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野性东非(三)
旅游情报编辑部

野性东非(三)

发布时间: 2013-12-20 15:28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5026

恩戈罗恩戈罗(Ngorongoro)火山口

餐毕,我们赶往恩戈罗恩戈罗自然保护区。途中经过号称地球伤疤的东非大裂谷边缘(裂谷是宽度大于深度的山谷,峡谷则为深度大于宽度,且山谷陡峻的地貌),从悬崖上俯瞰马亚拉湖国家公园,据说这座公园最著名的是狮子会爬树,它们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狮子种类。除了狮子之外,公园里还生存着世界上最大的狒狒群体。

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是世界第二大的环形火山口,被称为世界第八大自然奇迹,1979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它三面环山,只有一个出口,火山口内集中了草原、湖泊、森林、沼泽等生态地貌,盆地内雨量比外面充足,水土肥美,终年为动物提供足够充沛的食物,所以这里的25000头左右动物不用像外面的动物那样为了雨水而迁徙奔波,动物们过着无忧无虑的悠闲生活,形成了一个独立的,自给自足的生态链系统,所以也被称为是自然界的诺亚方舟,非洲的伊甸园。

(清晨的薄雾笼罩了600米深的火山坑)

到达保护区入口时,黑人驾驶员提醒我们把车窗关上,起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以为要防止抢劫,因为在阿鲁沙市区,我手持照相机在扫描街景时,司机也提醒过,小心车外的人趁机抢劫。过后才知道,驾驶员是要我们防止动物中的劫匪——狒狒。似乎是为了印证司机的提醒,另一辆坐着中国游客的车上突然发出一阵女性的尖叫声,以为出什么事了,原来是一头凹目凸唇,红屁股的大狒狒竟然从开着的车门中闯进车厢,抢到一包东西又迅速地从车窗逃出去,惊得车内的女士们一阵慌乱。

为了让动物们遵循自然界的自身规律,非洲的所有动物园都规定不可以喂食野生动物,这里的一切都遵循自生自灭,纯粹由自然界自我调节的法则。所以,胆大妄为的狒狒们只能霸王硬上弓了。

沿着黄土飞扬的简易道路,我们来到西北部的火山口沿,我们入住的Wildlife  lodge酒店。

雾霭中的wildlife酒店外形像一枚整装待戈的火箭。进入大堂,是餐饮、酒吧等公共服务区,内部装饰是非洲野性与欧洲现代风格奇妙的结合,楼层错落有致,休息大厅内还有欧式的壁炉,点燃的木炭将炉灶染得红彤彤一片。酒店建于70年代,是建在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边缘的第一家酒店。站在酒店的观景平台上,可以俯瞰整个火山坑。

(酒店的观景台可以俯瞰火山坑)

最为独特的是客房全部面向火山口,游客们坐、卧之间,得以饱览这个举世无双的动物乐园,只是由于到达酒店时已晚上六点多,雾气氲氤,只能朦胧地看到连绵成圈的山峦下一片青黄相接的草原,像蓝宝石一样波澜不惊躺着的湖泊。此情此景,谁能想到这样如诗如画的景致下,每时每刻都上演着弱肉强食、惊心动魄的一幕,适者生存的法则同样适用这片宁静安详的土地。

夜幕降临,野外一片寂静,而就餐的游客则兴趣盎然地享受着美食,非洲鼓热烈的的鼓点、粗犷的非洲歌曲声声入耳,让远离城市喧哗的旅人享受到了非洲的风情,这再一次颠覆了我们对非洲贫穷落后的印象。

(酒店餐饮区,还有欧式的火炉)

可惜还没有体会到酒店的风情,第二天天还没亮就起床,匆匆踏上game drivede(看动物)的行程。

恩戈罗恩戈罗火山的最高峰达2015米,火山坑有600米深,我们沿着山势起伏,植被茂密,晨雾弥漫的山道逐渐下行。天色渐亮,雾气渐渐散去,坑底的马加迪湖彷佛一个美丽的少女向钟爱的情人撩开了神秘的面纱,露出了她那迷人的面容。突然间,湖面上升起一根红色的线条,荡荡悠悠,飘飘忽忽地飞上天空,它是以姿态优美、全身火红著名的非洲火烈鸟。火烈鸟并不是天生就是红色的,而是它主要栖息在碱性湖泊中,食用湖泊中富含胡萝卜素的藻类而变色的。只要一只鸟飞起来,其他的会跟着一起飞行,所以,远远看去,艳如朝霞,蔚为壮观。肯尼亚的纳库鲁是火烈鸟聚集的地方,可是我们的旅程主要以观赏动物迁徙为主,没有安排纳库鲁,所以在马加迪湖是我们此行中唯一一次看到的火烈鸟,虽然数量不多,气势也不够雄伟,而且因为不在规定路线,离开的也比较远,不能近距离观赏,但毕竟还是得见真容了。

(如一条长虹的火烈鸟)

导游说,恩戈罗恩戈罗火山是最有可能看到非洲五霸(狮子、大象、猎豹、野牛、犀牛)的地方,可是我们见到了除犀牛之外的其他四兽,就是难觅犀牛的踪影。犀牛被称为野生动物中的贵族,缘于数量极其稀少,这一切都是因为犀牛遭人类盗猎造成犀牛数量锐减引起的。2013年9月26日《南方周末》刊登了一篇报道,题目为《犀牛角上的中国魅影》,揭露了中国、越南这两个全球犀牛角、象牙需求量最大市场盗猎走私的内幕。在东方文化里,犀牛的角蛋白被认为能壮阳、解宿醉甚至治疗癌症,每根犀牛角高达几十万美元的惊人暴利,引得贪婪的盗猎者铤而走险,大肆盗猎,致使犀牛由半个世纪前的两万头锐减至数百头,而且更为要命的是犀牛的繁殖速度又很慢,每四年才能生一头小犀牛。非洲的大象同样遭盗猎者的觊觎,2013年10月3日,津巴布韦发生盗猎者在大象喝水的水池中投放氰化物,毒杀近81头大象以盗取象牙的事件。11月3日,坦桑尼亚警方在达累斯萨拉姆逮捕了3名中国公民,当场收缴1800公斤象牙,706根象牙,差不多就是300头大象啊。11月5日,中国海关总署向媒体披露了一起几个福建人通过铜矿砂货柜夹藏象牙走私的案件,共查扣2154支(根、段)象牙及制品,合计7.68吨,价值3.76亿元。11月20日,福州海关查获走私17.5公斤犀牛角的新闻,这些犀牛角相当于5头犀牛,查获时,犀牛角还散发出湿腥味,显示刚被从牛头上割下不久。

没有买卖,就没有盗猎。据估计,在欧洲人到来之前,非洲有500万至1000万头大象,但随着之后的大规模盗猎,到上世纪80年代,非洲象数量减少至60万头左右。近年来,随着象牙走私的增加,非洲象再次面临威胁,现今非洲大象数量不足40万头,几乎每天都有几十头大象被猎杀,并且这一数字还在上升,象牙已成为全球继毒品和武器之后的第三大走私品。

地球上所有的生物组成了一个生物链,人类位于这个生物链的最顶端,而犀牛、大象作为生态链中的一环,对生态环境也同样不可或缺,猎杀这些濒危动物,实际上就是破坏人和动物共同的家园,人类的贪娈必将遭到自然界的报应。我们在这个过程中遭到的报应还少吗?

马赛人

在坦桑尼亚、肯尼亚辽阔无垠的草原上,蓝天和碧草之间,有一道奇特的风景线——身穿火红色衣服,手执作为成年人标志的木棍或长矛的男子,或步履匆匆地赶路,或优哉游哉地放牧,他们就是以原始神秘、骁勇善战著称的马赛人。

游罢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公园,导游安排我们去参观马赛人村庄,这是个自费项目,每人40美元。

马赛人的村庄是用带刺的干树枝围成的一个大大的圈,树枝间的几个缺口是村庄的进出口,我们参观的村庄大概有20个窝棚,男女老少五十来号人,村里还有个简陋的学校。

村口,一群盛装的马赛人唱着类似号子的歌声,跳着不知为所以然的舞蹈欢迎我们。他们男子穿着枣红色带黑条格的“束卡”,女性则穿“坎噶”, 成年女性都剃成光头,而成年男子却蓄发扎辫,男女耳垂上打着洞,耷拉至腮帮,马赛人的审美观点是耳垂的洞越大就越美丽。

(马赛人表演)

马赛族男子长相不同于一般黑人的扁平脸、凸嘴唇,而是身高清瘦、体格健壮,表情略带傲慢,所以被西方殖民者称为“高贵的野蛮人”,他们是世界上最善于走路和身材最高的民族。相较男子,马赛女人的相貌就不敢恭维了。或许这些还处于半游牧的民族同非洲草原上的动物一样,雄性大都比雌性漂亮,这是为了争夺交配权的需要,为了种群基因延续的需要。

(是不是有点冷峻、傲慢的感觉?而且还会说英语呢)

随后与马赛人进行互动,比赛弹跳。按马赛人传统,男人蹦的越高越受女人青睐。当然,蹦高是马赛人的强项,他们在草原放牧时,没有登高处,不得不跳高观察情况。不过即使赢了,也不敢消受这些马赛“美女”。

(欲与马赛人试比高)

随后跟着一位二十多岁的马赛男子去他家做客,马赛人的房子叫玛雅塔,是用树枝扎棚,再用黏土混着牛粪盖的,窝棚就留一个A4纸大小的窗户,门高不过1.5米,不过,比我们文革期间阶级教育时参观的闸北昔日“滚地龙”“要宽敞得多了。

(躬身进入只有1.5米左右的玛雅塔)

弯腰从宽不到1米的通道走进玛雅塔,过一会眼睛才适应暗处,窝棚内用树枝隔成了两间房,内外各一张炕,外大内小,炕上铺着一张牛皮。棚内没有什么家具,只有一个火盆和一张小凳子,几个搪瓷茶缸,不过还发现,床上躺着一台收音机,似乎感受到些许现代社会的痕迹。

(寥寥无几、简陋的用具?不敢相信)

(这是大人的床)

马赛人实行一夫多妻制,男人财富的象征就是牛多,哪个男人牛多,就可以多娶老婆,10头牛就可以讨一个老婆,由女方负责造房子。但这样一来女人不够了怎么办呢?据说,马赛人根据年龄分成不同的武士组,同一组武士之间可以借妻。

(马赛人是一夫多妻制。忘了问他,这两个可是他老婆?)

尽管马赛人保留了古朴而传统的生活方式,但在市场化的侵袭下,还是不能免俗,不仅参观收费不菲,参观完了,还要拉着你买那些价格高得离谱的粗糙工艺品,你不买还不高兴。这样原来满怀探奇的心情被这种铜臭味搅得烟消云散。


本文系《旅游情报》杂志原创,未经本站允许,
请勿将本站内容转载或复制,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