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野性东非(二)
旅游情报编辑部

野性东非(二)

发布时间: 2013-12-20 15:00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4826

塔拉哥尔国家公园

随后我们来到距阿鲁沙仅几小时车程的塔拉哥尔国家公园,公园面积2600平方公里,这里有成群结对的非洲大象和根冠倒置的猴面包树。

黑人司机把越野车的顶棚打开,从打开的顶棚可以毫无遮挡地全角度观赏动物。

刚进公园,车上的人就惊喜地喊起来,原来草原上,一群斑马和角马正在安祥地食草,斑马身上黑白条纹的图案特别显眼,它们矫健的身姿、浑圆性感的臀部特别惹人喜爱。而马脸、牛身、山羊胡,驼背的角马,被戏称是其他动物身上多余部件拼凑起来的,整天低着个头,像是想什么心思似的,既不漂亮,又不阳光。不过,这厮有着非凡的嗅觉,可以闻到几十公里外水草的信息,准确地找到新草场。而斑马却有着锐利的目光、敏感的听觉,可以随时发现危机,及时向族群与角马发出警报,躲避危险,所以迁徙时,两者经常集聚在一起,互为扬长避短,形成天然的盟友。

虽说过去在动物园,也看到过斑马、角马,但在野生环境下,看到活生生自由自在活动的动物却是第一遭,所以大家感到特别新鲜、刺激。虽然以后几天,满目都是这些食草动物,不过,这些野生的食草动物在我们眼里依然那么生动、传神,让我们心跳加快、血管贲张。

塔拉哥尔是我们行程中看到大象最多的公园。

大象是家族观念很强的母系社会,象群由极富威望的年长母象带领,公象长到12岁左右就会离开象群,出去独立生活。相比之下,母象从出生后就终身跟着妈妈一起生活,而她生的小象也会由整个大家庭来照顾和保护。由于是旱季,其他地方的大象都是在分散寻找水源、食物,而塔拉哥尔水草丰美,大象还是成群出没。它们踏着稳重的脚步,在离我们游览车仅仅七八米远的距离,缓慢而专注地边食草边行走,它们对周围的一切视如无睹,如此入定,达到了超然物我的境界。看着这些庞然大物从我们眼前走过,大家全都噤声不语,气氛凝重,彷佛时间停滞。

(咫尺之间)

塔拉哥尔有着丰富的地貌,不仅有草原、还有河流、山丘。园内呈塔形的猴面包树,又叫波巴布树特别多。它的树干粗壮,有的周长甚至可以超过50米,而且生命力极强,其寿命可达5000年左右。这种树似乎是为干旱的非洲而长,虽然它完全没有木材利用价值,但雨季时,它就像多孔的海绵拼命吸收水分,贮藏在它那肥大的树干里,旱季时,人们只需用小刀在树干上挖一个小洞,清泉便汨汨流出,所以,它被称为“生命之树”。

(终于有机会踏上非洲原野)

人可以拿刀在树上剖开一个口子接水,动物们却不会,只能使蛮力汲取水源,所以每逢旱季,大象为了补充水分,就只好将树弄倒,再吃叶子,或是用它们尖锐的牙齿,在树干啃出一道道伤疤喝水,所以公园内很多猴面包树都七倒八歪,树干也是伤痕累累,形同浩劫。

来到入住的索帕酒店(sopa  lodge)已经天暗,进入大堂,大为惊奇,酒店是具有非洲特色的渡假村格局,自备的发电机、净水装置保证了游客的用电用水需求,酒店甚至还有WIFI。客房内基本设施齐全,还挂有蚊帐,不过,晚上倒并没有蚊子叮咬骚扰。酒店的设施也不是说多么豪华,只是觉得在这个即使城市的市政建设还不是很完善的国度里,人迹罕见的茫茫大草原腹地,倒有丝毫不亚于国内四星级水准的渡假村,不得不让人啧啧称奇。

(酒店上层是餐厅和大堂,底层是客房。)

早上起来吃完西式自助餐,沐浴着东非草原清冽的晨风,贪婪地吮吸带青草味的洁净气息,走到酒店外面散步。发现我们入住的酒店非常有特色,赭红色的屋顶映衬在瓦蓝色的天穹之下,如同城堡又形似蘑菇的建筑借鉴了当地民居的风格,酒店共二层楼,上层是大堂、餐厅,底层是客房,平坦的草坪上还建有室外游泳池和酒吧。灵巧的狒狒如同一个高明的杂技演员,在树木间游荡;长得似鼠非鼠,似兔非兔,短腿小尾巴的岩蹄兔,在酒店草地上觅食,据说,这么小的岩蹄兔与陆地最大的动物大象,五千万年前还拥有同一个祖先呢。

(岩蹄兔与大象5千万年前拥有着同一个祖先)

十九日上午,我们继续在公园内游览。中午在公园的一处山岗上野餐,导游北京小伙王伯谦,不仅为我们带了快餐饮料,还准备了红葡萄酒、电唱机。在峰巅之上,品尝着香醇的酒红色美酒,俯瞰着远处河谷溪流中汲水的象群,饶有兴趣地看着身边绕膝穿梭的可爱小松鼠、有着像蓝孔雀金属光泽羽毛的栗头丽椋鸟、艳丽的紫胸佛法僧鸟(也是肯尼亚国鸟),聆听着悠扬的音乐,人物合一,田园牧歌式的和谐场景令人陶醉。

(人与动物和谐相处)

(有着像蓝孔雀金属光泽羽毛的栗头丽椋鸟)

(白眉鸦鹃)


本文系《旅游情报》杂志原创,未经本站允许,
请勿将本站内容转载或复制,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