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Hotel Cipriani威尼斯最好的酒店 没有之一
旅游情报编辑部

Hotel Cipriani威尼斯最好的酒店 没有之一

发布时间: 2013-04-03 10:00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21668

地球上没有哪座城市的昂贵酒店有威尼斯这么密集,人均的酒店消费有威尼斯这么高。悲剧的是,地球上也没有任何一个城市的豪华酒店像会威尼斯这样大多数都处于“半浪费”状态。很多人在威尼斯住酒店都会觉得这里“不值这个价”。威尼斯到底有没有好酒店,编辑特地请来了福布斯的撰稿人拉里。拉里说,威尼斯有一家酒店,虽然超贵,却“贵得有道理”,让人掏钱掏得心甘情愿、心悦诚服。这家酒店就是Hotel Cipriani——希普利亚尼酒店。
威尼斯没有好酒店?
威尼斯的“贵酒店”密集度之高是众所周知的,这里的人均住宿消费,比起其他旅游城市来,要昂贵得多。但与此同时,对当地酒店的抱怨之多,也是别处“望尘莫及”的。当然,即使是威尼斯也是有特例的。如果要说威尼斯有完美的酒店,那么,非希普利亚尼莫属。




很多人对威尼斯酒店的评价只有四个字“又老又贵”。本以为一分价钱一分货、这么贵总能买来好东西,再加上威尼斯的浪漫之名,于是怀抱着满满的期望而来,但最后却落得个失望而归。为什么会这样?在去过威尼斯好几次之后,我得出了结论。为什么这里的高端酒店,无论是软件还是硬件水准都如此不稳定?我认为,很主要的一个原因,是来这里的绝大多数都是观光客,商务和休闲度假类旅行者很少。尤其是那些商务客,他们不会一而再地来这里开会或是洽谈业务。而何所谓“观光客”?我是指那些把威尼斯当成“Dream City”,觉得自己一生当中必须要来一次的那些人,但通常,这些人的一生中也只来这么一次,顶多,在十年后再旧地重游一次。有人或许会说,巴黎也是很多人的“Dream City”啊!没错。但巴黎就是有本事让那些“观光客”来个一次二次乃至N次——或许因为博物馆还没看够,或许为了要购物,也或许是出于商务原因,总之,你在巴黎遇到的游客,很多都会是那些隔个一两年就去一次甚至一年内去好几次的人。
我极其不愿意贬低威尼斯,但这是个事实——这儿真心不大,在一两天里,你就会觉得自己已经把该逛的地方都逛了,该看的也都看了,因此当你转身离开的时候,不会有类似“时间太短,我都来不及看ABCD个景点,等下次再来我一定要好好逛逛EFG地区……”这样的残念,也不会想要急着马上回来。当明白客人不会频繁返回后,酒店就没有拉拢“回头客”的动力了。因此,在威尼斯的很多酒店住过以后,给我的印象是,它们并不关心我是否还会回来。有一次,我住在圣马可广场附近、威尼斯最大也最出名的酒店里,当我问前台要地图时,那个人冷淡地抽出一张塞过来,甚至都懒得抬头看我一眼。像这样的行为,在威尼斯的酒店业中,相当普遍。
普遍,但绝非全部。这当中有特例,而这个特例就是距离本岛三分钟水路的希普利亚尼酒店(Hotel Cipriani)。这家酒店同时也是Orient Express东方快车在威尼斯的对接酒店,东方快车的常客们通常会在下了火车以后,就直接搭乘酒店的快艇来到希普利亚尼,开始他们的“威尼斯假日”。
就像之前说的,我极不愿意说威尼斯的坏话,因为它是我的心爱之地。有人曾经说过这样的话:“来多少次我都不会厌倦——这里有历久弥新的沧桑,有时光里的沉醉。在我看来,威尼斯白天美、黄昏美、灯光下美,在波光粼粼的倒影中也还是美!”但要发现这样的美,要沉浸在真正的威尼斯氛围里,你一定要找对地方,选对方式。而希普利亚尼就是这么个“对”的地方,并且,它也提供了一种“对”的方式。
住在威尼斯
希普利亚尼酒店  对的地方
酒店历史




先简单说一下酒店的历史。兴建希普利亚尼酒店的想法源于上个世纪50年代。那时候,拜电影《罗马假日》、《泉水中的三枚硬币》(又名《罗马之恋》)和《艳阳天》等所赐,意大利逐渐成为旅游热门。1956年,威尼斯“哈利酒吧”老板朱塞佩.希普利亚尼(Giuseppe Cipriani),和他多年以来的客户、艾弗伯爵的三个女儿:老二——博伊德子爵夫人默顿夫人(她是这个家族的头脑人物),以及欧娜.丝维达夫人(Honor Svedar )和布丽吉特.尼斯夫人(Bridgit Ness),共同构想建立一个既可以方便地前往圣马可广场,又能与熙熙攘攘的人群保持一定距离以保证隐私与宁静的酒店。他们合资成立公司,并且迅速买下位置相当理想,离圣马可广场仅三分钟“船程”的Giudecca岛(朱德卡岛)上的3英亩土地。在之后不到两年的时间里,酒店开张营业了。
希普利亚尼立即备受追捧。当时的它就有细致的私人服务、虽然简单但准备充足的食物,更重要的是,它给客人带来了一种轻松愉悦的气氛。10年后,酒店又买下了一些毗邻的土地,并且建造了一个壮观的600米的游泳池。即使在今天,这也是威尼斯所有酒店中最大的泳池。
酒店的客房布置简单,但极为高雅,绝大多数房间都能俯瞰泻湖,并且在当时就已经全部安装了空调系统。客房服务好到足以让酒店跻身于世界著名的顶级酒店行列。有趣的是,酒店还为业主三姐妹及其家人们设计了套房,这三间房间被冠以姐妹们的大名,它们分别是:欧娜夫人房、帕特里夏夫人房和布丽吉特夫人房。
1976年,海运集装箱公司总裁詹姆斯.B.舍伍德(Mr. James B. Sherwood)先生买下了酒店,在此之前,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常客而已。在1977年11月,舍伍德先生任命了鲁斯科尼博士(Dr. Rusconi)为希普利亚尼酒店总经理,这位总经理掌舵酒店的时间超过25年。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酒店自始至终都维持着它一贯的传统:热情周到的服务和高雅华美的装饰,因而它的“回头客”不断,并且越来越多。就像我之前所说,这使得希普利亚尼酒店成了“不做回头客”生意的威尼斯酒店中的特例。希普利亚尼陷入了一个良性循环——很难说它把酒店经营得如此之好,是为了获得“回头客”;还是因为“回头客”太多,而使它不得不维持旧时代以来的标准。
客房和设施
希普利亚尼的房间不多,让它给人以一种“亲密感”。它的主楼有42间双人房、26间小套房、16间套房和4个单人间。希普利亚尼酒店的客房之大,超出了威尼斯的标准,甚至超出了任何酒店的标准。房间格局完美,墙布都是真丝的,延续中世纪以来的华美。室内装饰风格多样,有纯正经典的欧式系列房,也有威尼斯风格的、充满地中海幻想色彩的房间。
有一间名为Meridiana的套房,有带帐篷的私人花园,从花园座位上就能俯瞰酒店泳池。另一间名为Palladio的套房,则是专为名流或明星而设。这间180度全景面对威尼斯泻湖的套房里,有两间卧室、三间浴室、一间餐厅、一个有加热按摩浴缸的花园,以及享受私人管家服务。套房的花园小径通向私人码头,停泊在那里的快艇和船长专为Palladio套房的客人提供一天六小时的服务。
希普利亚尼虽然美,但并非完美无缺——它是有开放日期的。希普利亚尼酒店只在每年的4月初至9月底才接待客人。若想在淡季时入住希普利亚尼,解决之道是你可以选择与希普利亚尼一条小巷之隔的Vendramin 宫和Nani Barbaro 宫。Vendramin 宫提供三间双人房、两间小套房和五间套房——这些套房中有些有私人阳台或花园。隔壁的Palazzetto宫有四个小套房和一间复式顶楼小套房,在这间房里,你可以远眺圣马可广场。
这两幢希普利亚尼酒店的“别院”,分别建自15世纪和17世纪。两栋老建筑的室内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奢华与优雅。它们色彩柔和,所有家具都是古董,并且大量使用织物,完美阐述了什么叫做“轻松优雅与精致简约”。大部分回头客和明星都会选择下榻这两座宫殿。但入住其中还是有代价的,这代价就是平均价格要比希普利亚尼主楼贵上70%左右。
再说一下希普利亚尼酒店的其他设施。这里有一个全方位的SPA中心,健身房和康体中心,感觉起来它更像是一个“Resort”而非“Hotel”。酒店有两个餐厅。除了泳池外,另一个令人惊艳的地方则是它的花园。这个广阔的花园堪称意大利最美的花园之一,由英国园艺师所设计,花园里无论是小景还是颜色的运用都很协调。关键是,在寸土寸金的威尼斯竟然有这样的花园,实在难得。
服务
说到服务,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当你从码头上的快艇中下来,第一个映入眼帘的人一定是穿着笔挺酒店制服的罗伯特。他在这里已经服务了二十年了,知道每一位回头客的名字。有他在这儿,你瞬间就有种到家了的感觉——哪怕这是你头一回住希普利亚尼。礼宾部的员工也同样温暖而过分热情,他们绝对不会目中无人地把地图直接推过柜台。相反,他们会为你做任何事。从餐厅服务员到游泳池边为你送鸡尾酒的服务生,每一个我遇到的工作人员都只能用以下这两句在服务行业内说滥了的话语来形容:他们的工作做得非常好,热情耐心;此外,他们的制服也总是干净到无可挑剔。
玩在威尼斯
希普利亚尼酒店  提供对的方式




乍一看,貌似希普利亚尼酒店最大的致命伤就在于它不在威尼斯本岛上。比起那些圣马可广场周边价格差不多的大酒店,旺铺三大要素“地段、地段,还是地段”这句话简直让希普利亚尼弱爆了。没错,很多游客来威尼斯都但求住在闹市区。我不得不承认,第一次来威尼斯的时候,我也持同样的想法。但在住过希普利亚尼酒店之后,我发现,这所谓的“致命伤”事实上正是它聪明的地方,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它制胜的“秘密武器”。
众所周知,威尼斯是很多游客一日游的大景点。团队客们坐着游船、邮轮、火车在中午时分赶到这里,然后把大街小巷塞得满满腾腾。如果你住在圣马可广场,或是圣保罗以及卡纳雷吉欧区,那么白天时无论在哪里,哪怕是回酒店,耳根都未必能清静片刻。但我知道很多希普利亚尼酒店客人的日程安排是这样的:清早,趁着大批量游客还没上岛的时候,去威尼斯游玩,午饭也许在外面解决,也许回酒店用餐。接着,在酒店的泳池边,边喝鸡尾酒边晒日光浴边满足自己的八卦欲望——酒店客人中不乏带着欧洲嫩模前来度假的俄罗斯秃顶老富豪。当本岛上的游客人潮差不多快散去的时候,再考虑一下购物和晚餐问题。反正,去本岛是随时随地的,快艇只要几分钟就到了,并且,24小时待命。
以这种方式待在威尼斯,你会发现你是在这里“度假”而不是“游玩”。你随时可以直接进入威尼斯最人头攒动的心脏地带感受热闹喧哗,也可以在下一分钟就把自己抽离到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去旁观它的美丽。如此进可攻退可守,如此动静皆宜,这样的地理位置足以解释希普利亚尼酒店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忠实客人。这些忠实客人包括新一任的007扮演者丹尼尔•克雷格(Daniel Craig),他在拍摄《皇家赌场》的时候一直住在这里。而有“意大利情人”之称的乔治.克鲁尼则定期“客串”希普利亚尼的调酒师,他还发明了一种新的鸡尾酒献给他的母亲。如今这款鸡尾酒已经列入了酒店的酒单。
除了去本岛之外,希普利亚尼酒店也提供多种为期半天的tour。这些游览极为有趣,同时,在威尼斯也绝对具有开创性。酒店提供皮划艇游览——这是威尼斯第一家提供皮划艇项目的酒店。皮划艇明显很适合运河网络,但奇怪的是,在此之前,威尼斯就是没有人想到这一点——威尼斯有的是水,为什么就是没有人想到该在这儿开展一些水上运动呢?希普利亚尼酒店的私人船只能带你探索其他岛屿,此外,还有私人购物游,它不会带你去和其他城市相同的无处不在的精品店,而是会带你造访那些私人作坊,与艺术家和手工艺人见面,让他们为你定制专属于你的工艺品。
尽管已经站在酒店市场的顶端,但它并没有停下脚步,总是努力地改进自己,努力地增加客人的满意度——而这,就是我喜欢希普利亚尼酒店最主要的原因。
编后
进入威尼斯的方式有很多种,你可以乘飞机或坐邮轮抵达。这其中,编辑最为推荐的是坐Orient Express从巴黎开往威尼斯的列车,就像一位撰稿人说的,有种走回中世纪的美。希普利亚尼酒店在圣马可广场附近就有自己的私人码头,只要到了圣马可广场,你就能方便快速地“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