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老谢再游台湾 台湾中南部民宿考察随记
旅游情报编辑部

老谢再游台湾 台湾中南部民宿考察随记

发布时间: 2013-04-23 16:21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16508
《旅游情报》一直都在研究台湾的小众游玩法,希望能够为大家介绍台湾当地别具特色的游玩方式,尤其是民宿。在台湾,尤其是台湾中南部,民宿的确是个有分量的群体,甚至成为一种社会现象。有个说法——“民宿在台湾被发扬光大”,不去较真儿的话,我们也认为的确如此。为此,我们特邀达人老谢,专门去台湾做了一番当地民宿的考察。台湾的民宿到底是怎样的状况,是否适合你,立马见分晓。
 

目的和玩法决定台湾是否好玩
    对台湾的观感,大致分为两派:一派是糟得要命,另一派是好的不得了,中间立场很少。听其言,如不观其行,则往往难解其意。说台湾不好玩的人,以参加大众旅行团的居多。其行程整日赶路,起早摸黑。往往一周时间,就将偌大的台湾岛快速环游了一圈。那些去台湾洽谈生意的商务人士,也觉得台湾不好玩。他们有的常去台湾,但每次都是匆匆忙忙,接触的都是些心怀企图心的生意人,自然既没时间,又没心情好好玩了。觉得台湾好玩的人,我观察了一下,主要是些作家、艺术家和教授们,他们是去交流学术文化的,心情比较放松。接触的人,观察的角度也与生意人不同。还有那些优哉游哉的背包客,他们动辄十五天一个月的,慢慢地穿行在台湾寻常的生活中,自然也会觉得台湾很好玩。
人不同,目的玩法也不同,从而得出不一样的结论,一点都不奇怪。相反,如果结论相同,反而倒是很不正常。不同的观点可以相互交流、沟通,但切忌义正言辞地去驳斥对方,以证明自己是唯一正确的一方。双方均可以保持自己的独立见解,既没有必要,也不需要达成完全一致。记得两年前我去过一趟台湾,回来后有感而发,写了篇《回到台湾》,刊登在《旅游情报》上,想不到招致一顿痛批。两位旅游达人不同意我的观点,各自写了一篇文章,也发表在《旅游情报》上。他们认为台湾的风光不佳,小吃一点都不好吃,酒店无论是规模、品牌、新旧与豪华程度,都无法与大陆媲美,台湾人也不像我所说的那么纯朴,而且很小气。被人当众批驳,实在有点难堪,但我并没有进行反驳。因为我知道,争执不能消融分歧,只会陡增更多的误解。今天提起此事,只是顺便说说而已,并非蓄谋已久的报复。事实上,此后我一直把他们的看法当作一种善意的提醒,以警惕自已不要感情用事,不要因为喜爱台湾而给予太多的溢美之词。
 
选择民宿的原因
 
今年又去了趟台湾,进行了为期七天的考察。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主要是在台湾的中南部以及农村活动,考察的重点依然是吃、住、行以及风光和人文。上述这些分歧,靠争论是解决不了的,只有挖掘出真正有台湾特色的玩点来,做成团队和自由行的小众游线路,供更多的大陆游客去体验,让游客来作最后的评判,这才是真正的解决之道,同时也是我此次考察的根本目的。
其实,这次考察的重中之重,是民宿。台湾民宿多如牛毛,遍布全台湾各个偏僻的角落。其数量之多,足有近万家,这还是指那些合法民宿(有营业执照的)。我们大陆人周末度假,一般都去那些大型的度假村或酒店,台湾度假喜欢住民宿。台湾的民宿不仅是一个行业,而且还是一种有趣的社会现象。上世纪末,台湾的经济增长开始减速,许多台湾人开始反省,在商业和权力的名利场上不断追逐浮沉,究竟有什么意义?其中不少人毅然做出选择,从都市归隐田园。在一个风景如画、空气清新、环境幽静的地方购置一方土地,按照自己心里面的图纸,造出一幢梦幻色彩的房子,从此诗意地安居了下来。有人潜心种植、烹饪,有人专心画画、雕刻,同时辟出几个空房间,接待那些羡慕他们生活方式的都市客。一方面贴补生活,一方面也是与大家分享。
 
人们常说,酒店,是旅途中临时的家。那么,全世界没有哪家酒店,能像台湾民宿那样更像家了。自从上次台湾回来,我一直有个设想,安排专门的台湾民宿之旅,让大陆游客去体验。首先,台湾的民宿,每一幢的建筑式样、装饰风格都各有特色充满个性,能充分满足人们见异思迁的新奇感;其次,这些民宿往往位居观赏美丽风景的最佳位置;再者,大多民宿的硬件设施都不差,尽管不能与五星级酒店相比,但基本设施应有尽有,卫生条件也不错,并且不少民宿的餐饮很有特色。最重要的,住民宿,能与台湾最有趣、最有代表性的人物——民宿主人深入交往,全面了解他们的生活方式、过往的人生经历和感悟,这对大陆人而言,是份宝贵的财富。台湾的社会形态,可能比大陆先进了十年、二十年,台湾人的人生观,也可能比我们成熟一点,感知到这段差距,花点钱去旅行是值得的。
 
把台湾民宿做进线路,让大陆游客去住的想法,两岸的旅游界资深人士都不感兴趣。也许他们是对的,这很难成为一种规模化的旅游商业模式,乏利可图。他们认为我老是别出心裁,是旅游业的门外汉。我非常高兴他们这么评价我。唯一担心的是,哪一天突然有人伸出双臂拥抱我,“你终于开窍了,总算变成旅游专家了”。现在,有些事情还在向他们学习,有些事情还得他们帮忙。像这次考察,我规划好线路,开出要入住的民宿的名单,请一家台湾旅行社帮忙安排,并派一名懂民宿的司机兼导游来开车。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最后定的民宿和派来的司机与我们要求的正好相反。我们想住的民宿一家都没订到,订到的民宿全是一些没什么特色、没什么名气的。所谓的司导是位性格内向的有点过头的老实人。没出过台湾,没坐过高铁,没住过民宿。他比盲人还不认路,全靠GPS开车,还经常走错路,我一直在旁边帮忙辨别方向,记住回去的路。他的话比哑巴还少,从不主动讲解。你问他什么,他要过很久,才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是或不。有时候会像一只聪明的鹦鹉一样,将你的字序调转一下还给你。譬如说,“这里是垦丁大街吗”,回答是“垦丁大街是这里”。还有“这条是爱河吗”,“整条河都是”。每逢此时,我已经很满足了。
 

苗栗
第一天我们住苗粟,民宿的名称叫做南庄晶华。外表普通,房间里也很简单,相比其价位(五、六百元人民币),还算过得去。空调、热水、拖鞋等都齐全,还包三餐。主人是姐妹俩,颇有几分姿色,一看就知道是城里人。这家民宿最值得一提的是,菜做得十分可口。晚餐四菜一汤,看上去很清淡,一点油花也看不到,却非常入味,菜能做得看似清淡却又入味,只是一个很高的境界。晚餐后我们在周边散步,发现周围全都是民宿。一家家看过去,大多比较一般。走着走着,发现远处有一片树林透着灯光,走近一看也是家民宿,叫做橄榄树。前面是一栋半开放式的木头房子,后面是一座地中海风格的石头建筑。连喊几声无人应,便自作主张进去参观。阅览室、餐厅、茶座里挂满了许多画,到处是玩具、布娃娃和一些艺术品,布置得非常温馨可爱。想想不请自入总不大好,刚想开溜,一位五十多岁、身材高大的男子喊住了我们。一听我们从上海来,非要请我们喝茶。台湾男人两极分化,一种是沉默寡言型,像我们的司机;另一种是滔滔不绝型,就如眼前的这位民宿主人。他没介绍自己以前是干什么的,但他老婆是国画家(墙上全是他老婆的画),儿子刚从美院毕业,家里许多布置的小玩意全是儿子的手工。他家已经开了六年,客人主要是台湾人,还有就是星马泰的华人。除了一位来自上海的画家朋友,从未有大陆游客来住过。我刚想问他周边有什么好玩,他已经主动告诉我们,峡谷里有一条观鱼走道,走到底是一个冷泉。这里樱花刚开完(每年2月份左右),接下来4月份就能看到满天的萤火虫(因为这里从不打农药)。5月份漫山遍野的油桐花比樱花更美。来的路上,随着车子在深山里七转八拐,我心里在担心,从桃园机场到南庄车程大概要三个小时,不算近,把大陆游客拉到这里合适吗?一下车我就找到理由了,这里的空气清香芬芳,而且还有一股湿润的甜味。空气是甜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吃晚餐的时候,我找到了第二个理由,这里的瓜果蔬菜是真正的有机食品,水分特多,特别松脆鲜甜。现在橄榄树的主人又给出几个理由,带小孩来看萤火虫、油桐花、樱花;夏天来避暑(温度比城市低多了,晚上要盖棉被);南庄是以空气好而闻名全台湾的,许多呼吸系统的病人都慕名来此疗养。
翌日清晨,用过早餐,又去看了几家民宿,都还不错。在后山的峭壁上,立着一栋十分显眼的欧式建筑,据说是当地最好的民宿,叫做普罗旺斯。因为路实在不好走,时间也不够,便没有去考察。走在观鱼走道上,空谷无人,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很喜欢这种幽静。相信自己还会再来,便不再依依不舍。
 

宜兰
离开苗栗去宜兰,一路顺路绕道看了不少东西。泰安观止极具设计感,硬件一流。恐怕是台湾最好的温泉酒店。大湖镇的新鲜草莓很甜,有股奶香,却便宜得实在不像话,算起来一元人民币可以买好几个。六星集是家兼营住宿与餐饮的专业按摩中心,具有很浓郁的巴里岛风情。客家菜做得既精致又传统;住宿环境非常私密。到了宜兰,已经很晚,兰阳博物馆只看了30分钟就关门了,没看出什么名堂来,但其外观很有特色,值得拍照留念。传统艺术博物馆来不及去,只能等下次了。礁溪老爷温泉大酒店还算不错,如果不跟泰安观止比的话。罗东夜市不大,但因为有当地友人陪同,吃到了许多真正的美味:红豆汤圆、三星葱油饼、卤味、牛肉面、烤鸡翅等等。一边吃一边听许多与小吃相关的典故,这是当地有朋友的好处。
福庐的主人姓黄,五十多岁,身材消瘦,腰板挺直,两眼很有神。他本人是位雕刻家,太太是位画家。家里摆满了两人的作品。我们到达时已近黄昏,放下行李急着去逛夜市,与黄先生寒暄了几句便匆匆出门。等我们回来,黄先生已烧好咖啡泡好茶,大家坐在美术馆一样的客厅里闲聊了起来。福庐只开了3年,它既是民宿,也是黄先生的家,同时还是一个作品陈列室,常常开开展览,与同行交流。三年之前,黄先生还只是一位建筑师,根本不懂雕刻,连业余爱好都算不上。闲下来以后,不求名、不求利,也不求成什么家,只凭兴趣,放开自己的身心去专研瓷器雕刻艺术,想不到很快便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人有多少潜能,我们自己并不清楚。如不是我们自己将自己平庸化,本来都有可能成为爱因斯坦、丘吉尔、托尔斯泰一样的伟大人物。不信的话,你看梵高,三十岁左右才学画画,没多久变成举世闻名的大师。说梵高可能有点远了,近的话你看这位黄先生,不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
 福庐不同于一般的民宿,其结构布局特别合理,用材很好,房子非常结实,抗八级地震没问题,真不愧是建筑师自己的房子。早晨醒来,才看到旁边有条小溪,而且很难得有水(春天台湾大部分溪流都是干枯的)。福庐有个漂亮的大院子,估计有两三亩地这么大。周边转了一大圈,回来看到桌上已摆好了早餐,有南瓜粥、包子、自制的醋饮等,都是黄先生亲手做的。黄先生建议早餐后骑车出去,他带我们去看传统艺术博物馆。可惜我们的时间实在太紧,要去武陵农场看樱花,还要去犁山、合欢山,最后的目的地是南投仁爱乡的清境农场。这条路很特别,要翻过中央山脉。据说风景绝佳,但走的人不多,因为有点危险,特别是下雨天,经常塌方封路。司机不肯走这条路,想走高速。前者路近,但要花五到六个小时;后者路远,可三四个小时就能到,区别是风景好不好。我们也不想冒险,特别想到我们这辆破面包车,一路上气喘吁吁,始终让人提心吊胆会抛锚。但我们既然是来考察的,就不能只考虑安全而错失大好风光。再说,大家都说台湾风景不好看,我们更要用心去找找看。最后,他说不过我们,无奈地同意了。给同事打了几通电话,问明路况,才上路。原来这条路他从未走过。
 

南投
沿着兰阳溪一路往上开,山势渐渐增高。宽阔的兰阳溪露出了河床,要是有水的话,两岸层层叠叠的高山连绵不绝,中间一条江水顺流而下,其景应该有点像长江三峡。越往山里走,人烟越稀少,看到的人也不一样,都是些身材魁梧、眼窝凹陷、肤色较深的原住民。到了武陵农场,因为已过了樱花季,所以没进去。在犁山吃过午饭,便往合欢山进发。合欢山不是台湾最高的山,但每年冬季这里最早下雪,是台湾人赏雪的最佳去处。这里的景色有点像欧洲的阿尔卑斯山,极其壮观,至少一点都不输大陆西南的许多名山。说台湾风景不好的人,应该来这里观赏观赏,反正我是被震撼到了。这条路始终建在悬崖峭壁上,车在上面走,会感到胆战心惊。途中我们还遇到了塌方和封路,好在很快就通过了,有惊无险。过了合欢山山顶,一路往下,半个多小时,就到了南投县仁爱乡,即有名的清境农场。
清境农场看上去很像一个欧洲的小镇,盖满了各种欧式风格的房子,但在欧洲你绝对找不到类似的小镇,因为它的风格实在太杂,地中海、都铎、哥特、普罗旺斯、西班牙式的,什么都有。以前我很怕别人跟我讲,要在那里造欧式城堡庄园什么的,因为一来与中国乡村的环境不合,二来所谓的欧式风格到底是什么谁也讲不清楚,而且这份手艺在欧洲都早已绝迹了。但看了老英格兰庄园后,我有点动摇了。主人罗先生自学建筑学,画了一万多张图纸,请来最好的建筑师,大部分材料从欧洲进口,为了十九间客房的民宿,他花了九年时间和九亿台币(合二亿人民币)。这已经背离了商业目的,因为它根本不可能赚钱,开一天亏一天,投入下去的钱永远也挣不回来,但其建筑风格很地道纯正,令人不得不佩服。人类文明是由理想主义、完美主义者推动的。他们的心中充满美好的诗意和坚强的意志,为了实现理想不屈不挠,全然不顾周围庸人的干扰,最后创造出美好的诗歌、乐曲、绘画,科学的发明、不朽的建筑和伟大的学说,丰富了人类的物质和精神生活。
这次我们没有入住老英格兰庄园,只是仔仔细细的参观了一个多小时。讲解的人也讲得很开心,她说遇到了知音。老英格兰的客房很棒,设施豪华,光每间房间配一套价值20万人民币的音响这一点,就压倒了我们住过的、听说过的奢华酒店。下次来台湾,只为了在老英格兰住两天。我们住的是旁边的民宿,叫普罗旺斯玫瑰园,与南庄的那家没去参观的民宿外观很像,名字也一样,是连锁还是重名我没打听。凭良心说,如果不是看过老英格兰,我对它还是蛮满意的。底楼是一个很大的公共客厅,和一个设备齐全的大厨房,在这里可以聚餐、唱卡拉OK。整幢房子共有三个客房,一个在底下,两个在二楼。我们住的是二楼的一个带阁楼的高高尖顶的房间,大得有点浪费,阁楼上也有一张大床和独立卫生间。这个房间以两个大人两个孩子来住最为合适。最令人惊喜的,是推开阳台门,一个足有十米长的私家泳池等着你。这是一个无边际的室外恒温游泳池,即使是大冬天,你也可以边游泳边欣赏清境农场无敌的风景,他家唯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餐饮,它包一日三餐,但都是西餐,我看很少有人会全部吃完。晚餐后,我们出去散步,同时看看有什么好吃的。路过一个炸物摊。闻着香极了,许多人都在排队,我们也上前点了鸡翅、豆干、香菇等一大堆东西,排在后面。胖胖的女摊主怕我们无聊,一边左右开弓,忙着翻炒,一边跟我聊天。聊了十几分钟,这里的民宿哪家比较好、哪家饭店好吃、这里一年四季的天气变化,以及她在此做了多久,她的祖先来自云南等等情况,我们已了如指掌。在这人来人往的旅游景点,小商小贩居然还保持着如此友好的态度,这就是台湾人。
许多人是来清境农场旅游的,因此夜幕降临,这里会突然变得非常安静,因为游客都撤了。但我觉得这里旅游价值不大,若不是找家民宿住下来度几天假,最好不要来此凑热闹。除了老英格兰这里还有许多民宿都很不错,像日出云来、香格里拉音乐城堡等等。但看来看去我还是喜欢老英格兰庄园。它的的确确是登峰造极之作,前无古人,恐怕今后也无人能追。
 
垦丁
从南投到垦丁,要穿越大半个台湾,耗时五个多小时。不过,这是我们这辆破车的车速,比大集装箱卡车还要慢。若是正常车速,可能也就四个小时左右。途中在古坑休息站用膳时,我算是开了眼了。你猜猜看,这个休息站有多大?我估计足有我们正常高速休息站十个那么大,而且环境像个大公园,许多台湾人周末特地来此游玩。休息站里有许多美味的台湾小吃,当地特产古坑咖啡非常好喝,千万不要忘了带一杯上路。
车抵垦丁,已近黄昏。找到“苹果咬一口”(这是我们民宿的名字),名字很奇特,但并没给人惊艳之感。只能说干净、简洁,有点设计感,比较适合外国人。这次台湾民宿之旅,我们看到了许多很棒的民宿,但自己住的,却都不怎么样。幸亏后来我们在杂志、书籍、网络上找到了许多顶级民宿,下次再来,不用再请别人帮忙,自己订就可以了。
天尚未全黑,我们去肯丁最有名的两个沙滩实地走了走,毫无感觉,不要说三亚、北海,连深圳的任何一个沙滩,都不比垦丁差。我们还去了当地的几大酒店,夏都、福华、凯撒,跟沙滩给我们的感觉差不多。至于当地民宿,看上去更像是青年旅舍。因此我把垦丁从线路中划掉了,不建议大家来。这里海的元素不够充分,设施不全,住宿条件不佳。而且交通不便,即使从高雄到垦丁,也要一个半小时。
当晚,无事可干,只有沿着著名的垦丁大街,来来回回逛夜市。然后早早睡去,第二天一早便起身离开垦丁,去台南。据许多台湾人讲(尤其台南人),台湾最美味的小吃在台南。因此我们去台南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吃。在安平老街,我们着实吃了不少东西,什么虾饼、鸭肉饭、豆花、担仔面、米糕、红豆汤圆等等,足足有近十种。不管有名的无名的,排队长的或门可罗雀的,自己喜欢的和不喜欢的,都尝了尝。老实说,有些的确好吃,但大多数不是我的菜。相比之下,我们大陆人,尤其江浙人和北方人,可能更喜欢台南以外的台湾小吃。至于台湾人为何最钟意台南小吃的原因,我也慢慢能猜出个几分。台湾人毕竟是闽南人居多,台南小吃闽南味最重。台湾人喜欢小时候家里的味道,即妈妈的手艺。家里的做法,一般都是最传统最简单的,譬如红豆汤圆,就是红豆加汤圆,加水加砂糖煮煮即可。台湾人喜欢的,就是这种原汁原味的古早味。
 

高雄
到了高雄,总算是进城了,看到了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之前的五天,我们一直在台湾的乡村转悠。至于台南市,只能算是一个镇,如果非要把它当作城市看,恐怕是我迄今为止看到过的最破的一个城市。在台湾旅游,沿路看到的建筑都十分破败陈旧,看多了,心情会堵得慌。在大陆,哪里都很光鲜亮丽,至少外观都是如此,所以大陆人到了台湾会很不习惯。许多大陆游客说台湾不好,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台湾太破了。台湾人宁愿守着年久失修的旧屋古厝,不愿拆了造新房,其中肯定有什么原因。有几个台湾人的回答是,台湾土地私有,不像大陆,只要政府一声令下,就马上旧貌换新颜这么容易。这恐怕只说对了一半。我猜,原因还有许多,一来与台湾人比较勤俭节约有关;二来与台湾地震多也有关;第三,以前台湾人怕打仗,有钱便换成金条藏起来,房子是带不走的。这是个敏感话题,我问过台湾人,许多都不愿回答,所以我只能猜。
台南市有许多老房子改的民宿,很有名,看照片也很有味,可惜这次时间不够。来到高雄,住的是大饭店,算是此次民宿之旅告一段落。高雄是座现代化的城市,同时又处处显得很悠闲。马路上从不堵车,一到晚上,行人便少了许多。跟台北相比,略显单调,也不够繁华,更不时尚。一看就知道,是新近刚刚迅速扩展起来的;其内涵,也就一个县城的容量。不像台北,古今中外什么都有,而且什么都已溶合在一起,分不清彼此。哪怕一个山东大包,一碗山西刀削面,一碗越南河粉,已经吃不出山东、山西、越南味来,吃到的是台北味。这就是台北博大精深又独特的地方,待在台北,你会一直有发现之喜悦;而高雄呆久了,只会感到沉闷。
六合夜市到处是南腔北调,反而听不到台湾口音。此次台湾之行,第一次感觉到有大陆游客的存在。台湾人认为六合夜市价格很贵,所以都不来了。我看还好,价格并不贵(与大陆比),质量也没下降,口味依旧不错,也没宰客现象出现。难道台湾人的质地比大陆人要纯朴,所以不太容易变坏?春节去普陀山,这个所谓的佛门圣地,吃顿饭被宰,买瓶矿泉水,买个茶叶蛋都是天价。买卖双方吵架,打110十分常见。在中国的许多旅游景区,无论你干什么,都得准备好搜证,写诉状,打官司,要不然你就直接打架来解决问题。
对初次入台的人而言,来不来高雄其实无所谓。因为它既不像台北那样具有台湾的代表性,又不像台南市那样具有台南文化的典型意义。即使来,最多住一天就足够了。尽管我此行最美味的小吃,是在高雄吃到的,但我还是要这么说。在六合夜市吃了两份臭豆腐,一杯木瓜牛奶、一碟卤味,一盆泰国虾之后,知道自己是时候离开了。但我的经验告诉我,最美味的小吃不在夜市,而是在夜市旁边的小路上,于是又一头扎进周边的小巷子里。走不多远就看到一家烤肉店门口排着长队。心头一阵狂喜,心想这一定是绝世美味,便也排起队来。我们两人实在吃得太饱,只想点一份分享,想不到老板把最后的两份烤肉饭,全给了我们。我们担心吃不下,结果两人都是一颗米都没剩。
 
编后
老谢说,倒数第二天,他们回到了台北,那种自然亲切的感觉好像回到了上海。在台北有许多事情可做,逛街、泡诚品,与台湾朋友喝咖啡聊天。台北是个适合故地重游的城市,可以一来再来。但相比之下,老谢还是更喜欢台湾的乡村,喜欢住民宿而不是酒店,喜欢与各种各样的民宿主人聊天。

借着老谢的这一次考察,我们会在以后陆续推出台湾民宿相关的小众游玩法,供大家参考,请各位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