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The Savoy, London 在夏蕙大酒店品味英国往事
旅游情报编辑部

The Savoy, London 在夏蕙大酒店品味英国往事

发布时间: 2013-08-21 17:46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17111

英国伦敦好酒店云集,其中不乏与贵族名流有些牵扯渊源的酒店。在这些酒店里,建于1889年的夏蕙酒店The Savoy Hotel)可谓一代传奇,留下了众多王室后裔、巨星名流的足迹。2010年,The Savoy斥资1亿英磅大肆翻新后重新开幕,创下伦敦历史上最为昂贵的酒店装修新记录。如今,这座浸染爱德华年代风格与Art Deco装饰艺术的地标建筑延续百年来历史,再次成为伦敦社会名流聚集的风云场所。最近,杂志的老朋友,酒店和邮轮达人古镇煌先生向编辑提起了这家传奇酒店。接下来,就请看古先生的“住在The Savoy”体验。

The Savoy Hotel

由名人榜堆砌的历史

年轻时我曾在伦敦工作生活十余年,那时在BBC海外部上班,经常走过邻近著名的夏蕙酒店大门。我虽素闻其名却从未踏入过酒店的大堂。伦敦的顶尖级收天文数字房价的酒店多数开在Mayfair(梅费尔区)和Park Lane(公园巷),但夏蕙的正门却开在戏院区的The Srand,经一条私家小路进去,这在市中心很不平常,气派非凡。有趣的是伦敦车辆靠左走,进入这条私家路却为了转弯的方便靠右行车。酒店有自己的剧院,剧院的大门和著名的Savoy Grill餐厅分别开在大门的两边。酒店的巨大招牌简单地写着“Savoy”,发亮的钢板、金色的大字,正是当年Art Deco的风格。大热天时也穿上燕尾大礼服、头戴高帽的门房殷勤迎宾,给贵客开车门。上世纪初黄金时代的气派在此重现。这就是世界著名的The Savoy:想起年轻时的我虽有好奇心,却惭愧过其门而不“敢”入。三十多年后才进入这个传奇性的大门,也终于体验到“住在The Savoy”是怎样的经验,于是我特别有满足感。

先说一下酒店的整体。The Savoy酒店分老翼和新翼客房,大装修后河畔老翼的客房,回修到爱德华年代(Edwardian)的原有装潢,像新的一样;新翼则翻新保持原来的Art Deco式。主持这次整体翻新的设计师是曾因巴黎传奇酒店乔治五世四季酒店(Four Seasons Hotel George V Paris)以及摩纳哥Hermitage酒店等酒店重修而获得美誉的Pierre-Yves Rochon(他同时也是上海半岛酒店的设计者)。在翻新中,酒店不仅焕然一新了俯瞰泰晤士河旖旎风光的58间河景套房,还新增加了豪华双卧室皇家套房;并把富有传奇色彩的餐厅“River Restaurant”也全面改造了一番。

进入酒店,从大堂经过走廊,曲径通幽到客房,历史的轨迹历历如绘。从酒店靠街的大门,走到河畔连接着的老翼客房,这其中有点故事:河畔这一边是1889年开幕的更老的建筑,靠戏院区大门的一翼则是1904年加建的。但其实,Savoy剧院更老,当时剧院的老板正是著名的演艺经理人Richard d’Oyly Carte,是他想到要给伦敦建造真正豪华的大酒店的。Savoy是伦敦第一间电气化的酒店。早年酒店聘当代名厨Escoffier(奥古斯特·埃科菲,现代烹饪的第一位伟大的明星,他的客户包括爱德华七世和德皇威廉二世)主厨政,大厨师为酒店常客Nellie Melba(内莉·梅尔芭,澳大利亚花腔女高音歌唱家,在1918年被授予大英帝国女爵士头衔)创作了甜品“Peaches Melba”。酒店住客的名人榜无可比拟,有趣的是伊莉莎白公主和菲利普中校在此首次公开一起露面;费雯丽和劳伦斯·奥利维尔(Vivian Leigh and Lawrence Olivier)在此相亲;辛亥年(1911年)孙中山先生从纽约抵达伦敦时,曾化名Mr.Takayama下榻Savoy;丘吉尔更是最喜欢光顾夏蕙扒房的老顾客,二战胜利他在此欢宴阁员……住店名人榜可以密密麻麻地写满一页,尤其是演艺名人。作为地标性酒店,单靠豪华还不行,要有历史才行。夏蕙酒店见证了大英帝国一度光辉的近代史。

我带着好奇心在酒店里穿插,两栋不同期的建筑物连接成一间,令我容易迷途。酒店给人感觉很大,可是它实际上只有268间客房,真的难以置信。酒店里的装潢,单是大堂己令我大开眼界,而著名的伦敦百年来上流社会交际点American Bar,布局的设计更妙。酒店里还有一个小小的博物馆,展出了酒店百余年光辉历史的点滴。

“无所不用其极”的客房

伦敦的班机清晨到,我到酒店大门时,只是早上六点半。一进门就有大堂经理以名字称呼我,他带我进客房,我的管家早在房里恭候。我住的是“河景套房”,在The Savoy住套房是有管家服务的,这里的管家都是在酒店自办的夏蕙学院(Savoy Academy)里训练出来的传统英国专业管家。当下,高大有型、身穿燕尾大礼服的管家,给我冲一壶好茶,并把我在旅途弄皱的衣服拿去熨——这些都是套房所包含的管家服务。

我这间房没有分隔的客厅,所以从某种意味上它也许不算是套房(在此,套房应是指服务规格的提升),可是窗外赫然就是泰晤士河的美景,无论是牛津塔(Oxo Tower)、皇家节日音乐厅,还是“伦敦眼”,都近在眼前。据说伦纳德·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著名指挥家、作曲家)当年喜欢住这间房,因为窗外就可以看到他演出的音乐厅(当年我和此公交谈过,觉得大名鼎鼎的他很会说公关话)。

The Savoy的房价奇贵却面积不大(当然他们有的是极大的套间),无懈可击的管家服务也许是决定房价的一个因素。为何夏蕙可以收不少豪华级酒店贵几倍的房价?我发现这里室内的装潢设备,都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家具都是真古董,2007年-2010年歇业三年的大装修,其实是把古老的建筑物完整复员,四百多件老家具统统由名匠用手工打磨修饰到新品的水平。这样的手作工程,费用等闲比造新品还要贵得多。卧室地毯很厚实,桌椅是硬木的骨架,我注意到书桌面的大垫子是手制的皮具,就算一枝原子笔和铅笔都是特别设计的精品,杂记本子不用纸,用厚卡片……这样的细节,达到我从未见过的讲究的程度。酒店的总统套房的豪华更不可想象!

不用说,在古式古香的装潢背后,隐藏着现代最新高科技的方便,这是他们所谓的Discreet Technology(谨慎的科技),说得妙。比如浴缸是古典的,可是黑白间隔的古典地砖下却采用地热取暖;高速无线上网是免费的,最新的影音设备也无所不备;电视是Loewe的,并且这是私人电视,你的名字会出现在屏幕顶端;还有电话系统,当你给房间服务打电话时,他们已经知道了你的详细情况……这间今天由费尔蒙集团管理的百年老酒店其实是最现化的酒店:你也可以说它开业于2010年。

餐厅亦可圈可点

我在泰晤士大厅(Thames Foyer)进早餐,摆满鲜花如此优美的环境己值回餐价,因为我也买到了经验。这个以吃下午茶著名的极度豪华的大客厅,中央是一个像大笼子的结构,上面从露天天花引进天然光,原来这是一个室内的“冬季花园” (Winter Garden)。早餐之选竟有中式的套餐,我对经理说我想试试烹调是否正宗。后来他问我,我说绝对正宗,虾蛟烧卖做得非常精致。但我在新开的Kaspar’s Seafood Bar的一顿晚餐同样令我难忘。我坐在圆形的海鲜吧台吃,吧台围绕着的中堂就是开放式海鲜厨房,厨师们近在咫尺作业。我叫了一个海鲜盘,我喜欢这样的法式生吃海鲜的方法,看着美女厨师给我选海鲜,大大的一盘,非常新鲜,价钱竟只是45镑,而这是Savoy啊!不过,早餐也大概收这价钱。以后到伦敦,我多了一个吃的去处了。

酒店的烧烤餐厅“Savoy Grill”,是由我熟悉其人的戈登·拉姆齐(Gordon Ramsey,他堪称英国乃至世界的顶级厨神,因其在各种名人烹饪节目的粗鲁与严厉,以及追求完美的风格,而被媒体称为“地狱厨师”)大师主理的,刚在纽约吃过他的分店。听说“Savoy Grill”里沿袭了Escoffier的传统菜,加上Ramsey的灵感,应是最好(也最昂贵) 的餐厅之一了。

夏蕙的服务座右铭是Personal Service Naturally(贴心周到的私人管家服务),说的Naturally这个字真有画龙点睛之妙,在此,你能体验到英式管家服务自然而然,低调而无微不至的贴心舒适。住Savoy不是一宿之寄,它是何谓美满人生的一种新体验,怎也应当试一次(尽管你喜欢的也许是新潮酒店)。我终算试过了。

编后:

酒店的存在,有些是为了“一宿之寄”,有些则是为了“纯享受”。出门旅行,住宿是必须的,若能在“必须的”住宿中偶尔加入些“享受”,会成为旅行中的值得回味的事。正如古镇煌先生在他的新书《一夜奢华》中所说,“豪华酒店的存在真是好事:它能使一个普通人也能享受几天奢华生活,体验和日常生活不同的生活乐趣。这样好的事,我们何乐而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