和作家,他们在欧洲大陆的旅行中,被那里的园林艺术激发了无穷灵感。早期的英国花园由一些径直排列的对称花圃、水渠和林荫道所组成。之后因为 “自然风”的流行,人为痕迹都被清除了,花园的造型逐渐看起来像是自然的一部分。此外,为了显示品位,花园拥有者也经常以古典建筑和雕塑来搭配花园。


目前,康沃尔对游客开放的花园多达六十个。在这么多花园里该如何选择,许先生的建议是,海利根花园(The Lost Gardens Of Heligan)、芭芭拉·赫普沃斯雕塑花园(Hepworth Sculpture Garden)和伊甸园 (Eden Project)不可错过,因为这几个花园中,有自然景观、有雕塑艺术,更有科学与环保观念。
海利根花园曾经是英国最神秘的花园之一。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十二世纪,虽然几经易手,但几任领主们都致力于设计布局住宅周围的花园,先后在这二百英亩的土地上建起了围墙鲜花花园、日本花园、日晷花园、意大利花园、暖房……海利根还先后种下了一些在当年颇为轰动的植物,如原生于喜马拉雅山区的四照花、原生于中国湖北的珙桐、滇藏木兰等。那时的海利根花园树林茂密、繁花似锦、果园飘香、蔬果累累……处处洋溢着从国外引进的、具有异国情调的物种。但之后几经战乱,渐渐旧日辉煌完全被淹没在一片荒芜与萧索中,到二十世纪初,海利根成为了一个失落的花园,几乎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
好在,在被忽略了75年之后,人们重新发现了这块珍宝,一些热心人纷纷募捐资金投入到花园的修复中,令海利根重回人们的生活。眼下,这个花园主要分为两部分:北部花园和野生动植物园。除了百年古树和自然景观外,许先生最感兴趣的是在这里竟然还有个蔬菜园。整个蔬菜园将土地划分成小块,采取种6休1的轮流种植方法,既让土地得到休息补充养分,又使园子每年都有种植和收获。同时,蔬菜园体现了经营者的另一个主要想法:所有的生产均靠人力手工,不借用任何机械设备,以体现他们对传统方式的尊重;所有出产的蔬果均为有机食品。他们以身体力行的方式实践着土地、自然和食物之间最根本的自然循环。这个蔬菜园每日出产的产品可以供二百人食用,在海利根的餐厅你就可以品尝到这最新鲜的蔬菜,同时,还可以购买一些鲜花或蔬果的种子带回家种植。


但这还不是最感动许先生的地方。许先生告诉编辑,海利根给他最大的感动是贴在园丁小屋墙上的花园历史照片和几封园丁写给家人的信。发黄的纸上字迹有些模糊,信中写的也很平常,只是时隔近百年再读,字里行间别有一番唏嘘。据花园的工作人员说,当海利根打算修复时,曾向当地群众征集所有与花园有关的资料。由于这庄园有长达四百多年的历史,附近地区许多人都与庄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时间许多资料汇集过来,直到现在还能陆续收到。正是这些资料,让人们摸清了花园的概貌,令修复细节得以完整——这个二百英亩的大花园,对于人们的日常生活,似乎并没有直接影响,但是对于英国人的精神世界来说,它的存在,便是一种慰籍。
在海利根花园欣赏完自然环境与怀旧气息后,许先生说,接下来再带大家到位于康沃尔圣·艾夫斯的芭芭拉·赫普沃斯雕塑花园感受艺术的熏陶,这样的安排不但顺路,在欣赏的情绪上也能有个渐进的过程。
芭芭拉·赫普沃斯是英国二十世纪最重要的雕塑艺术家,在圣·艾夫斯居住了二十六年。去世后,她在这里的工作室和花园向公众开放,成为一个美丽的雕塑花园。人们在此了解这位艺术家,感受她的艺术魅力。这个花园面积虽然不大,但是由于茂密的树木和高低错落的地势,显得别有一番趣味。这里没有英式花园通常讲究的规矩,没有可以修饰的痕迹,一派天然姿态。大大小小的雕刻作品散落于草坪、路旁、树下、花中,花园为背景,雕塑是灵魂,景到随机,共修意蕴。许先生告诉编辑,当芭芭拉最初把工作室建立在圣·艾夫斯时,花园只是她创作间的休息处,但渐渐地,她在这里感受到自然的召唤,也获得大自然的灵感,于是慢慢地将自己的一些艺术作品融入到花园中,甚至专门为花园雕塑作品。
至于伊甸园,许先生介绍,它既是一个巨大的温室花园,同时也是以植物和人类为中心的一个世界工程,表现出英国人对环境的关注和思考。更重要的是,伊甸园是传统花园美学发展到现在的一个延伸,不仅继续反映着英国人对花园的热爱,也加入了很多现代元素。伊甸园的前身,是一处巨大的废弃锡矿。而今,这个60米深、15公顷大的矿坑已经是一个美丽的山谷,7个巨大的透明气泡建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仿若一艘现代诺亚方舟停泊在大自然之中。虽然它的建筑设计和环保理念令人惊叹,但许先生说,最让他感叹的,却还是这个花园背后所包含的那种强大的精神力量。或许这种精神力量包含在所有的英国花园中:以民间、自发的力量,以人性的友好、尊重、宽容、谦逊,坚持不懈地去实现人与自然共同发展的美好愿望。

在海岸线上构筑艺术与自然的奇迹
在许先生看来,康沃尔半岛的海岸线也是极其美丽的,它的陆地高出海面几十米,沿岸全是笔直的悬崖,只有少数海滩。人们专门在海岸线上开辟了行人小径,小径在悬崖边起伏曲折,而天堂般的美景就在沿路之间:脚下大西洋湛蓝无垠,头顶碧空万里,远山浅草如烟。若是初夏来的话,漫山遍野还会开满紫红的石南花,恰似一块漫无边际的厚重绣毯铺展向海边天际。康沃尔的海岸线不但漂亮,而且沿途景点无数,有堪与法国圣米歇尔城堡相媲美的圣马克山;有记载着亚瑟王传说的廷塔吉尔悬崖;有英国的“天涯海角”——Land’s End等。
在这所有之中,许先生告诉编辑,他觉得最值得一去的当属米纳克剧场(The Minack Theatre)。这个剧场,每一次去,他都会被打动,对英国人的文化内核也会有更深的理解。这个海边剧场承载了太多东西,包括英国人对自然的尊重、对戏剧艺术的热爱、对美学的理解、对人与天与地与海与景和谐共存的感悟……

编后
英国就像个挖之不尽的宝藏,刚发现伦敦的好,就开始感叹湖区的美;刚享受了科兹沃茨的宁静,转眼又凝神于康沃尔的高雅……真不知道下次英国还将带给我们怎样的惊喜。许先生为康沃尔设计了深度游线路,玩法既轻松,也够深度。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杂志P169页关于英国区域模块化定制的内容,也欢迎来电咨询我们。如果想去的话,编辑的建议是最好在初夏时分前往,此时康沃尔不但气候宜人,而且石南花等鲜花盛开,不论是海岸线抑或庄园都相当漂亮。

 


米纳克剧场毗邻Porthcurno风景如画的小渔村,高踞悬崖之巅,面对碧海蓝天,俯瞰康沃尔郡崎岖不平的狭长南部海岸。这个看似古罗马遗迹的扇形剧场,其实并没有非常久远的历史,却有着一个感人的故事。剧场的创建者罗伊娜·凯得(Rowena Cade)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以一百英镑的价格买下了康沃尔最西南的这片海角米纳克,并建造了自己居住的屋子。1930年,当热爱戏剧的她得知村里的戏剧爱好者们打算上演莎士比亚的名著《暴风雨》时,便提议用她的花园做演出场地,因为她的房子临海,大海、悬崖以及远处的海岸线是这出戏不可多得的天然布景。那年冬天,她和两名康沃尔工匠一起,把自己家和下面海滩上一切可利用材料都派上用场,建造了一个舞台和一些粗糙的座位。来年夏天,《暴风雨》就在电池、汽车灯等的照明下“如期而至”。当月光照亮舞台时,人们被米纳克剧场的魅力征服了,演出获得巨大成功。从此,米纳克剧场成为了罗伊娜的生命重心,她和园丁们一块石、一包沙地建设剧场,直到她去世。
现在,米纳克剧场全年对外开放,每年的五月至九月是长达十七周的演出季。虽然上演的剧目不尽相同,但莎翁剧作是必不可少的。在花岗岩座位上,人们可以找到《威尼斯商人》、《麦克白》、《仲夏夜之梦》等熟悉的剧名,以及这些名剧首次在米纳克上演的时间。此外,歌剧、音乐剧、音乐会、芭蕾舞等也会在米纳克上演,其中不乏《蝴蝶梦》,《彭赞斯的海盗》等经典剧目。
许先生说,这个剧场对来康沃尔旅行的度假者极有吸引力,大多数演出都提前售票,非常抢手。而当地有经验的观众都会在演出当天早早到场外排队,等候一个好位子。事实上,在海边悬崖上表演,对演员来说是一项功力上的挑战,他们不得不放大音量,施展浑身的表演才华,才能使演出紧紧吸引住观众,使他们不被海豚的可爱嬉戏、海鸥的鸣叫分了神。能在英格兰的天涯海角,伴着海浪、海风,看一出《暴风雨》,这种在自然中迸发的艺术魅力、这种极富视觉和精神上双重美感的独特经历,会让所有人铭心难忘,也更能理解古老英国悠久的艺术文化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