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去贵州 当一个名副其实的贵族
旅游情报编辑部

去贵州 当一个名副其实的贵族

发布时间: 2015-08-26 16:27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6145

【导言】在整个大西南,贵州算不得出挑。南面是旅游“霸主”云南,无论知名度还是旅游资源都遥遥领先;北面吃货天堂的四川,也是近年来风头正劲的后起之秀;远一点的西藏更是旅行者心中的终极目的地。在“多方夹击”下,贵州虽有好山好水,却只能甘为陪衬,再加上经济和交通都不够发达,因而一直不温不火。我们的撰稿人水蓝因为工作缘故,三年多的时间里去了三四十次贵州,对这个原本不在考虑范围内的旅行目的地有了颇为深刻的感情。在她眼中,贵州之“贵”之好玩,不在物资,而是一种态度和精神。

从前都说贵州穷,即便现在经过飞速发展,也还是不能和上海这样的摩登都市相比。我原本对贵州的印象也是穷山恶水的偏远之地,而去的次数多了,慢慢地,我在那里有了喝酒饮茶吃夜宵的朋友,如今每次去,反而好像回家一样。这种情感不同于贵州本地人的乡愁,而是一个游人因为太爱贵州想要“反客为主”的情感。

朋友问我为什么那么爱贵州?首要一点,当然是贵州绝佳的山水与自然生态,被誉为“国家公园省”。一入贵州,那些粉尘雾霾都消散不见,喀斯特群山与奔腾之水构成了天然大盆景,自然之美令人称奇。当然,在我的旅行观里,山水之美还不足以让我达到至爱的境界,贵州最让人难以割舍的是她的“贵气”。这“贵气”是少数民族文化浸润出的“丰年千百族”的生活方式和生存哲学,在流传千年后,历久弥新而显得愈发珍贵。

台湾作家陈念萱也深深痴迷于贵州的这份“珍贵”——“很多人说贵州落后。什么叫落后?你以为你住在公寓里面,人家住木屋,你就比人家文明吗?这是用物质来定义落后,实则是认知的落后。在贵州村寨里,你遇到的人会喊你到家里去喝茶,会把你留下来埋锅造饭,他们可能只是口袋里面没钱,但身上穿的、戴的都是自己动手做的,很精致。你觉得他们落后?我想说,城市的生活方式才是‘落后’,因为很粗暴,很粗糙”。

的确,正是贵州,让我以及众多过着枯燥单一城市生活的人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多种活法。生活其实可以是去物质化的,过得更精彩、充满智慧而且有趣!

贵阳是第一眼贵州

贵州省会贵阳处在一省的中心位置。因此要去贵州各处,基本都是从贵阳进出。初来乍到的游客一般都会觉得贵阳没什么好玩的。的确,按照传统意义上的景点旅游,贵阳并没有动辄4A或5A的大景区。这座曾经建在农田之上的城市现在通了地铁,也拥有了多处CBD,表面看上去和其他中国大城市没什么区别。不过,在我数十次的贵阳之行中,我渐渐找到了与这座城市的相处之道。这里依然还保持着农耕社会的自然与纯朴,按照老贵阳的节奏吃喝逛公园,“孵”上一天,享受山里生活和城市生活的奇妙组合。

逛吃逛吃在老城

我去贵阳从来都是选择住在小十字附近,深入老城区才能和当地人打成一片。老贵阳一般都不在家吃早饭,而是跑出去排队吃正宗的肠旺面或牛肉粉,这一天才能有精神。肠旺面是手工擀的加了土鸡蛋的面条,汤头是浓郁的骨汤,配上红辣油、猪肥肠、猪血旺、脆哨,一大早就吃得非常丰盛而热闹;粉是那种发酵过带有酸味的米粉,是正宗的贵阳特产。出名的粉面店,比如金牌罗记肠旺面,早上七八点就门庭若市了。常常可以看见西装革履的上班族捧着碗,蹲在路边大口吃粉面。作为一个习惯了正襟危坐吃面包、喝牛奶的上海姑娘,初次看到这样没有形象的吃早点方式还颇为惊讶。但当我自己也捧起一碗肠旺面站在路边囫囵吃下后,就深深爱上了那浓郁的好滋味和自由随性的生活态度,没有人投来异样目光,每个人的关注点都在美食上,展示着对生活最质朴、最本真的热爱。

贵阳人是悠然的,是慢的。吃完早餐可以像他们一样,去黔灵山公园逛逛消食,再去甲秀楼喝喝茶。位于市区西北角的黔灵山是贵阳的后花园,也是城市里难得的真山真水。久居钢筋水泥森林中的我原本是不能想象“不到郊外就能爬山,看动物不需要去动物园”的。黔灵山满山的野生猕猴上蹿下跳,悠然地和人一起共处嬉戏,没有半点畏惧;山下的黔灵湖与七星潭里,还有成群的野生游鱼。这座城市公园里的自然野性着实让我感到惊喜和新奇,每一个角落都散发着蓬勃的生命力。始建于明代的古阁甲秀楼则位于贵阳的母亲河南明河畔,现在改造成茶楼,在里面喝喝茶看看书,走近先贤与历史,就能更融入贵阳一分。

老贵阳人一天最完美的收尾当属那顿夜宵。路边餐馆里争相飘出不同特色的香味,就像有一双无形的手从招牌后伸出,拽着你的衣襟,邀你进去小坐一会儿。游客基本都去合群路,但知根知底的当地人去的则是青云路,你只需凭心情喜好随意挑选一家人多的就行,味道都不会太差。在路边接接地气,吃烧烤喝啤酒,工作和生活的烦恼就此忘却,有说有笑,人与人之间形成了大都市人难以比拟的亲近与熟稔。这种围炉夜话的习惯,可能正是传承于深山里那些神秘的少数民族。

苗族是贵阳人的始祖,当我们了解了贵阳闲散安然的生活方式之后,则是时候走出贵阳,去大山里去拜访一下真正神秘的苗家人,探寻一下贵阳和那里的生活的真正源头。

丰年千百族苗族节日最丰盛

“走村串寨”是在贵州旅行最独特也最有乐趣的方式。行走在山山水水、村村寨寨之间,旅途不但在空间中转换,也在时光中穿梭。

我在贵州探访过许多尚未被开发的原始生态村寨和县城,走得越多,越觉得这里“贵”气十足,少数民族风情之珍贵、民风淳朴之可贵还有文化遗产之金贵,都会让我觉得行走在贵州是视觉与精神的双重“贵族”待遇。最著名的黔东南一线,沿着都柳江和清水江,既有全世界最大的苗寨“西江千户苗寨”,也有像“新桥短裙苗寨”“郎德上寨”“舟溪苗寨”和更远一些靠近从江的“肇兴侗寨”“岜沙苗寨”等各有韵味的村寨。秋天是走村串寨最好的时节,气候好,田野清,金黄的稻田洋溢着丰收的喜悦。这时候去品尝地道的农家饭,食材既新鲜又丰富,还可以感受到原生态的生活方式。

若想用最短的时间去体会贵州少数民族的生活智慧,我建议你参与一场苗族人民的盛大节庆,比如苗族姊妹节或苗族鼓藏节。只需体验一次,就能大致知道苗家人的活法和智慧,与我们所习惯的日常生活真是完全不同,充满文化冲击带来的痛快。

苗族姊妹节相亲亦浪漫

苗族是我所知的最爱过节的少数民族,几乎三五天就有一个节日,而且个个理由充分,不得不过。

我参与过最浪漫的节日当属苗族台江姊妹节,每年农历三月十五至十七,黔东南台江地区的苗族青年男女就会穿上节日盛装,开始寻找他们的梦中情人。相传苗族曾有一对情侣私下盟誓定了终身。为与反对婚事的父母和寨佬抗争,两人偷偷相会时,女孩会将糯米饭藏于竹篮内赠予情郎,最后两人有情人终成眷属。为了纪念他们,每年农历三月十五这一日,苗族姑娘就会身着盛装,邀请青年男子来吃糯米制成的“姊妹饭”,并借此挑选意中人。时光荏苒,如今的姊妹节,已从单纯的情人节演化为苗族同胞共同的盛事。

清晨五六点,整个小城就被一阵阵银饰碰撞的脆响打破。苗家人上至七十多岁的老妪,下至五岁孩童,每个人都精心打扮,穿上压箱底的衣服,上面挂满银饰、缀满了精美的手工苗绣。大家从十里八乡赶往台江参加苗族姊妹节。中午12点左右,姊妹节的重头戏盛装游行正式开始。伴随着阵阵鼓点,芦笙悠扬,由当地各乡镇村寨、民间自发组成的苗家“模特队”,身着不同款式,踏着不同舞步盛装而来。

数十对年轻情侣踩着鼓点走在队伍最前列,以示姊妹节中人人可选中意之人。紧随其后的是一大群身着盛装的苗家待嫁姑娘,华丽的牛角冠在阳光照耀下更显璀璨。跟在他们后面的苗族乡亲们身着便装,手提肩挑辣椒、玉米、鲫鱼、稻米等,寓意衣食丰足。一群“小小姊妹”则嬉笑着跟在队伍末尾,孩子们身板虽小,身上银饰、刺绣却半点都不马虎。整个队伍穿越县城绵延数公里,热闹非凡。我一路跟着从全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和摄影爱好者,穿行在游行队伍中忙乱地抢拍。这时真恨不得自己也变成苗家姐妹,穿上满身是银饰的盛装,成为他们古老文化的一部分。

走得累了,我退到路边,一位苗族大娘给我递来一团姊妹饭,让我沾沾节日喜气。大娘的五岁的小孙女也在游行队伍中。为了准备这次盛会,小姑娘从清晨六点就开始穿复杂的衣饰。烈日炙烤下,身着重达十公斤的银饰,小坚持走完了三公里展演全程。我不得不佩服苗家儿女对自家传统节日的尊重与认同。

盛装游行已经迷人眼,之后的万人苗歌对唱、“百佳绣娘”竞技大赛、姊妹情深晚会、篝火晚会更是让我沉浸节庆的欢乐气氛中。这样热情奔放又健康自然的狂欢盛宴,对于最多只会在酒吧喧闹的我们来说,真是珍贵得不得了。

苗族鼓藏节来自祖先和自然的祝福

每年苗族朋友过苗年,比我们过春节还盛大隆重,更不用说那十三年才轮到一次的鼓藏节,绝对是苗家人普天同庆的盛会。鼓藏节是苗族祭祀庆丰收的盛典,是苗族属一鼓的支族缅怀先人、祭祀祖先的活动,而十三年的轮回可算是全世界最长的节日周期之一了。

环绕在黔东南雷公山、月亮山周围的古老苗寨还依照传统过着自己的鼓藏节。为了让游客能够更集中地感受鼓藏节的震撼,每逢苗年或鼓藏节之际,雷山县城都会搭台组织各种盛大庆典活动。以各种游行和表演来还原粮仓祭祀、斗牛、赛马等古老仪式。不过最古老的鼓藏节仪式则依旧隐藏在乡里乡间和田间地头上。

按照鼓藏节的传统,在杀猪杀牛祭祖之前,必须杀一只雄鸡祷告祖宗神灵,表示每十三年一次的祭祖节日正式到来。杀猪之前全寨选定良辰,必须从鼓藏头第一家开始,全村紧跟其后杀猪杀牛祭祀。从开始杀猪到中午祭祖,吃饭喝酒过程中不能乱说话,只能说含蓄的鼓藏语。过鼓藏节的村寨,每家每户都要邀请所有的亲朋来抬猪腿,亲友来得越多,主人越高兴。每组亲戚提前一天,抬一只鸭、十来斤米酒、五到九条鱼(必须是单数),到主人家门前放鞭炮祝贺,并在主人家住一晚。节日当天客人返家,主人要回赠一条猪腿、一筐糯米饭,以表示友好往来。

那天上午,我看到整个村寨开始杀猪。对于外乡人来讲,集体杀猪的场景的确有些血腥,更不用提有些乡里宰杀水公牛了。如果说雷山县城那些祭祀演出是清淡前菜的话,那村寨里杀猪杀牛的仪式绝对算得上是重口味的主食了。最初我非常不适应,但看着村民们按照祖先流传下来的仪式一丝不苟地进行着,用我这个外乡人听不懂的语言吟诵神秘的祝祷之词时,还是被他们眉宇之间虔诚的神情所感动,那份神圣的仪式感也显得愈发庄重。

日上三竿,猪牛都宰杀完毕,祖先也祭拜过了,所有的仪式都进行得差不多了,我们每个人分到了主人给予的一块新鲜鼓藏肉。这是一块在我看来完全没有料理过的五花大肉,只是用滚水煮熟了而已,没有加佐料,不是红烧也不是焗烤,看上去真是难以下咽。但碍于习俗,我只能硬着头皮开始吃。谁想第一口就被惊艳到了,这新鲜猪肉非常香,还有一种从来没有尝到过的甘甜。惊喜之余,再问问身边同行的游人,都说是第一次尝到这么纯正的猪肉味。现在回想起来,我才明白,那是因为经过一系列丰年祭祖、宰杀猪牛的仪式后,我们分得那一块夹带着大自然神灵庇佑的食物,以感恩的心情分享,因而必然是人间美味。

分而食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田齐耕轮番收割,邻里之间互相帮助。这是所有苗族村寨的生活信念,与大城市老死不相往来的景象真是天壤之别。如果你要真正感同身受,建议在雷山县城里参与完人为操作的盛大庆典之后,一定要深入村寨。因为鼓藏节十三年轮一次,可以事先向当地旅游局了解哪里的村寨今年过鼓藏节。实在没有,一年一度的苗年也是绝不能错过的。只要祭祀仪式仍在,祖先的祝福与大自然相处的方式都还在。

苗家人的生态哲学

鼓藏节的祭祀活动除了能够延续信仰,传递亘古以来祖先对后世子孙的祝祷之外,还让我看到了苗族人调控生态的智慧。

敬畏自然,珍惜自然给予我们的恩赐,这是如今全世界都在倡导的生存哲学。而大城市的人们总是走在极端上,对自然与生态的利用不加节制。美国有一个著名的人类学家,他用巴布内新几内亚一个少数民族的事例,证明人类拥有能够调控环境的天才智慧,可以使失衡的生态系统归于平衡,紧张的民族冲突也可以从中得到缓解。可惜这个人类学家没有去过贵州,他不知道生长在贵州深山里的苗家人,也拥有同样的天才智慧,甚至还做得更好。

拥有这种生态智慧的是月亮山孔明乡人。他们之前过鼓藏节用于祭祖宰杀的公水牛一次多达数十头,由此引发了巨大争议。但听了当地人的辩解我才知道其中深意。据当地村民说,在深山老林里种植水稻非常艰难,于是养了大水牛。一头大水牛一天要吃一百多斤草,稻田进水口附近的草会被啃光,阳光照射到水面上,水会被晒热。用晒热的水用来灌溉,水稻才长得结实。可是牛多了也不行,它们会把潮湿地方的草也啃光,水会被太阳晒干,没有水灌溉,水稻就会枯死。所以在孔明乡,村民既需要大水牛,但数量又不能太多。他们祭祖杀牛的数量,是斟酌过留下多少牛对乡里的稻子最合适才作出的决定。而且牛杀多了,也是大家共同享用,不会浪费。

适应环境并调控环境是我们的天赋。苗族鼓藏节就是深山里这些看似落后和贫穷的少数民族对自然和对祖先最崇敬的表达,同样也是与自然相处的智慧。

“贵族”的底气

对我而言,贵州是一个巨大的宝藏,虽然去过多次,但仍有许多东西值得去探寻和深爱的。比如贵州的酒,贵州的歌,贵州人身上的衣和银……对于外乡人,不如就先从参加一场贵州少数民族的节庆开始,从贵阳启蒙,到村寨里深入体验。总而言之,我爱贵州人的地方在于,他们无论身处什么环境,即便受到误解和排挤,他们也从不看轻自己,身上一言一行都透着从祖先与自然那里习得的相处的智慧。他们的“贵族”精神和底气也源自这些古老的智慧。

【编后】我们现在常说的贵族教育也好,贵族体验也好,多半都是建立在物资基础上。殊不知,真正的贵族不是以财富为衡量标准的,而是一种精气神,一种态度。贵州省的经济发展水平不算理想,但他们在文化和精神上的贵气却恰恰有一种贵族的风姿和意蕴。对祖先和自然怀抱敬畏之心,对同伴和生物怀有悲悯之心,这大约是贵州之“贵”,最弥足珍贵的部分。


本文系《旅游情报》杂志原创,未经本站允许,
请勿将本站内容转载或复制,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