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奥兰加巴德神性已有 不愿低调
旅游情报编辑部

奥兰加巴德神性已有 不愿低调

发布时间: 2015-06-10 17:21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5777

导言

除了大城市孟买,我们的撰稿人水蓝还深入印度腹地,探访了名不见经传的小镇奥兰加巴德。这个位于古代丝绸之路上的典型印度城镇,守护着辉煌历史的遗产——埃洛拉石窟和阿旃陀石窟。这不但是一次古代建造工艺的鉴赏之旅,也是一次接受宗教洗礼的心灵历程。

奥兰加巴德(Aurangabad),这个名字读起来甚为拗口的印度小镇,鲜有中国旅行者知晓。即便是在印度范围内,它多数时间也都保持低调。唯一有过的辉煌,仰仗的还是印度莫卧儿王朝末代君主奥朗则布。他十分钟爱这座小城,于1653-1707年间选定这里作为首都,古城也是根据他的名字来命名。不过最后,随着这位君主的逝去,奥兰加巴德迅速没落,逐渐销声匿迹。

当然,我选择去这座小镇旅行,不仅想看看印度历史上最饱受争议的君主奥朗则布在此留存的遗迹,还因为这里是探索两大世界遗产、令人震撼的神迹埃洛拉石窟和阿旃陀石窟的所在地。

莫卧儿的遗迹没落与辉煌

乘坐印度航空从孟买直飞奥兰加巴德,不到1个小时就能抵达奥兰加巴德。一下飞机,这座比孟买气温更高的内陆小镇,便呈现出完全不同于大都市的气质。没有孟买一万间咖喱餐馆、五千座神庙、圣祠、教堂、清真寺和一百座专卖香水、香料、新鲜花朵的市集所发出的混合气味,奥兰加巴德只有一种气息——四处焚烧麦秸秆的焦糊味,这大概是古城村镇才有的风貌。原始劳作所造成的空气污染让我有些猝不及防,只好戴上口罩抵御气味和风沙。

奥兰加巴德城区并不大,从机场到酒店不到30分钟的路程里,我已经把大部分街区车游了个遍。这里没有高楼大厦,取而代之的是土地和牛羊。偶尔有一些跳入视线,显得“格格不入”的建筑,无外乎是清真寺、印度庙,以及我听闻已久的古都遗迹——城墙与高塔,还有被称为“穷人版泰姬陵”的奥朗则布妻子陵墓。

帝国的旧日荣光

要想真正看懂奥兰加巴德,先要了解一些奥朗则布的故事。奥朗则布的童年是作为人质在他祖父贾汗努尔的王宫中度过的。祖父死后,他的父亲登基,任命奥朗则布负责德干战役,也就是在此期间,奥朗则布建立了奥兰加巴德。

奥朗则布的父亲沙贾汗于1657年病重,四个儿子围绕皇位展开了残酷斗争。奥朗则布率兵北上,经过一系列血腥的战争,屠杀手足,囚禁父亲,最终夺取王位称帝,自称“世界的征服者”。以奥兰加巴德为中心的德干高原,就是奥朗则布的崛起之处,他在位近半个世纪,统治下的疆域覆盖了除最南端外的整个南亚次大陆和阿富汗,为历史上所罕见。

我很想目睹这盛极一时的帝国的真貌,于是从酒店包了一部车,先去奥朗则布帝国建造的“繁荣之城”道拉塔巴德(Daulatabad)城堡。这座古堡在奥兰加巴德到埃洛拉石窟的半途,两个景点可以安排在同一天。

道拉塔巴德城堡与200米高的圆锥形德干山融为一体。由于是军事功用,道道城墙壁垒,条条壕沟深涧,加上堡内重重暗道机关,使其异常坚固。据说自建成之后从来没有被攻破过。

我爬了整整一个上午,疲惫不堪,直到遇上一位当地志愿导游给我解释了一番,才真心理解这里不仅爬爬不易,要攻破堡垒更是难上加难。

城堡的每扇铁门上都布满铁钉,防止战象的进攻。在此防御下,入侵者只能设法爬上高达100英尺的岩石凿墙,而这几乎不可能的。就算他们能通过这些阻碍,面对的将是一个黑暗而致命、有如迷宫的战略体系结构,浸满毒药的铁刺蓄势待发。如果入侵者点燃火把,则将成为隐蔽在四处的弓箭手的活靶子;选择在黑暗中前行,则很快会迷失方向,难以出逃。况且迷宫的最后一部分将是一片充满有毒硫磺烟雾的区域。总之就是让入侵者没有活路。这样的部署让人不得不感慨奥朗则布的军事战斗力。

附近的瞭望台上有一尊由五种金属铸成的羊首大炮,上面刻着奥朗则布的名字,很多人骑到炮上拍照,大概也算是一种对过往辉煌的追忆。

穷人版泰姬陵

奥朗则布的遗产中,除了军事重地,还有稍显温情的Bibi-qa-Maqbara,即“穷人版的泰姬陵”。

奥朗则布的父亲沙贾汗在阿拉格建造了举世闻名的泰姬陵,他自己则在奥兰加巴德为妻子修建了外观、制式几乎一模一样的陵园。不过和泰姬陵相比,这座陵墓无论规模还是建筑用料均逊色不少。除了底座和圆形屋顶是用大理石装饰,其余建筑部分均使用石灰浆建成。经年累月,除了大理石装饰部分,全都出现了明显的风化侵蚀现象,变得斑驳破败。因此被世人戏称为“穷人版的泰姬陵”。我的建议是,去过真正的泰姬陵,这里可以不用再来。但如果像我一样,对破败历史也有“忆苦思甜”的兴趣,还是值得来小坐片刻。

传统的印度小镇

奥兰加巴德还值得去逛一逛的是丝绸纺织中心(Silk Weaving Center)。Paithan 纱丽服和 Himroo丝绸是这座城市如今最重要的名片。采用最好的混纺原料、金银线和丝绸,以印度最传统的手工艺技术制作而成,工时少则半年,长则数年,堪称手工艺术品。艺术品总是价格不菲,最简单的披肩少则也要几千卢比,但还是物有所值,建议可以带一些回去,送礼体面过人。

除去这些为奥兰加巴德增加诸多传奇色彩的历史遗址和手工传承,奥兰加巴德其实就是一个传统的印度小镇。没有高消费餐厅,只有非常亲民的集市。没有光怪陆离的大都市娱乐方式,只有非常接地气的印度版广场运动,还有我们每天都能听到的,从整个小镇升腾起来的礼拜祝祷之音。

惊世遗产埃洛拉石窟和阿旃陀石窟

事实上,大多数国内外游客去奥兰加巴德,都只是将其作为前往世界两大遗产地埃洛拉石窟(Ellora)和阿旃陀石窟(Ajanta)的中转站。这两处神迹必须留足两天才够,一日埃洛拉,一日阿旃陀。石窟与壁画,绝不会审美疲劳。

第一天建议先去埃洛拉,一是因为离奥兰加巴德城区仅30公里,路程短;二是由于石窟群非常庞大,所以要留足参观时间。第二天去阿旃陀,路程较远,车程2小时左右。但参观时间半天就够了,可以放慢节奏。

埃洛拉石窟锤子开凿的奇迹

先说说埃洛拉,这是几代怀揣信仰的印度人,用锤子和凿子手工开创出来的宗教奇迹。萨雅迪利山脚下,这些经舍和庙宇之中,到处是面相庄重的佛陀坐像、翩翩起舞的湿婆浮雕、赤身裸体的耆那尊者。整个埃洛拉共有34窟,属于佛教的12座(1-12号)、印度教的17座(13-29号)、耆那教的5座(30-34号)。不同时期、风格迥异的洞窟和雕塑由东往西错落有致地陈列开,向后世修行者传扬千百年来印度教、佛教、耆那教的信念。

34窟里,最为壮观的是第16窟。当地人都说,倘若只逛一个窟,光看第16窟就绝对已经值回票价。事实证明,的确如此。第16窟被称之为凯拉萨神庙,供奉印度的主神湿婆。公元8世纪晚期,古印度拉什特拉库塔国王克里什那一世为了纪念战争胜利,同时也为了能够让湿婆神在自己的国土上生根,遂下令在埃洛拉建造祭祀湿婆的神庙。这座长81米、宽47米、最高处约32米的印度教庙宇完全由一整块巨型山岩开凿而成,没有添加任何其他建筑材料。近7000名工匠前后花费了约150年,一点点从山顶向下雕凿,凭借世代传承的虔诚之心和整个生命历程,硬是移除了近240万吨山石,雕凿出今天的神庙。其实很难用文字来描述那里带给我精神上的冲击与震撼。穿行在那些宗教圣殿之间,我仿佛穿越回一千多年前印度最为鼎盛和繁荣的纪年。

神庙主殿四周布满了印度教众神浮雕,站在神殿的脚下,我感到了人的渺小和神的伟岸。不过我毕竟只是个旁观者,印度本地人在祖先所创造的信仰殿堂里,可是真真切切地虔诚膜拜,信仰一脉相承。来此参拜的印度人络绎不绝,在神庙本殿中,先是脱鞋,然后全身伏地朝拜,接着双手放在本尊湿婆神林迦上,绕好几圈进行祈祷。据说这样的祈祷方式可以让男性变得充满力量,让女性生活更加幸福。我建议在参观前读一读印度教故事,这样在参观时可以对所见的石窟有更多的了解,也可以对蕴含其中的宗教精神有更多“同情之理解”。

第16窟大门口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往山顶,那里是俯瞰整个第16窟全貌的绝佳位置,就算烈日当头也一定要去爬一爬。只有在那个角度,才能真正明白第16窟的伟大和神奇。

时间允许的情况下,领略完第16窟的风采后,可以包一部三轮车沿着印度教、佛教、耆那教的顺序参观其他33个窟。因为很少会有三大宗教同时存在而且如此接近的文明遗存。无论有没有宗教信仰,这些用人类伟大智慧精雕细刻出来的瑰宝都是震撼人心的存在。埃洛拉石窟给我留下了许多终身难忘的瞬间:中午12点那一道阳光直射进石窟佛像的时候;我一个人置身于几百平方米佛堂的时候;在我躲进只能容纳一个人的打坐洞窟中的时候……四周一片漆黑,空无一人,只有佛陀周身被阳光环绕,展露笑颜。我有“心被击中”的感觉,体会到难得的平和心境。在沐浴着神圣气息的神殿里,我只能相信,有信仰的人真是幸福无比。

阿旃陀石窟古印度的卢浮宫

相比埃洛拉,阿旃陀石窟年代更为久远,但因位置偏远,佛教壁画保存相对完好,而且全是艺术精品,因此被誉为“古印度的卢浮宫”。作为世界遗产保护地,这里的管理十分规范,一路有免费饮水台。腿脚不便,承受不了山路,还可以乘坐人力轿子。

阿旃陀石窟寺院的开凿分为两个时期。公元前1世纪左右的前期窟和公元5世纪的后期窟。前期窟是全部30个石窟中最中间的5个简单石窟。那是连佛像都没有的时代,佛陀通过符号存在,比如脚印、佛塔、法轮。值得一看的是第9窟,它是简朴的前期查提亚石窟。石窟的再次开凿在5世纪中后期,由当时统治印度中部的笈多王朝倾力建造,这些石窟也因此成为当时僧侣们冥想和修行的绝佳场所。

除了早期的5个简单石窟,其余石窟几乎都拥有精美的内饰。静谧幽深的石窟中,四面墙壁加上天花板,全都布满不同内容的精细壁画,加之僧房中点缀着的、拥有神秘微笑的佛陀雕像,我仿佛能够感受到宗教的力量弥漫在这些石窟的每一丝空气之中,经过一千多年,仍然充满无穷的生命力。

壁画宗教与生活的体现

壁画是阿旃陀石窟中最为人们瞩目的艺术,被认为是印度古代壁画的重要代表,主要表现佛的生平故事和印度古代宫廷生活。画面上出现的大量现实生活场景,说明为宗教服务的绘画艺术已出现世俗化倾向。

整个阿旃陀石窟壁画全部都是蛋彩画,几乎没有其他古代同类型作品可以与这里一流的艺术性和精细的手法相比。这些壁画采用的天然染料中混杂了动物胶和植物胶,用以增加涂料表面的凝固性。石窟中的地面上有许多类似弹坑的小空地,在创作期间,它们被用作调色板。

除了了解上述这些背景资料外,参观时还一定要带上手电。无处不在的精美壁画经过千年的风华轮转,多多少少都有些斑驳脱落。若没有热心的印度讲解员一路打着手电指引着我,这些用虔诚之心描绘出来的鲜活神迹,怕是会被错过。

参观阿旃陀石窟只需按照既定线路即可,踏入第一个石窟,就能看到这里最杰出的壁画作品——莲花手菩萨。这幅作品被印在各种海报和宣传画上,远近闻名。虽然历经沧桑难免有些斑驳,但在微弱的灯光照明下,依旧能看到它鲜活的用色和逼真的勾勒。再看看天花板上密布的壁画,刻画着久远年代帝国的繁荣景象,一时词穷,只能用“华丽”“震撼”来形容。

午后时分,我站在佛塔面前朝拜,不知何时走来几位从泰国而来的僧人,当他们作为现世修行者,向公元前1世纪时期的佛陀顶礼膜拜之时,那种宗教贯穿千年所产生的力量,真的可以感染每一个人,为之精神深深折腰。我突然觉得,当人倾尽所有智慧,穷极一生都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就会拥有惊人的神性。

神性与世俗的转化

我在奥兰加巴德总共也就逗留了2天时间,看了古城,去了石窟。这个小镇没有多少中国游客,当地人看到我们非常友好,眼神里甚至带着一种发现新大陆的新奇感。无论在任何景点,男女老少都拉着我们要求合影,仿佛我们是明星一般。

现在想起来,印度人民这种不设防的心境应当和他们的宗教信仰及历史经历相关,奥兰加巴德在这千百年岁月长河中,曾经辉煌过,也多次被废弃,拥有那么多惊世神迹,已经被赋予神性。而现在,这个小镇乃至镇上的每个人,也许正是因为离神那么亲近,经常能够穿越时空,进行内心的修持,才变得特别安乐可爱。

更有意思的是,当地人告诉我,看起来和我们国内三线城镇差不多的奥兰加巴德,这两年为了给小镇博取宣传效应,刺激人们眼球,获取更多外商投资,150多名当地商人每人购买了一辆奔驰汽车,花费近1500万美元。按照这项活动发起人,40岁的赛秦·纳高里所说,“在奥兰加巴德,有许多有钱人,拥有数亿卢比的资产,但奥兰加巴德的潜力从未让外人所知,以前太低调了,我们所做的这一切就是要让人们看到这点。”

这个故事乍听起来像是个土豪炫富的笑话,但印度人却是一脸认真,这让我想起了奥朗则布的那种执拗和不服输的劲头。未来,奥兰加巴德究竟是继续保持平和低调的神性,还是摒弃低调走向世俗?我们可以亲身经历,拭目以待。

编后

看完撰稿人的印度经历,编辑觉得奥兰加巴德是一个对游客很“挑剔”的地方,适合那些对古代建造工艺感兴趣,或者对印度宗教文化有向往的人。因为这个印度小镇的住宿、饮食条件都一般,单单抱着度假的心情前往,恐怕会希望落空。


本文系《旅游情报》杂志原创,未经本站允许,
请勿将本站内容转载或复制,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