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跨越地球——上海小资女独行美洲记
旅游情报编辑部

跨越地球——上海小资女独行美洲记

发布时间: 2015-04-07 17:13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3842

【前言】

有些人血管里天生就流淌着不安分的血液,独行是他骨子里与生俱来的标记,本文的作者茶茶就是这样一个拥有不羁自由灵魂的人。十多年坚持努力工作赚钱,辞职旅行的生活方式,她的足迹踏遍地球许多角落,喜欢与来自五湖四海的陌生人分享旅途喜悦,热爱融入当地平民生活,在她看来,“在路上”是她旅行和生活的重要意义。

环游美洲100天之 在危地马拉学西班牙语

14年过完国庆之后,一时任性辞去了工作,作了一个100天的美洲环游。从美国到墨西哥,再从墨西哥的坎昆飞去社会主义的古巴,接着超好运地进入到刚开放签证的伯利兹之后,来到了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俗称中美四国。四国中的尼加拉瓜,由于中国护照暂时还没有进入成功的案例,所以我也就选择放弃,只身进入其他三国。去之前,所有朋友得知都惊呼,中美那是多么多么危险的地方,会有人拿枪指着你脑袋抢劫,逼你去ATM机提款啥的,吓掉我半条小命。事实上,我在中美三国整整一个月,并没有遇见任何实质性的危险。所见处都是5星级的美景,热情朴实的当地人,以及低廉的物价,绝赞的徒步线路,火山体验,总之是超性价比的美好旅行体验。


如果你想知道西班牙曾经多么辉煌,就去中南美吧!那里几乎是西班牙语的世界。(除了伯利兹讲英语,巴西讲葡萄牙语。)于是在墨西哥四处碰壁之后。我决定暂时停下脚步。在危地马拉学两周的西班牙语,这两周也是我整个行程的转折点。这个影响持续到我后来去的秘鲁与玻利维亚。

“hola!我叫诺曼,从今天起,我是你的西班牙语老师。”我眼瞅着这个精瘦的比我还矮小的玛雅大叔,这眉目长的当真原始。诺曼穿着一件体面的略显宽松的格子衬衫,灰色的毛衣一丝不苟的搭在肩膀上,总是很仔细的把毛衣袖子在脖颈处一扎。一条米黄的裤子似乎洗了很多遍,整洁又陈旧。这一身装束一穿就是整整十天。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他最好的衣服。


这十天,他只有一个学生,那就是我,一个西班牙语零基础的中国女生。我的学费是一周70美金,每天上午2小时,下午2小时。也就是说,即使诺曼一个月不休息,他的收入也只是1500人民币左右。这在当地还算是中等的收入,体面的工作。

我打量诺曼的时候,诺曼也在打量我。随后指了指花园一角的茶水桌说道:“你可以随时喝水,我和别的老师不同,你要不停的说,不停的说,你只有两周的时间,所以我不会教你字母和读音,这些是你自学就要会的,你现在告诉我你会的词汇,再告诉我你平时会用到的句子。你明天就可以在餐厅用西班牙语点菜。”


果然,第一天中午我就去了餐厅点了一份PEPIAN,这是一种地道的危地马拉菜,用土豆和鸡腿混合西红柿酱汁炖煮良久后配合米饭或者TORTILLAS食用。TORTILLAS就是玉米饼,是危地马拉的主食。我一上午读了起码50遍点菜用的句式,读到快疯掉,绝对不可能再忘。Yo necesito un pepian con tortillas = I need pepian with tortillas.但当我第一次能用完整的句子表达我的意愿,侍者也听懂上了正确食物的时候,我欣喜得手舞足蹈,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要知道,我从墨西哥开始,吃饭看菜单就是一头雾水,从来没有点对过菜,每次点完都跟开六合彩一样可怜兮兮的看着上来的食物,点错是正常,点对是侥幸。


下午上课,我把我成功点菜后的欣喜告诉诺曼。诺曼的脸上第一次呈现了笑容:“看,你能说西班牙语了,你看,你能说句子了”那刻,我终于明白,他想要的是我的成就感。也是那一刻,我终于完全进入西班牙语的学习状态。

我们的学校是个漂亮的花园,一对一教室是在花园中的茅草棚里,简陋的只有一张课桌,一把椅子,一块黑板。诺曼不管多累都是站着上课。这是他的坚持,我后来对他的尊敬,也是因为每一个坚持的小细节。

由于学费便宜,教学成熟。非常多的欧美背包客也选择去危地马拉学西班牙语,已然成市。其中又以Antigua的学校最好,也最贵。但我没选在Antigua学习,我选择的是Atitlán湖的San Pedro La Laguna。比Antigua便宜一半!在San Pedro一天吃住也就60RMB这样。算上学费也就150RMB一天。很多背包客一学就是三个月,学完就基本掌握这门语言了。像我这种只学两周的,却也已经可以用西班牙语完成基本的吃住行等事宜。


Atitlán湖是危地马拉西部高地上一座火山环绕的湖泊,沿湖分布着十数个大小村庄,游客比较常去的是Panajachel, San Pedro和San Macro。Panajachel是中心城镇,San Pedro是背包客聚集区,San Macro则多是比较高级的宾馆或者度假屋,San Pedro附近还有个很精致的小镇叫SAN JUAN,这些小镇不上课的闲暇时刻可以坐船去逛逛,不论远近都是10格查尔。

我的日程表变得满满的,特别特别的忙。7点起床做早饭,和每个路过的认识不认识的人都HOLA一遍,这是小镇的礼仪。8点瑜伽,9点半上西班牙语课,11点半要赶去小镇的集市买菜,因为下午集市就关门了,做完午饭,下午2点继续上课。晚上要完成诺曼布置的大量的课后作业,别人泡吧夜宵的时候,我是要复习和预习功课的。诺曼很严格,不是随便可以应付的老师,因此我只有周末有时间可以坐船去周边其他小镇转转。


除此之外,当地还有两个活动可以抽空参加。一个是看“印第安之鼻”日出,需要凌晨三点爬起来,花100Q雇一位当地导游,凌晨六点欣赏那仙境般的“日出湖景”。当地导游很容易找到,随便一个代理就有。另一个就是泛舟Atitlan湖,只要30Q三小时,10Q一小时,就可以租一条一人划的小艇。本人技术不行,划一个小时就划不动了,而且这一个小时貌似小艇也没怎么挪过位置。


再几天我就渡过混乱期,能用西语和诺曼对话了。诺曼喜欢喝酒,小镇有个很出名的酒吧叫Budda Bar.诺曼说到酒就眉飞色舞,跟我介绍那是他的地盘,他喜欢桌球,喜欢Happy Hours的半价酒,他去危地马拉城被劫的经历,一点不似起初教课时的严肃。诺曼偶尔带我离开教室去市场实地训练口语遇到相熟老友时,总忍不住炫耀这个来自中国的聪明学生,就像我老爸那样自豪。我结束学习的前一天,诺曼又接到了新任务,来自荷兰的女生。诺曼那时和我很熟了,就不好意思的说,当中没有间断一天,没时间洗衣服了。这时我才知道,这身衣服真的是他唯一的一套出客衣服。有心送他衣服,逛了一圈San Pedro,居然都是美国来的二手旧衣服。不免对这个国家心生同情。真的,作为一个农业国家,总是付出的多,得到的少。


最后一天,诺曼提出要拍几张照,相机和智能手机对他们来说都是奢侈品,能留影的机会不多。拍完,诺曼指着照片中的自己笑道:你看,这就是只猴子,猴子。顺着看去,果然相片中的人,挑了眉毛,额头呈现出一众抬头纹,这面目果真是玛雅人的特征呢!此时我却笑不出来。我这人真的最怕告别,想到最后一节课,眼睛就红了,诺曼安慰我说,下次还可以来啊,很多学生过了三五年又会回来的。惜别了诺曼,慢慢踱回村子,再仔细看看这已然生活习惯的小镇,要离开了呢!

事实上,这段在湖边短短两周的游学经历让我后续的旅行如沐春风,我可以自在地混迹于各大集市、小菜场,讨价还价,其乐无穷。住宿,订票,甚至在办理玻利维亚签证的时候,都能用来对答,顺利出签。每当我的信箱里跳出西班牙语邮件,那一定是诺曼,督促我不能退步,我打心底感谢他的教导。


Antigua 我眼中最美的中美城镇

告别Atitlan湖,回到上面提到的古城Antigua,一切又繁荣起来,各国美食琳琅,各色酒吧隐藏在大地震后残破却独一无二的古老建筑中麻痹着各色人群。Antigua其实是个很有来头的古城,在16世纪是西班牙殖民时期的中美洲首府。 1775年西班牙当时的殖民政府决定重建危地马拉首府,便精心设计布局整个城镇的建筑景观,巴洛克教堂和修道院遍布城镇,随着地震,整个城镇又不断加固和翻新,于是Antigua的城墙看起来非常厚重,整个城市充满缤纷色彩,顺便还把巴洛克艺术风格扩散到了整个拉丁美洲。

但不幸的是,Antigua在最后还是在大地震中受到严重灾难,随后失去了首府的位置,殖民政府把首府移到现在的危地马拉城。现在的Antigua,还留有大量的有待修复的建筑遗址,我去参观过修复现场,非常的专业和细致,我期待5年后再去看看修复完成后的Antigua,在我看来这是整个中美最棒的城镇。

大家都爱Antigua, 她就必定是多面的。白天她是温婉文艺的小清新,夜晚她性感多姿疯狂。我在Antigua除了要转车兰金去Semuc Champey,号称危地马拉第一美景的地方,还为了徒步去PACAYA火山,也是LP(Lonely Planet全球背包客的圣经)重点介绍的景点。


PACAYA火山海拔2252米,是危地马拉37座火山中最活跃的火山,位列世界十大活火山之列,最近一次喷发在2010年6月04日。在Antigua可以报半日团过去,登山本身难度不大,大约一个半小时就能登顶,也可以选择骑马,10美金单程,但我当时准备不足,被冻坏了。除了登顶本身的乐趣,和登顶后壮美的景观饱览,还有导游会发棉花糖让你用火山余热烤着吃,你也别想吃的太开心,基本上一阵风吹过,你吃到的就是一嘴火山灰。


至于Semuc Champey,LP给出的评价是很多人认为这是危地马拉最美的风光。地理位置在Antigua与TICAL的中间,一般都先到LANQUIN,住在LANQUIN,随后皮卡进Semuc Champey。从LANQUIN到SEMUC需要40分钟,路况就不提了,皮卡上会放两条板凳,但基本上你屁股永远没机会接触那板凳。Semuc Champey号称美洲的九寨沟,碧潭小黄龙,事实的确有几分像。门票50Q,游玩线路是先登顶看全景,大约40分钟,再下山玩水,跳瀑布,溶洞,洞里有石灰岩的地貌,暗河,还有经典的举着蜡烛游泳的项目。相对来说这里算尚未完全开发的原始区域,大片的丛林,游客也少,比起繁华的Antigua,这边算是清净之地,晚上也没娱乐活动,住在纯木结构的小屋里冥想,或是露台上仰头数星星吧。


结束危地马拉之旅后不免感慨这是一个神奇的国度,这里有太多人文的,自然的风貌值得慢慢体味。下次再去可以在Río Dulce徒步雨林,去危地马拉最有名的Tikal探寻古时玛雅文明最强大的城邦遗址,去Atitlan湖拜见诺曼他老人家,考考他还记不记得我这个学生,然后这次一定要系统的从语法开始学西班牙语。还要看看Antigua的修复状况。总之,我一定会回来的。


环游美洲100天之 一切只为天空之境

想在上海签玻利维亚?可以啊!去个北京,交好资料,等到出签,再去个北京吧!虽然最近开放了,办理时间也缩短了,但领取护照这个事儿,说得亲自,如果需要代领?人家是这么个描述的:领取签证时必须申请人本人前往使馆领取,如委托他人办理,则需要提交政府公证、双认证的委托书。在这个秘鲁西南部和玻利维亚共享titicaca湖的小镇,我顺利拿到玻利维亚的签证。

20小时车程 从普诺到乌尤尼

从Puno到Uyuni,先要到玻利维亚的首都La Paz。有两条路可走,从copacabana入境或从desaguadero入境。copacabana线风光极好,一路都可以看到titicaca湖,进入la paz还能从山上俯瞰其全景。坐在车左侧可以欣赏到绵绵不断的titicaca湖,走copacabana线中间还可以下车花2 Bolivianos(大概人民币1块多)坐摆渡船横穿的的喀喀湖,那是整条线最美的地方。Copacabana本身就是个值得停驻小住的村子,从那可以坐船去太阳岛,太阳岛上有印加人的圣地。这条线路沿途还有绵延的雪山,悠闲漫步的羊驼,风景迷人。但copacabana线比另一条线远,路程要多出2到3个小时,整个旅程达到8到10个小时。当中还要在copacabana停一个半小时转车。另一条路线是经desaguadero大概在6到7小时到La Paz。


La Paz坐落在高原之上,是座被群山包围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首都。第一眼看到La Paz简直就傻眼了。整个城市的建筑都是紧贴着峡谷两边向下散布着,极其壮观,就好似千千万万的房屋被挂在山崖两边的峭壁上。整个城市的平均海拔在3600米,这样的地理环境用来作首都,估计也只有玻利维亚了。在晴朗的日子里,6400米白雪皑皑的伊犁马尼(Mt.lllimani)雪山耸立在远处,气势恢宏,引人夺目。La Paz最经典的活动就是惊悚而诱人的“死亡之路”。穿越的是拉巴斯东北面,安第斯山脉向亚马逊平原的过渡地区Yungas。这片山坡地形险峻,气候多变,大部分地方被原始森林覆盖,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条公路贯通上下。其中的一段乃是有“世界上最危险的公路”之称的Old Yungas Road。疯狂的自行车极限运动就以此路为主线。虽然每年都有2、3个挂科,但仍旧有源源不断的人潮挑战这死亡体验。我承认我一没胆,二没时间。于是只在La Paz稍作停留,便疾奔Uyuni而去。


从La Paz到Uyuni车程12小时,车都是晚上七点左右从terminal central出发,早上七点左右到,这样就不会耽误第二天的盐湖游。不同公司票价不同,最好的车,有暖气有wifi有备餐,但要250bs,普通旅游巴士,价位在100到140bs(100块人民币左右)但是车里没有暖气wifi或备餐。入夜以后的高原非常冷,身上有多少衣服就穿多少衣服吧!下半夜我也是被冻醒后就再也没睡着,整条路前半段是柏油路,后半段属于沙石土路,所以下半夜同时准备好忍受颠簸。但也就是这寒冷颠簸的下半夜,我听着马头琴,望着一束银河,整个星空就像一个盖子,在凄美豪壮的乐曲下,把我催化的泪眼迷离,但这只是Uyuni的前奏。


强大的chinese princess和她的侍从们

赶到乌尤尼早上八点,又已过了两天,于是乎我五天没着地,合眼都在大巴,一路高海拔,已经摧残到极限了,但这只是开始,接着10点出发的无人区越野之旅才是乌尤尼的精华。我是个强壮的姑娘,体能储备也很充分,即便如此,我的尾椎已经不能负担我长时间的坐姿,我需要不断变化动作减轻压力,可每次变化动作,我又要忍受高海拔的折磨。但我就是心甘情愿。

乌尤尼最出名的就是天空之境。但其实盐湖只是乌尤尼的咽喉,大把的美景都留在了过了盐湖后的无人区。我前后待了5天,因为高原缺氧,我常常处在浑沌状态,我思维最清晰的日子,按无数快门也无法表达无人区景致的分毫。


我的小伙伴们是包车随机组合的。自我介绍后,大家叫我中国公主,他们则是来自奥地利的丽莎和杰克,法国的MQ和韩国的HUNG。按照剧本,HUNG作为我的侍从,说话前总是加上my chinese princess,以配合剧情需要。我一开始不习惯,被他叫了一整天,我整个作风也大牌起来,完全进入角色。MQ作为我的侍卫,每次下越野前总是先行伸出手扶我下车。在这样的待遇下,我发现我此段行程中当真一派公主气象。丽莎和杰克对他们的剧本很满意。我们配合默契,行程愉快。


在无人区的第二天,我们司机比预计晚了2小时接我们,我们一边抱怨,一边无奈地等候。半天行程后才得知他从车顶摔下,腰腿都伤了,手指还破了硬币大小口子,只用卫生纸草草包了一大坨。我立马叫了停车,从车顶翻出急救包,打开伤口已经化脓。酒精碘酒一起上,最后还让他口服消炎药,我居然还带着狗皮膏药可以治疗他的腰伤。MQ惊讶的看着我忙碌,他无法理解我的小包怎么能备齐那么多药品。我解释说,我怕死,可以不带衣服,但一定要带药。这里是平均海拔4200米的无人区,我们的位置接近5000米的火山边缘,我一上一下就喘到胸闷,处理完就倒了。那晚司机师傅送来了红酒答谢,我喝了红酒越发胸闷。


第三天,大家就要分别了,MQ和HUNG会直接从无人区去到智利。我和丽莎杰克还是会完成环线回到乌尤尼。在边境道别的时候,HUNG走一步回了三次头,终于在第三步的时候冲过来给我们一个大大拥抱。HUNG说告别的时候一定要使劲的好好告别,我永远是他的chinese princess。只这一次,终于觉得“欧巴”来自韩国。其实走在路上的独行者哪有国界。大家都是勇敢而孤独的存在。曲终人散的时候,我带着美好结束了玻利维亚的行程,回程是一天一夜的大巴到库斯科。


因为三天两夜的行程没有天空之境这个项目,我第四天又单独补了一整天的镜子行程连天空之境的日落。因为连着白天和日落,各种光线都能收取。最惊艳的是日落后的七彩霞光,这个已经不是能用言语能比拟了,所有感受只有正真站在那里才能体会。除此之外还有针对天空之境的日落日出团可以选择——日出团:每天凌晨2点乌尤尼小镇集合出发,黎明前提前抵达乌尤尼盐湖中央,司机会选择一个空旷的地方停下给大家看星空,6点左右日出,7点返回,8点左右抵达乌尤尼小镇解散。日落团:每天下午4点乌尤尼小镇集合出发,日落前抵达乌尤尼盐湖中央,同样会选择一个较为空旷的地方(比较难,白天人多),拍完日落后返回,晚上9点左右抵达乌尤尼小镇解散。


本文系《旅游情报》杂志原创,未经本站允许,
请勿将本站内容转载或复制,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