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你怎么看汕头?新老汕头人对这座城市的不同解读
旅游情报编辑部

你怎么看汕头?新老汕头人对这座城市的不同解读

发布时间: 2013-01-08 17:40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31043

有句话说得好:“每一座城市有什么样的性格是由你自己来决定的。”同样的地方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解读,就拿汕头来说,在这个“舌尖”当道的年代, “潮汕美食”大概是大多数人提到汕头时能想到的第一个、说不定也是唯一一个关键词,美食真的能涵盖汕头的所有吗?就此问题,编辑采访了两位“汕头人”,一位是如今居住在上海的汕头人朱小姐,另一位是因工作调动从西安搬来汕头的大勇,他们将从自己的角度与我们分享各自眼中的独特汕头。




不知不觉来汕头已经五年了,感谢这个城市,当你不被外界所迷时,更易潜入灵魂深处,寻找自己。汕头,正因为没有成熟发达的现代商业文明,因此拥有一种少有的心灵寂静。你在这里不易找到强大的灵魂力量,但你可以静下来,沉淀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而这个城市,可以为你提供最基本的身心需要,只要你会寻找,会欣赏,会享用。
风光
首先是自然风光,表面看起来,汕头没有什么驰名的景区,细节上缺少情调和品位,但住得久了,你会发现,上帝原是厚待这个地方的。除了当地人津津乐道的气候,还有美丽的风光。当年,陶铸称这里为“华南第一景区”,自有他的眼光和道理。
汕头是中国唯一拥有内海的城市,如果你拥有一辆车,无论置身哪个角落,半个小时之内,都可以到达海边。我认为汕头最好的看海地方是迎宾花园,过去的市委招待所之一,如今几乎废弃,但气宇不凡,到处是怒放的花朵与芬芳的草木。我喜欢在观海茶座背面的小亭旁看海读书,这里的海很静,带有一种奇异的祥和,波光潋滟,渔帆点点,望得久了,会进入一种空茫辽远的境界,黄昏时,不知哪里的炊烟袅袅升起,越升越高,渐渐和明净的天空融为一体。
如果想看真正的渔民生活,又觉得到南澳岛是太大工程,可以到妈屿岛,这是海湾大桥下一个原汁原味的小岛,码头边荡漾着简陋的渔船,到处可以看到挂在树上的浮标,岸边是正补着渔网的妇女,走过树荫,会有热情的当地人邀请你同喝工夫茶。随意抬起头,便可看到小山上古朴的妈祖庙。不知为什么,走在上山小路的绿树浓荫中,总会想到川端康成《我的伊豆》里提到的几个字:旅情的滋味。
是的,汕头城市建设相对薄弱,但只要走出人工建设的地方,你会感到爱与美,那是来自大自然的馈赠。其实,在人工建设方面,也有可去的地方,中信海滨度假村和东山湖温泉,都是可以令人尽情享受的胜地,只是稍远一些。如果想走得再远,汕头有八大景区,除礐石外,还有澄海陈慈黉故居、青云岩、黄花山公园、海门莲花峰、潮南的翠峰岩,以及塔山和神山等,我个人认为,景色最佳的是最远的潮南翠峰岩,不仅有美丽的传说,且富有原始的野趣。
除了海之外,汕头多山,同样很近,就在城边,爬山是和去公园一样随意的活动。两三个小时便可圆满往返。如果喜欢自然开阔,可以爬桑浦山,如果钟情盆景般的精致,可以爬礐石,如果天性浪漫,可以前往萧乾魂牵梦萦的梦之谷,只要你是爱玩的行家,在梦之谷避开人少的地方,便能找到厚厚的落叶和汪洋般的绿海,找到属于自己的梦之家园。




我较喜欢去的地方,还有湿地,汕头作为一个污染较少的城市,拥有联合国环境署在亚洲最大的湿地示范区。最初喜欢牛田洋,后来常去南滨路的苏埃湾,因为少有人来,这里保存着最原始的野趣,有大片的湖水和野花,人迹罕至的池塘,浓密得无法进入的丛林,不时可见到停在牛背上的白鹭,用纤细的双足在轻轻跳来跳去。
汕头人可爱的一点是,对景色并不留连,除了在礐石梦之谷人较多之外,再美的风光,也不会有太多游客,即使有人来,半个小时之内也会离开,你可以静静独享,品味,在美景中感悟,甚至融化。
住久了,会发现,这是一个有着自己节奏和韵律的城市,虽然四季常绿,依然会清楚地感到季节的变迁,虽不像北方一样四季分明,但有着定期的呼唤:春天,梦之谷野花开了,南滨路和巨峰寺的桃花如同在燃烧,进入夏季,杨梅节要来临了,可以痛快地大吃杨梅,跳到海里游泳,秋天,林檎终于成熟了,只有一个月左右的口福!冬天,陆河的梅花在等待……这里的交通工具也是少有的齐全,人力车、电动车、摩托车,还有出租车,费用低廉,虽然人声鼎沸,交通混乱,档次较低,但除了个别情况,极少塞车。如果从广州或上海过来,会对这里的交通心生感恩。
美食
其次是饮食,我虽然是地道的北方人,热爱着羊肉饺子和粉条烩酸菜,但即使在最不喜欢这里的时候,对它的饮食都是心醉神迷的,甚至曾经一度认为,当地人的聪明才智,很大一部分被上帝分配到吃喝上了。来到这里,如果错过美食,便是最大的遗憾,因为,一旦离开,便再也找不到正宗的当地菜,这是汕头真正的特色所在。令人销魂的鹅肝鹅掌等卤水,馋得咬舌头的牛肉干馃和馃条汤,具有奇香的沙茶酱和牛肉丸,形形色色的砂锅粥,金不换炒薄壳或花甲,还有蚝烙、鱼仔、猪肚汤、橄榄菜和鱼饭等等,随意走进一个当地人的小吃店,看似肮脏的外观下,都隐藏着无限美味的可能。可以说,在吃的领域,汕头对得起任何外地的客人,前提是,你懂得品味。
汕头人
再次是汕头人,最初来汕,看到的是关系网、随波逐流的短见、缺乏灵魂的务实,如今日益发现他们的优点,骨子里的温和文雅,与自然融为一体的悠闲,从不怨天尤人的踏实。
和潮汕人打交道,很舒服,他们大多很少会有激烈的言辞、当面的冲突,而且,因为异常重视人际关系,考虑问题非常周到,轻易不会得罪什么人。我所接触的人,往往善于察言观色,委婉处世,因为没有鲜明的个性,因此更能审时度势,谨言慎行。和他们相处,常有古风犹存的感觉。这种温和与文雅是骨子里的一种气息,含有中国传统文化中人际关系领域的某种精华。潮汕人被称为中国的犹太人,出富商,和他们这种天赋的人际关系特长也许会有一定关联。
此外,当地人是最懂得享受休闲的,记得以前和一个华工毕业的官员聊天时,他印象最深的是班里一个潮汕籍的同学,大家都拼命读书,只有他坐在湖畔喝工夫茶,一边喝一边陶醉,“好舒服呀!真凉快呀!”
可以说,这个地方的人不是很爱读书,很爱思想,因此,除了买彩票,也不做天上掉馅饼的春秋大梦,他们心灵手巧,勤劳务实,什么神都拜,一点一滴地改善着自己的生存现状,在无意识之中,做着自然最忠实的子民。
而我自己,外出多年,居然在这个称为最排外的地方,找到了童年一样的街坊感受,小区里的邻居极其友善,和他们在一起,你会明白什么叫悠闲,早上跑步聊天,午后喝着工夫茶消磨时光,假日相约游泳或打球爬山。你会不由自主地慢下来,睡长长的午觉,晚餐后趿着拖鞋去散步或乘凉,早晚琢磨着做点什么好吃的。慢慢的,终于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的变化,不再渴望灯红酒绿的都市繁华,开始慢慢回归到另一种属于原始乐趣的真实,吃顿美味,喝杯好茶,睡个好觉,躺在阳台上望望天空,读本好书…… 一些东西被遮挡了,另外一些东西开始呈现,物质或灵魂,人工或自然。就是这样,生活,开始变得简单,但幸福,悄然以另一种面目出现。这就是汕头,拥有别样美丽的独特城市。
离开汕头也有3年了,你问我汕头这个地方怎么样?其实很简单,对我来说,它就是家,这里不发达,当然也不完美,可是它允许你远走高飞跋山涉水,却从来不允许你将它忘怀。也许它能在经济新闻里频繁撩起你恨铁不成钢的情绪,但当你在大城市宽阔的车水马龙中疲于奔命时,在某个车站心急火燎地大排长龙中,在一处哪家店吃起来都只有辣和咸两种味道的风景区,你的舌头将会记得它,胃肠想念它。因为据说肠胃是有记忆的,它一直记着最开始时第一口安逸的味道,而你的心无比依恋着它的慵懒安逸,与世无争。
老城“四永一升平”
直到现在,还时常遇到外地人尝试与我聊起汕头作为经济特区曾创造过的一时辉煌。只是这些如今都成为微弱跳跃在1985年前出生的人们童年记忆里的一点星火。追溯这些记忆,脑海里一定会浮现出我奶奶那一辈老汕头人津津乐道的小公园里繁华的“四永一升平”:永平路、永泰路、永兴街、永安街、升平路,这里占据了老汕头多少年的繁华夜色,车水马龙。
随便一条街巷,都可以看到爬满藤萝的骑楼,有种古旧的美,有的还保留着十分精美的爱奥尼柱头与花卉图案浮雕。街巷中有小贩叫卖,有主妇晾衣服洗菜,或是搬了桌椅坐在路边捡茶叶,生活味儿非常浓,除了民居,这里还有十几家老字号店铺,比如旧公园前路32号骑楼的磨剪刀老店,店主是70岁的洪福伯,这幢骑楼是福伯父亲当年用不到一千元买下的,也是他们一直居住的家,向阳照相馆、徐记老藤铺等也都是很有年头的老店了。
但我对老市区最清晰的记忆是多年前我曾在外马路的一家公司工作过一年。那是一份鸡肋无比的工作,于是我经常在上班时偷偷跑到不远的旧图书馆去借书。一步一步爬上那条灰暗破败的楼梯,内心却有猎奇的兴奋。三毛、严沁、西岭雪的文字就像那些古朴的陈砖旧瓦温润了那一整年的萧索。




幼年时,龙湖乐园的摩天轮和旋转木马也曾取悦过我的孩提记忆,不过在那个时代广场还是沙地,仙人掌随处可见。读高中后,我跟闺蜜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去逛步行街。就像在微博上被疯转的微电影《汕头,你看起来很好吃》一样,我们穿行在热闹的街市,金新肠粉、福合埕牛肉丸、福合沟小吃、老市区粿汁、老妈宫粽球……猫在小店里一样样吃过来,校服、小吃、学生时代都很让人怀念,还有一起作伴的那些人,那段纯粹美好的时光。说到吃,汕头人对吃有一种超乎寻常的狂热和慷慨。所以即使在汕头经济几近停滞不前的这些年,唯有饮食业屹立不倒,欣欣向荣。毕竟谈论美食,应该是多数汕头人最乐在其中的事儿。你或许会觉得他们未免太没志气了吧,可是这个小城从骨子里就像一只喜欢窝在墙角晒太阳的脑满肠肥的懒猫。
文艺据点
汕头还有一个很多人都不会想到的特质:文艺。真的是这样,这里的“破败”和“老旧”似乎天生就带有一种电影中的伤感气息。如果你去汕头,会发现这里的文艺氛围在中小城市中算浓的。这两年北京798之后兴起不少LOFT风格的艺文空间,汕头也有这么一个,叫“公元一二”,在金平区光华路69号,原来的汕头市国营物资再生利用公司,一群怀着理想主义的年轻艺术家聚集在这里,参观者除了可以欣赏艺术作品外,还能直接看见艺术家们在各自的居住空间里留下的点点滴滴。楼顶还有一个屋顶咖啡馆,穿过60米长的艺术工作室,坐在露天咖啡座上,看出去就是街边高耸的木棉树,一杯咖啡的时间,足以让你结识两三朋友。
还有粗心书馆,出汕大后门到长石古寺门口对面就是,粗心书馆的风水很棒,背靠桑浦山,旁边有山泉水流下,环绕半个院子,周围是果树、竹林,附近有多家小吃店,很喧嚣,可这里却很安静,天气好的日子,庭院一半有阳光照射,一半被芒果树、木瓜树等果树遮挡。汕头的很多摄影爱好者都特别喜欢粗心书馆,他们会把这里作为作品展示和活动举办地。粗心书馆的主人叫阿细,阿细每天临帖,是王羲之和黄庭坚的,灵感来了就创作,院落墙上的小画和短句都出自他手,他还有个漂亮的泰国女朋友。我大学一位校友的咖啡馆“莲雾”也是我每次回汕头必去的地方,每周一他们都有电影放映,时不时还会邀请一些独立歌手来办小型演唱会,潮汕话民谣音乐人林植就是这儿的常客,其他如手工艺品交流会、小型画展等也不定期举行。莲雾咖啡自己还做公益,他们有一个“月熊基金”,是为了保护黑熊而设的。
南澳岛
很多人来汕头,会嫌弃这座海滨城市徒有虚名,海岸线的风光与想象中的碧海蓝天一直相去甚远,那是因为你没去南澳岛。南澳岛与汕头市区相隔的这一湾海峡,保护得极好。从环岛路的不同段落看去,眼睛装满的每一片海都是不同层次的蓝和绿,干净通透得不像是汕头。岛上摩托车随地放,无论离开多久,绝对不会丢。在我二十几年的漠视下,它自拥一个美丽的海岛和一方太平盛世,与世无争。
岛上的骑行线路非常地棒,不夸张地说,骑行风景甚至在海南之上。全程68公里,几乎全是海畔路,一路深蓝壮阔的大海相伴,海景无敌,路上车少人少,还能看到渔民在马路上曝晒水产。骑行线路可穿起南澳岛最美的地方和几个景点,如海水最清的清澳湾,这里还有长长的干净的沙滩,可以看南中国海最好的日出,或晚上躺在沙滩上放烟花玩,云澳湾和后宅镇的渔港晚霞也很美,非常值得一看,还有街头巷尾都是古老建筑和庙宇的深澳,距离深澳不远,就是南澳岛海上渔村,仿佛电影《漂流欲室》,上百个围着鱼排的小房子整齐地排列在海湾,有兴趣的话还可以和渔民出海打渔。
功夫茶
汕头人好茶,基本已经是中国人的常识。逢人必先奉茶,闲聊小聚,工作的间隙,几乎人人茶不离手。“食茶”对很多上年纪的汕头人来说甚至是一天开始的头等大事。小公园附近的露天茶铺里经常会看到阿公阿嬷一边闲话家常,一边泡功夫茶,拿着小小的功夫茶杯,一口一口慢慢地喝着,听着传统的潮乐,特别是在永兴街,远远经过就会听到潮乐声。
也许因为长期处在这种饭饱茶足的状态,这座城市的慵懒颓废连气候都被感染。马路大多不够宽敞,路边的树荫因而显得格外繁盛,钝钝地立成一整排,隆冬都懒得落叶。总到拖来几阵春风春雨叶子才迟迟坠落满地,让人有深秋逆袭的错觉。
人往高处走,这座城的年轻人或多或少都将这座城的小富即安视为不思进取,大都做着远走高飞的梦。于是我一拨又一拨的同学朋友前赴后继地向大都市进发扎根。然后又热衷在节假日回到这里举行一场又一场酒酣耳热的聚会,推杯换盏间人事全非。而死守着这座城的人,却在这里终年不遇。汕头就是这样一个让你无所事事地做一千场远走高飞的白日梦,而后用一壶好茶让你斗志全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