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度假长三角】不一样的郊区美食游
旅游情报编辑部

【度假长三角】不一样的郊区美食游

发布时间: 2012-10-23 10:24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33914

菜园     鱼塘    海鲜摊
秋风一吹,红菱水芹茭白,河虾螺蛳大闸蟹,纷纷上市。吃货们就有些hold不住了,兴冲冲跑去江浙一带,寻着阳澄湖、千岛湖、太湖而去,心想着“近水楼台先得鲜”,这样的鲜格格却是惹来一包气:高速排长龙,农家玩忽悠,蟹虾被洗澡,蔬菜被打药……其实,杂志的撰稿人檀,正好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她倒是建议我们不必舍近求远,上海的近郊也有着不少好地方,有当地土菜、新鲜的海货,这个深秋跟着杂志的老朋友,去松江寻最著名的“菜园”,在青浦“鱼塘”挑条胖头鱼,再去金山尝尝最新鲜的“海鲜摊”。



松江寻着个“菜园子”
松江曾经是老上海的“菜园子”,后来慢慢多出了个大学城,又多了许多别墅,再后来即便整了个泰晤士小镇,看着越来越像混血美女Maggie Q。说到底,松江私底下仍是“菜花甜妈”。所以,哪怕是现在,城里人周末依旧开着小车呼啦啦往松江赶,就冲着农家菜而去。别看松江的农家菜,土是土得掉渣,论起水灵清鲜却是其他几个郊县都比不上的,哪怕周末到这里来大吃大喝,肠胃也没负担。而在这些个“土”菜里,檀最为推荐的则是农家菜老大和英桥大酒店、索道酒店这几家。前者绝对土豪,而后两者就有点“乡绅”,不过论起味道,却都是真真的松江本地味儿。



农家菜老大  
四层楼的“土豪级”农家菜
松江最出名的当属“农家菜老大”,四层楼房一字排开,大红灯笼高高挂起,绝对属于“土豪级”。进了门,长灶台大瓦罐腊肉堆满山,农家盆菜挨个儿排着,瞅着喜欢立马下厨,这点菜的、做菜的、端菜的,挤来挤去都是人,闹哄哄的像一大食堂,却透着淳朴的欢喜。



>蔬菜,水灵“乡妹子”
灶台上的主角自然是蔬菜,一眼望去占据半壁江山,佳丽众多,模样水灵,有些在市区很难见到。比如黄瓜苗,说白了就是黄瓜baby,比火柴棒胖一些,嫩生生的,一般炒来吃,口感特清新。土芹菜很苗条,比菜场的要瘦一圈,吃口更清鲜,似乎还能嚼出汁水来。花菜也不是常见的云朵状,而是有点像“勿忘我”,挺秀气,搭配肉片做干锅,点击率特高。紫甘蓝和包菜虽是寻常,但做法可圈可点,一个凉拌香菜,酸酸的很开胃;另一个做成手撕包菜,搁些肉渣放点小辣,立马变身“川妹子”。至于他家的明星秋葵,口感实在特别,并非人人都好这一口。



>土菜,正宗“土老帽”
土菜无疑是女二号,土鸡蛋最卖座,个子比鸽蛋大不了多少,搁在篮子里很“萌”,吃起来真有鸡蛋味。通常搁点小葱隔水蒸原汁原味,或者加几把香椿炒炒,有点小苦却很入味,也可以做肉糜炖蛋或银鱼跑蛋,但考虑到腰围,还是忍着点。土豆腐的卖相没超市的白嫩,但豆腐味浓郁,或蒸或煎表现都不赖,搭配昂刺鱼来烧,鲜得眉毛都掉下来。臭豆腐更赞,蒸双臭气味重吃口却清爽,经常提早卖光。现磨豆浆也很抢手,18块一扎,搭配糍粑够乡土。还有腌菜头,8块一碟,瞅着像赵本山土不拉叽,吃着像宋丹丹爽爽脆脆,下饭最合适。玉米饼、窝窝头、米疙瘩等主食,压根就是“赵家班”,小沈阳丫蛋满场子跑。



>荤食,只能“跑龙套”
土鸡汤和酱鸭都是“限量版”,得预定,但稍嫌油腻,想苗条最好别沾,而且土鸡汤88块一罐,酱鸭32块半只,两菜就占了半桌的钱,还是省省吧。其实,他家的肉食都很靓,猪脸肉喷香,红烧肉酥烂,腊味双拼入味,问题是油光贼亮,在瘦身季只能“跑跑龙套”。嘴馋的点几个河鲜,千岛湖竹鱼汤鲜嫩又清爽,胶原蛋白还管美容;辣螺丝肉头紧实,就是太咸,一打听老板好像是东阳人;野生河虾很Q,摆明了是“野路子”,铁板虾不大灵光,做西餐比不过大饭店;白水鱼、泡椒酸菜鱼,则是青衣与刀马旦各有风姿。

英桥大酒店
>炒韭菜,倾倒一桌人
过去时天色已晚,一路黑灯瞎火很忐忑,农家乐位置都偏,否则房租Hold不住。几年前土菜刚起蓬头,英桥的牌子很硬,但如今这乡绅风头已比不过“老大”,好在还有几个压箱底的菜。比如椒盐虎头鱼,瞧着像娃娃鱼,吃口像石斑鱼,细皮嫩肉,营养丰富脂肪却少,适合想苗条的馋嘴巴,再清淡一些可做成鱼豆腐汤。虎头鱼是时鲜货,就这段时间有,过时不候。河虾、螺丝倒是常年供应,烧法无非红白二道,胜在新鲜,如那二八闺女不化妆也靓。老豆腐鸭褒、咸肉百叶结中规中矩,倒是炒韭菜倾倒一桌人,用了当地的细韭菜,贼嫩贼嫩。最后提醒一句,这是几乎所有的菜都搁辣椒,老板居然是松江人,真是匪夷所思。



索道酒家
>手工蛋饺,皮黄肉很鲜
门面店堂很朴实,端出来的菜用碗盛着,煞煞清的乡土味,感觉在农民家里做客。白切鸡很嫩,像小时候吃的本地鸡。农家三鲜够家常,鱼丸是现做的,比超市的鲜香。手工蛋饺真是惊艳,皮黄肉鲜有汁水。野生鳝段价钱有点贵,但吃上去像豆腐一样滑嫩,没丁点土腥味。招牌自然是佘山兰笋,不过这是只“春菜”,现在过去要吃笋干烧肉,老笋干丝丝缕缕有嚼头,跟余则成一样老谋深算,肉不多点缀点缀,正好减肥。最可圈可点的,他家的菜很清淡,兜了一大圈,总算逮着了一家本地农家菜!

金山农家乐
遍地都是小海鲜
和这松江一比,上海郊区还有个地方,金山,那里吃的东西就更多了。农家菜小馆子、小海鲜,价钱都不贵,味道却不错。加上金山铁路一通,哪怕不开车,坐个铁路,从上海南站上车到金山只需半小时,交通卡一刷,吃海鲜去喽。金山的光辉小海鲜门面新,走的却是平民路线,味道也很赞。不过这是新玩法,如果不想轧闹猛,也可以往西自驾去枫泾,吃吃农家菜。再有点追求的,就上个农家菜馆,尝尝航母级的农家菜到底怎么好吃。

光辉小海鲜
>海鲜拼盘,正宗“一锅端”
金山靠海,过去一趟终归要吃点海鲜。
金山嘴海鲜一条街餐厅扎堆,寻来寻去光辉海鲜,门面比较新,走平民路线,所以都是些寻常的小海鲜,现点现做图个实惠。比如椒盐濑尿虾端上来,满满一盆很给力,老板娘说现在不是好辰光,四五月份来肉头最壮;椒盐九肚鱼、虎头鱼味道嗲,咬开来洁白幼嫩;酱爆小乌贼鱼,一口一只很Q;红烧杂鱼和海鲜拼盘,都是小鱼小虾一锅端,不吃饲料的,所以很鲜;口味重的点辣炒蛏子和花蛤,下酒最妙啦。
据说,他家老早是做海鲜馄饨的,来了自然要尝一尝,油煎的做法,不晓得里头裹了什么,吃口有点咸。当地还有一种海鲜汤馄饨,菜肉馅的,汤用小鱼虾熬制,很鲜美。
这家店还供应农家菜,红烧鸭、鱿鱼烤肉以及当地的时令菜。那些菜老早就烧好了,放在不锈钢大锅里保温,想吃啥手一指,服务员立马装盘,很像市区小马路上的客饭摊头。因为不是现炒,上菜速度贼快,量很农家,味道也不赖。



农村新天地
>土鸡汤,水漫“金山寺”
廊下是新型农村示范区,农家乐是一大亮点。其间最出名的要数农村新天地,白墙黛瓦,小桥流水,还盖了个生态玻璃房,乍一看像辰山植物园,不过墙上挂着农民画,挑明了说:这里是金山,不是松江呢。
农家乐嘛,菜是自家种的,鸡是后院养的,吃的比较放心。土鸡汤必点无疑,汤头很清鲜,鸡肉紧实有弹性,端上来好大一只碗,那鸡像是大水中的“金山寺”。这菜168元,还得炖上一个多钟头,嫌贵又没耐心的,不妨吃花雕鸡,里头加了花雕酒,鸡肉厚实而酥嫩,另一番滋味。酱鸭也值得一试,野生鸭腌制后风干,肉质紧实,很下饭。
当地的农家土菜,卖相不咋地,味道却不错。鸡汁百叶包量不多,吃口很赞;马桥干筒子骨相当入味,一咬满口肉汁;黑豆芽貌似绿豆芽,口感清爽,营养更丰富;五谷丰登用了玉米、紫薯、毛豆,喜欢的可外卖,紫薯1斤5元,玉米10元;菜饭有小辰光的味道,米粒油亮,还搁了咸肉丁。
菜单上还有龙虾、牛肉粒,这是农家乐?打听后才晓得,只是给当地人办喜酒用的。

唔呶喔哩酒家
>吴越豆腐,像是“出外快”
农家菜馆跟农家乐是两码事,前者小舢板,后者大航母。
枫泾古镇景区饭店不少,但想吃正宗农家菜,还得去小弄堂里的“唔呶喔哩”。这名其实就是“阿拉窝里厢”,服务员都是本地人,菜式也家常,嫩菱炒毛豆粉粉的,和芋艿一起烧则多了几分滑糯;炒刀豆用了扁的,一看就是本地货,这些个时令菜要比市区菜场批发来的新鲜。
他家最拿手的是水乡菜:椒盐旁皮鱼最灵光,煎好后搁葱姜椒盐再炒,适合下酒;美极油爆虾炸的壳脆肉嫩,却一点也不油,冷掉后依然好吃;腌菜蚌肉用了暴腌小青菜,碧绿生青,比老咸菜萌多了;红烧咸菜昂刺鱼,一条6块,肉质弹牙,还可以烧汤;而每桌必点的炒螺蛳,感觉却一般般。
招牌菜吴越豆腐,其实就是酱油豆腐夹肉末,从豆腐里挖出肉,就像吃台式菜脯蛋挖出瑶柱,有种“出外快”的感觉。



阿六烧卖店
>烧卖,翻版“小笼包”
金山的点心,烧卖没状元糕出名,却更有吃头。
阿六烧卖店上过电视,所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店家的位置蛮偏,一条小弄堂走到底,老房子里厢暗暗的,不过蒸笼热气腾腾,吃客狼吞虎咽,那场面很闹猛。烧卖自然是阿六家的“一姐”,不过这东西怪路子:纯肉馅的,不搁糯米,一咬一包汤;蒸好了不是一只一只卖,而是一笼一笼的;吃起来先嘬汤,后蘸醋……这这这,可不就是翻版“小笼包”,如果非得找不同,就是皮子比小笼硬一些,尤其收口的地方。据当地的老吃客讲,以前肉馅里还会摆笋,卤汁更浓,价钱也便宜,一笼4块,如今可得8块大洋,翻了只跟头。
阿六的老板很能吆喝,说他家的烧卖是祖传的,有点玄乎,不过双休日一天只做500笼,平时200-300笼,多了不做,质量才有保证,这点老板算是拎得清的。他家除了烧卖,其它的点心也不错,菜馄饨咸淡适中,汤就是白汤,清清爽爽;大排面量很足,面有劲道,浇头也给力;冷面现在吃有点冷,不过搭配牛肉汤刚刚好。至于老板推荐的香干辣酱面实在太辣了,汤包么皮特厚了,不吃也罢。



编后
这两年,微博上经常能见到类似“长三角最好吃农家菜”或是“长三角最好吃鱼头”的帖子。往往吃货们赶过去,排了长队,花了路费,可这味道却是普通了不能再普通。是一窝蜂地追求一个不靠谱的“最”字,还是像檀一样,珍惜身边普通却不寻常的美味,倒是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