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两位达人看马赛 马赛有什么?海湾、鱼汤,还有马赛人
旅游情报编辑部

两位达人看马赛 马赛有什么?海湾、鱼汤,还有马赛人

发布时间: 2013-12-11 10:24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8558

【导言】现在去普罗旺斯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说起普罗旺斯的首府马赛,似乎去过的人很少。马赛被选为今年的欧洲文化之都(Capital Europeen de la Culture),这个地方到底有何魅力?无独有偶,这次,有两位撰稿人向我们聊起了马赛。由于求学的原因,法国达人吴沁在马赛度过了二年时光。在她看来,这是个很值得“漫游”的城市,法国人甚至毫无避讳地称赞这里“拥有法国最美丽的海港风情”。而杂志撰稿人,著名的沙发客林鸿麟则对马赛“由恨转爱”,前一阵在马赛的沙发客经历,让他高唱热情洋溢的“马赛曲”,说这里有最亲切善良的人民。两位撰稿人一个为景色着迷,一个为人而感动。通过他们不同的视角,马赛展现出了不一样的美好之处,好比同一首“马赛曲”,唱出了不同的旋律。

马赛,南法海港风情的终极诱惑

撰文:吴沁

马赛自古就是一个理想的旅游地,有着丰富的旅游资源,是法国人趋之若鹜的城市之一吴沁说,在马赛,贾尔德圣母院比巴黎圣母院更加上镜,灿烂阳光下有大卫海滩,而城区老港深处还有“转角遇到的惊喜”:香皂、橄榄油以及那些独特的手工艺品。诱人的餐馆散落在马赛的各个地方,来一碗特色的马赛鱼汤,你会觉得别无所求了。若是想要真正了解马赛,爱上这个城市,那么你就必须如法国人一样玩马赛,享受这个城市带给你的各种不同。

德·赛维涅夫人在写给她女儿的信中这样说到道:“我被这座城市独特的美丽迷住了。”透过这封家书,我看到了作者眼里极美的天色,也越过海面望到了那片迷人的工地,那些城堡,那片山脉。而这不可思议的美景,来自于法国的第二大城市——马赛。

在以往的记忆中,马赛甚少被人提及,即使有人知道它的存在,也往往只是丢下一句脏乱差的评价。我却因为生活于此,加上偶尔读过的这些文字,发现了马赛的真实与可爱。马赛的美,在于你能发觉它的与众不同。

古老和文化  融化在它的血脉里

马赛是法国最古老的城市,但很少有人知道,马赛也是法兰西的第一座城市。在公元前600年,由希腊定居者建立。之后马赛又加入了罗马共和国结盟,城市中大多数希腊人的遗迹都被后来的罗马建筑所取代。罗马帝国灭亡后,这座城市落入西哥特人之手。法兰克王国于6世纪中期夺取了马赛。1481年,马赛并入普罗旺斯,次年又并入法国。嗣后,经历了法国大革命、第二次世界大战、瘟疫、石油危机……使这座城市见证着法国的巨变。马赛的古老已经深深地融化在它的血脉里,如今,你在街上看到的每一幢建筑几乎都被烙印着马赛的历史。

作为法国最大的港口,马赛一直是外国人进入法国的门户之一,它逐渐形成为一座典型的移民城市。拥有丰富的文化和多种族让马赛变得和其他法国城市不一样,在这个城市里,你既能体验北非文化,又能感受欧洲文化,同时融合着伊斯兰教、天主教等不同信仰,风格各种迥异却又异常和谐。有位当地人曾这么和我说过,“这世界上没有任何地方和这里一样。”正因为有了那些来自不同国度、有着不同信仰和文化的人,让马赛留下了“混乱”的印象,然而这也正是马赛的魅力所在,慵懒而随意,也让这里的蛋挞更像蛋挞,女巫看起来更老也更像女巫。

像法国人一样玩马赛

比起巴黎,我觉得马赛更适合“漫游”。在法国人眼中,马赛是与“享受”联系在一起的。马赛人的生活等同于慵懒的,而不似巴黎人那般终日忙碌,是最贴近生活本质的地方。

来到马赛,你首先要学会享受“悠闲”。法国人到了马赛,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据说就是到地中海附近,租个小木屋,找一份“与世隔绝”的自在感觉。其次,你要容得了“热闹”。马赛的热闹随处不在。你可以到马赛最热闹的“老港”附近,和摆摊卖着手工艺品北非大妈胡侃两句,看看海鲜老板吆喝着刚打捞上来的鱼,又或者如当地人一样热热闹闹地窝着钓鱼晒太阳聊天。如果学会以上两点,你会发现,马赛真的很精彩。

若是让我给大家推荐马赛,有几个地方,大家是一定要去的。

遗世独立的Calanque,法国人的度假胜地

在我的法国朋友中,Florent(现为上海法庐餐厅的主厨,对于南法料理十分精通)是比较特殊的一位。身为厨师的他就就出生在离马赛不远的城市Toulouse(图卢兹),是一个地道的南法人。Florent在马赛住了很久,和他聊起马赛,他最喜欢的玩法便是在Le Massif des Calanques(岩石峡湾)这个地方租个小木屋,过个晒晒太阳、钓钓鱼的悠闲假期。Le Massif des Calanques位于马赛最南端与Cassis小镇之间,绵延约20多公里,因为这儿的地中海景色据说被法国人评为最佳,所以不少法国人都喜欢到这里购买自己的小木屋,然后挑个假期到这里彻彻底底来次身心的放松。

住在这样的小木屋,法国人喜欢在每天清晨的时候推开木屋的小窗,然后洗漱完毕之后,就又躲回自己的床上,喝着咖啡看太阳从海中跃起。我想如果你没有真正到过这里,是很难和你形容她的美丽的。天空、海水、甚至海风融为一体,两边是陡峭斜坡,但不同别处,这里的碎石呈雪白色,也仿佛只有这种雪白才衬得起那碧海蓝天,电影《The Big Blue》里那抹令人心醉的蓝色,此刻,就出现在眼前。

即使不租木屋,你也可以随时去Le Massif des Calanques享受海景。在马赛一共有六个地点可以进入,分别是Les GoudesMarseilleveyreSormiouMorgiouLuminy La Gardiole

不用担心迷路,通常来说,去往那里的人很多,你可以借助沿途的箭头标记来抵达目的地,或者干脆选择跟着当地人走。

穿过一段林荫小道,眼前豁然开朗,一眼望去,就可以看到美丽的地中海。当地人如果是一人前峡湾来,往往带本书,选一块大石头躺下,沐浴阳光下,面朝地中海,看看书,累了就睡,睡醒了继续再看;如果是拖家带口前来,他们会在那里野餐,找一块视野很好的大石头,铺上一块大大的野餐布,然后全家一起享用准备好的美食。那样的安逸、舒适与祥和的场景,即便是坐在一旁的旁观者也会心生快乐吧。Le Massif des Calanques还隐秘着的天体海滩。在欧洲人看来,裸晒是一种贴近自然的享受方式,更能让人放松心情。

欣赏完美景之后,法国人就要开始他们在马赛的“疯狂之旅”了,潜水、玩帆船、爬山、攀岩,钓鱼,这些是法国人在Le Massif des Calanques最喜欢最热衷的运动,最关键这一切都是免费的!

TIPS

如果你钟情大海,那么另一个我要推荐的就是大卫海滩,这里是我仅次于Le Massif des Calanques第二中意的地方。不同于Le Massif des Calanques峡湾与海合一的景色,大卫海滩是名符其实的海滩。软软的沙子,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美丽。跟着一波一波海浪,踩着软绵绵的沙子,感觉美妙绝伦。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老港,这里绝对也是看日出看夕阳的最佳场所。如果你是傍晚时分来到大卫海滩,在沙滩上边走边欣赏着夕阳下的大海,美不胜收。如果说,上海的特色就是高楼多商业区多人多,那么马赛的多绝对是体现在其自然景色上。充沛的阳光,随处被发掘的美丽的地中海,让人怎能不爱上马赛。

老港  马赛的依宿

Le Massif des Calanques地处马赛郊区,自然风光,美景尽收。但如果你认为这就是马赛、就是地中海的话,那你就错了。去马赛的市中心逛一逛吧。沿着市中心的购物街走到底,便是著名的老港了。老港不仅是马赛的起源地,而且纯粹的马赛风情只有在此地才能一览无遗。

起个大早,你可以逛一逛这里的鱼市。石台上的鱼摊一字儿排开,每天清晨都售卖着最新鲜的活鱼,赶早摆摊的商贩们,买鱼的饭店店主们以及老百姓们,瞬间就会让你产生“好接地气”的感觉。你还可以买上一张游艇票,去伊福岛看看了。如果你看过《基督山伯爵》,那么伊福岛一定是必去之地。书中主人公被陷害关押了长达14年,最终越狱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从伊福岛回来后,你可以坐在港口,学当地人一口kebab、一口啤酒,品味着这热闹纯粹的马赛风情;也可以沿着老港的港口沿线漫无目的的走上一个下午。老港周围一片区域是商业区,这里有诸如LV这样的奢侈品专卖店,也有诸如老佛爷这样的百货公司。当然,如果你是逛街达人的话,就会知道,特别的东西,往往隐匿在那些枝枝节节的岔路中。在马赛,我特别热衷于逛主街旁的小路。在那里,你可以找到手工制作的精美马赛香皂,具有当地特色的熏衣草护理品、手工艺品,以及专卖阿拉伯食品香料的小杂货店。如果你对阿拉伯文化也感兴趣,想了解不同阶级的人是怎样生活的,那么,你可以起个大早去马赛的集市上逛逛,靠近老港的La Canebiere沿街上,每天早上都有集市。卖服饰、卖鞋、卖花、卖画的,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老港的另一片区域是教堂区。在我看来,如果你既不是天主教徒又不是基督教的信仰者的话,实在没有必要虔诚的每个都去,选择几个有代表性的去观摩一下即可。守护圣母圣殿在马赛算是比较有代表性的一个。觉得它特别,是因为守护圣母圣殿建造于马赛的制高点,在这里的观景台,你可以看到整个马赛城。这就好比在上海的东方明珠上俯瞰上海全景一样。

舌尖上的马赛,必尝料理有哪些?

文化的交融带来了美食的丰富性,让马赛成为吃货的天堂。不仅仅是因为这里靠近大海,海鲜产品丰富且价格便宜,更因为它的文化交融,让你虽身处欧洲却也能品尝到带有北非风情的阿拉伯美食。大厨Florent说,其实马赛人家里的菜通常都有点像东北的“乱炖”,如果说到必尝料理的话,首先推荐的便是马赛鱼汤。其次,像路边小摊上的Kebab也很具有特色,第三,法国的甜品也是不能错过的选择。

鱼汤唇齿之间留有的鲜味

来到马赛,马赛鱼汤人们一定有所耳闻。这原本是渔民的妻子为了给下海的丈夫暖和身子,以卖剩下的鱼熬成的平民汤菜,以前在法国被称为“穷人菜”,如今却成为法国最具代表性的一道美食。沿着老港的区域逛一圈,你会发现几乎每家餐厅都有这道菜。马赛鱼汤在一些餐馆是可以单点的,但在另一些餐馆则需要点上整个套餐。正式的餐厅中,在吃完开胃菜后,餐厅服务员通常会先端上一份鱼汤加切好的长棍面包片。此时的你只需把面包沾着鱼汤吃就能初步享受到它的鲜美了。接着服务员会端上马赛鱼汤,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鱼还有贻贝等海鲜。当服务员把其端上桌后,服务员会询问您是否需要把刺剔除,通常来说人们都会接受这一服务。接下来便是享用美食的时光了。

身为主厨的Florent对于鱼汤自然无比熟悉,他说,好的鱼汤首先在于鱼的新鲜,你能看到餐厅的厨师在早上7点前就要去鱼市挑选鱼。其次,鱼汤的鲜美还在于对火候的把握,一分一毫上的差别能让鱼汤的口感差上许多。再者,要烧出好的鱼汤,关键在于煮的时间,一般6-8小时才能煮出真正美味的马赛鱼汤。在马赛,他比较推荐去老港的小街小巷里,寻找那种我们称为有着“奶奶”、“妈妈”味道的老店。价格比起米其林餐厅,便宜许多,关键口味更正宗,能吃到法国家庭平日自己家里鱼汤的口感。不过对我而言,我更偏爱米其林餐厅一些。我曾经去吃过两次马赛鱼汤。一次是普通餐厅里卖的十几欧的,另一次则是在米其林推荐的餐厅。或许是因为我没有找Florent说的“有奶奶味道”的普通餐厅,所以吃过后,米其林推荐餐厅里的鱼汤味道要更鲜美浓稠且海鲜鱼类的品种更丰富新鲜。当然,你懒得舍近求远,也想尝尝正宗的法国鱼汤味道如何的话,倒也可以选择去Florent的餐厅尝个鲜,关键在上海,方便。

TIPS

Florent目前是上海外滩法庐餐厅的主厨,如果您对马赛或法国美食感兴趣,可以前往品尝他的手艺,也可以与他交流美食心得。

上海外滩法庐餐厅

地址:黄浦区中山东二路22308

电话:021 -63233877

Kebab 阿拉伯风味特色小食

所谓kebab,其实说白了就是跟中国街边卖的土耳其烤肉差不多。不过这里的kebab无论是从口味还是分量上来说都更为正宗与地道。一份kebab通常包含一份烤肉夹饼和薯条。一份的量,通常需要两个女生去解决。但是,如果你的胃口特别大,那就另当别论了。坐在老港边上,来份Kebab搭配啤酒,惬意自在,是不错的享受。

甜品法国人必备的浪漫情怀

在法国,人们对于甜品的喜爱可见一斑。一餐过后,如果没有吃过甜品,那么这一餐就不算完成。法国甜品,不得不提的有“可丽饼”。在中国,可丽饼似乎被赋予了非常高端的内容。其实,在法国,这是一种再普通不过的街边小吃:薄薄的一层饼上涂上一层美味的巧克力酱,就是这么简单。这让我忆起当年在马赛住我隔壁的小黑。小黑是个黑人,每个月都会召集一些小伙伴举办几次派对,每次派对他们的主要零食便是成堆的可丽饼。有次,小黑敲门,我以为他是醉了想要来邀请我去参加派对;结果却是他忘记买做可丽饼的牛奶,跑来借东西的。之后,他回馈了许多可丽饼给我作为补偿。这样一来一去,因为可丽饼,我们成为了朋友。想来,老外们的朋友应该都是由类似的方式结交的吧。

信息:

在老港附近,靠近公交车终点站老佛爷的地方,有一家专卖糖果饼干的连锁商店,我很喜欢,推荐给大家。店名叫做La cure gourmande。橙黄色的店面非常夺人眼球。里面卖的糖果饼干不仅外形可爱而且甜度也可以接受。最主要是,店里可以根据你的需求去选择糖果并包装成礼盒。因此,每到圣诞节,这里都会变得尤其热闹。

请为我唱一首马赛曲

撰文:林鸿麟

如果说,吴沁的马赛,是为我们介绍了这个南法城市的美景与美食的话,那么,林鸿麟笔下的马赛,则充满了纯朴热情的马赛人。这是林鸿麟第二次去马赛。马赛对林先生来说,曾是个留有阴影回忆的地方。而这次再去,林鸿麟说,他对马赛的印象大为改观,可爱的马赛人让他发自内心地感受到了这里的美丽。

半路巧遇曾相识 唤醒心中日惊魂

一大清早,我在马赛的大马路上急行军般地要去赶搭往卡西(Casis)的公交车时,邂逅了提尔西。

提尔西是我多年前第一次到马赛的沙发主,当时他跟我约好了会到火车站前的一家咖啡厅接我,就在我等候的十五分钟当中,两个男人微笑地接近我,然后其中一个往我肚腹踢上一脚,另一个抢走了我口袋里的钱包。姗姗来迟的提尔西一听说我被抢了,竟然不但不表同情,反而严厉地斥责我:“为什么在路边而不进去咖啡厅里等?这里是马赛耶!”我打电话去银行取消信用卡的时候,电话那头听说我是在马赛被抢的,只冷冷地说:“难怪!”

很多年过去了,马赛在我心里的阴影一直挥之不去,我觉得唯一能消除这道阴影的方法,就是亲自再去走一趟。更何况马赛海边超过二十公里的海湾岩岸Le Massif des Calanques区,因为特别的美丽,不久前被列为国家公园;再加上因为曾经提出多项文化建设,马赛被选为今年的欧洲文化之都(Capital Europeen de la Culture),我也听到不少艺术家朋友搬到马赛而爱上那里的活力与阳光的例子;更重要的是我买到一张比吃一顿饭还便宜的来回火车票,我的马赛之旅就这样确定了。而这次的沙发主绿豆(Ludovic)还说会到火车站月台、我的车厢门口接我,谁要是敢抢我,得先通过他那一关!

绿豆他家就住在我多年前被抢的街头转角,这里虽然还是几乎见不到女人的北非回教移民聚集区,却跟我噩梦般的记忆深处里的景象完全不一样,现在即使我是单独走在路上,路人都会想要跟我套交情般地打招呼。绿豆的家里像是一间博物馆,墙上挂满了他从各地旅行带回来的纪念品,很多令人匪夷所思、颜色丰富的物品琳琅满目到让我眼花缭乱。他把钥匙交给我之后丢下一句至理名言,然后就继续去办公室上班了。

“只要小心,哪里都可以是安全的地方。相反地,如果太大意,哪里都有可能是危险的地方。”

我独自走到游客中心,和善的服务人员告知我所有想要的信息,并建议许多我原本不知道但是他认为我会有兴趣的活动,亲切到就差没把电话号码给我让我随时跟他联络。

我离开游客中心,走到旧港口看夕阳。夕阳在天空的画布上一直染出不可思议的颜色,港口里每一艘船都装满了晚霞,看着这样美丽的光影变化,我恍然大悟:原来只是因为一次被抢的经验,我错过了马赛不知多少的良辰美景!

幸好,我又回来了。

天体海滩真惊艳 全身脱光好悠闲

“到卡西(Casis)的旅游中心问如何到‘葡萄柚海滩’,我午休时间去那里跟你会合,我会准备野餐的食物。”提尔西撂下这样一句话之后就离开我去上班了,我根本还来不及问他葡萄柚海滩是否有很多野生葡萄柚可以直接摘来吃。

从马赛到卡西的公交车经过一段美得让人想随时跳下车拍写真的道路,沿路的岩山是这一区特有的景致,岩山旁就是以有着宝蓝和湛绿海水著名的美丽地中海蔚蓝海岸,而这也是我这次的旅游重点Le Massif des Calanques (连绵成巨大区域的小海湾群)。

卡西原本是个迷人的小渔村,位于Le Massif des Calanques的末端,现在却早已成为观光胜地,不过魅力并未稍减。地中海沿岸特有的房舍被保存得很好,小渔港里渔船摇曳、波光粼粼,海水正蓝。

我跟旅游中心的人说我要去“葡萄柚海滩”,他们说唯一的可能是一栋名为“葡萄柚”的别墅旁的海滩,叫我去找找看。“反正那附近就是卡西最美的海滩,您不会失望的。”

我于是遵照指示,找到一栋别墅,入口门旁一个牌子写着可笑的“葡萄柚”──主人难道想不出更浪漫的名字吗?──门边果然有一道秘密的入口,推开轻掩的木门,一条长着杂草却可见人迹的小碎石路引领我通向海洋。秘密小径的尽头一片开朗,我不禁“哇”地喊叫出声,洁白的岩石层级有序地通向湛蓝的海水,岩石上有几个肉身大喇喇地享受着太阳,这些肉身与大自然和谐地结合,让我过了好几秒才恍然大悟他们完全没穿衣服、毫无遮掩!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天体海滩所在。

很多人对天然主义者存在好奇,但我却曾认识过一群“天然主义者”,知道他们提倡一种与自然相和谐的生活方式,透过裸体社交来表现对不同意见的人、以及大自然的尊重。从他们那里,我偷学到了这种生活态度,早就不会到天体营期待活色生香的猥亵艳遇。今天是因为跟提尔西莫名其妙的午餐约会,让我无意间闯入天体爱好者的聚集的小海湾,我只是因为穿着衣服反而奇怪,当然很快地就脱光摊在艳阳底下了。这里真的是让人想到“伊甸园”的地方,裸身的男女在海天一色的艳阳下和海湾景色结合成一幅美丽的画面,如果真有天堂,或许就是这个样子。

在我还没被晒干之前,提尔西带来了美食与我进行裸体午餐。然后我们穿上衣服,他回去上班,我则继续去其他海湾健行。经过这样的大自然洗礼,我再回到市区竟然没有觉得压力,或许是大自然里的天体经验,让我获得了绝对的放松吧!

公交车上美丽邂逅 晴天里惊闻天大恶耗

继卡西的天体营裸晒之后,我决定到另一个海湾梭缪晃悠。

“请问我要到梭缪(Sormiou)海湾应该在哪一站下车?”因为在公交车上这样问临座的女士,我的行程从此完全改变。

好心的女士在跟我交谈了三句之后决定打一通电话,不久之后我就跟她下车,一起坐上了她朋友的车子,往梭缪海湾开去。玛丽凯瑟琳女士绝不会预料到她的这个决定将在稍后于我的生命里激起巨大的涟漪。

玛丽凯瑟琳大概能嗅出住在我身体里的流浪灵魂,因为她自己也是爱旅行的人,在她还很年轻,旅行不像现在这么方便的时候,她就已经驮着背包走过亚洲不少至今仍鲜少观光客的地方了,而开着车的她的朋友玛丽芳索丝女士也是个曾经浪迹天涯的女子,这一天是他们一年一度的老人聚会,地点正是梭缪海湾的一栋度假小屋。这种被称为cabanon的度假小屋只能世袭承租,即使有特权和大量财富都可能无法进住,我当晚跟我的沙发主说我在这种度假小屋待了一个下午,他的眼中不禁流露出羡慕与忌妒。

我本来只是搭便车,却因为聚会主办人艾伯特老先生的盛情邀请,决定留下来跟他们一起度过一个有海鲜美食的午后。

艾伯特请来了两个梭缪当地的渔夫──芳索娃丝和艾利克夫妇,来为我们掌厨,他们带来了当天清晨补来的新鲜渔获,包括很多我从来没看过、吃过的鱼;其中色彩夺目的girelle paon鱼最让我惊艳,玛丽凯瑟琳说她有一次在一间高级餐厅用餐,为了有一条这种鱼的主菜付出了巨额的费用,我一听马上连续吃了三条,总共吃了十多条;还有一种更少见珍贵的serran鱼,通常如果有捕到这种鱼,都会卖给马赛的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厅,我听到芳索娃丝这样一说,口水马上在嘴里泛滥成灾!

不过芳索娃丝最让我感到惊奇的并不是她对serran鱼的描述,而是她在25年前一个转身、用力一抛,将手中的钓鱼钩抛到了136公尺外,得到了法国轻量级女子组抛鱼钩冠军!我其实对136公尺没有概念,也姑且不论抛鱼钩这个比赛有多无聊,25年前的一个午后,也正是我第一次跟邻居去钓鱼的日子,我的邻居教我如何抛出钓竿上的鱼钩,我一个转身、用力一抛,鱼钩在碰到水之前又弹回来勾破我的脚,所以我的纪录是0公尺,跟芳索娃丝有着天壤之别。在对她佩服之余,决定多吃几只鱼才不辜负她的好技能。

艾利克虽然不是什么钓鱼冠军,但是他在这一天下午所说出的话,却在我的生命里激起了巨大的涟漪!

“圣修伯里就是在这里死的!”艾利克这样说。

“您口中的圣修伯里就是《小王子》的作者吗?”我怕我听错了,于是这样问他。

“是的,我的师父尚克劳德毕安可先生就是证明他的死亡的人。”

《小王子》这本书,大概是我读过的书里,除了圣经之外,被翻译成最多种语言的书。即使我曾告诉我的法文老师我学法文的目的是要能读懂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是在我学了一年法文之后,真正读完的一本法文书却是《小王子》,因为特别喜爱这本书,我还读过英文版和很多次中文版,它的作者圣修伯里并且成为我的偶像。多年来,我都只愿意相信他只是开飞机去旅行,开着开着就失踪了,当我在撒哈拉沙漠的时候,甚至希望他会带着小王子出现在我眼前。

“他确实死了!”艾利克看我一脸不愿相信的表情,特地到小渔村里请来了毕安可先生讲述他捕鱼时偶然找到刻有圣修伯里名字的手炼,三年多后又在寻得手炼的海底找到夹在礁岩里的飞机残骸,经过考证确定那是圣修柏里失踪时所驾驶的飞机,证实了他的死亡。

我一下子老了二十五年!(赶快再多吃几只据说可以驻颜回春的鱼!)

这一天下午我结交了很多“老朋友”,并答应明年再来参加他们的聚会,还被邀请跟几个爱航海的人一起在一艘超过六十年历史的木船上在海湾区航行一星期。只是因为获知圣修伯里的死,内心滑过一丝惆怅;但我还会继续相信小王子会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忽然出现在我眼前,那时候我一定要仔细地听小王子说话,相信他的真诚。

我的“马赛曲”唱的是:我还要再回来

因为新认识的老朋友的情报,我在隔天到圣路(Saint Loup)区参加了圣米歇尔节庆(Fete Saint Michel ),这是为了唤醒马赛人尊敬普罗旺斯传统的活动,我看到了村民们穿着传统服饰游行,还有传统乐器乐队的演奏;提供传统食物的宴会之后还有牛仔以传统方法赶牛的表演,以及传统舞蹈的示范。我看到了马赛纯朴的模样,再次为自己因曾经被抢的经验而为这座有美景和很多亲切和善的市民的南方大城蒙上阴影的举动感到羞耻。我告诉我自己一定还会再回来,因为我有很多老朋友欢迎我再来拜访他们!

离开马赛的这一天,距离我的火车出发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因为这几天几乎没花到钱,我忽然有种想花钱的欲望,聪明的你应该知道我这个吃货的最后花钱所在是菜市场,我买了一公斤香菇、很多水果和蔬菜,不知道的人可能会以为我的下一站是第三世界的某个闹饥荒的地方,或者准备上挪亚的方舟在海上无止境地漂流,殊不知我只是要北上往几乎已经进入寒冷冬天的巴黎,希望能带走马赛人的热情和迷人的阳光。

编后:

同一个马赛,吴小姐看到的是景,林先生写下的是人。不同的眼睛会发现不同的美丽,因此每个人都能在旅行中挖掘出自己关注的风景。而哪怕是同一个人去到同一个地方,第一次和第N次看到的东西也会不同。林鸿麟的故事告诉我们:就如同看人第一眼印象未必准确一样,对待一个国家一座城市,你也需要一去再去,给自己和对方多些机会,才能发现它的迷人和美好。如果您对马赛有属于您的玩法和故事,欢迎与我们一起分享。


本文系《旅游情报》杂志原创,未经本站允许,
请勿将本站内容转载或复制,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