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达人报告列表> 新西兰、澳大利亚自助小众游游记——2010年6月4日星期五

新西兰、澳大利亚自助小众游游记——2010年6月4日星期五

发布时间: 2010-07-09 16:28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5666 1条回复
2010年6月4日星期五
 
  九点准备驾车离开皇后镇,先花点时间处理掉车前窗上厚厚的冰霜。

  路边的蒿草上,挂着晶莹雪白的冰霜。

  十点了,一路上有些地方已经阳光明媚,不过有些地方依然雾气沉沉。

  新西兰的旅行指南告诉我,南岛6月的平均气温8--18度,这是一句非常精确的“屁话”。屁话多,这算得上是众多旅行指南特别引人注目的特长。这倒不是我出于偏见、妒忌的诽谤之辞,而是那些四处转悠的南岛人,通过自己的穿着打扮想要努力表达出来的诠释。同样的8--18度,他们有的穿着短袖体恤,有的穿长袖衬衣,有的穿上羊毛衫,有的像我一样批上了羽绒服。南岛的冬天竟然如此舒服,这是生活在四季分明的温带城市中的人们难以想象的事情。对那些喜欢穿着打扮偶尔依靠牺牲体温来夺人耳目的女性来说,基本上可以想穿什么就可以穿什么,全然不必顾及天气的因素,这里算得上真正的天堂之岛。如果告诉大家当地人穿什么,往往比看似精确的气象数据更派用处。有时候,享受一下宜人的天气,就有足够的理由让我出趟远门。
 
  从皮克顿开车出来至今已是第六天了,直到有一次我发现自己竟然一边驾驶一边莫名其妙地微笑时,我终于敢肯定自己的这次自驾游是愉悦的。想要获得一次愉悦的自驾游,成功的秘诀在于:你知道什么时候该停下来。我的具体解释就是:饿了就吃;渴了就喝;累了就歇;烦了就睡;急了就撒反正没人看你当然自己掩埋;喜欢的就多看几眼;脑子空白就坐下来犯犯傻;再好的景点错过了就让它错过吧。当然,一次让自己愉悦的自驾游肯定算不上成功的旅游,它们恐怕是两码事。你看大凡那些游记作家、会玩的资深玩家们,他们一进入旅游状态,仿佛马上就能变形为超级“神人”:他们是精确的路码仪,时刻测量、记录着A点、B点、C点的距离和时间;他们是嗅觉灵敏的猎犬,时刻准备扑向那些飘散出美味的神秘地方;他们是灵敏的气温计,连房间南北两端的温差都搞得清清楚楚;他们是功能复杂的红外线探测仪,总是有办法找到常人肉眼无法察觉的稀奇古怪地方;他们个个脑袋里都配备着一台脑电波仪,人们一旦与他们邂逅,就变成了一卷长长的分析调查报告------和他们比起来,我们仿佛是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里旅游似的。每当阅读游记作家的作品或者有机会聆听那些会玩的资深玩家聊他们的趣闻轶事,总是充满着钦佩。
 
  表达愉悦之情,总是让我感到犯难。如果满满地写上几十页“我很开心”,能让人们明白的话,我宁可这么做。在车上的时间,我大概就是这么打发的:一半用于看看风景,一半用于胡思乱想。下图是驶出皇后镇后景色,前晚天黑看不清楚。我把这一路景色在脑袋里连起来,倒着放上一遍,大概就算勉强补上了。
 
 
  下图这张照片是说明原始的南岛公路上也存在着红绿灯的有力证据,尽管是可移动的红绿灯车。不过确实也够稀罕的!往常只是一块give way 牌子。

  驶入东海岸
  闻到一阵浓烈腥风,猜想东海岸到了。西海岸、东海岸只是我对它们的称呼,其实它们到底叫什么,我至今懒得搞清楚。几天不见的果然大海就在眼前。

  东海岸地势好像比较平坦,交通更繁忙一些。在南岛第一次遇上堵车。

  东海岸景致开阔壮观,牧场、果园、偶尔有些农田。

  再看一张照片,看看这里是不是有点像新疆?

  中午在dunedin午餐
  旅游指南上称此城是“苏格兰人的城市”。据说该城最早的移民大多来自于苏格兰,城市建筑也带着浓郁的苏格兰味道。我曾在书上看到,两百多年前有人因为顺手牵羊拿了十二根黄瓜,就从英国流放到了澳洲。看来移居另一个城市的真正原因,往往并不是人们当众宣称的那样理所当然,反倒常常有些蹊跷。
 
  到达dunedin赶上午饭时间,之前在车上吃了两只小苹果、两只番茄,现在已经有些饥饿了。裤兜里还有些纽币,与其出境时换来换去白白损耗,(事实上只要换上七八次,别人就能神奇般地把你的钱合法地变成了他自己的财产。多么不可思议的汇率啊。)所以不如在dunedin找家最好的餐馆美美吃上一顿。旅游指南上的餐馆介绍我是不敢相信的,倒不是因为担心作者们白吃白喝替店家乱说好话,主要是自己过于偏食。偏食者为什么能像常人一般活得好好的,或许当我们时常找不到合适的食物时,宁可饿着。所以比起常人来,我们更容易保持体形,更健康长寿。其实,每一个偏食者对自己喜欢的食物挑选起来都有着自己独特的心得。常人很少知道那些对于某些食物特别津津乐道,流连忘返的人,往往是一些隐藏得比较深的偏食者。
 
  在一个语言不通完全陌生的城市选择一个最好的餐馆,其实并不是件难事。我很快就找到了中意的餐馆,准备再次接受西餐的考验。这是一座石头建筑,看来是历史悠久,定是有着我从来搞不清楚、记不住的某种著名风格。外墙上爬满了绿意盎然的各种藤类,有一个绿草如茵象台球桌一样平整的巨大草坪。一点多了,还有十几桌顾客在用餐,他们小心翼翼地切割着餐盘里的牛肉、鱼或者是鸡,说着have agood day诸如此类的话,轻声轻气的样子倒像是说着天大的秘密似的。在这样的餐厅里,菜单基本上都是用花体字打印的,别指望在点菜前能看到食物的长相。仿佛简易的让人看得懂的字体和彩色照片,会让顾客即将得到的享受大打折扣。我耐住饥饿花了至少半小时看完了2本菜单和酒单,然后在便笺上写下了我需要的牛肉、水果沙拉、咖啡、冰水,最后的甜点中任意选了一个。在我这个乡巴佬看来,甜度和硬度是这里品种繁多的甜点最大的差别。侍者看着这张菜单,神情有些古怪,难道是这家或许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店里,首次遇到这样的情形吗?原本以为这样做,会让侍者和我或许都会轻松些,何必把点菜变成了费神的猜谜?
 
  除了我点的菜以外,意外地得到了免费奉送的一杯味道醇厚的葡萄酒、一大杯酸奶酪布丁、一盘足够我吃上一个月的巧克力、一碟刚出炉的曲奇饼干。我得为新西兰美食说句公道话了:这里的牛肉真好吃,那位英国爵士对新西兰食物的评价纯粹是偏见,要知道英国人在保持这方面偏见一向是追求尽善尽美的。我敢保证最起码新西兰的西餐不会比其它地方的西餐更难吃。我永远不会搞明白为什么自己竟然得到如此礼遇?人生所经历的许多事情或许就象人们的性格,我获悉的细节越多,却发现对轮廓的印象就越模糊了。
 
  旅途中,我时常和自己的各种偏见不期而遇。偏见是一种顽固的东西,如果我试图从我的生活中根除种种看似愚蠢、无理之极的偏见,那么我的生活也将随之毁掉了。不过,当我开始逐渐了解自己的各种偏见,善意地分析它们形成的复杂原因时,这些偏见就变成了天真的孩童,它们偶尔的任性胡闹,也不再触目惊心了。或许人们不快乐的唯一原因是我们不知道如何安静地独自呆着,心平气和地和自己相处。
 
  结束了两个多小时的豪华午餐,踉踉跄跄地走向停车场时,我看到了一家亚洲食品店。不假思索地买了红烧肉罐头、辣肉丁罐头、鸡蛋、出前一丁方便面。当我把这些东西放在后背箱时,这才猛然想起自己刚刚思考着的偏见-------
 
  一路上几乎都是这样的景色。天色不再是景物的背景,而是景色中的不断变换的重要内容。在这样变化万千的天色中,是不会让人感觉单调枯燥的。六点多赶到了timaru,住进了avenue motel。

  新西兰有稀奇古怪的毛利地名,timaru大概就是其中之一吧。翻译曾经说过连新西兰人也时常无法准确无误地说出来。于是政府就把毛利语定为与英语并列的官方语言。就像我一直不明白为何研究一种已经不再有人说写的古梵文的学者会被人们异口同声地尊为大师,我也就不明白究竟出于何种原因让新西兰人如此推崇毛利文化,还要花那么多宝贵时间去学习毛利语?不过,幸运的是毛利只有语言还没来得及发明文字。
 
  选择在timaru过夜,纯粹是因为它的距离适度。明天还剩下一百多公里就抵达基督城了。其实,新西兰每个城镇都有自己的特色项目,看看每个information里陈列的那些五颜六色的宣传单页你就知道了。我时常怀疑那些旅游指南、旅行杂志上的相关介绍大多是从这些宣传单页和网站上辗转抄来的。例如我中午路过的dunedin,除了特色的苏格兰建筑,幽雅的市容,还是一个据说非常有名的观赏各种野生动物的去处。可惜我对窥探、打扰野生动物们越来越难得的自由生活,固执地保持着近似于敌视的态度;看到野生动物蹒跚地向我走来,常会不由自主地躲开;对于亲手触摸动物的皮毛更是没有一点兴趣。反倒是这样漫无目的的闲逛,一知半解的肤浅猜测,时断时续的胡思乱想更加符合我的胃口。
 
  avenue motel,好像是一家五星级的motel。148元我得到了一间客厅带厨房、一个独立卧室、两张大床、一个十平方独立园子的大房间,卫生间里有spa浴缸还有一个讨人欢喜的天窗和看似功率强大的换风机。选择这家稍贵的motel,一是为了泡澡,二是为了洗衣服。可惜洗衣房里烘干机坏了,洗不成衣服有些失望,不过spa倒让我有点喜出望外的感觉。一边泡澡一边开着天窗拖排抽烟(我始终坚持认为香烟对于旁人最大的伤害是它的浓烈的烟味而不是烟雾里的富含有害物质),一边喝着酒店不知何故送我的一瓶葡萄酒,一边拿本书看看。
 
  泡完澡,肚子一点不饿。于是拿了张当地的地图去街上散步。一到晚上七点多,新西兰的城镇就像事前商议好的一样,集体实行了宵禁,街上一如既往地看不到一个行人。这时我看到了一个石头建造的宏伟教堂,里面不时传出悦耳动听的歌声。我走上教堂的台阶,却在木门前踌躇起来。推门直接进去呢?还是先敲门?正犹豫于推敲之间,我看到了一对老夫妇从车内出来,正慢悠悠地朝上走来-------几十秒后,我就坐在教堂后排的木椅上,欣赏起镇上业余唱诗班美轮美奂的歌声了。梵高说:“艺术家的作品和他的私生活,就像正在分娩的妇女和她的婴儿。你可以看她那孩子,但却不可以掀起她的内衣去看她是否沾满血污。那样的作法是非常下流的”。是啊,当我闭上眼睛,忽略掉那些招人同情的秃顶,肥胖到变形的身材,难看的罗圈腿,古怪的背景墙,慢慢地,我听到的歌声越来越美妙动情,仿佛来自于一群无暇的天使--------
 
  不知不觉地听到结束,回到酒店已经九点多了,饶有兴致地琢磨着用酒店那把至少需要两页以上说明书才能说得清楚的多功能开罐器,打开了罐头。用剩下的黄芽菜和大虾,做了一碗味道鲜美的“美味澳洲大虾配鲜辣肉丁加新鲜异国蔬菜汤面”。新西兰的时髦、高级餐厅大概就是这么来描写菜名的。
 
  在园子里抽烟看书,耐心地整理一下多日积攒下来的、已经乱了头绪的小便笺。趁着清醒劲,把它们逐一输入电脑。这次旅行的最大好处,或许就是让我有机会接触一些与日常生活有些不同的东西,然后很自然、很乐意地做些改变。旅行究竟是什么,谁又能真正想得明白、讲得清楚、让别人信服?或许,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只属于自己的世界里旅行。
2010-07-13 13:50
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只属于自己的世界里旅行~~~经典结束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