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双面孟买 混乱颠倒 自由快乐
旅游情报编辑部

双面孟买 混乱颠倒 自由快乐

发布时间: 2015-05-20 10:29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3263

导言

很多人对印度的印象是“脏乱差”,加上近些年来暴力丑闻不断,更加深了负面印象。我们的撰稿人水蓝一直对印度这个神秘的南亚古国充满向往。今年春节,她终于勇敢地踏上旅途,从相对安全整洁的大都市孟买开始,去探索这个饱受非议的国家,用自己的双眼见证一个新闻之外,更为真实的印度。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印度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奇葩国度。那里的人会跳上飞速行驶中的火车;他们不用手纸、从不洗手,但还能够泰然自若地吃手抓饭;他们人死后向往火化并被抛进恒河里……我身边大多数人都不愿意去这样的地方旅行,我也一度对印度抱有各种偏见。但在读过一些有关印度文化的书籍后,我对这个拥有丰富精神和宗教遗产的地方有了不同的看法。暴力丑闻固然是事实,但这些真的能代表印度的全部吗?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决定亲自前往这个被“妖魔化”的国度一探究竟。

初来乍到

考虑到生活习惯和安全等问题,我的首次印度之行选在了最成熟、最具国际化气息的特大城市孟买。相比于北部瓦拉纳西恒河一带的脏乱差和重口味,孟买要“小清新”得多,有助于完成对印度的心理过渡和生理适应。

虽然做了足够多的心理建设,但孟买还是结结实实地给了我一个“下马威”,让我明白了在印度,根本不存在纯粹的“有序和干净”,就像《项塔兰》中描述的那样,“一下飞机,空气中有股气味让我既厌恶又兴奋。那是众神、恶魔、帝国、复活与腐败的文明所散发的气味。那是六千万只动物和人活动的气味。那是一万间咖喱餐馆、五千座神庙、圣祠、教堂、清真寺和一百座专卖香水、香料、新鲜花朵的市集里所发出的气味”。

我呼吸着这样复杂的空气,投入孟买的人流之中,处处人声喧哗,车行混乱。如果没有当地人的帮助,我甚至都无法迈开步子穿过任何一条马路。在这座城市的短暂停留中,我真切地见证了印度作为一个矛盾统一体的存在——富有与贫穷,和平与混乱。如同《大话西游》里的紫霞和青霞,居住在同一个身体里,但性格迥异、彼此不知。谁也无法断定下一个出现的人格是善还是恶。在印度,玩的就是心跳。

编辑补充

印度签证虽然要求不算高(资产要求1万元人民币,存满3个月),但申请过程比较繁琐。水蓝的建议是交给旅行社代办,提交基本个人信息,2至5个工作日即可出签。最近,印度对中国开放落地签的消息也在流传,但具体实行时间尚未确定。

殖民历史的最佳留影

孟买的富有与其殖民历史有不可分割的关系。最早的时候,这里不过是阿拉伯海岸边散乱的七个小岛,英国人将这些岛屿连成一片,按照宏大的殖民风格构想在此大兴土木,孟买就此作为殖民地的通商口岸得以蓬勃发展。阿拉伯海滨大道那一端,Colaba区和Fort区那些融合了哥特式、印度撒拉逊和哥特风格的维多利亚时期风格建筑,拥有恢弘气势的穹顶和精美细致的雕刻,成为当年殖民历史最好的见证者。

我从印度门出发,花两小时体验了一次历史建筑巡游。从孟买大学、孟买高等法院,到被誉为殖民时代印度风貌最佳留影、孟买最奢华也是最亲民的哥特式建筑贾特拉帕蒂终点站……这一圈下来让我有了身在欧洲的错觉,可以想见当年殖民者为构建自己的王国所花的巨大心血。

不知是印度人宽容,还是根本就无意识、无所谓。这些极富殖民色彩的公共建筑却没有因殖民时代的结束而被视为民族耻辱,遭到改建或弃用。它们仍然按照原有社会功能沿用至今。比如最具代表性的贾特拉帕蒂终点站,如今已成为亚洲最繁忙的铁路车站,人流密集程度远超国内的火车站。

在泰姬玛哈酒店 寻觅孟买的华贵与富有

说起孟买最令人神魂颠倒的贵族气质,可以从坐落于此的,亚洲最好的酒店泰姬玛哈(Taj Mahal Palace)开始。

我住过很多大牌五星级酒店和高端精品酒店。前者大多拥有富丽堂皇的大堂和极其现代化的硬件设施,后者有时则是为了设计而设计、为了艺术而艺术。那么,是什么能使一家酒店拥有真正的伟大?在我看来,规模、硬件、服务都只是酒店内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物理现象”,而有关于传说、氛围、感觉和情绪这些精神层次的东西,才能让酒店表现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这种气质为酒店赋予了独一无二的人性,在加强客人自身尊贵感的同时也让其能对这一临时居所产生归属感甚至敬畏感。泰姬玛哈酒店就具有这样的气质。

19世纪末,印度大富豪塔塔因为种族关系而被当时孟买最豪华的两家酒店拒之门外,自尊心严重受挫,决定建造一座比欧洲宫殿还要豪华的酒店。1903年,这栋融合了伊斯兰和文艺复兴风格,宛如童话般的建筑就此诞生,成为孟买新地标,不远处就是著名的印度门和阿拉伯海码头。看来有时候“比富”也不是一件坏事。泰姬玛哈酒店与生俱来的皇家范儿使它迅速与新加坡莱佛士酒店、香港半岛酒店、曼谷东方酒店并称为亚洲最佳酒店。

入住第一天,我的出租车在酒店门口停下,“红头阿三”帮我拉开车门。阿拉伯海岸湿热的空气立即扑面而来。因为2008年经受过恐怖袭击,酒店目前的安检非常严格。接受完层层检查,推开旋转大门走入大堂后,充足的冷气才让我缓解过来。酒店的check in相当漫长,印度美女给我的额头点了“吉祥痣”,戴了栀子花环后,把我领进Palace Lounge先休息一会儿。等待时,酒店提供了一些柠檬果汁和自助甜点。经历过旅途奔波和孟买给我的“见面礼”,静静坐在欧式皮质沙发上的时光让我倍感惬意,外面炙热的阳光此时也显得温和许多。从踏入酒店的那一刻,贵族气质就开始浸染每位访客。那些王室贵族、名流富豪的度假角色感瞬间涌现出来。

住在历史里

泰姬玛哈酒店将北印度拉其普特风格、伊斯兰摩尔风格、欧式和英伦爱德华风格融于一体。从外观上看,面积并不大,但房间数却达到了惊人的506间,这大概也是房间面积较小的缘故,我的房间就只有约40平米。对于建筑没有过多研究的普通人,感受这种融合性最好的方式就是多在酒店呆着——至少一天别出门。我连续三天完全放弃乘坐电梯,在印度镶金大红地毯铺就的中央楼梯间穿行。从穹顶吹来的暖风中和了这片区域的冷气,吹得我格外神清气爽。随之而来各种关于名流富豪的传说在脑海中巡礼——要知道,在酒店的客人名录中充溢着印度皇族、欧洲贵族、美国巨富、知名作家和演艺界人士。试想一下,这些精英都曾与我走同一层阶梯,看同一片海景,呼吸同样湿热的空气……那种时空交错的隔空对话和思维运动所带给我的精神愉悦,至今无一家酒店可以比拟。

泰姬玛哈酒店分为新老两座楼,新楼里的房间相对便宜,但不及老楼韵味足。远道而去的我自然不能为了小财牺牲体验贵族风貌的机会,毅然选择了老楼里的海景房。房间的印度风格浓郁,摆饰都是印度手工艺品。浓烈大胆的色彩搭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热闹的宝莱坞歌舞片。每次看到这些饰品,都有种想要舞蹈的冲动。洗浴用品是泰姬玛哈集团旗下产品,提炼了植物草本精华,味道也是典型的印度香料风味。每天,酒店还会为住客送上小惊喜,从鲜花到精油,让我欣喜不已。

Taj Mahal Palace

地址:Apollo Bunder, Mumbai, Maharashtra, India

电话:+91 22 6665 3366  

官网: www.tajhotels.com

探访孟买生活最底端 贫民的智慧与坚强

虽然在泰姬玛哈酒店当了一回贵族,但更我更难忘的是那些生活在孟买最底端的劳动者和贫民。来孟买前看了无数遍《贫民窟的百万富翁》,这部带有点主旋律色彩的电影几乎让全世界人都开始关注贫民与乞丐。

规模巨大的贫民窟

在航班即将降落的时候,我透过飞机舷窗向外俯瞰,黑压压的、连绵不绝的低矮房屋如一块块狗皮膏药胡乱贴满整个孟买,那景象触目惊心。整个孟买拥有至少2000多个大大小小的贫民窟,而全世界最大的贫民窟同样在孟买。

说起贫民窟,印度人自己都五味杂陈,因为60%的孟买人口都生活在这些地方。当孟买还是小溪、沼泽和海岛的时候,渔民们就已经开始了贫民窟生活。随之而来的是农村贫民,他们从印度各个方向携家带口涌入逐渐发展起来的都市,繁衍生息。他们没有工作,只好露宿街头,或是在任何符合自己心意,觉得可以生存下去的犄角旮旯里“占山为王”。在印度所谓“迁徙自由”甚至“乞讨自由”的理念支配下,久而久之,他们居住的地方便形成了贫民窟——孟买最无法回避的尴尬景观。

我在当地警察的引导下,走进了最具代表性的达拉维贫民窟街道。这片1.75平方公里区域内,据说生活着100多万人。午后近40摄氏度的炙热阳光,发酵着路边的垃圾堆,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恶臭。马路上尘土飞扬,形形色色的人和车随意横行,此起彼伏的路人叫嚷和车喇叭声喧哗嘈杂。我紧紧盯着眼前的路,避免被街上敞开式的水管或电缆绊倒,或被路中间堆成山的杂物挡住去路。后来我还惊讶地得知,比起其他区域的贫民们来说,达拉维区的居民绝对算得上是贫民中的小康阶层。他们按照自己家族所长建起小作坊,以手工业过活。即使只是极为粗重的工作,但他们至少拥有砖瓦屋顶的楼房,而非树皮、塑料、毛毡垫搭起的窝棚。

千人洗衣场 艰辛与忍耐

警察叔叔带领我参观了另一片奇观——千人洗衣场。150多年前,孟买很少有自来水,加上受季风气候影响,每年都要经历长达数月无雨的旱季,水资源紧缺。露天洗衣场可以更有效地集中利用水资源,于是拥有800多个水池的露天洗衣场应运而生。

如今这片洗衣场仍在使用,但最好在向导的带领下进入,否则进去后如走迷宫一般根本找不到出口。狭小的街巷布满洗衣泡沫和脏水,头顶上黑压压晾晒的全是除内衣之外的各种衣物,现在只有一些工厂、医院和低星级酒店才会使用这样古老而廉价的服务。这里的洗衣工起早贪黑,一家老小轮流赶工,泡在充满化学制剂的洗衣池内,用最原始的流程方式辛苦劳作,为了赚取一天上百卢比的低微报酬。

住在豪华酒店、衣食无忧的我看到这样的场景,瞬间被一种“悲天悯人”的郁结情绪包围。完全无法想象如果角色互换,我是否能够顺利在此生活一天而不崩溃。

在我匆匆想离开这压抑之地的时候,洗衣池边一扇小门被风吹开,里面一位极其普通的印度妇女在给自己的儿子洗澡。她穿着廉价但色彩鲜艳的纱丽,冲着我羞涩地笑。小男孩则光着身子自顾自开心。他们的眼神中没有劳苦大众的怨愤和悲苦,反而是单纯和快乐。印度教教义说,无论怎样的生活都是神的安排,不要违抗,接受就好。我想,支撑这些任劳任怨的底层人民的应该就是他们的信仰。他们虽然过着物资极度贫乏的生活,但在某些层面上,却拥有了比衣着光鲜但满面愁容的都市人更大的生活智慧。

达巴瓦拉世袭的服务情怀

无论你什么时候去孟买,中午时分都能在教堂门和贾特拉帕蒂终点站,看到一群带着小白帽、头顶肩挑手扛各式各样打包饭盒的人。他们是被称为“达巴瓦拉”的神奇送盒饭工人。

孟买人大多保留着要吃家里做的午餐的习惯,这样既卫生又省钱,而且符合自己特别的宗教饮食习惯。与我们的上班族自己从家里带饭、中午到公司热一下不同,孟买人显然不喜欢微波炉,但他们又没有足够的时间回家吃中饭,于是一条特别的“从家到公司”的送盒饭服务便应运而生。自1890年这项服务诞生开始,5000多名达巴瓦拉每天风雨无阻,按照最原始的标记管理方式,靠着极其单纯却精细的团队密切合作,保证每一份午餐准时准确地送到客户手中。

这是只有在孟买才能看到的“流动的盛宴”。习惯了国内发达的外卖系统,去孟买前,我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达巴瓦拉没有渐渐被更为便捷有效的送餐系统取代。直到亲眼见到这群文化程度不高,日日活跃在孟买街头工作12个小时,月收入只有四五千卢比,却很快乐的达巴瓦拉,我才明白,他们的敬业是这项古老的人力服务能够流传至今的原因。

达巴瓦拉内心遵从的行规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手中的饭盒必须准时送达。他们不属于我们理解范围内那些“送外卖的”或是“快递员”。他们世袭罔替,虽目不识丁但互相信任,从成立至今从未发生过罢工事件,而且迄今为止600万份午餐中仅有1份被送错。《福布斯》杂志发现达巴瓦拉早已实现了六西格玛标准,即99.99966%的准确送达率。英国王子查尔斯曾在他的世纪婚礼上特邀了4名达巴瓦拉代表参加,以此表示对这个群体至高的尊重和敬佩。

我们常常说国内的一些大城市拥有海纳百川的融合精神,实际上孟买才是“世界百态大熔炉”。孟买的不可思议与难以置信,在于“混乱中的有序与自由”,在于“贫与富”“美与丑”“现代与古老”的强烈落差与冲撞,以及现实中平静的交织与融合。

编后

无论是安全还是卫生,作为印度最欧化的城市,孟买的硬件条件还是比较理想的,而且这座神奇的城市带来的视觉和文化冲击也是惊人的。旅行最大的魅力在于体验不同,而体验不同,有时即意味着冒险、打破刻板印象。水蓝的印度之行就是在克服了武断的偏见后成行的,孟买的许多条件的确不那么美好,但也没有很多人想象中那么糟糕。我们不鼓励盲目的冒险,在理性地制定好行程,参考了足够的建议,做好足够的心理建设后,旅行可以帮助我们拓宽视野,走得更远,更没有偏见。


本文系《旅游情报》杂志原创,未经本站允许,
请勿将本站内容转载或复制,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