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以沙发客之名 畅游意大利中部的美食美景
旅游情报编辑部

以沙发客之名 畅游意大利中部的美食美景

发布时间: 2013-10-12 15:43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9287

最近,编辑有幸结识了一位“沙发客”旅游达人林鸿麟。沙发客对很多人来说,是一种比较特殊而新鲜的旅行方式:成为一名沙发客,意味着你愿意提供自己家的沙发或床给旅游者借宿,而作为回报,当你出门旅行的时候,也可以睡别人家的沙发。林先生于2005年成为沙发客的一员,第一次沙发经验贡献给了瑞典,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足迹遍及欧、美、亚、非洲的大小城市。但不管旅行方式是怎样的,旅行对他来说,都是不断学习与成长的过程。今年7、8月,全意大利都在度假的时候,林鸿麟去了意大利中部,在当地人家里当了一回沙发客。这里有哪些美景美食,意大利人又是怎样度假的?且看林先生是怎么说的。

随性而至的意大利中部之旅

在飞机起飞前的十三个小时,我终于接到沙发主人Riccardo的指示:“飞机抵达波隆纳(Bologna)之后,搭公交车到波隆纳火车站,买前往佩萨罗(Pesaro)的车票,我会在佩萨罗的火车站等你。”

于是,我才知道原来我这次意大利之旅的目的地是一个我从来没听过的城市佩萨罗,不过因为早就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心理准备,我并没有太多的顾虑,反正以我的经验,意大利到处都是美景美食,应该不会让人失望,我知道无论如何,船到桥头自然直。

意大利人Riccardo今年三月来我家当沙发客,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天,我们却因为相谈甚欢,很快地成为好朋友。

“有空可以到意大利来找我玩啊!”离开的时候他这样说,不知道是否只是出于礼貌。但是,我真的买了机票,决定去意大利中部找他玩,一星期!

Riccardo住在意大利中北部的一个小镇摩典纳(Modena)。虽说是小镇,摩典纳却以两样特产闻名全世界,一是名牌跑车法拉利(Ferrari),另一个是贵如黄金的陈年巴萨米克醋(Aceto Balsamico di Modena Tradizional);我对跑车兴趣不大,但是身为吃货,一听到陈年巴萨米克醋就会流口水。原本以为我的这趟意大利之旅会在摩典纳度过,听说那里的餐厅都会提供真正的巴萨米克陈年醋放在桌上让人无限量食用,光是这个就可以让我在小镇待上一星期而无怨无悔。

“但是现在摩典纳天气很热,我们在佩萨罗海边有一套公寓,山上也有避暑的房子,到时候我们视情况而决定要去哪里。”Riccardo直到我出发的前一天总是这样说。原来意大利人狡兔有三窟,如果负担得起,会在海边和山上各买一套房子度假用,夏天可以去海边晒太阳或到山上避暑,冬天则到山上滑雪。真是懂得享受!

南欧人一直以随兴、闲(懒)散出名,夏天根本就是用来浪费的。意大利所有商店中午十二点拉下大门午餐、午睡,下午四点才会再度开门营业到七点;定好的约会临时改变甚至取消也是正常的。所以Riccardo直到最后关头才告诉我下飞机后还要搭两个半小时火车到佩萨罗这个意大利东岸的海边城市跟他会合,我心想果然是一派意大利作风。

“因为我前天已经先到佩萨罗来了,而且现在镇上刚好有个狂欢节。”Riccardo这样告诉我。

既然我想要体会意大利人都是怎么度假的,所以完全听从Riccardo的安排,到了一个我从来没听过的海边小镇,而且“狂欢节”这个名词确实吸引了我,即使是最后一分钟才做的决定,依然让我内心充满了期待。带着要送给沙发主人的顶级乌龙茶,以及方便携带的中式食材,我往意大利飞去。

佩萨罗(Pesaro)  海滩度假小镇的哲学艺术节

Riccardo家的海边公寓真的就在海边,打开窗户眼前就是海。

“Mama Mia!(我的妈呀!)”我打开另一边窗户,面对眼前所见不禁这样大叫出来。公寓旁边就是典型的意大利海边度假胜地:绵延无尽的洋伞布满了整个沙滩!

曾在夏天到过意大利海边的人应该都知道,意大利度假胜地的美丽海滩大部分都被出租给私人企业经营了,必须花钱才能使用,业者会提供遮阳伞和躺椅,于是整个沙滩被不同业者不同颜色不同造型的遮阳伞和躺椅占满,初次看到的人肯定会惊叹为“奇观”。绵延几公里的遮阳伞和摊在阳光下的意大利肉体横陈,他们不管皮肤科医生如何警告,常常整个假期就这样躺在阳光下曝晒,假期结束之后暗中比较谁的皮肤晒成更漂亮的古铜色,因为那是一种财富和身分地位的象征!不过这样的奇观看几分钟也就腻了,倒是晚上的”哲学艺术节”因为难以想象,所以引起了我更多的兴趣。

“去艺术节前我们有时间吃晚餐吗?”我问Riccardo,深怕他只顾饱读哲学诗书,忘了填饱我的肚子。

“你很幸运,我今天早上去潜水为你找了一些野生淡菜(或称贻贝、青口、壳菜),我们晚餐就吃这道生猛海鲜。”Riccardo不是那种只会摊在阳光下晒肉的人,他的海边假期还包括下海捕鱼获,也会参加海边度假村里提供的一些武术、瑜珈、溜直排轮等课程,这些课程让全家大小一同来度假的每个人都可以有事做。而因为大部分的意大利人整个假期(通常是一整个八月)都会待在这里,所以设计更多的活动把人吸引过来,成为佩萨罗这个观光城市的主要课题。

“ Festival” 这个字常常被翻译成“狂欢节”,原来泛指喜庆活动,通常是一种大肆庆祝的狂欢。在欧洲,很多以观光为发展重点的城市,总是会在夏天举办各种户外的Festival来吸引观光客,因为整个夏天(尤其八月)都是欧洲人度假的季节,而且经过了一个冬天在家里的禁锢,人们终于可以利用好天气外出透气欢乐了,这些节庆也都是以户外活动为主。

佩萨罗这个位于意大利东岸的城市并不广为人知,不过倒是出生过一个颇为知名的音乐家──罗西尼(Rossini);而且因为有沙滩,会吸引一些喜欢把自己摊在阳光下的意大利人前来日光浴。然而,意大利东西两边都有很长的海岸线,要想吸引观光客前来,除了自然沿岸海滩之外,当然得以“Festival”之名办一些特殊活动才行。罗西尼这张招牌,是八月份全意大利人度假的时期才会被拿出来主打的,所以“Rossini Opera Festival(罗西尼歌剧艺术节)”这个重点活动被排在八月举行。

我抵达佩萨罗的时间是七月初,这时天气已经很好,学校也放暑假了,而且很多退休的老人一直有很多时间可以消磨,于是办个“Festival”把这些人吸引过来是正常的策略。 “Popsophia”——Festival del Contemporaneo”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产生出来的。要说明的是,“Popsophia”是一个“哲学”艺术节!在每年七月的第一个周末举行。

我很难想象以哲学为主题的艺术节能“狂欢”到什么地步,不过既然它想吸引的对象是退休老人,倒也还说得过去。

艺术节是在一个堡垒古迹里举行的,这个名为Rocca Costanza的古迹,是佩萨罗的重要地标,因为除了它之外,这个城市几乎已经没有什么可看的了,除非你喜欢的是新式的度假饭店。即便在旧城区,佩萨罗的建筑比起意大利其它城市里动则千百年的古迹,还是充满了新意,市中心的主要广场甚至有很重的墨索里尼风格,让人觉得过于冰冷;除了菜市场和罗西尼歌剧院、罗西尼故居之外,就是一条主要商业大街,卖的是千篇一律的时尚知名品牌,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之处。Rocca Costanza则是维持得很好的古老堡垒,在显得现代的城市中以遗世而独立之姿,引人怀古幽情。

到佩萨罗度假的人,大抵都是为了海滩而来,白天大家都去晒太阳,Festival的活动于是傍晚才开始,从傍晚六点到凌晨一点,从时间上看来,还真的有“狂欢节”的样子。

城堡的大中庭摆满了椅子,正前方有一个大舞台,左前方有一个小舞台。堡垒内则推出了装置艺术展,内容据说符合今年的主题:“英雄与反英雄”,果然是个哲学课题。但是我不懂意大利文,即使觉得有些展览作品看来挺有趣,事实上却无法了解它们为什么会被放在那里,只有艺术节海报以唐吉轲德对抗风车的图案为我点出了“英雄与反英雄”的议题,光是那个画面就足以让我陷入哲学的思考。屋檐下有哲学书籍展示,全是意大利文;另外还有佩萨罗地区特产的红酒试喝,这个我就很喜欢,所以不怕必须跟老人们抢,我心里还想着:喝了酒之后是否就能开窍想通什么哲学论题呢?

就在我于红酒试喝摊位把脸喝得像猴子的红屁股之后,主要舞台的节目正式开始,中庭的椅子上竟然坐满了人,还有很多人站着看。

节目由一个气质像哲人的女主持人主讲开场,再来是一个三重奏乐团演奏好听的音乐,接着女主持人请来一个哲学家演讲一段我听不懂的哲理,又来一段音乐,然后是另一个哲学家和女主人的哲学对话,紧接着一个女歌手和另一个哲学家上台,哲学家朗诵一段哲学之道,女歌手接着唱,一说一唱地让我即使听不懂内容也觉得好听,观众的用力鼓掌也证明确实是个厉害的表演。

第二天,因为我受不了拥挤得像人肉市场的海滩,Riccardo于是开车带我到佩萨罗北边,一个叫作Fiorenzuoladi Focara的中古世纪小山城晃悠,宁静的小村庄从前是个建于山上的小渔村,我们沿着渔夫古道下山到了一处静谧的海边,这里不能让人炫耀“我可以负担得起私人海滩”的经济能力,所以人烟稀少,但也因为远离人群,让我们更能欣赏海洋的辽阔之美。我们在海滩上看书看到睡着了,度过了一个悠闲的下午。

晚上Riccardo的妹妹专程搭了三个小时的火车来参加Popsophia的活动,因为有一个她很喜欢的哲学家将被安排发表他的哲学谈话,并且有一场很有哲思的戏剧表演。而这一天晚上的与会者也有了很多年轻的面孔,因为时值周末,很多年轻人有时间可以到这个海边度假胜地消暑,年轻人在海滩尽情地消耗体力,晚上到哲学艺术节彷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大家都很专注地听讲、看表演,并随着演讲者的妙语会心一笑,给予表演者极大的掌声。

对于完全不懂意大利文的我而言,在这样一场以哲学为主题的“节庆活动”里尽管所得有限,内心却是充满羡慕的,我心里一直在想,什么时候国内才能有这样的节庆活动?而我们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的修养来欣赏这样的艺术节呢?

名牌跑车和巴萨米克陈年醋之城  摩典纳(Modena)

“阳光是皮肤最大的杀手!”我永远记得一个医学专家说的话。而爱美是我的天性,就在我于沙滩躺椅上被旁边一个几乎晒成木乃伊的阿婶吓到、午睡时做了个我的皮肤被晒到枯槁的恶梦之后,我告诉Riccardo该是可以结束海滩假期的时候了。“摩典纳(Modena)应该有亚洲超市,我想为你煮一顿中国菜。”因为这样善用心机,Riccardo决定带我到他平时居住的城市摩典纳,“这是个不错的想法,我也顺便带你去看看被UNESCO(联合国文教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摩典纳广场。”他显然深感骄傲地这样说。

“我还要品尝真正的陈年巴萨米克醋!”我当然不忘边流口水边提醒他这个重点。

摩典纳是个非常美丽的城市,古老的建筑维持得很好,应该是个富有的城市,法拉利跑车公司所付出的税应该功不可没。这个城市的人看起来同时具有悠闲与高雅的气质,不知道是否因为他们可以较容易喝到巴萨米克陈年醋的原因。

产自摩典纳的陈年巴萨米克醋(Aceto Balsamico di Modena Tradizionale Affinato),是一种用久煮浓缩的葡萄汁经过12年以上的木桶培养陈年,成为全世界最浓郁,香味最丰富,也最昂贵的醋。口感浓稠温润,香气特别醇厚典雅,非常稀有珍贵。我一直都是巴萨米克醋的爱好者,但是我知道我平常使用的醋都是工业制造,顶多六十天就出厂贩卖的醋,跟真正的摩典纳陈年醋无法相比。

Riccardo家的餐桌上就摆着高级橄榄油和陈年巴萨米克醋,配上他母亲的家庭式料理,那芬芳馥郁得近乎奢华的滋味,让我感动得几乎边吃边流泪。

因为没有海洋的调节,盛夏的摩典纳白天热得让人发慌,而意大利人竟然不知道其实装个冷气或买个电风扇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宁可在大白天把窗帘都拉上了,在家睡个长长的午觉!

幸好夏天欧洲日照长,下午四点午睡醒来之后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可以进行市内观光。摩典纳大教堂和它的广场确实雄伟,教堂内的壁画华美得让人要惊叹为上帝的杰作;城市里人并不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热不敢出门,“八月的时候这里将会成为空城!因为大家都会出去度假,所有商店都会关门休息。”Riccardo这样说,这提醒了我曾经在七月底于意大利的高速公路上听到路况广播电台里一再警告驾驶人:八月一日将会大塞车超过一百公里,意大利人全国性的度假跟中国国庆黄金周的全民迁徙有得比!

晚餐过后我们散步来到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小广场(Piazzetta della Pomposa),广场上正举办一个爵士音乐会。这是由广场附近的一家唱片行主办的,唱片行老板取得摩典纳附近特产Lambrusca酒的厂商赞助,每年七月的周末晚上举办这样的爵士音乐会。虽然只是小行音乐会,却办得有模有样,乐师和歌手都是摩典纳当地人,仅管只是业余爱好者,却都有着职业水平。演唱者自我介绍他的职业是理发师,除了没有明星的架式之外,他的歌声绝对不输很多专业爵士歌手。小镇用自己的镇上的乐师办的音乐会,不用花大钱请大牌明星,却因为用心,一样办出很有质感的音乐会,吸引了镇上很多爱乐者,广场上座无虚席,广场边也站满了人,大家沉浸在美妙的音乐里,在月光下集体渡过一个美好的夜晚。

席梦内(Monte Cimone)  山上的度假小屋

在摩典纳的第二天中午,我从考古人类博物馆出来之后,终于理解为什么意大利人下午要躲在家里睡午觉的原因了。摄氏三十四度的高温下没有冷气与电风扇,走在路上简直快要人间蒸发、近乎自燃!我很快地也回到家里躲着,并且在午餐后沉沉地睡去。晚上我边吃美味的意大利冰激淋边告诉Riccardo我的炎热难耐,我这位好心的沙发主人于是决定带我到他们山上的度假小屋避暑。

席梦内山(Monte Cimone)距离摩典纳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去程途中不时看到法拉利跑车呼啸而过。“这条路是他们试车的道路,我们的速限是五十公里,他们可能被允许开到时速两百公里!”Riccardo的母亲说这是因为法拉利为摩典纳赚了很多钱,而且我也可以理解,要一台法拉利跑车时速只开五十公里简直是大笑话!

很快地我们就来到席梦内山区,这里是附近居民夏天来避暑、冬天来滑雪的度假胜地。Riccardo的祖父母很早以前就到席梦内山上买地建屋,他们家一直以来都在此地避暑度假,爷爷喜欢做木工,客厅里的大部分家具都是老爷爷在世的时候手工做出来的,老奶奶则喜欢裁缝,每年夏天过后她总是会做好很多衣服带回城市里贩卖来贴补家用。据说屋建成时山上还没什么住户,方圆几公里内没有人烟;现在小村庄里虽然已经有两家饭店和两家餐厅,不到八月假期或冬天滑雪季节,整个小村庄非常宁静,教堂里的钟声响彻云霄、仿如直达天听。山上气温果然很低,我跟Riccardo借来了他祖母的棉袄,并请他在客厅的火炉里添柴上火,在壁炉旁的我才能停止发抖。

“你可以喝点烈酒取暖。”Riccardo说着,并打开品酒室的柜子一一为我介绍他们自己酿的酒;原来他们整个八月通常都会在山上度过,除了整修房舍、种花莳草、森林健行之外,多余的时间就拿来酿酒、做果酱或做些木工家用品和艺品,每年也会到附近山区的学校举办的夏日艺术节当义工,山上的生活过得非常惬意。

喝了一杯核桃酿成的烈酒之后,身体果真暖和了起来,我于是自告奋勇跟着Riccardo去附近的泉源取山泉水,并帮忙把过去一整个冬天积在院子里的落叶和青苔扫干净。时间在这里好像静止了,我们在两棵树中间挂上吊床,但因天气冷也无法在户外入睡。

趁着还有温暖的阳光,我们在山林间散步,遥想冬天这里被大雪覆盖的情境,以及人们如何在山坡上滑雪的盛况;附近没有人,鸟叫虫鸣可以听得很清楚,山坡上有四只山羊,因为太无聊了,很快地就跟我成为了朋友。

人家说:要抵达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通过他的胃。而我则认为要抓住意大利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娘的胃!意大利男人跟他们的母亲总是很亲近,他们永远是母亲的心肝宝贝,Riccardo也不例外。而我同时为了报答他母亲每天为我做饭,决定为他们准备晚餐。我做出了蛋包饭、绿咖哩豆腐、炒青菜。饱食之后,我的沙发主人说:随时欢迎你再来我家作客!

我的假期于隔天在山上的一家传统餐厅晚餐画上句点,餐厅里的食材都取自当地、手工制造,无化学添加、零污染,Tigelle圆夹饼、Gnocco Fritto膨胀饼美味至极。

短短的一个星期,我体会了意大利人到海边晒太阳、到山上避暑的度假方式,除了把皮肤晒成了美丽的古铜色,我还完成了到摩典纳品尝珍贵巴萨米克陈年醋的心愿,并且跟我的沙发主人一家人有了像亲人一样的感情,彷佛从此在意大利有了家(和两个度假去处),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我当初殷勤款待了一个意大利沙发客,人家说的好心有好报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编后:

“沙发客”这个名词虽然乍一看很新鲜,但仔细想来,却是“居游”的方式之一。和我们之前提出的租住当地公寓,定定心心游玩这种居游方式所不同的是,“沙发客”比租公寓更进一步,直接住进了人家家里,已经不仅仅是“像当地人那样生活”,更是“融入到当地人的生活”中去了。就像林鸿麟说的,这种更深度更从容、视角也更宽泛的旅行方式,能“深入自身文化,也认识他人生活,是种世界地球村般的友谊交流”。


本文系《旅游情报》杂志原创,未经本站允许,
请勿将本站内容转载或复制,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