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游轮旅游】乘海洋航行者号邮轮记
达人报告  
旅游情报编辑部

【游轮旅游】乘海洋航行者号邮轮记

发布时间: 2012-10-17 11:21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25140

在之前的两期杂志中,我们就国内母港出发的邮轮刊登了一系列文章与专栏,引起读者热烈的反响,其中既有赞同的声音,也有读者专门来信来电表达了更深入的看法。



其中,一位梁老先生手写来的信件可谓代表了很多读者的心声。
我们之所以认为梁先生的来稿具有典型意义,
不但因为从年龄上看,他是我们认为比较适合邮轮体验的中老年人,
更因为人生经历丰富的梁先生旅游经验充分、对事物有自己的见解,
同时素质也高,颇有些上海人尊称为“老克勒”的风范。
以下就是梁老先生乘坐海洋航行者号邮轮的游记。
我们希望有更多的读者能够与我们分享你们的邮轮经历,
来信或来电表达您对邮轮旅游的看法。同时,我们也会不定期地
刊登读者来信和稿件,和大家一起分享不同观点。



邮轮是我喜爱的一种旅游方式。我一直向往着提升自己,向往有服务有尊严的出行,而在我看来,邮轮正是这种价值表现集中的场所。
众多的感受在贵刊及其他传媒中已经介绍得滚瓜烂熟,只是我的二次乘船经历,两次在两个不同国度里登临同一家皇家加勒比游轮公司的大型邮轮,其感觉实在是有天壤之别。
第一次在新加坡登船,自然、松弛、心境美好;第二次在上海登船,紧张、乱套、心境恶劣,比前几年上海黄浦江江边码头的轮渡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些混乱出门的红男绿女穿得七长八短,更增添了乱哄哄的感觉。临时候船厅像医院的急诊间又挤又吵;地上到处是垃圾、饮料瓶、广告单;导游挥舞着脏兮兮的队旗,声嘶力竭地向队员叫嚷;几位阿姨、妈妈呼朋引伴的尖嗓子,小朋友在人群里乱跑乱叫;中间还有所谓的调查公司像苍蝇叮人一样,大声在人群中问:“你收入多少?你为什么乘邮轮?……”我能理解调查公司的工作人员也无非是混口饭吃,但对照新加坡码头整齐的队伍、安静的人们、得体的出行服饰、好闻的香水,让人怡然自得。这种环境告诉你,你将马上享受一个愉快的假期。你在做人,内心当然也会加倍珍惜。
在上海码头,我未登船就已倒胃口。所谓的“倒胃口”,小时候我妈妈曾用广东上海话解释给我听:就是看到恶心的东西引起条件反射,拒绝再进行下去的正常生理反应。边检的时候,衬衫湿透贴牢前心后背,才排到边检口。边检爷叔大盖帽下那双不怀好意的阴险眼神又使你心中一惊。我下意识露出讨好的皮笑肉不笑,缓解自己内心的紧张:“我是合法上船,我是用退休工资正当收入买的船票。而且我爱国,保证不会像官员一样有去无回;而且在上海我有45平米的不动产,每平米超过一万元,我不用怕,我根本就不用怕!”双手递上护照,又冲着摄像镜头龇了一下黄牙,假装镇定,当听到下一个口令时,拎起地上的口袋,逃也似地离开这个让人脊背发凉的地方,逃过栈桥,逃过人群,逃到甲板上我才松了口气,我的幸福旅行开始了。
可是上了船,却又发现,船上95%的中国人实在是一个酱缸。观之叹之,我不说你也懂得,中国人多的地方会是什么场景。但在超级邮轮上还是让人大开眼界。写到这里,让我想起从前上班时遇到的一些事情:有幸在外企做行政工作,其中一项是负责公司人员的招聘,记得几年前老板走到我办公室,吩咐我以后招人,不要杨浦区女生,公司要静安区女生。当时一根筋:难道静安区女生接单就更加灵光?后来打听、观察,后者的待人接物、坐姿、语言、正宗伦敦腔的英文,让人体味到女子的良好家教和富足的生长环境,那种大方、耐受,人身上的理性光辉是杨浦区女生八辈子不懂和学不会的,到底是老板,眼光不差。因此,我能理解各国服务生对国人的态度,包括我自己!粗糙缺乏教养的行为,叫人如何容忍。
看看3800人下船的山呼海啸,看看上百辆大巴载着蝗虫一般的游客扫荡购物中心,看看黑人保安大叔板起黑面孔拼尽全力高喊:“让残疾人先走!”可谁又听得懂另一个世界的规则呢?回船的闸门终究被游客冲垮。这哪里是上流社会的乘邮轮,这堪比逃命,比逃命更加要命的是岸上日本老年服务人员眼神里的不屑。
看看眼前汹涌的人群,看看游客的大包小包,看看岸上的日本人、船上的美国人,我无语了。上次乘邮轮,船上有一大半洋人,也经历了几次上船、下船,但微妙的气氛镇住了野蛮的乘客,只好有样学样,努力融合邮轮环境,举止言谈变得优雅起来。犹如灵异般地碰到了《霓虹灯下的哨兵》里的姑妈、表哥、林媛媛、曲曼丽,当然还有童妈妈,只是那种骨子里的矜持与高贵作派是扮不出来的。这是要有生活基础的。令人拍案的是影片开头,游行队伍的外面有个穿格子呢的上海老板喊了一句:“我们以后还是要和美国人做生意的。”现在我理解了他的高瞻远瞩。时值今日,真的不再打倒美帝国主义了,而且真的和美帝国主义做生意了,一帮上海滩上老早的小开感慨万千:船上的舞厅、赌场、酒吧更加现代,更加蛊惑人心,几十年的阶级斗争恍若隔世。




贵刊卷首有文“学会为服务买单”,实在有启蒙教育的味道,然而这份珍贵的杂志又办在上海,要知道上海是不缺这份文化的。老里八早,每过年节,杜先生都会抬出几箱银洋钿犒赏手下;甚至在著名沪剧《陆雅臣卖娘子》里的丈母娘听到隔壁三好婆的几句真话,也要付2个银圆的,这些都是多么地生活呀。到了现在,服务完毕无需打赏,吃完东西,狼藉一片,拍拍屁股走人,实在品相低级。因此人家当然会如此不屑,何况邮轮上,意大利餐厅的老年服务生更是见多识广,低看你一眼,也理所当然。
小费不在多少,准备一些小额美金票面足以应付场面。行李员、服务生是必须的,餐厅开瓶除正常记账的14美金开瓶费,另外给2美元现金。你享受到的是正餐桌上许多用心的服务,而这种服务可以说在现在的中国大陆是出再多的钱都买不来的另一种人生体验。
我喜欢打赏,我也见过祖辈们神定气闲地付小费。
下船的前一天晚上,手上拿个船上专用的小费信封,回到昨天晚膳的餐厅,奢华的吊灯下,仅见几位上海老克勒在品红酒。我递过手上装有10美金的信封给为我服务了三次的俄罗斯妹妹,小妹很懂事地双手接过信封,弯腰致谢。为服务买单、为服务打赏,实在是件令人愉快的事。这是对服务者的一种奖赏,更是人格的尊重与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