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法罗群岛 北大西洋好风光
旅游情报编辑部

法罗群岛 北大西洋好风光

发布时间: 2015-03-12 11:36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7394

{导言}

如果不是足球迷,说不定这是你第一次听说法罗群岛,没有关系,就连同属一个大洲的欧洲人也未必熟悉这里。游客往往沉迷于挪威醉人的峡湾景色,或是去冰岛尽情享受蓝湖温泉,这个位于卑尔根—雷克雅未克直线上的北大西洋后花园却常常被忽视。本期,撰稿人王嘉轶就要为我们分享他两次亲临法罗群岛的经历。

法罗群岛是丹麦的海外自治领地,18个大小不一的岛屿呈锤子状分布在北大西洋中,常年湿润多雨。虽然地处高纬度,但因为暖流的缘故,气温平稳,全年从冬到夏始终摇摆在0度至20度之间。这里的5万维京人后代说着古老的法罗语,持守着独特的文化传统。欧洲以外的游客很少涉足这个冷门目的地,而我则有幸两次登陆法罗群岛,一夏一冬,充分领略了无可比拟的自然风光,同时零距离接触到了当地特有的文化传统。第一次去的时候,不少当地人都表示我是他们见过的第一个“活生生的中国人”。



{法罗印象}

我和法罗群岛结缘是在2011年末,那时我参加了由法罗群岛邮政组织的“当年最佳邮票”的评选活动,没想到2012年四月初被告知中了大奖——法罗群岛五天四夜之旅——奖品包含全部机票以及当地的酒店住宿!于是,在2012年的夏天,我从上海出发,经由丹麦首都哥本哈根,抵达了心中一直念想的梦幻旅行地。


维京人的遗产

如今的法罗群岛居民多为维京人的后代。褪去了历史的血腥和野蛮,他们在这片遗世独立的土地上过着平静富足的生活。但有些维京传统仍被保留了下来,2012年我在群岛的北方小镇Klaksvík探访时,就幸运地目睹了他们的法罗式捕鲸传统。


当时,导游正在大教堂内为我们讲解典故,神父突然跟他说大批鲸鱼游进了峡湾,导游二话不说带着我们冲出去,一场当地渔民和鲸鱼之间的争斗便血淋淋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同行的瑞典人直呼实在是太残忍了!这场捕杀以最后一条鲸鱼的尸体被钓上码头而宣告结束,警察负责登记鲸鱼数量然后平均分发给当地民众。事后导游跟我们说,鲸鱼的出现是随机事件,当地人尤其是男人基本都会捕鲸,因此平时他们上班时也会准备好捕鲸的工具,一旦发现鲸鱼的身影,整个村子就会全部出动。虽然整个过程比较血腥,但我还是觉得很幸运能亲眼目睹这可遇而不可求的法罗传统。


捕鲸是法罗人不会避讳的话题,在聊起来的时候,他们甚至还会以有点傲慢的语气反问:你觉得捕鲸如何?他们骄傲的资本便是几百年来恪守祖上的传统,绝不主动出海,而是等待鲸鱼上门“拜访”。他们使用短刀在水下割断鲸鱼的大动脉,然后把它们拖到岸边。这些被视作上帝恩赐的鲸鱼是在北大西洋很常见的领航鲸。按照法罗人的传统,一旦发现鲸鱼,必须全部杀光,不能放走一条,否则就是渔民的耻辱。

羊之岛屿

机场的抵达层,有一幅大巴司机和绵羊打招呼的广告令人印象深刻,这准确地反映出法罗群岛“羊之岛屿”的属性。法罗群岛共有近十万头羊,是人口数的整整两倍,就连岛徽上也是一头跃跃欲试的公羊像。羊毛剪下来用于编织抵御寒冷气候的衣帽,羊肉是当地人最钟爱的食物之一,钟爱到他们笑侃不会有一只羊腿出口,因为光是供本地人吃都不够,哪有富余的羊肉去出口?羊群被散养在山间,无论是在偏远的乡村还是首都的主路边,都能发现它们的身影。如果是自驾,一定要小心突然窜出来的绵羊。如果不幸撞到羊群,在法罗群岛可算得上是比较麻烦的交通事故。我们自驾时就在山间公路遇到两只好奇心极重的小羊,不停地围着我们的汽车转悠,各种驱赶都不起作用,最后只能让太太下车赶羊,同时我启动汽车让太太上车并一脚油门溜之大吉。如果你是个吃客,不要错过这里的羊排,咬下第一口之后便能理解法罗人为什么不愿放过任何一只羊腿。

2012年去的时候,我参加了一次当地牧民的赶羊大会。一个庞大的家庭相聚在羊舍,由经验丰富的老爷子亲自带着4条牧羊犬上山,十来个壮年则奔向各个山头将自家的羊群赶往山下。一个小时后,两百头羊被赶入羊圈,然后一头头拉出来注射疫苗并且剪下羊毛。法罗人使用老式铁剪刀而不是电动工具来剃羊毛,这是老祖宗留下的规矩。家里三四岁的孩子也加入到剪羊毛的队伍中,大人们并不埋怨小孩生疏的手法,而是耐心地教他们如何剪下更多的羊毛。


400年不遇的日全食

今年去法罗群岛最有特色的景观是3月20日的日全食,全球只有两个地方可以从陆地上观看到这一胜景,法罗群岛便是其中之一。上一次在法罗群岛可以看到的日全食发生在1612年,因此岛上的民众都非常期待这个400百年不遇的自然奇观。

我的朋友为了观看这次的日全食将专程前往法罗群岛,我为他推荐了位于首都托尔斯港(Tórshavn)市中心的Hafnia酒店。我2012年去的时候就住在那里,从酒店顶楼的阳台可以俯瞰整个城市以及海港,是观测日全食的绝佳地点,看整个城市瞬间从白天转换到夜晚模式。加之日全食预计将发生在当地时间上午9点40分左右,一起床就可以上楼观看,轻松舒适。

Hafnia酒店为四星级,风格走的是北欧式的简约,可能和其他地方的四星级相比较为朴素,但我很佩服他们能用简单的色调和线条便搭建出舒适而有格调的住宿环境。他们的钥匙挂件像是一个浮标,简洁地刻着房间号,拿在手里沉沉的。这些小细节都让我感受到一个崇尚设计的北欧。


另外一个值得推荐的酒店是同为四星级的法罗酒店(Hotel Foroyar),位于托尔斯港城外的高地,也可以欣赏到城市和海港的壮阔全景。他们在3月20日晚上还特别推出了“日全食之夜”,有自助餐以及法罗特色歌舞表演。另外,法罗酒店的建筑值得一看,由丹麦著名的设计团队Friis & Moltke A/S打造,整个建筑群与周边环境和地势融为一体,仿佛是从岩石中生长出来的,屋顶上也铺上了绿植,有点霍比特人小屋的味道,当然规模要大得多。

吃在法罗

法罗群岛的美食主要是海鲜和牛羊肉,因为都是优质食材,所以哪怕烹饪手法简单,也别有一番风味。无肉不欢的朋友可以尝试一下托尔斯港的Toscana意大利餐厅,没有萨拉或披萨,全是美味的法罗牛羊肉,一次吃个够!要享受高端法罗料理的话,我觉得首选是法罗酒店里的Koks餐厅,有点像日本料理的作风,每道菜都小而精美,不追求吃饱,主要是为了品味食物。吃海鲜我推荐去Hafnia酒店的餐厅,他们在夏季的时候,每周二晚上有海鲜自助餐(Fish Buffet),非常热门,需要提前预订。我没有吃过这个海鲜自助餐,但2014年入住时,吃过他们提供的自助早餐,里面的三文鱼鲜美无比,吃后一直念念不忘。


除了去餐厅,当地旅行社还提供一种特别的用餐方式——到当地人家里去吃。这有点像我们的私房菜,但他们不开门做生意,只跟旅行社合作,然后由旅行社组织客人过去。2012年去的时候,旅行社就帮我安排了这个行程。一大早Charis夫妇就到酒店来接我。他们退休前都在广播台工作,先生是播音员,太太Anna是编导。我们先一起去菜场买菜,得知我爱吃海鲜,Anna特意买了鱼。由于当地的海鲜多出口赚外汇去了,在当地买反而比较贵,法罗人日常生活中吃得也比较少,牛羊肉更经济实惠而且品质上乘。当天,Charis夫妇一同下厨,为我烹制了一顿地道的法罗家常菜,还给我看他们的家庭相册,说了许多有趣的生活故事,让远在异乡的我感受到家的温暖。吃其实并不是重点,这样的用餐方式让初来乍到的我对法罗群岛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而且也对这里产生了不同于普通游客的情愫。


Koks餐厅

地址:Oyggjarvegur 45, 100 Tórshavn

电话:+298 333999

Toscana餐厅

地址:Nolsoyar Pallsgota 13, Tórshavn

电话:+298 311109

{托尔斯港}

尽管不是主权国家,但是法罗人在对外宣传上还是把托尔斯港称作是“世界上最迷你的首都”。这个迷你首都给人的印象就是精致:进城的公路从山上缓缓往下延伸入城,城市全景一览无余,五颜六色的房子错落有致,映衬着不远处的大西洋以及Nolsoy岛。托尔斯港集中了法罗最群岛好的酒店、餐馆、旅行社以及现代化的购物中心,另外还有美术馆、博物馆、水族馆等诸多好去处,是游客的大本营。

用脚步丈量世界上最小的首都

因为有了法罗群岛邮政的悉心安排,我无需做太多攻略,跟着他们的行程走就好了。虽然都是大众景点,但对于初次到访的我来说,已经非常精彩了。在游客中心附近,十几栋迷你的黑色木屋躲藏在一家咖啡馆后面,这些木屋无一例外有着传统的茅草屋顶,高高低低地伫立在Gongin街的两侧。这里就是托尔斯港最初的样子,也是法罗建筑文化最最原汁原味的地方。


沿着游客中心前的小路往东走5分钟就是托尔斯港的码头Tinganes,这里是整个群岛的重要交通枢纽,也是法罗政府的所在地。我悠闲地踱步于这些16世纪建造的古老房子间,坐在主楼前的长椅上,在高高飘扬的白底红十字法罗旗下,面对着浩淼的大西洋,颇有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看世界尽头的孤独瀑布}

机场所在的Vágar岛是大多数游客落地法罗群岛的首站。岛上有法罗群岛最大的湖泊Sørvágsvatn,夏天的时候游客可以选择搭乘小型邮轮从Mievágur镇出发,一直到湖泊的尽头,看湖水呈瀑布状飞流进大西洋。Mievágur是岛上最大的城镇,有着完善的基础设施以及一家游客信息中心。我到达法罗群岛的第一个晚上就被安排了节目,邮政指派的旅行社到酒店接上我便驱车直奔岛的最西端。那是晚上9点,但高纬度的北欧却丝毫没有天黑的意思。

Gasadalur本是一个不通公路的小村庄,当地人须翻山越岭进出村庄,这条经典的徒步路线被称作“邮递员之路”。现在一条隧道将这里和外面世界彻底打通,瀑布更是名声远扬。观赏瀑布的最佳地点是在村外,须沿着山坡小路一直往下走,直到能看到瀑布以及村庄全景。夏天的时候这里一片翠绿,在悬崖下还能看到几只海雀,唯一不够完美的是时常阴沉的天气。当我和太太在2014年3月第二次造访Gasadalur的时候,阳光灿烂,周围枯黄的植被丝毫没有掩盖住瀑布的磅礴气势。从Gasadalur返回的时候会经过小村Bøur,在这里能看到大西洋中的两座标志性石柱Tindhólmur和Gáshólmur。

{观鸟胜地}

Mykines岛是法罗群岛地理上最靠西的一个小岛,岛上只有一个村子,人口仅为14人。夏天的时候大批游客背着望远镜以及各种长枪短炮来此观鸟,其中的明星鸟类是海雀。一座40米长的栈桥连接着村子以及一座雄伟的灯塔,站在整个群岛的最西端可以深刻感受大西洋的浩瀚。来Mykines岛一般会在此逗留一夜,特别是在观鸟旺季,需尽早预订住宿。从Vágar岛还可以乘坐直升机前往Mykines岛,但要视天气情况而定,有着较高的取消频率。


Streymoy岛 最大的岛屿

Streymoy岛是群岛内最大的岛屿。从托尔斯港出城,旅行社的车子沿着10号公路在陡立的山脊上行驶,第一个值得停车的地方在一处山坳,天气晴好的日子里可以看到几公里外的Koltur岛。Kvívík是岛上最古老的维京定居点之一,就在通往Vágar岛的隧道口。溪水在山间汇成一条小河,从这里流入大西洋,维京遗迹就在靠近海边的地方。导游让我们在这里短暂停留了一会儿,然后继续驱车前往此行的目的地Vestmanna。


Vestmanna曾是法罗群岛最好的天然港,对于需要乘坐飞机的当地人和游客来说,这里是前往Vágar岛的必经之处。不过在7公里的海底隧道顺利建成后,大家再也不用特地跑来这个Streymoy岛西北角的城镇渡海去Vágar岛,Vestmanna开始变得有些冷清,当地邮局也在不久前宣布关闭,作为邮政爱好者的我多少觉得有点遗憾。

每年6月底,大批观鸟爱好者会陆续赶到这里,坐着中型游艇绕出Vestmanna峡湾,然后穿梭在海上的磷石峭壁间近观三趾鸥、涯海鸦等大西洋候鸟。我在一个并不晴朗的夏季下午来到这里,然后和大队游客一起出海,负责出海项目的工作人员会分发救生衣以及安全帽,在靠近崖壁可以清楚看到各种鸟类的时候,他们会通过扩音器用流利的英文进行解说。值得注意的是,坐在完全开放的船舱顶层会觉得非常冷,需要带一件外套;另外就是大西洋的风浪,不是一般人能经受得住的,出发前尽量不要吃东西,因为从不晕机、晕车的我那天都有些晕船了。


{一路向北}

Eysturoy岛是法罗群岛的第二大岛,也是一个宜居的岛屿,在南部和东部集中了好几个人口上千的“大”型城镇。岛上主要公路边的超市以及加油站给夏季到访的游客提供了足够的便利。2014初,我和太太第二次到访法罗群岛时,选择了自驾北上,在几乎不见人影的路上翻过法罗第一高峰,海拔882米的Slættaratindur山峰,最后到达海边小镇Gjógv。2005年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和亨里克亲王也曾到访这里。

如果没有事先翻阅过《Faroe Islands Travel Guide》,我难以想象在这个有些荒凉的地方竟然还有一座设施完善的两星级酒店,而且价格也贵得让人咋舌。我们提前2个月预订了双人间,到达时才发现我们是当晚唯一的住客,老板在提前准备了第二天早餐之后匆匆道别回家,整个村子仿佛只剩下我们两个外来游客。Gjógv的空房大多已经成为法罗人的夏季别墅,著名的通往大西洋的港口是不可错过的景点。我们在时间安排上并没有太多余地,否则一定会沿着村后的小路爬上山头,在海拔300多米的地方一览村庄全景以及远处的岛屿。


历史和现代的融合

我们在第二天的清早离开Gjógv,按着路上的指示牌开到了Leivik,在这里驶入另一条更长距离的海底隧道前往Boreoy岛。这条隧道长达9公里,一路下沉,因为气压变化的缘故耳朵会有些不舒服。不过这段隧道也有非常贴心的设计,因为通行车辆有限,驾驶室内空调开启,司机很容易在长时间的隧道行驶中启动打盹程序,当地政府为了避免因此造成的交通事故,特地在这段隧道中相间安装了四种颜色的路灯。行驶时频繁的变光会让司机打起精神来开车。当车驶出隧道,坐落在峡湾两边的大片房屋出现在眼前,这里就是法罗群岛的第二大城镇Klaksvík.


很多旅行社都会组织“北方诸岛一日游”(Northern Islands Tour), Klaksvík也是其中停留的一站。镇上最著名的要数克里斯蒂安大教堂(Christians church),这座建于1963年的教堂完全按照维京人的传统技艺建造起来,主要是为了纪念在二战中牺牲的船员。教堂内部中央高高悬挂着一艘维京木船。据介绍,那是很多年前当地人用于划去托尔斯港的船只,一艘几米长的木船要接受大西洋风浪的无情考验,也能看出维京人凶悍的风格。此外,Klaksvík也是一个音乐重镇,自2004年起,每年夏天法罗群岛最大的音乐节都会在此举行,吸引来自北欧十几个知名乐队以及数千名的乐迷来访。

灯塔“朝圣之旅”

从Klaksvík码头驶出几分钟就能看到原本隐藏在山后的Kalsoy岛。从比例上来说,Kalsoy岛是18个群岛中最为狭长的一个,从头到尾一共分布了4个迷你村子,靠一条公路串联起来。我们驾着车从码头一直往北到Trøllanes,然后取出登山杖开始徒步攀登海拔500多米的山峰,只为一睹Kallur灯塔的风采以及远眺Kunoy岛。作为一个灯塔迷,这个行程对我的吸引力是毋庸置疑的。这条路线在夏天也是颇受徒步客的欢迎,Trøllanes也因此变得十分热闹。这里还有一间不上锁的游客之家,里面有洗手间、厨房以及暖气等,设施完备。冬季是淡季,而岛上的居民有大多在Klaksvík上班,因此白天的时候整个岛屿都比较冷清,我们到的时候仅看到一家农户,他们非常热心地告诉我们该如何找到前往灯塔的路线。整个往返徒步耗费了近3个小时,但在触及灯塔以及趴在悬崖上俯瞰大西洋的时候,我们都觉得这样的冒险非常值得。

特别提醒一下,岛上的4个村子都有干净的公共卫生间,Trøllanes还有一家小店,在这里自驾很方便。如果不是自驾,岛上仅有一条班车线,冬季的时候几乎没有游客,务必要提前查询好班车和轮渡班次。


行程选择

由于法罗群岛道路系统相对简单,路况良好,加上新版的中国驾照附有英文翻译,可以在法罗群岛直接使用,自驾起来很方便。而且在旅游淡季,岛上的公共交通限制比较多,因此我第二次去的时候便毅然选择了自驾。以下,我根据自己两次的法罗群岛旅行经验,给大家一些行程建议。


全自助自驾

从托尔斯港出发,开车前往Vágar岛,依次游览Sørvágsvatn湖和Gasadalur瀑布,然后回到Streymoy岛。Gjógv是体验法罗乡村的最好选择,一般来说也没有必要为了赶轮渡急着出发,可以在这里的山坡上进行放松式的徒步。汽车最远可以开到Vieoy岛的最北端,不过也可以在Klaksvík参观完大教堂后选择返回。在返回路上再去Saksun,近距离欣赏茅草屋顶房子,最后回到托尔斯港。这样的行程仅需两天,如果时间充裕,可以报个一日团出海观鸟,或者是搭乘汽渡前往南部的两个岛屿Sandoy或Sueuroy。用他们首都人民的话说,那里的民风更为彪悍,“说话声音奇大无比,但做起事来却不那么利索”。


半自助跟团

当地比较有名的旅行社为Greengate (www.greengate.fo),有多种旅游套餐可以选择。短则比如3小时的Gasadalur瀑布游或者是5小时的Vestmanna出海;长则如一整天的北方诸岛游或者是坐轮渡去Mykines。在选择上都比较灵活,有大量自己支配的时间。

无论选择哪一种旅行方式,建议最后一定要空出一天留给精致的托尔斯港。漫步在城区的街头巷尾,看各种颜色的房子和教堂的塔尖,还有公园里的嬉戏的孩子。每次去那里,我都能感受到维京人恪以执守的文化以及北欧人的洒脱优雅。

2012年从法罗群岛回来后,我给当地邮政刊物写过一篇《5天天堂之旅》的文章。2014年初,当我带着太太再次在托尔斯港见到老朋友时,我大声地跟他们说:“我真的已经在憧憬第三次法罗群岛之旅了!”


本文系《旅游情报》杂志原创,未经本站允许,
请勿将本站内容转载或复制,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