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达人报告列表> 成都,且行且慢

成都,且行且慢

发布时间: 2015-07-02 16:07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曾经让人有瘾的城市

成都,是为数不多的,让我曾经有瘾的城市,每每造访都微微兴奋,每每离开便轻度抑郁,这种症状数度被印证,以至于,我怀疑蜀都平原的空气中是否弥漫着某种慢性毒品。我曾经真的怀疑,川蜀大地的上空一定漂浮着某种摄人心魄的物质,而这种物质定是来源于至今仍是考古界未解之谜的三星堆或者金沙;当然,也可能是老妈蹄花的香味,或者是苍蝇馆子里的花椒味。数年前,因为工作和私人的关系,往来成都的次数颇为频繁,这种上瘾似的症状也持续发作,以至于看到、听到,甚至想到成都这两个字,都会有些许美好的幻觉。

后来,也因为种种的原因,便与成都慢慢疏远,甚至数载未曾再见,这次有机会再次与它碰面,原本以为已经戒掉的瘾,在尚未出发之前,竟然微微的发作了。


迷失在最熟悉的陌生里

在成都的这几天,行程安排的满满当当,多年未见,的确有太多的想念。锦里——那个我对成都最初的印象,貌似已经没太有人提起,连宽窄巷子也因为这些日子太古里的开幕变得有点冷清。还记得那些年,摆路边摊的川妹子,脸上单纯、热情的笑容,而如今,连博物馆也为了搞三产,营业到凌晨,青花布衣的川妹子,也都贴上了极其程式化的商业标签。还记得跟三五好友逛春熙,边走、边看、边买、边吃,累了找个茶楼,喝茶、打牌、胡闹、瞎侃,而如今,一路之隔的摩天大楼,像磁石一般,而人群如铁。成都,整个城市貌似连一个完整的街角都没有了,因为所有的十字路口都被脚手架和轰鸣声霸占——即使有,也是被巨大的广告牌严严实实的包裹着。出租车师傅虽然不认路了,但是他们为了生存,还是要迷迷糊糊的坚守在每一条大街小巷。虽然年轻人踩着死飞在大街上狂飙着速度,但是慢吞吞的阿婆依然每逢这个季节,便把自家树上的琵琶摘下来推到夜灯下的路边。

这便是我眼里,现如今的成都。我想说成都变了,但是慢条斯理的气质隐约的还在;那么,成都没变?空气中原本弥漫的让我上瘾的那个东西已然不再。


始终在矛盾和冲突中前行

极其仔细的在脑海中搜索关于那个美好的成都所有的印记——那分明是矛盾的、冲突的。曾经的成都,节奏慢得吓人,但是慢条斯理的成都人却把辣椒和花椒吃的热火朝天;终年阴雨的成都平原始终被一层云雾笼罩,而闷闷的空气中,成都人却把耍天耍地演绎到登峰造极。成都,的确慢的有些令人诧异,但是变脸倒是快的如此任性;成都人性格温和,但是当他们用家乡话高喊“雄起”,却那么振聋发聩,惊天动地。想到这里,我开始慢慢的,不再那么抵触了——成都原本就是在各种冲突和矛盾中存在且生长,而那些所谓的“上瘾”,只是我把自己剥离在一个角度里,让自己沉浸在那种所谓的、自己喜欢的调调里。

成都也有些难言之隐,或者说身不由己。由于成都在中国西南地区的重要位置,随着国家战略的转移,不得不做出更多的改变,不得不讲求加速度,而将自己置身于更多的矛盾和冲突中,奋力前行,这本身其实无可厚非。只不过在这大变革的初始阶段,矛盾跟冲突会凸显得有些强烈而已,我想,应该是这种“强烈的凸显”,才是让我觉得成都变了的真正原因。


如果城市的脉搏跳的太快

如果一个成年人的脉搏在60-100次/分钟之间,我们都认为是正常范围,但通常被认为70-80次/分钟是最佳状态。那么,一个城市如果有脉搏,我们该用怎样的标准去衡量快与慢?正常非正常?这是否有标准?我想应该是有的。而对于城市脉搏的感知,其实是有人群之分的,我认为出租车师傅便是感知这个事物的最佳代言人之一。

这次在成都待了四天,算上往返机场之间,我大概乘坐了13次出租车,当然,这里包括了4次用叫车软件——并没有营运资质的私家车。但是,遇到的情况简直100%的雷同,不管路途的远近,不管司机的年龄大小,不管出租车还是私家车。上车之后,当我说出目的地之后,首先是愣神,然后自言自语,随后询问坐在后排的我——你知道怎么走吗?我无一例外的打开了手机导航软件,并回复说——我有导航,您尽管走就是。在途中,几乎所有的司机师傅都跟我抱怨着同样一件事情——这路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走,今天这里多一个楼,明天那里多一条巷;昨天这里还能左拐,今天就不行;上个星期这里还是双行,这个礼拜就变单行了,搞的我们成都当地人都糊涂的很。


营业到凌晨的博物馆

在我的概念里,白天的宽窄巷子必然是没必要前往的,因为我是来看宽巷子跟窄巷子的,不是来看全国各地的小伙伴的,如果为了看他们,我还不如站在上海新天地,效果是一样的。临近午夜时分,独自走在宽巷子的石板路上,看来跟我有同样嗜好的也还是有一些,三三两两的,要么情侣,要么好友,唯独我一个人。走在路灯下,我大概能猜想到这里白天的熙熙攘攘、人声鼎沸,当然,那是另一种热闹,晚上变成一个人安静的狂欢,这非常好。

走着走着,一座深宅大院的门口竟然灯火通明,门口有穿着青花布衣的妙龄女子微笑做揖,邀请我进门参观。我抬脚走进院子,身子微微前倾,向里张望,不大的院子,典型的四合院样式,四周的建筑里大部分半敞开,里面有很多大概是封建社会的工具、摆设之类,分明有一对外国夫妇在参观,一位同样着青花布衣的妙龄少女貌似在用英文讲解。院子里种着几棵古树,中间有一个二层的半露天建筑。我实在是有点搞不清楚这里到底是干嘛的,站在门口那位姑娘说,二楼可以喝茶,我心里想说,这门口不是写的博物馆吗?怎么可以喝茶?想着想着,觉得不妙,便慢慢退了出来,与此同时,那姑娘又说,奥巴马总统的夫人来成都的时候就在这里喝的茶。哦,我明白了,连忙道谢说不用了,便退了出来,继续我的,一个人的,午夜宽窄巷。


水果摊的老太太和玩死飞的年轻人

成都变了,几年之内,高架桥修好了,高楼大厦也多的数不过来了。成都的朋友跟我说,有些打拼在外的成都人,几年不回来,连路都找不到了,但是他们依然爱着成都,只是他们需要适应一切的变化,不管是他们以前习惯的慢,还是未来必须的快。

在离开成都的那天晚上,依然临近午夜时分,我到酒店楼下买吃的。一个街角,有两个路边摊,一个老太太推着三轮车,上面放了一些水果,还有一个年轻人的摊头是卖土豆条跟炸货。因为我要的土豆跟炸货实在是太慢,所以就跟旁边的水果摊老太太聊了几句,正好她的三轮车上有我爱的琵琶,她说这是她住的院子里树上结的,随便我多少钱吧,也最后一点了,我正在不知所措到底该给多少钱的时候,冲过来一帮年轻人,差点把老太太的水果摊撞翻。其实,老远就听到一群年轻人的吵闹声,他们围着一辆自行车,轮流的在这条街上来回飚,声音特别大,看的出他们因为这辆死飞而兴奋,在大街上飚着不能刹车的速度,但是当他们停下来的时候,又非常自然的,竟然毫无违和感的慢吞吞的等待着他们要的土豆跟炸货。


成都依然值得期许

如果你跟我一样,喜欢研究酒店,把每一次住酒店的经历都当做一次微旅行,成都必然是下一个最值得期待的城市,没有之一。成都钓鱼台跟成都瑞吉开业之时,皆是头条,此篇文章完稿之时,今年最值得期待的太古里博舍也已悄然开幕。除此之外,近几年内,文华东方、华尔道夫、四季、柏悦等等国际一线品牌将悉数入驻成都,以设计著称的年轻品牌英迪格、W酒店也将接憧而至,连ArmaniHotel&Resort也将其全球第三家酒店计划落地成都。当然,还有我非常期待的URC旗下的,继上海璞丽和武汉璞瑜之后,于成都的璞锦。然而,这些酒店也只是占据成都市区的地盘而已,已经于成都周边开门迎客的青城山六善,以及接下来的悦榕庄、涵碧楼,还有正在悄悄计划中的第二间裸心谷,必将把成都周边的度假等级提升至国际一线。

成都依然值得前往,即使出租车师傅统统不认路也没关系,否则你下载了那么多的导航软件有什么意义?老妈蹄花、串串香吃伤了没关系,因为如今的选择多了太多,吃腻了苍蝇馆子,去太古里或者IFC来顿洋气的小清新,即使对胃来说,也合情合理。如果你是某领域的彻底书迷,方所当然值得一去,因为那里有很多别的地方买不到的原版书籍。如果你是MUJI的死忠,却又苦于不能如徜徉于宜家样板房那般惬意,太古里的这间海外旗舰店整整一层的IDEE可以给足你满意,而且逛完四层楼,还可以在MUJIcafé&meal坐下来休息,吃上一顿健康时尚的蔬菜大餐,顺便拍拍照片,发发朋友圈,也必然是瞬间集赞的装逼大法之一。虽然有了高级小清新的回转小火锅——壹小馆,但是皇城老妈依然,春熙路的茶楼依然,武侯祠里的香火依然,三星堆的谜题依然,卖琵琶的路边摊依然。成都,依然值得期许——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再次跟你相遇。


成都瑞吉酒店  

什么是节操

如果从1904年算起,瑞吉已经111岁了。根据官方网站显示的可预定信息,目前全球在营业状态的瑞吉酒店大约有34间,对于历史超过百年的酒店品牌,单从数量上来看,瑞吉始终保持品质优先,而脚步缓慢。当然,脚步缓慢是对品质的重要保证条件之一。我认识的第一间瑞吉是上海红塔瑞吉酒店,当然,这间酒店如今已经被重新命名为上海红塔豪华精选酒店,这件事情让我对瑞吉的印象加分不少,起码证明了一件事情——瑞吉是有标准的,我更愿意把这种标准理解为“节操”。

大部分的中国人开始跟瑞吉有亲密接触,应该是从三亚亚龙湾瑞吉开始的,而让瑞吉真正成为头条,成为人们的心之所向,要归功于拉萨瑞吉。此番,瑞吉入驻西南重镇成都,的确让人兴奋,如酒店的工作人员所说,瑞吉并非大红大紫的酒店品牌,他们也不希望瑞吉多么耀眼,因为瑞吉本身的性格就并非锋芒毕露的那种。瑞吉并非那么高不可攀,也绝非高贵冷艳,从创始之初便坚持唯一的标准——让每一位住客认为这是他们的第二个家。通过这么多年的市场培育,已经越来越多的住客习惯了瑞吉,经过了解,成都瑞吉60%的住客都曾经住过国内其他的瑞吉酒店,所以品牌认知度并不是特别高的当下,客人的忠诚度却出奇的高,所以对于成都瑞吉来说,只是为瑞吉的客人在成都找到他们的习惯而已。


什么是管家

全中国的酒店都在说管家服务,不管怎样的酒店都以“管家服务”著称。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我们暂且不谈,国内很多度假村、民宿都称自己有“管家服务”,而他们的管家服务基本上就是在热情的基础之上再热情一些罢了。这跟管家服务的创始者——瑞吉所谓的管家服务根本不同。

什么是管家?在酒店行业的管家服务源于瑞吉,至于管家到底应该做些什么,我建议各位去看下几年前大热的英剧——唐顿庄园,我想这应该是瑞吉所诠释的管家的原型。虽然在我国封建社会的历史上,也有管家这一说,但是与西方毕竟有些差别。我们即使撇开这些文化和历史差异不谈,单单讨论何为现如今酒店业的管家服务,也可以看出些不同。比如说,很多酒店的管家服务其中之一便是备药或者买药,我想问如果备药没了,药店关了,怎么办?瑞吉给到的真实案例是——有个客人得了风寒,但是药物过敏,不能服用药物,怎么办?管家为了能让客人祛风寒,在跟客人确认过之后,亲自为客人熬姜汤。再举个例子,有位客人在拜访客户的同时打电话给管家,说因为拜访客户的时间有所推迟,赶回酒店要立马奔赴机场,烦请管家帮忙打包行李并办理退房手续。当然,这一切都由管家效劳,而且在行李中,管家贴心的放了茶包,因为他记得客人说过特别喜欢瑞吉的茶包。

瑞吉的管家服务来到中国,也为了适应中国人的习惯和概念多少有些改变,因为,毕竟我们没有习惯让别人帮我们打包行李,很多客人包括我自己也不太喜欢自己特别隐私的空间有管家的打扰,这其实跟长久以来的生活习惯和文化差异有关,所以瑞吉将原本可以非常贴身的管家服务变成可变量的服务,就是根据入住客人实际的情况来拿捏,到底该为客人奉上何种尺度的管家服务,当然,这为瑞吉的管家招聘带来难度,酒店的工作人员跟我说,他们招聘管家的一个重要标准之一要考虑的便是情商因素。


什么是融入

喜欢鸡尾酒的人都知道血腥玛丽,而喜欢瑞吉的人都知道血腥玛丽源于瑞吉,对于瑞吉来说,融入当地的做法之一便是将经典的血腥玛丽融入川蜀大地。而成都瑞吉将经典的血腥玛丽用心调制演变成川玛丽便是其最好的证明之一。

川玛丽的灵感,并非来自多么资深的调酒师,而是源于一个普通的调酒师对于生活的感知和顿悟。年轻的调酒师Leo来自北方,跟绝大多数北方人一样,喜欢吃饺子。而四川当地的饺子是钟水饺,起初是吃不惯的,但是时间久了,也慢慢习惯。在一次调制血腥玛丽的过程中,Leo试想是否可以把钟水饺的蘸料融入这款经典的鸡尾酒。钟水饺的经典蘸料是辣椒、花椒和甜酱油,而血腥玛丽的经典配料里面就有辣椒油和黑胡椒,这种原料口味上的相通和相近恰恰是川玛丽的灵感来源。用四川的核心调味料花椒代替西方的胡椒,加盐来平衡,再加上四川本地的干辣椒粉及辣椒油,经过几次三番的实验之后,改用西方人相对熟悉的绿色辣酱,用当地的圣女果榨成酱,带来比原本番茄酱甜度更高的效果,以中和川椒的麻,经典的川玛丽终得以呈现。

这款鸡尾酒在味道上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辣,且麻中回甜,因为味蕾的敏感度问题,可能会有微苦的感觉,总之创意奇特,口感亦是神奇。这种融入当地的灵感,完全来源于一个瑞吉的普通员工对当地生活的体验和感知,也从一个侧面告诉我们什么是融入。品牌真正的融入是来源于每一个员工对当地的融入,才得以真正的融入。


成都远洋太古里

黑色的星巴克

我对星巴克并不是那么热衷,因为对我来说,咖啡跟茶的效果一样,任何的美式咖啡也跟任何的茶一样,而且我不喜欢拿铁,更不喜欢奶茶。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坐在星巴克,拿着星巴克都变成了一种时尚,甚至变成一种现象,一种符号,一种文化。当然,我绝无任何对此现象的抨击之意,只是给星巴克的死忠们一个新的建议,如果你还沉浸在厦门鹭江道的那间,号称全亚洲最大的星巴克,那你果真out了,你的下一个朝圣目的地必将是这里——成都远洋太古里的星巴克。

这并非一间普通的星巴克,而是中国大陆地区仅有的8间星巴克甄选(Starbucks Reserve)门店之一。这是星巴克为体现咖啡产区以及咖啡原始风味的“臻选”系列咖啡而设的门店,目前仅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五个城市的8间精选店铺限时销售,并由黑裙咖啡师手冲操作。具备此服务的星巴克店铺也在门把手、菜单等方面有所区别。目前该系列在大陆共有四种口味可选,分别是秘鲁琼塔利咖啡豆、巴拿马康特里斯庄园咖啡豆、马拉维赛博农场珠粒咖啡豆和夏威夷卡乌咖啡豆。(星巴克甄选门店信息来源于对成都太古里门店店员的随机采访,并未得到官方确认。)


无印良品的海外旗舰店

太古里的无印良品被媒体戴上统一的大帽子——全球最大、全球旗舰等等,官方的准确说法是——成都远洋太古里为世界旗舰店,是日本海外295家店铺之中规模最大的(资料截止到2014年12月12日)。做为MUJI的忠实消费者,逛完之后最真实的感受并非是大,而是对MUJI的全线产品有了更直观的了解。除了一层的传统产品之外,另外的三层都是以前的门店中并没有刻意区分的。地下一层为IDEE,这是该品牌代表性的设计家具和在其他地方买不到的生活杂物、艺术品以及各种装饰方案,实际上就是营业空间增加之后,便可把MUJI的家装方案相对完整的呈现,让你更直观的在各种生活场景中选购。二层的MUJI Yourself是第一次看到,这里独立开辟的空间可以让很多产品更适合你,也可以加入你自己的idea,定制你的MUJI。三层的厨房用品旁边开辟了单独的区域Café&Meal,逛累了可以在这里点杯饮料,或者享用简单的套餐,而所有的食材基本上以素食为主,这也跟MUJI倡导的健康生活理念不谋而合。


并非书店的书店——方所

说实话,如果不是看到那么多关于方所“开创新时代”的评价,我倒还是喜欢这个地方的,在我真正进入到那个场景里面的时候,我也尽量怀着一颗单纯而美好的心。

不得不承认,气氛营造的极佳,绝非我们认为的书店,当然,它本身也并不能用书店来定义。在浩瀚的书海当中,不时的穿插一些小品,倒并非一件坏事,尤其是可以坐下来喝杯咖啡的区域,只是咖啡跟蛋糕卖的价格相对于其品质来说有些咋舌,亦或是小资的家居用品,价格也是不菲。我比较喜欢其中的两个区域,一个是大概有上百个座位的小型剧场的独立空间,适合举办一些书友会,不管是读书分享还是作家解析;还有一个是儿童专属区,里面有专门的儿童书目售卖和儿童阅读区域。

最后提醒一句,麻烦各位再也不要把方所跟诚品做比较了,因为两个根本不同的事物放在一起,几乎没什么可比性。当然,作为书店的一个发展方向,破除传统的经营模式,还是值得鼓励的,只是希望商业的味道再淡一些就好了。


MOKA Bros摩卡站

在北京大热的摩卡站开到了这里,从客流量来看无疑是成功的,在成都的各路外国小资、本地小资、到访小资终于找到了组织。

从店铺的装修到装饰无处不体现装逼的到位是多么的重要——要跟国际接轨,怎么能没有醒目的“happy hour”;要融入当地,怎么能没有成都的标语“巴适”;要健康怎么能没有各式的新鲜水果,要高级怎么能没有普瑞纳,要小资怎么能不用原木桌,要惬意怎么能没有露天位,要地道怎么能没有老外服务员,一切的装逼元素——到位!连菜品里都要有必不可少的代表时尚、健康的新元素——牛油果、红米、鹰嘴豆。很多朋友说,此类的餐厅在上海、北京不要太多,可是在成都,这样的餐厅的确还是少的可怜,而且如果在成都连续待上几天,红油花椒吃腻了,来一顿小清新涮涮油腻也是未尝不可的好选择。


皇城老妈的亲生骨肉——壹小馆

听说壹小馆是皇城老妈旗下的全新品牌,当我亲眼看到之后,还是被吓得倒吸一口凉气,我不得不怀疑这果真是皇城老妈的亲生孩子吗?只能说,不得不佩服成都人的创造力跟想象力。

壹小馆不预定不排队是基本上吃不到的,我无法忍受无休无止的排队,所以也只是像游客游览景点一样的参观了一把。门口的装饰实在是清新的有些过分,粉绿色的一切让我果真怀着参观的心情参观了一回。成都的火锅,改成一人份的小锅,采用日式回转寿司的送餐模式,多少自取,丰俭由己,这倒是真真的创新,看着三五成群的好友倒是吃的也开心自在。即使店面的装修用粉绿来刷成无比的清新,即使送餐也变成了干净便捷的回转寿司,但是没办法掩饰的依然是满屋子的热火朝天、满鼻子的火锅味道,的确是非常有意思的一间店。当然,我在店里参观的时候,发现基本上用餐的都是年轻人,有相当比例的日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