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老谢再出发!这一站是法国南部
旅游情报编辑部

老谢再出发!这一站是法国南部

发布时间: 2015-04-20 18:05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5591

前言

从德国到捷克到奥地利,这一次,我们的撰稿人老谢又出发了。这一次他前往的是位于法国本土最南部的朗格多克——鲁西荣大区。这里以葡萄酒闻名,也是拥有法国最多世界文化遗产的地方。无论是艺术城市还是历史小镇,无论是海鲜大餐还是美酒文化,在这里,真正的奢华,是平淡而丰富的生活气息以及南法人的热情。接下来,我们就跟着老谢,来看看他笔下的法国南部。


我眼中的朗格多克——鲁西荣大区

你若以为巴黎就是法国,那你可能错了。许多法国人会告诉你,巴黎不是法国。要看真正的法国,一定要离开巴黎,去法国的乡下。很明显,巴黎人不会这么说。这么说的,一定是巴黎以外的法国人。我喜欢巴黎,在我的心中,它是全世界最棒的城市。无论哪个城市,即便是伦敦、纽约、东京,包括我的家乡上海,都无法与其媲美。


我无意介入巴黎人与其他法国人之间的争执,因为我也喜欢法国的乡村,尤其是春节前夕的南法实地考察后,更是死心塌地地爱上了南法的乡下。此次考察,没有选波尔多、勃艮第、蔚蓝彼岸、普罗旺斯这些大名鼎鼎的旅游圣地,而是去了朗格多克——鲁西荣大区这个偏僻之所。我的想法是,前者已经很出名,而且比较商业化,相信许多国人已经去过。而朗格多克——鲁西荣去过的人还极少,是块未经开垦的处女地。无论是其严重被低估的价廉物美的葡萄酒,还是中国最偏远的地方都已找不到的淳朴民风,以及悠久的历史古迹、绝佳的风景和遍地的美食,都是非常值得专程前往。《旅游情报》自创刊以来一直以小众游的倡导者自居,而朗格多克——鲁西荣大区正好颇具小众旅游的特质。



第一站:首府——蒙彼利埃

蒙彼利埃是朗格多克——鲁西荣大区的首府,是座千年古城,有50多万人口,在法国城市名列第八。它下辖6个省(法国共有50个省,每个省人口规模与土地面积相当于我国的县),与普罗旺斯和西班牙相邻。除了火车站,我对这座城市毫无印象。因为我们到得比较晚,直接入住酒店,第二天一早便离开了。

冬天的法国,早晨八点天色仍然是黑漆漆的,而且爆冷。但在南法,天亮得稍微早些。而且只要一出太阳,气候陡然上升,暖洋洋的,坐在车里极其舒服。冬天的另外一个好处,是正值旅游淡季,到处都看不到游客。所有的景点,好像都为你独家开放,这种感觉其实很棒。



第二站:小镇——于泽斯

于泽斯是我们来到南法的第一个小镇。到的那天正逢周三镇上有集市(在于泽斯5月之后每周三和周六都会有整个小镇都参加的集市,而在冬季,周六的规模大,周三只在小镇中心有一部分摊位),里面都是当地人。唯独我们两个亚洲面孔,东张西望,什么也不买,显得十分不和谐,所以惹来了不少好奇的眼神。当别人注意你的时候,你会莫名其妙地产生一种存在感。如果关注的眼神是友好的,你的自我感觉会更加良好。看得出来,这里亚洲面孔出现的频率不高。

到了法国 怎么能少了松露

松露是法国的三大美食之一。到了法国,没尝过松露的滋味,肯定会遗憾。品尝松露也是这次南法之行中我太太就非常期待的一件事,很早开始就念叨着要吃松露、说真正好的松露怎么美味,弄得我也有点小期待,所以特意安排参加了由当地松露达人主办的workshop。 Workshop的主讲是一位漂亮热情的法国女性,据说她从大学开始就专门研究世界各地的松露。她先是给我们看一部松露的影片,给我们讲解松露的种类、产区、鉴别方法等相关知识。然后手把手地教我们烹制松露点心与菜肴。期间还品尝了七种不同等级的松露,包括最名贵的意大利白松露。


据说意大利白松露的价格比一公斤几千美金的黑松露还要贵上好几倍,价同黄金。想想自己在制作过程中浪费掉的松露至少要几十美金,不免心痛万分。至于被我吃到肚里的松露,没有上千也有几百美金,这一餐实在太奢侈了。以前在国内吃过所谓的松露,只是薄薄的几片雪花似的松露点缀在菜上面,打个喷嚏就能将它们全部吹得无影无踪。女主人不仅大方、风趣,还时不时流露出少女般的顽皮、羞涩的神情。如果是一大清早来的话,她会带着她的狗(专门培训过的松露狗),与客人一起去树林里找松露。


南法乡村的特色酒店

我们在于泽斯参观了一家老宅改建的酒店,小小的,只有9间房,却非常时尚精致。它的门口有个熟悉的标志,一看是罗莱•夏朵,便知道他家餐饮一定不错。主人把酒店的主厨请了出来跟我们打招呼,是个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据介绍是当今全法国最年轻的米其林一星厨师。小镇外也有个乡村小酒店,我们也去考察了,也非常棒。与上次在托斯卡纳住过的修道院改建的酒店非常相似。这两家酒店都是刚开张不久,看来南法的旅游开发还刚刚开始。当晚我们入住的酒店与这两家一样,也是老宅改建的,都非常有品位与设计感。而且每个房间都有自己的主题和风格。设施、硬件都比意大利西班牙的同类酒店要好许多。甚至每个浴室都有加热的毛巾架。法国毕竟是法国,即便在南部乡村,生活依旧很富裕、很讲究,时尚精致就更不用说了。



第三站:小镇——尼姆

尼姆也是南法的一个知名度比较高的小镇,离于泽斯距离不到1小时的车程。这里最出名的就是城中心的古罗马竞技场,以及城外的嘉德水道桥,都是世界文化遗产。与西班牙塞戈维亚的水道桥和罗马的斗兽场一样,都是二千多年前古罗马的遗迹。相比之下,尼姆的水道桥保存得更加完整。竞技场的规模虽不及罗马的,但尼姆的竞技场至今还在使用,经常会举办一些音乐会和斗牛的比赛(据说今年Sting会在这里举办音乐会),而嘉德水道桥的风景更佳,还可以在桥的最上层走一走。当然,这需要事先预约,并经过特别许可,因为平时它并不对外开放。管理方向我们表示,如果《旅游情报》有客人去,提前申请就有机会走到最上层去看看二千年前的水是怎么运输的。在参观各个景点时,当地的负责人都非常热情友善,看得出他们是很希望有更多的中国人去参观他们引以为傲的地方的。在欧洲各国中,法国与中国最友好,不仅表现在最早与中国建交,早在启蒙运动时期,法国人就开始崇尚中国文化,认为中华文化比西方文明更先进。



第四站:海港城市——赛特

离开尼姆后,我们直接前往南法的海港城市赛特。赛特是法国地中海最大的渔港,也是诗人瓦莱里的故乡。一个渔港是不是真正的渔港,其海鲜是不是新鲜,闻一闻空气就知道了。我们的午餐就是在码头旁的一个小馆子进行的,海鲜无比新鲜,特别是生蚝,太太一连吃了两人份。这次考察,顿顿都是法式大餐,不是米其林就是当地特色。几餐下来,感觉都挺不错,消除了我对西餐的恐惧。尤其是当晚在酒店吃到的龙虾意式大餐,极其美味。因此不像以往那样,天天想中餐。再说,这些地方中国人罕至,正宗的中餐无迹可寻,你想也没用。

赛特以出产生蚝出名,玫瑰生蚝又是这里的特色。这里有法国最大的生蚝养殖场,占据了20多平方公里的海面,场面宏大壮观。据介绍这里养殖生蚝已有120多年的历史,年产量占全法国的十分之一。



第五站:小镇——佩泽纳斯

戏剧不是法国人的强项,莫里哀也无法与莎士比亚相提并论。上帝创造了世界,但莎士比亚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加丰富多彩,因为被誉为仅次于上帝的人。在法国的圣贤中,我最喜欢最欣赏的是蒙田。这个怀疑主义者、现代性的启蒙者的书,是我枕边唯一长期摆放的书,随时会翻读。我对名人故居毫无兴趣,常常是走过路过又错过,除了莎士比亚和蒙田。我很想去蒙田的塔楼看看,他沉思自我的地方一定极富灵性。可惜这次没去他的故乡波尔多。既然来到佩泽纳斯,去造访一下莫里哀博物馆也无妨。其实,佩泽纳斯并不是莫里哀出生的地方。小镇里有一座纪念莫里哀的博物馆,是用一座十八世纪的监狱改建的,重现了莫里哀戏剧演出的场景和那个时代的生活场面。

佩泽纳斯是座建筑之城,汇集了一千多年来各个时代的不同风格的建筑。它的新城与老城的区分,不像其他城市,以二十世纪的现代钢泥建筑为界,而是把十八世纪以后的建筑,称为新城,可见其有多么古老。对全世界吃建筑设计这碗饭的人而言,应该都要看这里朝圣一下。当地旅游局的女官员带着我们,挨家挨户介绍。有时干脆随意打开一扇门走进去,让我们看个究竟。法国建筑有个特点,表面不起眼,进去以后别有洞天。里面常常比外面更富丽堂皇。我们看到一栋十一世纪的房子,美得不像话。

南法的每一个小镇都有着各自的历史背景和丰富的故事,光是走马看花就浪费了,一定要有当地懂的人来讲解才有意思。还好我们和各地旅游局沟通后,他们都愿意为《旅游情报》的客人做专门讲解。


让人惊叹的法式自助餐

谁听说过法式自助餐吗?我想没有。法式大餐居然能以自助餐的形式出现,完全无法想象。就好比满汉全席,大家端着盘子自取,这成何体统。但在南法,真的有这么一家法式自助餐厅。餐具、装潢都十分高级,龙虾、牛肉、海鲜、甜点品种极其丰富,服务生个个高贵无比,服务周到,却只需每人30欧元,就能任意饱尝。老板是位面色红润、手心温暖的老顽童,二十多年前出于让高档的法式大餐平民化以及传播和继承当地餐饮文化的想法,开了这家创新的餐厅。问他为何不开到巴黎,不开连锁,他说他就是要全世界的人慕名而来。一看就是个不为钱不为利的任性家伙。我们请他为我们选了一支酒,一口下去,连我这种不懂酒的人都觉得无与伦比。世界上真正好的东西,无论是酒,还是艺术品,或者任何其他物品,一定是同时能获得专业的、业余的人一致好评的。太太比我懂酒,喝得喜形于色。顾不得礼貌,向老头打听产地与价格。老头卖起了关子,说产于本地,但外面买不到,至于价格吗?他这里卖89欧,到了巴黎,至少600欧。


也来说说大区的特色:葡萄酒

我第一次喝法国葡萄酒,是在巴黎的一家餐厅,老板是那个著名的大鼻子影星。那是十多年前,欧洲第三、法国最大的传媒集团老板的请客(他其实是个加拿大人)。他拿出了波尔多85、86年产的酒让我品尝,问我哪一个好。你让第一次抽烟的人抽两种烟,并且让他评判哪种好,而他呛得眼泪直流,结果自然而知。我灵机一动,说86年好,竟然蒙混过关。自此以后,在太太的谆谆教诲下,喝了不少,但依然什么都不懂。唯有一点,了解了自己的口味。


这次的南法线路中,我们还考察了好几个酒庄,其中一家非常值得推荐。法航的头等舱用他家的酒,戴高乐机场免税店也卖他家酒,可见其在法国-葡萄酒中的地位。但它的价格真的非常便宜,一般只要10欧左右就可以买到。一瓶1955年的甜酒(他的甜酒非常出名)150欧,1978年的红酒70欧不到。当然,这是酒庄的价格,而且打了对折。在巴黎价格要翻一倍,到了中国,至少十至二十倍。我们还在这家名叫Cazes的酒庄(我想还是把名字告诉大家比较好)的餐厅用了餐,套餐里所搭配的是酒庄里面各种精选品种,每一款都很不错。



第六站:小镇——纳博讷

纳博讷是个小镇,又是座大学城。街头有很多年轻大学生,显得很有朝气。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小镇本身,而是附近的城堡庄园,有法南的凡尔赛宫之称。我认为它作为城堡,当然完全无法与凡尔赛宫相比,但作为一家酒店,却是我见过的城堡酒店中的佼佼者。在这里能够骑马、学画画、学做自己的香水,还能请米其林厨师上门做菜。如能穿上古代的贵族服装,晚上烧起壁炉,再搞一场宫廷派对,那种体验就像是在拍电影。我的这个想法不是梦,酒店真的提供这些服务。我们很快就会在《旅游情报》设计的精品南法专线路中,把这家城堡酒店加进去。


第七站:小镇——卡尔卡松

卡尔卡松是我这辈子见过的城堡中规模最大、最壮观的城堡。你若喜欢城堡,那一定要来此朝圣。

卡尔卡松里也有一家城堡酒店,难得还是五星级的。到卡尔卡松,这是最佳的住宿地。若嫌住在城堡内不方便(因为车开不进去,必须拉着行李走进去),城堡外有家位置绝佳的小型精品酒店,观赏城堡的角度与距离刚刚好。店内精致有趣,还有一只很顽皮也很腻人的小猫以及两条肥到走路都晃晃悠悠的大黄狗,我们当晚入住的就是这家酒店。

在卡尔卡松城堡的最高处,视野极佳,天气很好,我们清晰地看到比利牛斯山脉,山那边就是西班牙。导游说,下午会下雨,我们问他为什么,他说,这里的人都知道,只要看见比利牛斯山,天就会下雨。我将信将疑,但在去科利乌尔的途中,果不其然,印证了这句话。


第八站:小镇——科利乌尔

科利乌尔是座海滨小镇,被誉为欧洲的色彩天堂,又是野兽派艺术的诞生地。小镇美得出乎我的意料,与意大利的阿玛菲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最关键的,是不像阿玛菲那么嘈杂,因此给我的印象更佳。晚上特地去了一家由西班牙大妈开的餐厅,尝到了地道的海鲜饭。自上次去巴塞时,尝了当地的海鲜饭后就念念不忘,没想到在南法也能吃到,这种惊喜远超出吃一顿米其林了。


嘘!一般人我不告诉!

{老谢最推荐的南法玩法}

考察接近尾声,最后我想介绍推荐的,也是我认为南法所有玩法中最佳的玩法,是米迪运河上的内河游轮。这不是一条普通的运河,而是一条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河流。这条河极其秀丽,河不宽,但蜿蜒流长。水位很高,可以看见两旁绵延起伏的美丽景色。游轮的种类很多,规模有大有小,我们这次参观的是一艘有两个客房、能容纳4个人的河轮。体型色调非常漂亮,甲板上有阳台,有泳池。白天可以泡在泳池里,也可以坐在阳台上喝咖啡、读书赏景。行驰到任何一个你喜欢的小镇和村落,都可以下来走走,骑行游玩。船上的大厨会准备早餐、下午茶和晚餐。晚上你睡在宽敞的船舱里(房间比一般酒店大,配有独立卫浴间,设施齐全,毛巾架也是加热的),听音乐,休息。虽然客人只有4个,但服务员、导游、厨师、船长加起来一共有5个人来为客人服务。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旅行方式,我已迫不及待了。下次再来法国,我最想做,就是坐上内河游轮。


编后

老谢告诉编辑,在南法的最后两天,他还去看了几家酒店,都还不错。南法的酒店品质相比西班牙、意大利高出几个等级。最令他心动的,还是南法人。他们的热情好客,他们的纯朴友爱,他们对中国文化的尊敬和喜爱,在全世界都是不可多得的。他说,你若想被人瞧不起,你可以去俄罗斯;你想被人堵着骂,你可以去香港;你若想到处拍照留念,你可以去全世界所有的景点。但你若想来一趟真正的旅行,希望获得一份感动,那你可以去南法,去朗格多克—鲁西荣。


本文系《旅游情报》杂志原创,未经本站允许,
请勿将本站内容转载或复制,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