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回头再看墨尔本 精彩超出你我想象(下)
蓝单
达人

回头再看墨尔本 精彩超出你我想象(下)

发布时间: 2010-11-05 11:08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9635
  墨尔本很精彩,精彩在从自然风光到文化艺术都有的。而且,由于墨尔本处在澳大利亚最繁华富庶的金三角地区,城镇与景点相对密集,不像其它州会开车半天不见人影。我们会接着往下说,把范围延伸到墨尔本周边,相信这会让大家对那个区域有更深的了解。

威廉斯镇 这里的入夜特别美

  有外地朋友第一次到上海来,我会在华灯照亮夜空后,带他去金陵东路码头坐轮渡到浦东。然后,沿着黄浦江畔,一边隔江欣赏外滩的美景,一边往滨江大道方向走。其实,我很不想带朋友走这段路的。因为,这不仅是最具上海风情的一段路,也是最有浪漫氛围的情侣地。如果外地朋友是位男性,俩爷们走这段路,我还真怕引起误会。如果外地朋友是位妹妹,我更会不好意思了。

  在墨尔本,也有类似这样的一个地方,叫威廉斯镇(William Stown)。它就在墨尔本市中心附近,像一个半岛样伸向大海,与市中心的摩天高楼隔海相望。这种天然栈桥的位置,英国殖民墨尔本时,它理所当然的成了第一海港。也因此,造就了威廉斯镇有浓厚的历史底蕴。

意大利街的餐馆与唐人街一样,都喜欢在门外揽客

意大利街的餐馆与唐人街一样,都喜欢在门外揽客

  当然,现在的威廉斯镇已不是吞吐货物的海港了,而成了帆船与游艇的天下。一眼望去,以城市为背景的大海上,百艇泊游,千帆侍航,甚为好看。

  我特别喜欢海岸边的老房子,很多店特别文艺,有时光到流的感觉。我会在古旧老式的果糖店里买根棒棒糖,然后在船模店的橱窗前研究各种风帆,再到像魔法城堡一样的旧书店浏览泛黄的杂志,更享受在二手唱片店里快速翻动一张又一张老唱片的感觉。馋了,买个塞得满满的冰淇淋蛋筒,写意的穿过绿地、穿过维多利亚式凉亭,走向蓝色海洋中的长长栈桥。我会在军舰这里驻足,对渔船也有兴趣。但是,最令我有兴趣的是蒸汽小客轮,现在成了游船。一大堆碗口粗的圆木整齐的码在舱门口,戴着鸭舌帽的水手烧着蒸汽炉让船穿越于大海与亚拉河中。

  可惜,如果坐船回墨尔本,就不能自驾开车了。犹如以前从上海延安东路高架弯入外滩一样,从威廉斯镇回墨尔本时,从西门大桥(West gate Bridge)上向前眺望,墨尔本的夜景特别美。

卡尔登 感觉到了意大利

  卡尔登(Carlton),就接着市中心,在维多利亚女皇市场边上。当然,我这里说的卡尔登比较泛,是以旅游角度来说的。这里最著名的有:澳大利亚皇家展览馆及卡尔顿花园、墨尔本博物馆、墨尔本大学与意大利街。

  皇家展览馆有着意大利佛罗伦萨大教堂般的圆顶,是一幢融合了拜占庭式、罗马式、伦巴第式及意大利文艺复兴风格的伟大建筑。而卡尔顿花园中的罗马式雕塑喷泉与气势磅礴的林荫大道,让我有一种跟随凯撒大帝回朝的感觉。怪不道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中是将展览馆与花园(Royal Exhibition Building and Carlton Gardens)并列写入名单的。因此我相信,这个花园有很多欧式园林的精华,可惜我不懂。

卡尔顿花园

卡尔顿花园

  在澳大利亚历史上,这里是个非常重要的地方,有点类似我们的天安门广场。因为,澳大利亚联邦是在这里宣告成立的。此外,这里也曾是世博会展地。现在的每年春天,这里也是世界五大花展之一的墨尔本花展的举办地。

  从卡尔顿花园步行3分钟,就是莱贡街,是澳大利亚最著名的美食街。因为意大利人经营的餐馆扎堆,又称意大利街。意大利,犹如意大利面与中国面条一样,相似地方太多。意大利街与唐人街,大概是墨尔本唯二在门口揽客的餐馆。不过,唐人街揽客的都是中国姑娘,意大利街揽客的都是意大利男人。那种穿衣做派,很有《教父》之韵。

  这里顺便一提,说到美食,我感觉墨尔本与上海,各有千秋,难决高低。说中菜,肯定是上海的选择多。问题是,由于墨尔本居住着来自全世界各国各民族的移民,而移民创业的最好捷径之一就是餐饮业。所以,在墨尔本,可以品尝到世界各地的美食。而且,很多是国人烧给国人吃的纯正口味,不是烧给外国人吃的改良菜。这一点上,上海外国餐馆的纯正性,没法跟墨尔本比的。而且,由于澳大利亚食材的品质又多又好,移民中又藏龙卧虎的,常常出现最好的XX菜不在XX而在墨尔本之说。例如,香港美食家蔡澜说“最好的越南米粉不在越南而在墨尔本”。

  况且,在墨尔本,“吃”还可以看成“游”的有机组成部分。不知大家有没有这样一些观察,例如身边的移民朋友,他们唱的歌、说的话、想的事,保留着很多他们走出国门时的印记。用一句比较损的话说,土的都掉渣了。这是移民的普遍文化现象,这种断层式的化石文化,绝对是墨尔本的一个旅游资源。想探寻这些旅游资源,走入这些移民的餐馆是一条捷径。所以每次去墨尔本,我都会去意大利街,因为不仅可以品尝的意大利美食,而且还能从这些移民吃的品相中窥探出这个群体的品相出来。

  从卡尔顿花园往西步行不到1000米,是澳大利亚八大砂岩名校之一的墨尔本大学。古色古香的校园建筑风格,整体是新哥特式的,透着浓浓的历史气场与学术氛围。我去的时侯,看见一对新人正在法学院的四边回廊中拍摄婚妙,新娘的性感、浪漫与像修道院一样的庄严回廊,严丝合缝的混搭着,让我不免想到了意大利名著《十日谈》。

  游在卡尔登,特别是在一些僻静马路上时,有强烈的身在意大利的感觉。区别只是墨尔本的路太宽、人太少。意大利给我最大的感觉是,他们有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艺术之道。斑驳的外墙、破旧的门窗、老旧的坛坛罐罐,经他们一鼓捣,都成了一幅幅明信片般的图画。

菲茨罗伊 不羁拉丁风情

  菲茨罗伊(Fitzroy),就在卡尔登隔壁,这是一块充满着拉丁风情的区域。

  我所说的拉丁风情,是我自己的一种划分,主要是指西班牙、葡萄牙语系这些地方所特有的一种松散而奔放的生活方式,也有点穷开心与不严谨的意思。我把一些绿色和平分子、素食主义者、波希米亚追求者,差不多都归这一类。像最近菲律宾人质事件中的菲方所为,也有这种风格。

拉丁风情的Johnston Street艺术节

拉丁风情的Johnston Street艺术节

  我曾在这一带的Johnston Street上,碰巧参加过一个街头艺术节,从西班牙佛朗明哥、巴西桑巴、阿根廷探戈、智利庫依卡、哥伦比亚班布戈、墨西哥哈拉韦、牙买加瑞盖到秘鲁马里涅拉等等,全让我看见了。而且,什么西班牙海鲜饭之类的拉美民间小吃、大吃,像庙会一样让我吃了个饱,也瞧见了他们的德性。据说,Johnston Street是墨尔本的拉美街,当地人也称之为西班牙街。

  出拉美街转弯就是Brunswick Street,上篇文章提到过这儿。这里的一切,看上去都有点不着调的可爱。酒吧的门窗大多都开着,衣着休闲的男女在这里四腿丫吧的喝酒寻欢;街角的咖啡座一个又一个,墙面上画着浪漫想象的涂鸦;两手店中,穿着波希米亚的女人们怡然自得的淘着旧衣她衫;一扇落地大窗内,一大帮人端着高脚酒杯在几幅画前高谈阔论,可能一个新的画展今天开幕。

菲茨罗伊花园的古希腊牧羊女神的雕像

菲茨罗伊花园的古希腊牧羊女神的雕像

  这里的餐馆也有意思,什么阿富汗的、尼泊尔的、索马里的、印度某邦的,都很奇奇怪怪的。我还看到一个招牌用歪歪扭扭的中文写着“毛”,里面还挂着我们熟悉的肖像。这些小餐馆的地上都堆着一叠叠广告杂志,从夜总会节目、小剧场演出、绿色和平活动、社会主义宣传、抗议战争集会、声援难民游行到同性恋交友,哇塞,真的很多元。

  当然,菲茨罗伊最有名的是菲茨罗伊花园(fitzroygardens.com)。我去到那里时,一圈还没转完,注意到有好几批中国旅行团已经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了,他们主要就直奔库克船长的小屋(Cooks’ Cottage)而去,其它一概不看。

  建于1848年的菲茨罗伊花园,当时就以城市需要呼吸为由而应世的,并且立法保证为永久性的公共花园,从而具有城市规划与社会学上的特别意义。它给我的总体印象是有着很多壮丽的巨大古榆树,看上去特别优雅。还有一个温室花房,门口的喷泉处有一个古希腊牧羊女神的雕像,很有古典美。

巴拉腊特 不要只盯着黄金

  巴拉腊特,也是中国旅游团的热点景点之一,但他们只盯着黄金奔淘金鎮而弃其它一切。这一点上,21世纪的我们与19世纪在巴拉腊特淘金的华工比,一点都没有进步。当初淘金的华工受别人歧视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人们认为华人只知道黄金黄金黄金,把钱看成了一切。

  钱不是目的,只是追求幸福的工具。由于有了黄金,人们在巴拉腊特大兴土木,商业、娱乐业也蓬勃发展,政府也因此有财力建设各种公共设施与美化城市。所以,旅游巴拉腊特,就要顺着这个思路去寻找19世纪的淘金财富为这所城市带来的历史繁荣,而不要只盯着淘金本身。

  探寻巴拉腊特,能看到很多当年暴发户的奢华痕迹,例如Lydiard Street上就有一大堆维多利亚风格的历史建筑。而巴拉腊特的林荫大道、公园、古老的邮局、精美的酒店、古典的剧院,都是相当有味道的。2006年,巴拉腊特还举办过世界历史名城联盟大会(The League of Historical Cities),其成员有日本京都、印尼日惹、法国巴黎、西班牙巴塞罗那、希腊雅典、中国西安等。与此类城市为伍,终究也能说明它还是有点货式的。

每到秋天,墨尔本周边的小城小镇红叶缤纷、诗情画意

每到秋天,墨尔本周边的小城小镇红叶缤纷、诗情画意

  由于历史上的巴拉腊特暴发户多,私家花园就特别靓丽。三代下来,暴发户成了世家,园艺栽花养马就成了传统。百年来,每年3月,这里举办以私家花园PK为主的秋海棠园艺节。虽然我们能赶上这个园艺节的机会不多,但这也提醒我们,走过路过这个城市时,爱园艺的人不应该错过隔着栅栏瞧瞧人家花园的机会。

  据我所知,大多数人到巴拉腊特是以墨尔本为基点的一日游。而且,由于淘金镇里的内容很丰富,就是想看看淘金之外的东西,时间上也难于安排。其实,可以安排巴拉腊特的行程在大洋路的回程中。如果游完大洋路经内陆公路回墨尔本,从巴拉腊特走比从吉朗回墨尔本,也就多20公里。而且这样的话,由于当晚会住宿于巴拉腊特而不是墨尔本,时间上就充裕很多。

  晨曦中的巴拉腊特非常美,特别是在文多里公园与文多里湖(Lake Wendouree)这一块。文多里湖很大,曾经是1956年墨尔本奥运会的划艇比赛地。近几年由于干旱,文多里湖有过干涸的时侯。无论是湖水还是干涸,它总有一种似乎澳大利亚特有的氛围,令人心动。

戴尔斯福德 白领小资的浪漫乐园

  从巴拉腊特回墨尔本的路上,如果多绕40公里风景如画的乡村公路,可到达以矿泉著称的戴尔斯福德,墨尔本人称它为Spa Country。

  这是个丘陵地带,其中还有山峦、湖泊与森林点缀。一百多年来,意大利、瑞士、爱尔兰等欧洲移民是这块地区的主要居民。所以,车进戴尔斯福德后,欧洲风情扑面而来。反正,我驾车到了戴尔斯福德后,就情不自禁的找出贝多芬的《田园交响曲》来听。而且,一直到离开戴尔斯福德为止,车上的音乐永远循环着《田园》的旋律。自以为对古典音乐没什么悟性的我,在这里,因为美景如乐,或乐如美景,让我充分领教了交响音乐的美妙。

喝一口戴尔斯福德的泉水,看不够戴尔斯福德的美丽

喝一口戴尔斯福德的泉水,看不够戴尔斯福德的美丽

  Lakefront度假公寓座落在戴尔斯福德的湖畔小道上,面对静谧的湖泊、摇叟的芦苇、飞翔的野鸭,我呆坐好久,真希望时间凝固。后来,我不得不将还要赶路的现实塞入空空的脑中,匆匆走到湖畔附近的泉井口,用手捧着曾特供给英国女皇的泉水,喝上几口,继续上路。

  戴尔斯福德是小资的,它是墨尔本周边最有新纪元(New Age)特色的度假胜地,是城中白领、丁克、熟女、情侣、同志、文艺青年的周末热地。这里的街道很古旧,19世纪的老屋中开着画廊、书店、咖啡馆、SPA、塔罗牌算命、熏香美容之类的店铺,集贸市场卖的是Organic的水果与蔬菜,农家旅馆(B&B)更是一个赛一个的风情奢华与个性。

  我特别喜欢这里的一个意大利与瑞士移民经营的熏衣草农场,不为熏衣草,而是为了浓浓的欧洲风情。农场里,保留着百年前的屋子与陈设。餐馆凉棚前的草地上,平地起着意大利农村才有的老式比萨烤炉。葡萄架下是鹅卵石砌成的没有屋顶的房间,诗意的盆花吊在窗台旁,一张张雅致的餐台在成串的葡萄下。不远处的溪边,一大群鹅正摇摇摆摆的寻找牧鹅少年马季。垛成一块块方方正正的草料旁,拖拉机静静的躺着。成排的萍果树下,满脸绉褶的意大利老人坐在草地上,围着他的是一圈盛满水果与果酱的篮子。

  戴尔斯福德,一个城里人享受田园、现代人缅怀过去,中国人体会欧洲乡村风情的难得之地。当我最后依依不舍的要离开戴尔斯福德时,还是忍不住拐进了乡村公路旁的瑞士巧克力作坊,喝了一杯香浓稠甜的巧克力。

  顺便说一句,当我们在澳大利亚旅游时,最常见Mount Franklin矿泉水就产自戴尔斯福德。

莫宁顿半岛 泡着海水喝红酒

  照理说,澳大利亚曾是英国的殖民地,墨尔本风情应以英伦为主。可事实上,英伦风情犹如英国炸薯条一样抵不住地中海美食的冲击,墨尔本呈现更多的是地中海式的风景与浪漫,莫宁顿半岛是一个典范之地。

到澳大利亚旅游,住农家旅馆(Bed & Breakfast),本身就是一项非常有特色的旅游内容。戴尔斯福德、莫宁顿半岛、企鹅岛、大洋路沿线是最好的体验之地

  到澳大利亚旅游,住农家旅馆(Bed & Breakfast),本身就是一项非常有特色的旅游内容。戴尔斯福德、莫宁顿半岛、企鹅岛、大洋路沿线是最好的体验之地。

  对墨尔本富人来说,他们会在莫宁顿半岛购一个度假别墅。对穷苦的劳动人民而言,他们会拖儿带女的去莫宁顿半岛住帐篷营。总而言之,当夏天来到这里墨尔本后,整个莫宁顿半岛就被度假氛围笼罩着。这里除了地中海式的海滨之外,还有古老的渔村小镇、星罗棋布的酒庄、开放的果园、多过超市的乡村高尔夫球场及曾经的军事基地与大人也喜欢的迷宫。

  这里的海跟大洋路那一带不同,大洋路多的是壮丽,莫宁顿有的是柔情。这里的海水不仅仅是蓝,更掺着各种美丽的绿色,这是一个有珊瑚、有美丽潜水世界的地方。

  这里的沙滩很宽很细绵,白色的沙滩上矗着一个挨着一个的彩色小房子。人们在这种色彩鲜艳的盒子房(mpbba.org.au)里,对着天对着海的吟酒作乐,空气中都弥散着享乐主义的元素。

  当夕阳西下时,莫宁顿的天与海都是玫瑰色的。一艘艘风帆,闪着反光,徐徐驰回海滨;空中的风筝拖着海中的载人滑板,在浪中颠舞。伸入大海的栈桥上,一溜垂钓的人组成了美丽剪影;海浪拍岸,欢快的狗们冲向主人扔向远方的小球。我,一个中国来的游客,只能伴着满天满地的海鸥,旁观这美丽的景像。

  我喜欢莫宁顿,它有东南亚海滩的韵味,但没有东南亚贫富两极的闹心;它有地中海式的浪漫,但有比地中海好的太多的金沙银滩。

  这里还发生过一个与中国有关的事件。1967年,时任澳大利亚总理的霍尔得在这里游泳时失踪。多次搜寻,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成为澳大利亚的一个历史迷案。由于当时中国正在搞文革,西方看中国有点像现在看北韩,坊间传说霍尔得总理是中国的间谍,他的失踪是被中国的潜艇接走的。英国还出版了一本《总理原来是间谍》的书,说的就是这个故事。这个事也间接说明了莫宁顿是个好地方,连澳大利亚总理都在这里度假。

昆斯克利夫 渔人码头找保罗

  昆斯克利夫是一个著名的渔港,也是一个有很多历史建筑的古镇。每到周末,很多老爷车爱好者会驾着爱车在这里以车会友。我去的那天,看到的老爷车不少于100辆,从百年前的贵族用车到美国军车都有,大开眼界。这里也是著名的垂钓之地,长长的栈桥与码头周围,到处都是钓鱼的人。我看到不少人钓上的是保罗的兄弟,舞动的八爪鱼在钓鱼人的水桶里,显得有些晶莹透明,特别好看。

  可以这样说,昆斯克利夫是大洋路上最有意思的小镇之一。这里有灯塔、有可以观光的蒸汽小火车、有古老的酒吧与潮人喜欢的旧仓库。虽然,我没有赶上有吃有玩的昆斯克利夫海鲜大会(Queenscliff Seafood Feast),但我在渔人码头上买过鲜美的青口。

  我不知如何点出昆斯克利夫的精髓,它有点苏州河仓库艺术区或田子坊的味道,当然是贵族版的。特别是在昆斯克利夫音乐节期间,各种流行乐队与纵情的年轻人在库房、码头、铁轨旁等历史工业区内,圈出不同的演出范围,在海腥味的空气中放飞一切。

  从地理上讲,昆斯克利夫才是大洋路的起点,而不是吉朗。从旅游攻略上来说,我们既可以按照常规从墨尔本通过吉朗再到达昆斯克利夫来游大洋路,也可以从莫宁顿半岛上的索伦托搭渡轮到达昆斯克利夫。

  昆斯克利夫是海豚出没的地方,坐渡轮时,可能会看过海豚追着船行的浪花飞跃海面。昆斯克利夫也有专门与海豚一起海中同游的出海活动。

  由于篇幅所限,我对大家熟悉的大洋路就略过不表了。同样,我对企鹅岛也不说什么了。我只能说,企鹅岛有比企鹅更精彩的内容可以玩。别的不说,我在企鹅岛住的农家旅馆是一对退休的美术教授夫妇设计经营的,其个性化的房屋,他们的生活方式,本身就是很特别的旅游内容。

雪山湖海 缤纷超越想象

  我有点犹豫是否介绍湖口与雪山,因为它们离墨尔本还是有点距离的。但是我又想,这300公里的路程与企鹅岛的240公里比,也多了多少,但精彩的程度超越想象。而且,它们都位于墨尔本去悉尼、堪培拉的顺路间。真想去,还是很方便的。错过了,有点可惜的。

  我先用一个“目”来解释一下湖口的美妙:“目”有三个矩形相连组成,最上面的矩形是高山地区(High Country),中间的矩形是很多湖泊,下面的矩形是大海,湖口就处在下面两个矩形中间,湖泊流向大海的地方。最奇妙的是,有些漂亮极的沙滩就夹在湖与海中间。沙滩的右边是蓝色的海洋,沙滩的左边是碧净的淡水湖泊。

  湖口的旅游开发很完善,它是墨尔本机动小船爱好者的伊甸园,也是抓螃蟹的热地。作为游客,我们可以加入各种捕鱼抓虾的渔船活动。

  因为湖口太美,我第一次去时,岸上都看不过来,根本没有时间参加这种捕鱼抓虾的活动。再游湖口,我住了3晚,有时间上了渔船,哪叫一个后悔啊!原来船入湖海之间,更加超美,我后悔第一次只在岸边了。

  湖口令我印象深刻的还有鹈鹕,又叫塘鹅。当我们的渔船返回码头时,从空中到水中,无数只鹈鹕尾随着渔船进港。船老大早在我们行程之间,手脚麻利的将捕上来的鱼蟹开膛剖肚的洗干净了,以便分发给大家带下船。此时,只见船老大将鱼杂一把把抛入水中,鹈鹕们随之一阵阵疯狂。原来,鹈鹕与渔夫早已达成默契,每一艘渔船都遵循着这种做法。

  从湖口往后面的高山走,就是雪山。当然,雪是冬天才有的。像布勒山、霍瑟姆山、布法罗山与福尔斯溪,都是世界著名的滑雪胜地。当北半球的夏天时,很多职业选手就赶到了冬天的南半球来训练了。我不会滑雪,我喜欢的是这一地区中的布赖特。

  布赖特是澳大利亚最著名的秋季红叶观赏地。秋天时,满山满路的树,都是由各种颜色构成的。所能看到的地上,厚厚的红叶像地毯一样。在这里,我还见识了很多美丽的野蘑菇。它们以鲜艳的橙色为主打,配有各种白色圆点,艳丽的一朵朵伸头在落叶上。但我不敢碰,我就不明白,为什么美丽总会与毒扯上关系。

  如果赶上,每年4、5月间,这里有坚果节(Wandiligong Nut Festival)与庆丰收的狂欢秋节。

编后

  写到这里,我已经写了超越常规一倍的篇幅了,必需打住了。其实墨尔本还有很多精彩的东西,比如上篇开头说到的墨尔本姑娘埃拉,她就喜欢处在澳大利亚三大河流的交汇处的伊丘卡,那里有特别的澳大利亚内陆味道,而且是带水的。很多墨尔本人到这里是为了追求一种恬静的水上生活,租一艘房船,自已驾着,沿河随心所欲的漂泊。

  所谓房船,是一种像房子一样的船,有睡房、厨房、客厅等一切居家设施,大小根据多少个睡房而定。这种船的行驰速度很慢,操控极其简单。最重要的是,墨累河很静,有些河段,简直就在森林之中。所以,出事故的可能性极小。

  埃拉很喜欢这种房船。她说,当看着月光通过河面波光粼粼的射到天花板上,当听到河畔树林的百鸟在黎明前啼唱,人有一种清空的感觉,一种月光洒上心灵的宁静,一种脱离了人间烦杂的超脱。她问我:为什么你们的旅游团总喜欢哪样赶啊赶,旅游的节奏比上班还快。

  我想,埃拉的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我们做事,太追求表面的轰轰烈烈,缺少心灵深处的建设。虽然,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旅游之道,没有高低之分。走过路过,可以错过。但是,这种错过应该是在知情的条件下的错过,不是糊里糊涂的错过。我们应该已经从追求去了多少个国外城市的初级阶段中走出,游深、游好、游出自己想要的,才是我们旅游的目标。我们不但要登上巨大华丽的海上游轮,更应珍惜这种静的能听到心跳的房船。

<!声明:任何个人/单位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