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老谢游欧洲(下)
旅游情报编辑部

老谢游欧洲(下)

发布时间: 2014-12-25 18:01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4166

【导言】上一期,《旅游情报》刊登了达人老谢的“欧洲行”上集,介绍了他在德国的所见所闻。很多读者看后,非常期待下半部分的内容。在“老谢游欧洲”的下集里,老谢一行人从德国来到了捷克,最后行至奥地利。在捷克和奥地利,发生了不少小插曲,令老谢的欧洲行记忆深刻。

波尔森

驱车离开维尔茨堡,目的地是捷克。车行不久,需要停车加油,顺便买点饮料。加油站便利店内的两位店员看到我们进去,余光也不扫一下,照旧聊天。德国人尽管不热情,但至少会礼貌地招呼一声。我猜测,这里大概是捷克。一问司导,果不其然,两分钟前我们已经进入了捷克国境。国家与国家之间,没有海关,没有关卡倒也罢,但至少设个收费站什么的,有个明显的标识,否则也实在太不严肃了,还不如国内的省与省之间。看起来,欧盟以后再也不可能发生战争了,这不能不说是人类的一个重大进步。可能在欧洲人眼里,什么领土完整,爱国主义,都已成了昨日黄花,笑话一场。也许用不了多久,全世界的国家都将消亡。到那时,也许共产主义也实现了。共产主义本来就是欧洲人发明的,先在欧洲实现自然名正言顺。


捷克的公路狭窄不平,坑坑洼洼,与德国存在着明显的差别。两旁的建筑与风景看上去也不怎么舒心养眼。特别是那些式样简陋的具有社会主义风格的筒子楼,在古老的欧洲大地上显得尤其突兀和丑陋。我们在捷克的第一站是皮尔森,主要是听说这里是捷克的啤酒产地,特地前去一饱口福。但事后反省,把第一站放在皮尔森是个败笔,因为皮尔森的城市景象萧条,人们的服饰老套陈旧,仿佛来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北方的某个三、四线城市,让我对捷克的热情降到谷底。


据说皮尔森被选为2015年的欧洲文化首都,但我一点都看不出来它凭什么当选的。也许是因为我去的地方不对,只去参观了皮尔森啤酒厂,其他地方都没去好好逛,所以不能擅作评论。那个啤酒厂给我的印象也很差,先是观光车找不到司机,原来他躲在某个角落睡大觉。而啤酒厂的观光车,车窗是不透明的,外面什么也看不到。来到车间,发现处于停工状态,依旧是什么也看不到。看了部宣传片,在地窖里喝了杯鲜酿啤酒就结束了。凭良心讲,这杯啤酒的确是我这辈子喝过的最新鲜、最甘甜的,只不过在地窖的冷藏室里喝啤酒,冻得够呛,无法去细细品味。这要是在日本,一定会替客人事先准备好厚大衣。整个参观过程,讲解员小姐始终板着脸,没有露出一丝笑容。直到结束时,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意在她脸上一闪而过,整个时长不到三分之一秒,比闪电还快。我想,原因可能是她总算可以下班了。

回国后听捷克朋友介绍了皮尔森的一些玩法,听上去还蛮有意思的,可能是我们功课做得不到位,没去到改去的地方吧。


卡罗维发利

卡罗维发利是个十分美丽的小镇,某种程度上堪与巴登·巴登媲美,有不错的酒店、赌场、奢侈品商店,能满足游客的基本需求。特别是去过皮尔森之后再去,会有惊喜,会重新激发起对捷克的兴趣。这里被称为温泉小镇,只是这里的温泉只能喝,不能泡,和我们想象的有比较大的差别。坐马车从老城到新城绕了一圈,发现这个小镇其实不小,是个5万人口的城市。它的富人区每栋房子都是豪宅,都有5、6楼高,但要价不高,据马车夫介绍大约都在20万欧元左右。如在中国的三亚、丽江,起码五千万以上,是中国的三十分之一。马车夫是个女的,很漂亮,身材迷人,今年32岁,刚刚结婚,从17岁开始赶马车至今,没干过别的。她话不多,但在捷克人当中,已经算是非常健谈的。大多数捷克人沉默寡言,冷漠阴郁。在马车上,路人都会盯着我们看。我一改中国人的习惯,主动与四目相对的路人打招呼。一个小时的车程,我几乎与全城的人都挥手致意了,但没有一个回应我。他们大都目光呆滞地看你一眼,然后默默转过头去。这种情况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没遇到过,我不知道为什么捷克人会如此冷漠?这个国家的历史中,到底遭遇过什么样的磨难,才令他们变成现在这付模样?

从科隆开始,我们的考察团队变成4人小组。另两位是对年青夫妻,老公是上海某大旅行社的老板,他太太是我太太的闺蜜。她们两人吵着要吃意大利菜,问酒店前台,介绍说镇上有家叫卡普里(CAPRI)的意大利餐馆很不错。卡普里是意大利的一个小岛,是个很有名的度假胜地。我和太太去过,都很喜欢那里。司导小赵说,他也跟当地人打听过,都说这家好。卡普里,多么浪漫的名字,就这么定了。小赵不是专业导游,平时是坐办公室的。他的导游能力不强,但为人非常纯朴和认真,弥补了很多专业上的不足。但后来发生的事实证明,不专业也有不专业的坏处。

晚上,我们五人兴冲冲赶到卡普里,先是欣赏店内外贴着的许多明星与老板的合影。好多美国好莱坞的著名明星都来过,还看到法国的大鼻子与中国的大鼻子成龙与老板的合影。当时,我对酒店老板的面相有点疑问,一个满脸横肉,嘴巴歪斜的意大利人,与美剧《黑道帝国》里的意大利黑手党波西长得一模一样。两个女人点菜,6个生蚝、一盘蔬菜色拉、一个小龙虾面及一盘烤披萨共四个菜,外加当地产的两瓶白葡萄酒。一尝味道还不错,大家都很高兴,争着要买单。因为争执不下,最后约定谁猜得价格最离谱谁买单。一路上我们吃饭从没超过100欧元,再说捷克的价格比德国总要便宜吧,所以大家使劲想猜得离谱些,有说200欧的,有猜250欧的,最高的猜到300欧。可单子一上来,5个人全傻掉了,1600欧元,折合人民币13000元。司导小赵脸刷白,两个女人从高昂的情绪一下子掉到谷底。黑手党的黑店与其他黑店就是不一样,人家都懒得跟你解释,你若有疑问,他们一副直接回里屋去拿枪来解决的样子。两个大男人迅速用上海话简单地商量一下,还是息事宁人,买单走人最重要。等到人家拿枪指着你的太阳穴,恐怕什么都晚了。

在国内被宰稀松平常,被外国人宰还是人生头一遭,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好在是我们,不是《旅游情报》的客人被宰,实属不幸中的万幸。我们被宰还是有价值的,至少可以写出来,登在媒体上,广告天下。能让更多的人远离这家黑店。若有人以后去卡罗维发利,顺道去看看卡普里的老板像不像黑手党,但千万不要进去用餐。勇敢的请扔块砖头把它的玻璃砸了,替我们出口气。当时我就有半夜去砸这家店的强烈念头,但想到酒店前台与当地人都是串通好的,这分明就是个贼窝,这么做我们恐怕很难全身而退,便打消了报仇雪恨的念头。


回到酒店,哪也不想去玩了。关好房门,洗洗就睡。第二天一早,天色未明就启程逃离卡罗维发利这个不祥之地。按我的心意,真想取消后面所有的捷克行程,布拉格也不去了,直奔奥地利而去。人的观感受情绪影响很大,你若对某人某地有负面情绪,那么你对它们的评价一定不会高。我会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保持起码的公正性,对捷克予以客观的描述。


布拉格

布拉格近几年在国内红得发紫,各种媒体都在介绍它,许多人都表示想去,去过回来的都对它赞誉有加,所以也成了我们此次考察的重点。布拉格是欧洲第三大城市,它的老城却是欧洲最大的,也是保存得最好的,整座老城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在歌德眼里,布拉格是欧洲最美丽的城市。


我不知道现在的布拉格与一二百年前的布拉格之间变化有多大,但的确,布拉格很美。整整两天,我们一直在逛大街小巷,查理大桥来回走了好几遍,考察了十几家酒店、餐厅,伏尔塔瓦河的游船也坐了,还逛了许多古玩店和小店,看了不少街头演出。如果拿人来比喻城市的话,我感觉布拉格缺少一点自信和优雅,它不是一个有气质有涵养的老人,发型零乱,衣饰不整。捷克是波西米亚文化的代表,许多小资情调的年轻人,一听波西米亚这个词,脑子便发热。实际上,他们并不了解波西米亚文化究竟意味着什么。说句实话,我看了许多有关的书,也搞不清楚波西米亚是什么。反正,越是模糊不清,越是受某些人喜爱,因为正好与他们混乱不堪的意识状态相吻合。

卡夫卡的作品我读了几十年,始终没放弃,但一直读不懂。后来借助许多辅助书籍,算是稍微有点明白。卡夫卡这个人我倒是挺感兴趣的,他的生活历程与个性特色很独特,也很鲜明,与他晦涩的作品正好相反。捷克的文学作品中对我影响较大的是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我的文学品位比较通俗,好兵帅克是我喜欢的那一类文学人物。我还读过几本不怎么有名的捷克文学作品,总体感觉捷克这个民族比较灰暗阴郁。我不知道那么多人喜欢布拉格,他们究竟喜欢的是什么。喜欢是件非常私人、个性化的事情,任何人都有各自独特的理由喜欢或不喜欢某样东西,别人无可厚非,不能妄加评论。但如果是因为别人喜欢我才喜欢或是因为受媒体的影响才喜欢 ,那不是出自个人的爱好,不是真正的喜欢。客观来说,布拉格确实是一个值得来一次的地方,但如果只是跟着团走来走去就没多大意思,那些所谓的景点和其他地方看到的差别也不是很大。建议换上一双舒适点的鞋子,不要制定线路,每天就是随意地在古城的各条小巷中散步闲逛,在不经意当中会发现很多布拉格的魅力。



克罗姆洛夫

克罗姆洛夫也是个小镇,有条秀美的河流,山形地貌与建筑都很美。相比卡罗维发利,这里更纯粹,更安静。不过小镇不大,两个小时就转完了。我们到的这一天,正逢黄金周第一天,满大街都是中国游客,所以我们尽量往镇的外围走,避开人潮。接下来无事可干,便把注意力放在吃的上面。小镇上有家洞穴餐厅,环境很特别,是真的洞穴。我们点了捷克特色菜烤猪排,味道还过得去,但吃第二口就感觉腻了。自从卡罗维发利被宰以后,我们在捷克每次进餐厅都小心翼翼,先看菜单,觉得不贵再进去,每点一样菜,都要问明价格、分量。能少点一样,绝不多点。所以五个人只点了一份烤排骨,自然大家都没吃饱。


从洞穴餐厅出来,直奔北京饭店而去。这家中国餐馆是我们下午逛街时在一个角落里无意中发现的。我们中午是在上海饭店吃的,菜的味道极差,跟老板娘的态度一样。如果60分是合格的话,上海饭店最多给15分。试下来北京饭店比上海饭店稍微好一点,我给它30分。两家店的老板娘风格不同,一个是南派,一个是北派,但都很势利,是那种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国内改革开放初期特有的穷酸味。我问过这两位老板娘都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出国的。她们把这种穷酸味带到国外,并保存了下来,而国内的势利腔已从穷酸味变成了炫富味、奢侈味。所以,中国文化若要寻找 不同时代的特征,不一定从本地去挖,而要到海外去找。


就像好人总是乏善可陈,而坏人却能让你滔滔不绝一样,关于克罗姆洛夫我要说的不多,尽管它的确不错;而卡罗维发利是个坏人,我却有许多话可讲。所以,有时候平平安安、一路顺风的旅程留给我们的记忆也是平平淡淡的,而不愉快,小插曲不断的旅游经历反而能给我们更有收获、更有价值的回忆。


哈尔施塔特

离开克罗姆洛夫,很快就进入了奥地利。路变得宽敞平整,两旁的风光也变得养眼怡人。奥地利是个山多、湖泊也多的国家,风景有的地方看似新西兰。尽管它是个德语国家,但建筑风格更接近瑞士,每家每户的门前和窗台上布满了色彩鲜艳的鲜花,美不胜收。

哈尔施塔特被誉为世界上最美的小镇,我感觉恰如其分,一点都不过誉。小镇建在山坡上,色彩绚丽的房子错落有致。面对着一大片波澜不兴、明镜般的湖面,湖对岸是巍峨连绵的高山。漫步在这童话一般的仙境中,有一种朝圣的心情。每逢看到大美的风景,就会产生一种留下来的冲动。最好是住下来,在一个看得见风景的房间里住上几天。清晨或黄昏的时候,坐在阳台上看风景,我想,最佳的旅行方式莫过于此了。如果只是看几眼,拍张照就走,会让人产生一种过客的遗憾。可惜整个小镇所有的酒店全部满房,这个心愿无法实现,只能下次再来弥补了。我们在紧邻湖边的一个咖啡馆找到一张桌子,坐下来边喝咖啡边欣赏美景,足足坐了大半个下午,算是过了一下瘾。


如果《旅游情报》的读者去奥地利,一定不要错过哈尔施塔特,而且要留足至少两天一夜的时间,在镇上找一个面对湖面的带阳台的房间住下来,哪也不要去。白天可以坐在阳台上看书看风景,也可以去咖啡馆坐坐,到湖边喂天鹅,在小镇上逛逛小店,与当地人聊聊天。这样的旅行,在看来是最奢侈的旅行。


我们当晚住在圣沃夫冈湖边的一个小旅馆,房间非常简陋。旅馆里只有一个卖杂货的小卖部,和一个自己动手做早餐的小餐厅,还有几间沐浴室。其实,它是一个房车营地,旅馆旁停满了各色各样的房车。房车主人住在房车里,但洗澡与早餐都来旅馆解决。晚上与早上,我在营地到处走,看看德国人的房车生活是什么样的,还是蛮有趣的。

这次旅行,不,这次德捷奥的考察之旅我们一共走了八个小镇。这是特地安排的,因为最近在研究中国的旅游小镇怎么做的问题。如果纯粹是旅行的话,这么玩是很成问题的。想想看,如果让外国人到中国也这么玩,先去朱家角、周庄、西塘、乌镇,然后再大理、丽江,最后去阳朔、凤凰古镇,人家会对中国留下什么样的印象?


维也纳

此行的最后一站是维也纳。在比尔·布莱森眼里,如果欧洲有首都的话,非维也纳莫属。它位于欧洲的中心,建筑物大都气派轩昂。维也纳人也是出了名的傲慢,很有帝都人的做派。音乐是维也纳的灵魂,来到这里不去听一场音乐,会遗憾终身。我们先去贝多芬小道实地走了一圈,然后与莫扎特雕像照了一张合影,再去勃拉姆斯音乐厅听了一场古典交响乐,着实被音乐洗礼了一番。我们之所以没去金色大厅,是因为金色大厅已被国内的演艺团体垄断了。金色大厅因为太出名了,国内的演艺团体都以能在金色大厅表演一场为荣。他们来此拍张照,拿到一张演出证明,以此抬高自己的身价。当然,这种演出没人看,票是不可能卖掉的,于是只能在当地华人团体里免费赠送,而且还要付一笔不菲的场地费给金色大厅。这种事情,在当地已成为一个笑话、一个公开的秘密。


我们考察了维也纳机场旁边的奥特莱斯,规模不小,有我最喜欢的意大利男装克莱利亚尼。我还去赌场看了一看,一分钱没赌,喝了几杯啤酒就走了。第二天晚上,我们与当地几位华人朋友去酒吧好好嗨了一把,我们的酒量和疯狂劲,压倒了所有在场的外国人,令外国人为之侧目。 麦克是北京人,来维也纳十几年,开了一家餐厅和免税店。他为人非常热情好客,是我认识的北京人中最机智幽默的。赌场、酒吧都是他带我们去的。他听说我在德国因为没能去男女混浴有遗憾,表示愿意陪我去维也纳类似的地方体验一把,被我婉拒了。拒绝以后心里还是有点遗憾。


维也纳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顿午餐。事前司导小赵说,他的老板想请我们吃奥地利的特色餐——水煮牛肉。我一听西餐心里老大不情愿,而且外国的水煮牛肉会是什么样,我完全无法想象。推脱不掉只能赴约。等到上菜时,一看其实是牛肉汤,就放心了。想不到其味道鲜美无比,与我最喜欢的香港九记牛腩相比毫不逊色。


这家店已有几百年的历史,是奥地利皇室的御用餐厅。我甚至怀疑,香港九记牛腩的这种烹饪方式就是跟这家店学的。因为我知道,粤菜的许多用料、做法以及吃饭先喝汤的习惯,都是受西餐的影响。我对西餐一向有抵触情绪,但上次在意大利托斯卡纳的乡下,一家没有店招、传承了四代的小店铺令我对西餐的印象大为改观。他家的菜非常好吃,与中餐的味道没什么两样。而这次在维也纳,这家店的牛肉汤令我明白,原来世上好吃的东西都是一样的(当然,难吃的东西各有其难吃的地方)。这家店的生牛肉饼与鹅肝也做得非常棒,建议《旅游情报》的读者以后来到维也纳,千万不要错过。像这种具有当地特色的吃、住、玩信息,你在网络是找不到的。只有找到当地的旅游达人,告诉他们你要找的是什么,他们才会提供给你。网络上能找到的,大都是些广告信息,或者是一些不实的和过时的信息。真正有价值的信息,是永远不会对称的。


德捷奥三国带给我的感受

这次德捷奥之旅,德国给我的印象如预期,捷克的落差最大,而奥地利,却给了我意外的惊喜。三国之中,我最喜欢奥地利。这个国家尽管面积不大,但风光秀丽,兼具瑞士、新西兰的特色。这里的旅游资源异常丰富,吃住行游购娱的品质都很高。奥地利有许多非常棒的滑雪场,名气没瑞士响,但设施一点都不比瑞士差,价格还适中,是许多欧洲中产阶级常去的滑雪胜地。奥地利的人生活是比较精致的,所以这里的中西餐都比德国、捷克强。奥地利与德国一样,都是音乐的王国。德国的许多音乐家如贝多芬等,后来都选择在维也纳生活。在这三个国家的城市中,我最喜欢维也纳。这个城市优雅、大气,也十分悠闲。这里的生活便利而又丰富多彩,夜生活应有尽有。怪不得好几次超越墨尔本,名列地球上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之首。如果下次有机会再来深度考察,或自己来度假,我一定会把奥地利当做首选。



【编后】德国、捷克、奥地利三个国家留给老谢的印象各不相同,而捷克发生的一些事情让他印象更深。如果你对捷克有其他不一样的旅行经历,也令你印象深刻,你不妨分享给我们编辑部,请拨打:021-96828转编辑部。



本文系《旅游情报》杂志原创,未经本站允许,
请勿将本站内容转载或复制,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