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达人报告列表> 【酒店鉴赏】从一战开始延续至今的传奇 瑞士格施塔德皇宫酒店

【酒店鉴赏】从一战开始延续至今的传奇 瑞士格施塔德皇宫酒店

发布时间: 2012-12-26 11:25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在今年11月刊《深度西班牙,从家族之旅开始》一文中,杂志撰稿人高杰向我们提及了“传奇酒店”的概念。高先生说他在瑞士曾经住过的 Gstaad Palace 就堪称“传奇酒店”。接着,我们就来看一下高先生的“Gstaad Palace 酒店亲历”。
家族酒店 因为历史而传奇
在切入正题之前,我想先介绍一个酒店集团——The Leading Hotels of The World。这个酒店集团旗下的很多酒店,都是家族经营的;它所追求的是有个性同时也有品质的特色酒店。我在瑞士是作为“Leaders Club”的会员入住Gstaad Palace(格施塔德皇宫酒店)的,而这家酒店,正是“Leading Hotels”旗下的特色家族酒店之一。




先说一下酒店的所在。Gstaad Palace坐落在瑞士西南面的Gstaad(格施塔德)镇上。这个小镇位于阿尔卑斯山脉的腹地,从这里到日内瓦、蒙特勒等城市或景区都只有两三个小时的车程。小镇风味淳朴,从村子里放眼望去,四周山峦起伏,森林、草地、溪水与湖泊比比皆是。Gstaad海拔适宜,空气也清爽,这里是瑞士13个顶级越野滑雪区之一。在温暖的季节,Gstaad有健行线路、自行车郊游线路和18洞高尔夫球场;而在滑雪季,你在这里很容易就能遇见名人或王室成员。来的名流多了,为他们所服务的配套行业也多起来。很难想象,这个只有150户人家的小镇上,竟然聚集了绝大多数的世界顶级奢侈品牌精品店;很多名表制造商也在附近,如萧邦(Chopard)和爱彼(Audemars Piguets)等。因此,无论从地理位置来说,还是景色方面,酒店选址在Gstaad都是极具眼光的。
其实选择在这里开辟事业的,不仅有Gstaad Palace,更有数家全球顶尖的私人学校,其中包括最负盛名的瑞士寄宿学校 Institut Le Rosey(萝实学院)。这些学校的入学标准,已经不光是金钱了,有的甚至会要求看你的族谱及血统。
选址当然只是 Gstaad Palace 的特色之一,除此之外,它的特别之处还有很多,有硬件设施上的、有房间设计方面的,但我认为,能让它成为“传奇”的关键因素,非历史与故事莫属。
家族往事
Gstaad Palace始建于1911年。在一百年前,它就已经是间豪华并且现代化的酒店了:它的150个房间中拥有50个私人洗浴间,整个酒店都配备了电灯照明,甚至还有6个电话间。但酒店真正的发展要从1938年,舍尔茨-贝佐拉夫妇(Scherz-Bezzola)接手酒店的管理工作开始说起,之前,他们曾经就职于圣莫里茨的卡尔顿酒店。夫妇俩在这里工作了才刚一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瑞士边境关闭,食物限量配给,男人们纷纷入伍。酒店客人锐减,而仅有的那些客人中,绝大部分还是从国外流亡到瑞士的难民。这里我要插播一个故事,关于酒店在二战期间一直隐藏着的一个秘密:瑞士在二战时是中立国,为什么它能不受德国的入侵而保持中立?那是因为德国要利用瑞士阿尔卑斯山脉中的隧道,把战事快速推进到法国。而如果与瑞士交战的话,瑞士就会把这些隧道炸掉。因此德国同意不进攻瑞士,但这是有条件的。条件就是瑞士必须把犹太人存在瑞士银行的钱拿出来,交给德国。对这样的条件,瑞士人的应对之策就是阳奉阴违——瑞士央行把所有犹太人的黄金、票据、存单,找了三个地方秘密地隐藏了起来,其中一个地方,就是 Gstaad Palace 的地窖。如今,这个曾经的“藏宝库”已经被改建成了餐厅“La Fromagerie”,但依然保留着二战时期那厚厚的铁门和那把“价值连城”的门钥匙,让它们来默默地讲述传说。
继续回到家族历史上。战争时期,恩斯特·舍尔茨也被征调戍边,因此,舍尔茨夫人开始亲自打理花园和养鸡,独自一人苦苦支撑着酒店的运转。这一苦守,就是 6 年。事实证明,机会是留给耐得住寂寞的人的。1947年,Gstaad Palace 所有的大股东都对酒店的未来不看好,决定出售酒店。也许是出于感情,也许是出于惯性,也或许恩斯特·舍尔茨天生就有索罗斯般的头脑,秉持着“众人看跌,涨的时候就来了”的理念,虽然没有庞大的资金,他却锲而不舍地寻找各种途径,逐渐买下了酒店的几乎所有股份。
Gstaad Palace 在老舍尔茨夫妇手中经营了30 年后,轮到第二代舍尔茨夫妇闪亮登场。如果说家族第一代打下了基业,那么第二代就是带来了先进管理理念的“改革的一代”。老舍尔茨夫妇的儿子恩斯特·安德烈阿·舍尔茨(Ernst A.Scherz)的职业生涯就是一条典型的瑞士酒店业之路——他毕业于洛桑酒店管理学校,并且做过欧洲顶级酒店的实习侍者、帮厨和前台接待员等工作。这个“新新人类”,给酒店增添了许多吸引当时年轻人眼球的设施,例如在他的扩建下,酒店增建了一个配备人造阳光浴和水下音乐功能的室内泳池。那一年是1970 年。此时我们文革还没结束,而在世界的另一头,小青年们却过着“奢侈糜烂”的生活,听听音乐、游游泳、晒晒太阳,要是不巧没太阳也不要紧,我给你整个人造太阳出来。




第二代舍尔茨之后是第三代。现在的当家人就是第三代舍尔茨——安德烈阿·舍尔茨(Andrea Scherz)。经过了和老爸同样的求学和实习之路后,他于1996年回到Gstaad Palace,从前台领班做起。与父辈一样,他也致力于酒店的翻新和扩建。据估算,自从舍尔茨家族接手 Gstaad Palace后,除了正常的保养和运转开支外,他们共投入了约9 千万瑞朗用于酒店的翻新和扩建。
一个家族总有八卦,有钱的家族八卦就更多了。结婚、离婚、再婚、生儿、育女、继承人权利分配……这些事舍尔茨家族都有。但他们家最引人瞩目的还是对 Gstaad Palace 齐心一致的热爱,试问,能有多少家族愿意投入数十亿人民币在同一间酒店上?搁我们这儿,有这些钱,早就可以开发酒店连锁了。
老管家的神秘小本本
在 Gstaad Palace 里,还有个不得不提的“灵魂级”人物——Gildo。Gildo从 1968 年就开始在这里工作,担任酒店管家职务。当客人抵达后,迎接客人下车Check in的人就是他,因此,他常开玩笑地称自己为“门童”。这位“老门童”除了为客人安排入住手续和各项活动外,经常还能在餐厅里看见他的身影——身为意大利人的他,通常还要为客人们布菜配酒。在这里工作了43 年之后,如今年事已高的他已经不再是管家了,酒店以他的名字命名了一个意大利餐厅 Gildo’s Ristorante——昔日的管家成为了餐厅中招呼客人的老爷爷。
之所以说他是酒店的“灵魂人物”,是客人怀旧的最爱,这是有两方面原因的。首先是他担任管家这一工作的时间长。40 多年的时间,足以让他与客人从年轻时期就开始接触,直到客人有了儿子,儿子又有了孙子……试想一下这个场景:当客人带着家人一起前来度假的时候,这位老管家能与爷爷说说几十年前的往事、和儿子媳妇聊聊网球美食,同时认识一下家族新成员小孙子,这样的画面还是很温馨的。
另一个原因是 Gi ldo 自身的敬 业与努力。住在Gstaad Palace 时,我有幸和 Gildo 在 Gildo’s 餐厅一起共进晚餐。席间,Gildo说起他有一本小本子,专门记载酒店客人的各种喜好。这本神秘的小本子可谓是他的“独门秘器”——每当有老客人光临,他立即就能知道这位客人喜欢的房间、热爱的运动、偏好的甜点。和大多数人一样,我对这本小本子相当好奇,但Gildo始终不愿拿出来。也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癖好,而这些都是相当私人的事。更何况,本子里记载的名人不少,伊丽莎白·泰勒、摩纳哥的卡罗琳公主、罗曼·波兰斯基、罗杰·摩尔等,不是名流就是明星,若是他们的个人喜好流传出去,想必能满足相当一部分有“窥私癖”的人群吧。我告诉老管家,你要开始学习汉字啦,因为小本子里很快就要添加中国客人的名字了,他说是的,他很喜欢中国、酒店也欢迎更多来自中国的贵宾。Gstaad Palace 还加入了新浪微博《瑞士格施塔德皇宫酒店》,他握住我的手说,欢迎你也成为我们的粉丝。
古老酒店  年轻面貌
Gstaad Palace 这间开业足有一百多年的酒店,本以为它会如同欧洲常见的古堡或庄园酒店那般,古老而充满神秘感。没想到入住之后,Gstaad Palace给我最大的感受却是它的年轻。我所谓的年轻,不是指像“Design Hotel”那种五光十色的时髦的设计感,而是指酒店装潢虽然经典优雅,却丝毫不见墙面的斑驳、设施的老旧。这样的“年轻”,绝对要归功于那9千万瑞郎。从某种方面来说,好酒店其实就像美女,要让美女青春永驻,那是要花大代价的,你得长期用好的护肤品、得定期去美容院、得时不时跑跑韩国瑞士。
酒店共有104间客房(酒店员工则超过250名,客人数和服务人员的比例约为1:3),包括标房、豪华房、套间、2 个双卧房角楼套间和 1个三卧房顶层豪华套间等。我住的是豪华房,内部装潢考究,保持着和外观一致的古朴、奢华与雅致。房间里有舒适的床铺,古董书桌及舒适的客座区。Gstaad Palace 的房间最吸引我的有两点,首先是窗外的风景。据说酒店客房共有20 种不同的设计风格,设计的时候细致到甚至连窗外的景色与房间的颜色及格调是否搭配都会考虑进去。因此,从每间房里透过窗户一览花园和阿尔卑斯山脉的景致时,无论是“山气日夕佳”还是“初日照高林”,你都能全身心地沉浸在这种典型的由雪山、草地和木屋小镇组成的瑞士情怀中。其次,则是房间里的高科技设施。我曾在某本书上看到这样一句话:好的酒店,它的外表一定是典雅的、有风情有风景的,而那些现代化、高科技的设施,则一定是藏在这样的外表之下的。这句话用在Gstaad Palace 身上,我认为再适合不过了,因为藏在 Gstaad Palace如同山间城堡般高雅的外表之下,是令人目不暇接的各项现代化硬件设施。房间内卫星电视、DVD 播放器、有线及无线上网等设施一应俱全,在为客人营造瑞士古典而精致氛围的同时,又不会让他们在生活上感到丝毫不便。




因为要到酒店的塔楼上去拍照,我得以参观了最为豪华的顶层套间。这间2000 年建造的三卧室套间共有240个平方米,由私人电梯直达。套房的起居室有华丽的木地板和壁炉、餐厅宽敞,还有一个设施齐全的厨房。除此之外,最震撼的是环绕整个房间的150 平方米的全景露台。在这个露台上,还有桑拿浴和水流按摩池。手握香槟,泡在温水按摩浴缸中,俯瞰白雪皑皑的阿尔卑斯山脉,这种感觉,应该就是所谓的世界之巅吧。酒店工作人员告诉我,那两个双卧室的角楼套房也相当奢华,而这些顶楼套房若是没有出租的话,是可以供住店客人参观的。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酒店运动及娱乐设施。这其中令我惊喜的是它家的泳池和网球场。Gstaad Palace 拥有一个奥运赛池等级的户外泳池,而这样的酒店,全世界就只有四家。泳池边的跳水台也是标准的10 米高台跳水台。泳池中的水也相当特别,那不是雨水,全部都是阿尔卑斯山上的雪水。若是忽略背景那座豪华的宾馆,单看眼前这池碧水,你会以为你正身处专业的游泳馆。酒店的网球场也是一样,这里有 8 座网球场,每年 7月份都会在这里举办国际型的赛事。游泳、网球、滑雪这些运动可能不是我们中国人的最爱,但对欧洲人,尤其是中产阶级以上的族群来说,却是生活中的必需品。因此,Gstaad Palace 的改造再改造、扩建再扩建,全是围绕着自己的目标定位客人而做。如果说运动设施是惊喜的话,那么酒店的SPA馆则绝对称得上令人惊艳了。在惊艳之前,我先吓了一跳,被这里的价格吓了一跳:在 Gstaad Palace 做一次SPA,竟然要花掉300欧元。幸亏没有因为价钱而打退堂鼓,否则我真的会错过好东西。凭什么这么贵?一套2小时的SPA流程做下来,我明白了——你所掏的绝大部分钱,都用在了SPA馆的面积、装修和它所营造的气氛上。这个2007年开业的水疗馆面积有1800平方米,其中包含了8个理疗间、一个私人套间,以及桑拿和蒸气浴设备;此外,会所中还配备了休闲区、一个室内泳池、一个室外按摩池、一个配有最新技术设备的健身房、一个日光浴区、一个普拉提健身室和7间土耳其浴洗浴间。SPA馆里只有4 位技师,每天只能接待 8 组共16 位客人。SPA的流程是这样的,2人一组进屋,从泡脚开始,一个理疗间就是一套程序,总共8 套程序。我之所以会说惊艳,那是因为每一间房间,酒店都借着灯光、装饰、背景音乐等,营造出一种截然不同的氛围,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幕幕电影场景一般,奇幻、迷离、浪漫而私密。根据意大利设计师的要求,这里的按摩师都来自意大利,但在这里做 SPA,按摩技巧好不好我觉得已经是其次了,展开全身心感受气氛、舒展自我、享受浪漫才是最重要的。可惜这次和我同去的是一位男士,若是和太太在一起,那就完美了。
Gstaad Palace 客房的均价在 1000 欧元左右,其中我认为起码有300 欧是用在了酒店的各项运动设施和 SPA上。如果你住在这里,却不去享受泳池、网球场或SPA,那就亏了。所以,话题最后依然回到了Gstaad Palace 酒店的适合人群上——除了寻找故事和旧日时光之外,喜爱运动的人,也一定会爱上这间酒店。
编后
高先生告诉编辑,前往Gstaad Palace 有多种方式:坐出租车、自驾,你甚至还能乘坐直升飞机抵达,但他个人最喜欢的则是乘火车。瑞士最著名的黄金快车就有一段是从蒙特勒到格施塔德的,车程不过两个小时左右。途中,列车还会经过巧克力工厂。你完全可以经由这种交通方式,轻松感受瑞士的火车风情,享受一下著名的瑞士巧克力,最后抵达格施塔德,体验这家百年酒店。我们为感兴趣的读者设计了一条相关的瑞士旅游线路,以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