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去印尼日惹寻找爪哇国的传奇美景 多一份随意加两天时间添七分精彩
蓝单
达人

去印尼日惹寻找爪哇国的传奇美景 多一份随意加两天时间添七分精彩

发布时间: 2010-09-17 14:06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15276
  对于印度尼西亚,我们最熟悉的观光地是巴厘岛。但是,由于巴厘岛在文化、宗教、习俗和经济上的特殊性,世界上总是把它与印尼区别看待。要真正到印尼旅游,爪哇岛才是首选。爪哇岛上,日惹才是头牌。举一个可能不太恰当的比喻,外国人眼中巴厘岛,有点像香港与中国大陆的关系。而日惹,有点像外国人眼中的西安。对于日惹,不少人是冲着婆罗浮屠与布兰班南而去,就像到西安是冲着兵马俑而去一样。因此,不少人安排旅旅日惹的时间在两天一夜左右,甚至只有一天的。这样的游法,著名景点可以都到了,但不会太精彩。经验与经历都告诉我们,很多有趣的发现往往都在景点之外的随意闲走中。多一份随意,加两天时间,会添七分精彩,日惹是一个值得细细游玩的地方。

日惹是仙境 也是传奇

  日惹,也有译成“雍亚卡他”的。英文全称叫Yogyakarta,但人们习惯简称Yogya。1972年前叫Jogyakarta,至今在很多场合,包括各种旅游纪念品上,还是用Jogya为多。

  我的眼中,日惹是仙境,也是传奇。

  首先,日惹有一座造型优美的默拉皮活火山(Gunung Merapi),她冒着缕缕青烟就在不远处的蓝天下。由于日惹高楼不多,所以在城市的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她,让人真切感到地球的呼吸、神的喜怒,宛如仙境。

布兰班南神庙外墙上布满了浮雕,我感觉放到现代也一点不落伍

布兰班南神庙外墙上布满了浮雕,我感觉放到现代也一点不落伍

  其次,日惹是个伊斯兰教的地方。每天清晨日出前,全城清真寺宣礼塔的高音喇叭就响成了一片。各个清真寺的阿旬们用不同的声调念着经,和声般的汇成合诵,蔚为壮听。这样的礼拜,每天要做五次。此情此景,对我这种非穆斯林而言,相当震撼,颇感传奇。而更传奇的是,在相对排他的伊斯兰教地盘中,竟然有佛教的婆罗浮屠与印度教的布兰班南存在。

  婆罗浮屠(Borodudur)大约建于公元9世纪,相当于中国的唐朝时代,是当时世界上最伟大的佛教建筑。直到现在,它与中国的长城、柬埔寨的吴哥窟和埃及的金字塔一起,被称为古代东方的四大奇迹。

布兰班南与远处的火山遥相吟唱,恍如仙境

布兰班南与远处的火山遥相吟唱,恍如仙境

  布兰班南(Prambanam)晚建于婆罗浮屠约50年,现在修复围起来的布兰班南,仅仅是湿婆神庙部分。周围田野村落间,还有几十座寺庙散布着。我曾经走过部分,其感染力超过修复后的遗迹,这可能跟我比较喜欢残骸美的口味有关。

  最让我惊叹的是,就在14世纪伊斯兰教进入爪哇前,一场火山喷发将婆罗浮屠与布兰班南淹没,从而避免了一场可能发生的洗劫与宗教冲突。顺便一说,现在巴厘岛居民的祖先就是在这个时期,因印度教而逃到巴厘的。

这是婆罗浮屠的主佛塔,也是佛教的“无欲界”

这是婆罗浮屠的主佛塔,也是佛教的“无欲界”

  17世纪初,荷兰殖民了印度尼西亚。1811年,英国与荷兰在爪哇打了一仗,英国人赢了,由新加坡投资的上海“来福士广场”所纪念的托马斯·斯坦福·来福士被任命为爪哇总督。来福士从民间听说了一些关于婆罗浮屠与布兰班南的传说,便组织寻找发掘。1815年英国将爪哇归还荷兰后,荷兰殖民者继续了此项工作。婆罗浮屠与布兰班南,就是这样在帝国主义的侵略践踏下,重归了人间。后来,这个来福士又到了现在新加坡这个地方,推翻了不同意建立自由贸易港的苏丹,成为新加坡首任总督,为今天新加坡的繁荣富强指明了方向。如今,新加坡有很多纪念他的地方,如新加坡河畔的莱佛士登陆地、莱佛士酒店、莱佛士书院、莱佛士坊、斯坦福路等。从这段故事中也见证了新加坡人的用心,同样的汉字,在新加坡用的是“莱佛士”,到了上海变成“来福士”。这一变,阻断了多少人对历史的追溯与思考。

海拔2000米的迪延高原,云雾缭绕,梯田壮丽

海拔2000米的迪延高原,云雾缭绕,梯田壮丽

  言回日惹,1980年代后,穆斯林传教士至少发动了2次对婆罗浮屠的未遂炸弹攻击。2006年,一场地震加火山喷发对日惹造成严重破坏,但婆罗浮屠与布兰班南安然无恙。但是,这次我去罗浮屠与布兰班南时,看见管理者用强大的高压水枪喷射在一幅幅浮雕上作为日常清洁。日长月久,浮雕终将被冲毁。恕我邪恶,我还是希望属于人类的宝贝还是落在有文化的强盗手上好。

  仙境与传奇,是我在日惹旅游时脑中常冒出的两个关键词。当然,这种主观用词,见仁见智,因人而异。日惹乡村有点像巴厘岛,椰子树倒映在水田里,树梢上的火山青烟缭绕。日惹城区,除了有不少传奇般的建筑与古巷外,我特别享受它的市井气。到处是人力三轮车、马车与小贩构成的贩夫走卒,各种非我们常见打扮的行人熙熙攘攘的,异趣多多,让我有一种进入金庸小说的感觉,有一种传奇故事的意境。

  日惹,爪哇的灵魂地,是一个随时可以发现传奇、发现精彩的地方。

游走古城 世俗与宗教间混合着浓浓的艺术味

  印度尼西亚是全世界最大的伊斯兰国家,2.3亿人口,17500余个岛屿,400余座火山,被称为“千岛之国”与“赤道上的翡翠”。但是,一般人除了“巴厘”与“排华”之外,似乎对这个国家了解甚少。朋友问我去哪里?我回答日惹。十有八九搭不了调,不知道日惹在哪里,这就可见一斑了。因为,日惹是印度尼西亚首屈一指的名城,是爪哇文化的发源地,是印尼最有文化艺术气息的古城,也是大学城、革命城与巴厘岛之外的首选旅游地。可以这样说,想旅游印尼,可以不去首都雅加达,甚至可以不去巴厘岛,但应该去日惹。

  到日惹旅游,除了婆罗浮屠与布兰班南之外,另一个重要景点是苏丹王宫了。我们在国际新闻中常听到这个称谓,例如文莱苏丹。刚才谈到莱佛士时,也说到苏丹。所谓苏丹,就是伊斯兰政教合一的统治者。因此,参观日诺苏丹王宫是件很吊诡的事情。因为,王宫里面布展的重头是共和国的诞生与国父苏加诺的事迹,这恰恰应该是苏丹的对头。

  上文说过,印度尼西亚被荷兰殖民。但是,1942年,日本占领了印尼。当日本在1945年8月15日宣布投降时,计划受降方是荷兰。于时,在日惹的苏加诺,赶紧在8月17日宣布印度尼西亚独立并成立共和国,这就是印尼独立史上最重要的“八月革命”,也是国庆日的由来。当然,真正的独立建国是在与荷兰抗争了5年之后才实现的,日惹也由此做了5年的临时首都。因此,印尼人将日惹视为革命圣地。共和国的第一面国旗、第一任总统、第一个首都,都在这里诞生。为了报答日惹苏丹对革命的支持,共和国将日惹划为特区并承认其苏丹地位。所以,日惹也是印尼唯一还有苏丹统治的地方。一国两制,其实早有雏形。

  我不知道现在的苏丹是否还住在苏丹王宫里,但我知道苏丹王宫(Kraton)只开放上午参观。单从一般的旅游角度看,这里面也没什么可看的。光看热闹的话,里面的建筑风格、陈设与布兰班南博物馆差不了多少。我倒是觉得苏丹王宫周边的老城区,值得好好走走看看。如果选择在黄昏时分,感觉就更好了。

  我上次去日惹时,雀鸟市场(Ngasem)还在老地方,那叫一个爽。特意提到雀鸟市场是因为,我以为它是日惹的象征之一。老的雀鸟市场,五色杂陈,让我有一种老北京天桥的感觉。不少居民八辈子前可能都与苏丹沾亲带故的,有些八旗子弟的风采,都是玩鸟玩画的主。走在以前都是大宅院现在是大杂院的胡同小巷中,不断会有人请你到家坐坐,目的主要是推销传统蜡染(Batik)及各种画作、雕刻,银器、还有古董等,说起来像北京侃爷一样,都是哏哏的。不必听懂,那种意境与场面,就很有意思。

日惹人喜欢涂鸦,而且涂的都很有个性和想象力

日惹人喜欢涂鸦,而且涂的都很有个性和想象力

  日惹的蜡染(Batik)与罗摩衍那芭蕾舞(Ramayana Ballet Dance)、皮影戏(Wayang),都是极富爪哇特色的,在世界上很有名的。我特别喜欢他们的人物造型,夸张,不拘泥,与现代流行的审美情趣距离不大,非常令我受用,可谓既是民族的又是世界的。顺便一说,“既是民族的又是世界的”不等于“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前者的民族与世界没有因果关系,后者有因果关系。我以为后者是意淫,凭什么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有些民族的东西连本民族的人都厌烦,还指望得到世界的欣赏?

  我没有买任何一件东西,在旅游中不买不了解的东西是我的准则。我只是享受走街串户的乐趣,这在旅游日惹中很重要,犹如到北京就得胡同游一样。有句讲句,日惹人的生活水平大大低于我们,但整体艺术品位大大高于我们,这不仅能从他们的城市雕塑、博物馆的布展、酒店的陈设中体会出来,也能从小弄小巷小屋的墙壁涂鸦壁画中看出。品位常在不经意的细节上流露,花钱买品位的主往往是注意不到这些细节的。更离谱的是,日惹满大街到处都是弹着乐器唱歌的人,大多还组成乐队。随便拉一个到中国,都可以进入星级酒店驻唱。看来,中国人不但踢不好足球,满城的KTV也只能自娱自乐。

我非常难忘在牲畜市场的情景,可能很少有游客来到这里,他们很激动地要求照相,一个个姿势还很夸张

我非常难忘在牲畜市场的情景,可能很少有游客来到这里,他们很激动地要求照相,一个个姿势还很夸张

  可惜,现在雀鸟市场搬到4公里外的一个公园去了,很多店铺也替代了以前走家串户的淘宝,中规中矩的少了很多乐子。不过,依然值得细细品游,可以主动的闯进居民院中看看,我感觉当地人特别质朴友好。我还推荐一个叫“Fort Vredeburg”的地方,它坐落在JL. Malioboro与JL.SULTAN AGUNG的交界口附近,是日惹最现代化的街区,也是当地时尚男女聚会的热点地段。这是一幢非常大的荷兰式城堡建筑,里面有很多房子与花园,花园里有不少小摊很有个性,也算日惹的一个亮点。可能有人会问:印尼人不是特别反华排华吗?我的回答是:“CNN还说中国人反美呢。”。

  事实上,印尼曾是中国最好的盟友之一。印尼独立后,苏加诺总统亲华亲共走左派革命路线,印尼共产党员有300万以上,革命行动深入到社会的最基层,触及到每个人。1966年,军人苏哈托政变上台,为了清除共产党及亲华势力,就发动了大规模的血腥的反华排华运动。之后,印尼共产党首脑坐镇北京指挥游击战直到1980年代初才结束。所以,印尼一系列的反华排华事件,有其复杂的原因,当然也有贫富阶级因素。穷苦加没文化,最容易被忽悠的反这反那,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这是一家餐厅厕所的洗手池

这是一家餐厅厕所的洗手池

  日惹是个很有文化的地方,小小城市聚集着60余所高等院校,是印尼的大学名城。有几个大学比较集中的区域,例如与JL. Malioboro与JL.A Yani十字相交的JL.SULTAN AGUNG,是可以很方便到达的。往东方向走,很整齐美观,绿树成荫,书香十足。

  一旦有了文化,就增强了独立判断能力,就不会以概念来划分人和事,就懂得了多元,也更包容。所以,当日惹上空每天5次回响着清真寺的召唤时,大多数人该干什么还干什么,穿衣也世俗,穆斯林装束的人也很少。与马来西亚比,日惹人太世俗了,这可能与政府的政策也有关。在马来西亚,穆斯林享受住房、教育、工作等各种优厚待遇。据我所知,不少马来华人为了这些,甚至与穆斯林联姻加入伊斯兰教。补充一句,不与穆斯林联姻是不能加入伊斯兰教的。在日惹,正好反证。真是的,全世界都一样,单靠空口说白话来控制人越来越难了。这也是日惹有趣的地方之一:空气中弥散着一股世俗与宗教、传统与现代的混合味。也因此,想玩好日惹得有些嗅觉,得有些随意,更要有好奇之心。

走遍日惹不用怕 随时随地有三轮

  在日惹,很容易随意游,因为日惹不大,交通也极其方便,根本不会走失。

  我用一个“固”字来形容日惹,最外的“口”是日惹城区的形状,东西短南北长的矩形。“固”中“十”字中“一”是火车轨道。火车轨道的上面,也就是北面,是日惹致力发展的新区,一些星级宾馆、现代购物中心、办公大楼和大学集中在这。这里基本上不是旅游的重点,可以忽略。

日惹最出彩的规模效应就是密密麻麻的人力三轮车和马车,这种震撼得身临其境才有体会

日惹最出彩的规模效应就是密密麻麻的人力三轮车和马车,这种震撼得身临其境才有体会

  “十”字中“︱”是日惹最重要、最繁华的街道,北端是JL. Malioboro,南端是JL.A Yani。这两条街在一条线上,就如上海的石门路与瑞金路一样,都是直接相连的。我认为Malioboro是日惹的象征之一,日惹旅游咨询中心就在这条街16号,不过没什么实质内容。如果单看建筑,有点像上海金陵路,也是那种有骑楼的商业街。但它的灵魂在于人,在于那浓厚的市井气。各种摊贩摆满在骑楼下,而且以蜡染等极富风情的旅游纪念品为主。日惹旅游T恤上的字最流行“I · Jogya”与“I ·Malioboro”,可见Malioboro的魅力。我常说,规模效应会带来无穷的冲击力。所以,现在同样的广告会铺天盖地上下左右的贴在一个地方。我们旅游中容易头脑发热的冲动购物,也跟这种规模效应有关。而Malioboro最出彩的规模效应就是密密麻麻的人力三轮车与马车,这种震撼得身临其境才有体会。乘此一说,公平的市场价是:一辆人力三轮车5,000Rp/时,马车15,000Rp/时。

  1美元约等于9,300Rp,再折到人民币,5,000Rp约等于3.5元人民币。可怜之人常有可恨之处,车夫们看见游客就会狮子大开口的漫天要价,而且常搞些欺诈小术。我很享受与车夫们的斗争,随意逛时,累了,或迷失的懒的找北了,就叫一辆三轮,这也是我说在日惹根本不怕走失的主要原因。

  说到汇率,提醒一下兑汇问题。日惹等印度尼西亚的城市与巴厘是完全不同的,换汇点很少。如果到银行兑换,他们对买进钱币的要求是不能有任何污损与折叠印的。我在万隆与日惹各有一次到银行兑换的经历,都是如此。我调侃他们说:“你们只收从印钞厂刚出厂的钱。”如果到兑换店,一般对美元只有年份要求,只要不破损都收。日惹的兑换店,除了机场之外,主要散落在“固”中“十”的西南区,也就是火车站的南面,Malioboro 西面的Sosrowilayan地区,这里也是廉价旅馆与旅行社的集中地。

这是默拉皮火山观景点(Merapi View Point),也叫Kaliurang

这是默拉皮火山观景点(Merapi View Point),也叫Kaliurang

  “固”中“口”的位置是苏丹王宫,“固”的下半部分可看作一个“凹”,这“凹”类似北京的皇城根下,除了上文中提到的老雀鸟市场周边的古巷、古建筑等风情之外,水城(Water Castle)也在这里。所谓水城,就是古代专供王室成员寻欢作乐用的洗浴中心。不过,战争与地震的严打早已将这座曾经美仑美奂的天上人间毁的只剩遗迹了。上次日惹之行时去过那里,我很喜欢周边破败的苍伤岁月感。我还跟着一群混混看了一回斗鸡,那惨烈刺激程度至今还记得。我不知道现在那里情况如何了,有可能被重建了。

  考虑到书店与网络上关于日惹的资料不是很多。而且,我也看了lonely planet等不少旅游工具书中的日惹部分,感觉写的人可能没去过日惹,非常不靠谱。所以,我尽量说的细一些,在日惹城区的主要看点是苏丹王宫、Malioboro与Fort Vredeburg。对一般人而言,一个小时参观苏丹王宫足够。从火车轨道处的Malioboro,向南走到Fort Vredeburg,约1000米,玩多少时间因人而异了。

  还有一个点,我拿不准是不是应该放在城区中,因为它离市中心还是有一段距离的,这就是默拉皮火山观赏点(Merapi View Point),也叫Kaliurang。观赏默拉皮火山,可以在日惹的很多地方抬头就可见。但是,Merapi View Point效果特别好,周边环境也非常漂亮,有高尔夫球场、度假村、大学,看上去以为到了西方发达国家。怎样去这个点?可以叫出租车。我坐过的日惹出租车还是很本份的,自觉打表,5,000Rp起步。如果包车,那就更好办了。还有一个提醒是,如果从日惹机场走,起飞后注意看左面的窗,鸟瞰默拉皮火山,非常美。有时侯,我们热衷于花钱花力去登高揽胜,但却会忽略现成的鸟瞰机会。

景点搭配有讲究 随意自由是精髓

  日惹城外的主要景点是布兰班南、婆罗浮屠与迪延高原(Dieng Plateau)。

  通常一般人参观布兰班南与婆罗浮屠,各用2个小时就够了。所以,很多人可以用一天玩遍日惹。

  迪延高原,海拔2000米,群山围绕的一块平原,实际上是一个火山塌陷口。去迪延高原的路上,云雾缭绕,梯田壮丽。而目的景点的所谓印度古寺庙(Arjuna Complex & Candi Bima)、彩色湖(Telaga Warna)等,基本上没有观赏价值,是“美丽的风景在路上”的最佳实践。另外,穆斯林农村小镇的风情很有些意思,清真寺在这里特别显得有力量,还是值得一游的。特别对没去过巴厘岛的人来说,一路上水田、梯田的图画,有点像乌布。

  布兰班南在日惹的东北面,距市中心约27公里。婆罗浮屠在日惹的西北面,距市中心约47公里。

  迪延高原距日惹市中心约120公里,已经不属于日惹地界了。所以,一天玩遍日惹是不包括迪延高原的。由于它跟婆罗浮屠同一个方向,不少人将婆罗浮屠与它串在一天游。

  游布兰班南、婆罗浮屠与迪延高原最偷懒的方法是包车,一辆有空调的小车或小面包车,价格约35,000Rp/时,约25元人民币/时,包括了司机与汽油。通常他们会开价500,000Rp以上/天,一天的概念是10小时。

  火车站周围的旅行社有很多一日游的行程,一般不包门票与餐饮。例如:婆罗浮屠日出与布兰班南8小时,95,000Rp/人;婆罗浮屠日出与迪延高原,225,000 Rp/人。他们还会跟你详细算计跟他们去游布兰班南婆罗浮屠,比自己坐公交车去还便宜,因为旅行社门票优惠。

  布兰班南的外国人门票是13美元,婆罗浮屠是135,000Rp或15美元。考虑到收入差距,很多发展中国家的景点门票往往是内外有别的,差别可以用几十倍、甚至百倍计算,连泰国、印度这样的被西方认可的国家都是如此。据说中国以前也是如此,现在与世界接轨,统一票价了,将国民统一到外国人价格体系中了。

  不论包车,还是跟旅行社,价格都不贵,但我还是推荐搭公交车去布兰班南与婆罗浮屠。原因很简单,就像出国自由行比一般的跟团游贵一样,就是图个随意要个自由。有人会说包车也自由啊,可我总觉得有人候着,我就放不开。而且,日惹的包车司机还总想拉人去购物,一路上很烦。所以,当一个城市有轨道交通时,我首选就是它。

穆斯林农村小镇的风情充满着异族异教的魅力,很值得沉下心来体会

穆斯林农村小镇的风情充满着异族异教的魅力,很值得沉下心来体会

  日惹的公交车,搞的就像轨道交通一样。马路边上的每个车站都建有一个小房间作站台,犹如我们的地铁站。3000Rp买票进房侯车。下车只要不出房间,随意换车。房内贴有地铁一样的运行示意图,工作人员也很热情。空调巴士还不挤,日惹的主要景点、甚至机场都到达,而且几乎都从Malioboro过。每个房间靠马路的三周都标有很大的站名,很远就能看见。1A、1B的终点就是布兰班南站。如要到婆罗浮屠的话,只要坐到Jombo站,下车就有去婆罗浮屠的长途巴士在拉客。

  我在日惹包过车,也搭过公交车。这次重游,就是搭的公交车,感觉比包车随意自由多了,舒适度也不差太多。

  由于坐公交车的随意性,每天我是根据天气来决定去哪里的。如果发现雨天,我就会继续懒在床上。

  第一天早晨自然醒时,发觉云层灰暗,于是决定去不太重要的布兰班南。玩过布兰班南回车站的路上,因为想看清真寺,发现了幼儿园,再一路发现了村庄、小学、火山背景下的农牧市场及让我兴奋无比的牲畜市场。

  第二天早晨,天气晴朗,于是决定去最重要的婆罗浮屠,从而有了最好的光影条件欣赏这一古代杰作。虽然有人说这是不能比较的,但为了方便读者,我还是决定将婆罗浮屠与柬埔寨的吴哥作个比较,哪个更好看好玩?

这是日惹小吃摊贩的标准流动车

这是日惹小吃摊贩的标准流动车

  总体上说,吴哥更好看好玩。因为,吴哥是一大群寺庙,而且各有特色,单从量上就绝对压倒了婆罗浮屠。但是,婆罗浮屠有它的独持之道。它像金字塔一样建于山顶上,放眼四周是茫茫的渺小的雨林,雨林的尽头是美丽的火山飘着青烟。人们通过欲界、色界,登到无色界后,仿佛能看到佛与天的对话,这种大气与仙气是吴哥无法比较的。但是,这也对去婆罗浮屠的天气有云层不能遮山的要求。同样的地方,不同的天气,感受会天上地下,这点提请留意。

  如果再有人问:暹粒与日惹,哪个更好看好玩?我选择日惹。因为,暹粒的精彩,吴哥是唯一。日惹的有趣,婆罗浮屠仅是之一。

  如果再跟巴厘比,巴厘的主题是度假,日惹的主题是探索与发现。度几天假是可以安排的,探索与发现是不应有压力的。多一份随意,多几天时间,日惹会让人看到更多爪哇国的传奇美景。我想,我还会再去。

<!声明:任何个人/单位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