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慢跑,东京——让自己慢下来
旅游情报编辑部

慢跑,东京——让自己慢下来

发布时间: 2013-07-22 17:12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10922

今年二月,六月先后两次来到东京工作和休假,利用晨跑的时间,领略了东京很多没有写在导游手册中的东西,在这座相对陌生的城市里,我不去刻意去寻找什么,也没有任何既定的计划,仅仅以平均每小时6公里的慢跑速度穿越那一条条陌生的街道和社区。东京街头的景象、沿路香味四溢的拉面馆、小巷中隐匿的神庙,美丽的皇家园林、迎面而来的行色匆匆的东京人。而这种漫无目的的“跑步旅游”极大的刺激了我对东京的好奇心,于是我总能发现一些常态旅游不能看到的景致和风物人情。

晨跑中遇到的人和事儿

在东京晨跑的时候总能遇见一些和我一样热爱跑步的东京人。二月份来到东京的时候,东京的气温接近零下,寒风刺骨。第一天跑步的时候,没有做好功课,只穿一件单薄长袖衫就上了街,而和我一样的跑步者各个都捂得的严严实实,从帽子、围巾、口罩、手套,到护腕、护膝,样样俱全,而我显得实在是很傻、很二、很勇敢。我请路人帮我照相,他们大都因为听不懂英文或者因为我这不太应景的装束向我摆手说“No!”最后还是一位和我一样的跑步者帮我在东京街头拍照留念。

我在东京晨跑通常是以我居住的酒店为半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大约8至10公里,一天一个方向。东京人在周末的时候起的很晚,周六日早上九、十点了,大街上都没有什么人,即便是在银座这样繁华的商业,也是街冷人稀。其实,对我来说跑步本身并不算什么,累的是有时候跑着跑着就会内急。记得一次我沿着银座的主干道,从新桥汐留出发,穿过东西银座,进入了银座最繁华的商业区。当时我是在憋坏了,我就跑进了一个刚刚开门的购物中心。我用英文请门口的迎宾员先生带我去洗手间,他那个客气地仿佛看见了亲人,鞠躬弯腰一路地“嗨,嗨!”,一路伸手让你先行。一直把我引到商场的洗手间,口里念着“欢迎您来!谢谢您的光顾”(我猜的)。沿途看见我的所有的售货员也都纷纷向我鞠躬弯腰。我真想和他们说:“其实、其实,我是来上厕所的!”。我在晨跑时在购物中心、7-11店、加油站、咖啡厅等都有借用洗刷间的经历,而就是这么一件小小的事情,你能感受到东京人的礼貌、文明、细致和周到。在酒店、餐馆、商场,当服务员见到你的时候,四目相对人人向你面带微笑,你若示意,他们便向你鞠躬弯腰。

在跑步的途中最搞笑的部分是自己常常被错认为是日本人,嗨,我自知相貌对不起广大观众,但也不至于像“尼蹦人”吧?!有过路的老人家、年轻的上班族问我路,我用英文告诉他们“Sorry,I don’t understand Japanese。抱歉,我不懂日语”,他们仍然用鞠躬和一堆的抱歉(我猜的)回应我的英文。日本人的英文是出了名的烂,这些年也好不到那里去。一次晨跑,我从赤坂见附的酒店一直跑到了5公里外的大手町区 – 皇宫,也就是日本天皇的居住地。皇宫的一侧有一个巨大的不规则的美丽的湖环绕着皇宫,而四周到处是戒备的警察。皇宫东侧的皇家园林是对外开放的,而且免票。我本想体会一下在日本皇家园林里跑步的感受,看门的老大爷(也是一警察)将我拦下,他几乎是手脚并用地,手舞足蹈地比划,用一两英文单词和日文向我表达。大概意思我听明白了: “这里的那个皇家圣地的干活,跑步那个干活的不行,慢走的那个,大大的可以,你的那个,门票的不要!”。最后,看门大爷警察好像自己犯了错误似的,给我鞠来了个90度的大躬,一直看我走远了才直起身来。

更有意思的是一次晨跑我居然误打误撞跑到了也位于赤坂见附区的日本外交部,我将拍下的照片发到的微信上,朋友的回复如爆豆般的炸开了。一位爱国大侠说:“真不意思Jack,你上飞机之前,忘记了给你带两个汽油瓶”。我的回复:“咱俩这么铁,你就不能打个飞的过来,省那点钱会死啊!”。嗨!纠结是可以理解的。

容易被错过的街头风景

晨跑东京,如果说有什么容易错过的风景和你平时最不容易看到的街景,我想一个那些导游图里面没有给你标准的的神社(也叫神庙),而另一个就是日本的政治大游行了。

跑步的时候,总能看到一些神庙。东京的神庙就像711店一样遍地都是,跑过几个街道就能看见一个。这些神社的规模有大有小,小的极其袖珍,一间屋子就是一个神社,一个寺庙。而大一些的神社更是香火旺盛、人声鼎沸。 神社里供奉着各路“神仙”,水神、动物神、人神、观音菩萨等等。这些神社少说也有上百的历史,大的神社比如浅草寺建立的时间是645年,距今已经1368年了。东京的神社非常有韵味,一些神社都建在树林中,银杏遮日、曲径通幽。即便是没有古树遮挡的神社,也都在装饰上进行了认真的修饰。

一次晨跑,我从新桥区出发,一路跑到了位于六本木区的美国大使馆。在美国大使馆的后身就有指示牌将你引向三个有着上百年历史的小神社,他们并排挨在一起,周围被高大的居民楼和团团包围,而这些神社的建筑和装饰都保有了历史的古风,站在神社的门口,人仿佛可以穿越。 在神社里,我看到人们庄严肃穆,双手合十,向供奉的神明顶礼膜拜,祈求神明保佑人们的健康、快乐、幸福。我想日本人对神明崇拜和尊敬不亚于任何一个有信仰的民族。

晨跑的时候你才发现那些东京真是一个蕴藏古典,横跨东西方文明的城市。在那些高大现代化的楼宇和行色匆匆的路人,与那些在掩映在街边林荫道上的神社行程强烈的反差。东京是一个既蕴含了日本古典文化之美,又融合了西方文明的烙印的城市。

二月份和六月份的东京晨跑,我都碰到了各种政治诉求的游行,这恐怕也是一个不容易被常态旅游看到的“景致”。那些胡同里面的墙上也有能看见各个政党的竞选代表的海报,而大街上那些车队的高音喇叭开得震天响,隔着很多街道都能够听到,那声嘶力竭的阵势真和文革时有一拼!各色政治诉求纷纷登场,牛鬼蛇神纷纷出笼。那个周日在银座的大街上碰到了游行队伍,浩浩荡荡地走在东京的街头,警察也如林大敌,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各色人各种政治主张鱼龙混杂在一起,有维护北方四岛权利的、有谩骂中国的、有大骂朝鲜、有支持小泉的,真是发扬了日本人节省能源、充分利用资源的优点,也真这不知道这各色人等是如何捏鼓到一块儿?

中华料理,占领东京

而晨跑东京的时候发现东京的大街小巷遍地都是中华料理(中餐馆),我实在不知道东京到底有多少个中餐馆?! 但是我居住过的赤坂见附区、港区芝公园、新桥汐留区的大街小巷里,遍地都是中餐馆。我也因为不喜欢日本拉面,几乎顿顿中餐。而那些在中国远近闻名的菜品“麻婆豆腐”、“宫保鸡丁”、“鱼香肉丝”早已经改良成了日本人习惯的清淡口味,少油、低盐、不加味精。

一般的中餐馆都有会讲中国话的服务生,他们大都是来日本留学的中国留学生。当然也有些中餐馆其实一个会讲中国话的中国人都没有,纯粹是日本人开的店。在银座、赤坂见附地区的酒吧、咖啡厅、中餐馆、歌厅晚上站街拉客的少男、少女,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从中国大陆来的。你和他们说英文,他们一码子听不懂,英文比日本人还烂。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毫不犹豫地和他们讲中文:“哥们儿,离我最近的地铁站在哪儿?”, “妹妹,去三越百货怎么走?”。他们大都会非常热情地给你指路,仔仔细细地说明你要去的地方的位置,生怕你走错了。有时候碰上那“贫”的还会和你来几句:“哎吗哥,就这么走了,不去我酒吧喝上一杯啊?你照顾照顾老妹生意呗?”。

晨跑中领略东京的节能减排

早上跑步,在东京街头看见最多的就是各类垃圾的分类垃圾桶。在超市门口,711便利店,加油站到处都能够看到。进而你会发现,在酒店、餐厅、地铁、办公楼里都设有垃圾分类的各种回收桶。废旧纸张、塑料瓶、易拉罐(包括玻璃瓶)分别在三个不同的颜色(或者标示)的回收桶。还有非常清楚的分类告示牌标签。我想这些回收的废品都拿来做循环利用了。

还有就是跑步的时候,路过一些住家和社区,我看见这种这个节省空间的停车场。 日本国土面小,这种节省空间的招数应运而生。通常在国内只有医院的地下停车场才会有这种装置。在北京我以前住的小区里,地下停车场的确安装这种了升降停车装置,但是从来没有用过!

东京晨跑有什么好的跑步路线推荐?

如果说有什么非常值得推荐的跑步路线,我想首推路线是应该是沿着银座的主干道,由从新桥汐留,跑到到东银座,经过银座一丁目,一直跑到日本桥折返。这条线路应该是银座的最主要、最繁华的街区,沿途经过最著名三越百货,西川百货等。大大小小的沿街商铺、饭店、酒馆不计其数。这条线路可以将银座的主要街区景观看个一清二楚。我比较幸运的是,在我跑到的东京桥时,那里旁边的建筑正在维修。而维修拦起来的围墙上竟然贴了几幅东京桥的不同时代老照片,看后令人印象深刻。

中国人的旅游大都是上车睡觉、下车拍照。而我们是否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去安静地体会到一下那个城市的内在的韵味呢?这两次东京之旅,我以住的酒店为圆点,基本上保持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每天一个方向,大约8-10公里的跑步距离,连慢跑、带拍照,每次大约1个半小时到2个小时。而我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欣赏了导游手册上没有景点,浅藏辄止地思考一点问题。这样的晨跑对我来说太有意义。人们常说站的高,看的远。我想说,跑的远,才能见的多。朋友们,下次去东京,让我们一起晨跑吧!

【编后】这次杂志介绍的Jack据说是一个超级热爱旅游又热衷跑步的人,每一次到新的城市或国家,放下行囊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去跑步,据说每个城市的节奏不同,跑步看到的风景也是不一样的。Jack的旅游体验,倒是真的让编辑体会、感受到了全然不同的东京。我们也在编辑部内展开讨论,或许,旅游的方式有很多种,而我们推荐或推崇的或许并非某一种独特的玩法,而是想让读者能够通过不同的旅行,发现不一样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


本文系《旅游情报》杂志原创,未经本站允许,
请勿将本站内容转载或复制,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