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纽约传奇酒店 被记忆唤醒的上东区见闻录
旅游情报编辑部

纽约传奇酒店 被记忆唤醒的上东区见闻录

发布时间: 2013-05-22 11:45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12776
一百个人眼里,有一百个纽约,因此也会有一百种游玩纽约的方式。然而,可以肯定的是,一百个到纽约的人,都会去曼哈顿区感受一下独有的魅力。这里是纽约乃至美国的金融以及时尚中心,也是各大奢华酒店集团的兵家必争之地,一些集团甚至将全球旗舰店也设立于此。我们的酒店达人Xev告诉我们,真想了解纽约上东区的魅力,就是要住这些豪华酒店,甚至是这里的传奇酒店。这些酒店动辄百年历史,多得也是传奇人物的轶事,然而你能在这里找到纽约上东区的生活品味以及价值定位,以至于让他高呼“实在是非常喜欢”!这些拥有百年历史的酒店,到底魅力何在,且听Xev为读者娓娓道来。
 

三大酒店百年历史见证者
纽约有三家传奇酒店,The Plaza HotelWaldorf Astoria New YorkSt Regis New York。为什么叫做传奇,当然和这三家酒店的历史有关,比如The Plaza Hotel,至今106年的传奇,是国家历史地标(National Historic Landmark),纵览整个纽约城,酒店就只有这家和Waldorf Astoria New York被列入了国家历史地标,连St Regis New York都没有被列入。在美国短短两百多年的建国史上,The Plaza Hotel见证了百余年的历史,当年著名的广场协议之所以叫广场协议,就是因为在这家酒店签署的缘故。在这些酒店中,也发生过许多和名人相关的故事,但对多数纽约人来说,这家酒店的传奇,远不止如此。对纽约上东区的家庭来说,这里就是家族回忆的见证。上世纪6070年代,随着美国经济的迅速发展。这些传奇酒店自然变成了美国中上层洽谈生意之处。这些家庭的小孩子,跟随着父母到酒店来,当父母为了百万生意忙碌,无暇顾及他们时,他们就会躲开保姆,跟着酒店的管家在酒店里面“冒险”。当年这批孩子,甚至还有一个专属名字“City-Child”,可见数量之庞大。美国知名童书作家Kay Thompson更是以在Plaza Hotel里的孩子为原型创作了一个爱幻想的小女孩Eloise。她跟照顾她的保姆,还有她养的小狗、乌龟,一同住在The Plaza Hotel里,开始了各种冒险生活。这本童书,从出版伊始,就风靡了整个美国。于是乎,这些生于曼哈顿,长于Plaza Hotel的孩子们,更是手捧着这本书,开始了在酒店名正言顺的探险活动。对于这些孩子来说,整个plaza Hotel占据了他们大部分的童年,成为了他们身上的一个标记。他们中的不少人,在长大了之后,依旧保持了每隔一段时间去Plaza Hotel小住一段时间的习惯,有时候是和家人,有时候则是一个人,为得就是回味当时的记忆。
我就认识一位在这些酒店中长大的朋友,他毫不夸张地宣称,自己可以闭着眼睛,毫无差错地从正门逛遍整个酒店。他还对我说过一段话。“上东区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不仅仅代表着纽约最富有人群的聚居区,还象征着旧时的生活和那个年代的价值观。这里的街道,这里的建筑,我们都很熟悉,它们总是在报纸和电视上出现,说多少名人曾经出入过、多少新闻发生在这儿。对他人而言,这可能是上东区一个身份的象征,但我们只是把这些酒店当称一个“老地方”而已,我童年中的许多初次尝试或者冒险,都是在这个地方发生的。”在朋友的口中,这些酒店充满了一些温情的往日记忆。
我倒是因此得出一个结论,如果作为游客,你对这样一个情境感兴趣,“窗外的上东区,年长年少的 Gossip Girl 们各种时尚打扮不经意地飘过,都是你看不完的风景。身处的酒店是纽约的地标式建筑。锃亮的大理石地面,老式化妆椅以及英国乡村风光的装饰画,一切都能够让你恍如回到旧日的美好时光。”那么选择一家传奇酒店入住,或许会是一条很好的了解上东区生活的捷径。
 

奢华雍容非艳俗  体现上东区生活品味
这三家中,The Plaza Hotel是我最喜欢的也最为推荐的。曾经有些The Plaza Hotel粉丝说,如果不能入住观景套房的话,在这里就是白白浪费金钱。那是因为这家酒店的位置应该是全纽约最好的。它位于中央公园的东南角,北侧正对中央公园,东侧靠着Grand Army Plaza 和第五大道,边上就是Bergdorf Goodman
我推荐Edwardian Suite,由于目前酒店面朝中央公园的一侧作为Residence被卖掉了,导致酒店几乎没有能看到中央公园全貌的房间。Edwardian Suite是仅有的可以看到中央公园景观的房型,也基本是酒店最好的单卧套房了。而它之上还有一个只有一间的复式露台套房Terrace Suite。整个酒店,也只有那两个最好的套房才有真正的Park View
整个客房的色调非常地舒服,是少见的金色用得既庄重高贵又明媚流动,而不显一点流俗的地方,你可以从中明白什么叫做雍容大气,这种审美情趣就是上东区的象征。鎏金是这里家具的主色调。其实,这鎏金手法古已有之,可却非人人都能掌控得了,所谓“金丝良匠”说的既是此道理。将黄金和水银合成的金汞涂在家具表面,随着水银的蒸发,这些金被真正地附着在器面上。任时间流转,深入器物中的金非但不会剥落,甚至会和器物本身融合得更贴入。这被调过的金,才能真正体现“金”之奢侈而非俗艳,而这也绝非镀金之类的可比的。
这个套房格局本身也非常好。面积不算大,只有100平方米左右,所以客厅和卧室并没有完全隔开,而是用一堵墙造成了大半隔离的效果,既造成了分割,又不破坏整体的空间感。这堵墙上其实装了滑动门,所以要是愿意,晚上睡觉也可以拉起来,完全隔离客厅和卧室。
对于一家老派酒店来说,这家酒店的科技元素也融合得超乎想象得好。套房以上都是iPad的中控,可以调节房间和客厅的亮度,从25%开始分成4档,一直到100%中控上还可以点餐,订车,安排管家服务等等。冲淋和浴缸也都是数字温控,很贴心。但这些数字元素都很好地躲进了整体的风格里,丝毫不显突兀。除了使用它们的时候,其他时候甚至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对于新的奢侈酒店来说这大概已经是标配了,可老派酒店在技术上能够这么快跟上就显得不易了。
 

久负盛名的大堂酒廊优雅拒绝平庸
如果你不能入住这里的套房,那就千万不能错过酒店大堂的大堂酒廊,那里可是Gossip Girl们的集合地。而且,Palm Court作为最受欢迎的餐饮场所名称之一,尤其是在欧洲和北美,不少酒店都喜欢以此来命名它们的大堂酒廊。在北美或许最早使用Palm Court这个名称的是Waldorf酒店,不过到现如今,最受欢迎的却绝对一定是The Plaza Hotel家的Palm Court
1950年代美国航空发起了一个广告活动,广告的场景都安排在当时美国最著名的酒店内,参与酒店的包括纽约Waldorf、波士顿丽思卡尔顿酒店和纽约的Plaza Hotel等。其中Plaza Hotel酒店的广告场景则就是在其久负盛名的Palm Court内拍摄而成。
舒缓的音乐,花窗玻璃,以及灯光设置,这一些都使人舒心,有时候就连沙发靠垫摆放的角度,也让人觉得无可挑剔。难怪,之前曾经有朋友下午1点突然想去,于是没有预定就贸然前往,即使看到了有几个空位,也未被允许入座。因为由于这里的环境实在太过于舒适,以至于会让人忘记时间,而不愿离去。虽然这个座位在1个小时内不会有人使用,但是为了确保预定客人的优先性,所以暂时也不会对临时到来的客人开放。所以相比起下午茶,我个人倒真的比较推荐brunch。至于拥挤度,我个人就觉得还好了,人不算多,大概入座率是60~70%左右。
 
老派服务更显尊贵生活品质
也许有人会质疑,这样老派作风的酒店,莫不会老态龙钟,提供不了跟得上节奏的服务?否!其实,酒店本身是古典或现代风格,和服务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由于风格和员工的认同感,酒店和员工的互相选择等等,倒也组成了一个差异化选择,这确实会导致服务的风格有所不同。这个风格的不同不仅仅体现在酒店服务理念上的细微差别,而更多的是体现在这两种风格酒店的员工本身对服务的理解有着差别。
我个人反而感觉是古典风格的酒店服务更贴心,更细致。而且,在上东区,越是老派的服务,越能体现当年的生活品味和情趣。不过Waldorf是个例外,它实在是太大了,服务不过来。或许他们的老员工会很好,但是一个有着一千多客房的酒店,员工的流动性相对很大,良莠不齐的现象非常严重。且不说,服务完之后,立马开口要小费这种让人无语的事情。而W之类的现代酒店,则反而是我感觉服务最差了。纽约的几家W我都很不喜欢。个人感觉,The Plaza Hotel这样的酒店,服务是“We take care of you”(我们将悉心照顾您), W这种,是“We wish you have fun here”(我们希望您得到快乐)。服务上要体现出后者很不容易,所以结果往往是“We wish you have fun here”就停留在“wish”上了。
 
纽约的三大传奇酒店,入住率相当高,所以说实话,还是非常难订的。作为游客,如果没有提前一年半载,几乎难以入住。那么Xev还给大家推荐了另外一家具有传奇色彩的备选酒店,The CarlyleA Rosewood Hotel。同样历史悠久,值得一住。
 
纽约的白宫奢华低调
大约这是全纽约最低调的顶级酒店,也是我在纽约最喜欢的两三家酒店之一。纽约时报称它为“Palace of Secrets”是不无缘由的。它有着不输于The Plaza HotelWaldorf Astoria New YorkSt Regis New York的传奇程度,然而却刻意保持了极其低调的做派。The Carlyle 现在属于Rosewood 集团,这个集团介绍的人非常少,但是只要知道酒店的,必定知道他们是一家私营的酒店集团管理公司,而旗下的酒店,多为最高级的奢华品牌。奢华却又极度地低调,深得我心。
 
这里是J.F.肯尼迪在纽约的家,他在酒店的34层有一套房子,于是大家把 The Carlyle 叫做纽约的白宫。梦露多次穿过迷宫般的地道和肯尼迪在此幽会 -- 那个年代的门童 Michael O'Connell 后来回忆说,那些地道啊……肯尼迪总统对那些地道知道得可比我多多了。梦露最后的一次公开露面是19625月为肯尼迪过生日,在麦迪逊花园唱了那首著名的 "Happy Birthday, Mr. President",随后,她通过地道钻进了肯尼迪的房间。不到三个月梦露猝死。一年半以后肯尼迪遇刺。
 
这里也是 Woody Allen 自己的爵士乐队常驻的地方。96年以来 Woody Allen 的爵士乐队每周在 Cafe Carlyle 表演,不过这些年频率有所下降。我看到电梯里贴了海报, Woody Allen 6月中会有一场音乐会。滚石乐队的灵魂人物 Mick Jagger 每次来纽约也都是住在这里。另外,这里也是乔帮主在纽约的指定下榻酒店。而世界排名前三的私募基金之一,Carlyle Group,名字也来源于这个酒店。因为这里是 Carlyle Group 那几个创始人当年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惊为天人的收藏和设计
除了拥有无可比拟的传奇过往,酒店的地理位置也是绝佳,在曼哈顿最好的neighborhoodUpper East,离大都会博物馆只有5分钟的路,极其适合喜欢逛博物馆的人。基本上住在那里要是没什么特别的安排,就可以吃完早饭去 Met 逛一圈。
The Carlyle 一共只有180间房,却分了17级,仅仅单卧套房就有6级!而这些套房的等级差别主要是大小和风格。像次一级的 Deluxe Suite 风格就和 Premier Suite 截然不同。前者风格比较偏重清新的美式田园风格,而后者则在风格和色彩的选择上更厚重。Carlyle Suite 却有好几种不同的风格,如果要住的话,最好先看看喜欢哪一种,事先和酒店商量一下能不能安排。顺便说一下,肯尼迪的房间在酒店的顶层,34层。当年名震一时的小约翰肯尼迪坠机事件,就是在他离开The Carlyle 34层的公寓之后发生的。于是那个公寓也成了小肯尼迪一生中最后一次吃早餐的地方。这个套房其实还有一间小小的 Pantry,和其他区域隔离开来,避免了在客厅或者卧室中设置 Minibar 而导致的设计难度。
 
这次推荐的是Premier Suite,是看不见中央公园的套房里第二好的套房,仅次于Carlyle Suite,酒店还有两种 Park View的套房,有时候更会卖到$6500,而且这还不是总统套房。这个套房最让我震惊的有两样,一是它的收藏,另外一个就是空间的合理设计。
它的收藏,一共有一幅毕加索,两幅马蒂斯,两幅 Paul Klee. 一般的总统套房也没有这样奢侈的!说句不过分的,一般的五星级总统套房都不带这么玩儿的。更何况这还不是酒店真正的高级套房,仅仅是除去两个总套之外的6种套房里还算可以的一种,若是说起来,还真不知道他们真正的高级套房都会放些什么了。
 
其实,我喜欢这儿的设计和细节处理。我住的这间Premier Suite在色彩和风格上,相对来说比较厚重,可是真的步入其中,就会觉得那些细节上的处理让整个客都厅灵动和活泼了起来。一把真丝的椅子,放在那里,未入座,就吸引了大半的目光,很是好看。
套房的客厅设计永远是最考功夫的,相比之下,卧室会简单很多,只要有一张美观而舒适的睡床,就完成大半功夫了。或许套房的客厅想做得好非常难,因为空间的把握比卧室要难不少。但是,想要卧室做得出彩,那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从空间上来说,spacious intimate 这两个维度都不好把握。其实The Carlyle Tower Deluxe Room 就做得非常不错,空间合理,风格温煦,还有 park view. 其中一部分房型还有一个小 terrace。而我则特别喜欢Premier Suite 卧室的那个床头,仿佛有象牙的质感。有人会说,这和帝都某五星级酒店比,差远了。试问帝都哪家五星级酒店会有真丝墙纸?有精美绝伦的灯?这种底蕴和审美,绝非帝都任何顶级酒店可以比得上的。
 
值得推崇的公共空间绝不枉此行
因为这儿的套房,极其抢手,如果没有订到,那么你可以做的,就是到这里的公共空间走走,绝对不枉此行。这家的大堂是我在纽约最喜欢的几个大堂之一。如果说纽约华尔道夫的大堂要展现的是一种“世界首都的宏伟大气”,那这里就是一种隐于幕后的低调和从容。大堂不大,空间感恰如其分,色调的反差融合了厚重和雅致。整个大堂显得内敛,自如,引而不发。特别是大堂里的那两幅画,作于1693~1700年间,属于Dutch Golden Age,这应该是荷兰最重要的一个时期了,不仅仅表现在艺术上,在科学,文化,宗教和经济方面都是17世纪最大的亮点之一。荷属东印度公司就是这一时期的代表。这个时期也是 Flemish painting 三百年时期的代表,比较熟悉的荷兰画家多半都是出自这个时期,比如伦勃朗The Nightwatching,以及那幅这些年很火的《带珍珠耳环的少女》,都作于这个年代。而大堂里的两幅画,则是当时的名家Jan Weenix的大作,他这个系列一共画了5幅,当年被报业大王赫斯特买走,也就是众所周知的公民凯恩的原型,如今有一幅下落不明,一幅在苏格兰国家美术馆,另外一幅在Allen Memorial Art Museum in Ohio,剩下的这仅有的两幅,就在 The Carlyle里了。
大堂的 sitting area. 和大堂其实在空间上是半分离的,是电梯的所在。空间更小,但是气度不凡,是我极其喜欢的一个区域。我甚至也对于这里的“电梯工”也充满着喜爱,毕竟除了这里,这样的职业,几乎已很难在美国看到了。
这家店的几个餐厅装饰也是一绝。Cafe Carlyle 有纽约最顶尖的爵士乐。墙上是当年 Marcel Vertès 画的 Mural Painting.
 
另外一个我极为推崇的,就是酒店的酒吧,BEMELMANS BAR,这也是纽约最有意思的几个酒吧之一。儿童插画家 Ludwig Bemelmans 画了全部的壁画,主题是中央公园。这是我在纽约去过的最有古典童趣的酒吧了。会心,会意,会情,实在是太有旧时代的童趣了。据说当年 Ludwig Bemelmans 没管酒店要钱,而是用壁画交换了一年半的免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