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里约热内卢 荷尔蒙满格 永远年轻 永远热泪盈眶
旅游情报编辑部

里约热内卢 荷尔蒙满格 永远年轻 永远热泪盈眶

发布时间: 2015-10-27 14:37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5150

【导言】里约热内卢的遥远不言而喻,从国内出发大约需要乘20个小时的飞机,光是想想机舱里的拥挤和噪音就要打退堂鼓了。我们的撰稿人王晨曦到美国求学后,便下定决心回国前要去巴西逛逛,才不枉千里迢迢跨过太平洋一趟。2014年世界杯结束不久,他有幸获得了一次到里约学术考察的机会,便逆潮流到那里“赶冷清”去了。


初到惊魂 遇见一个调皮的里约

当飞机越过赤道和亚马逊丛林上空,稳稳落地之后,第一次踏上南半球土地的我难掩心中的激动,恨不得大喊:里约,我来了!然而还没等我激动完,问题就来了——如何在一个英语普及率远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司机们默认你葡萄牙语一级甲等水平的情况下,从机场顺利抵达酒店?我订的青年旅社位于圣特蕾莎区,鸡同鸭讲了一路之后,司机把我扔在一个阴森的路口之后便扬长而去。此刻已经接近午夜,我反复确认这就是订单上的地址,但是周围别说酒店了,连一个亮着灯的门面都没有。这时候的我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去想象沙滩混血美女和去酒吧里狂欢的场景了。取而代之的是明天当地报纸上可能会登载的一条豆腐块新闻——“一名中国游客深夜抵达里约遇害”——那才是我。在路口徘徊了一会儿,我只能硬着头皮拾级而上,胆战心惊地把狭窄的小路来回走了两遍,终于在一个铁门旁边看到一个“欢迎”字样的涂鸦,敲开门,看到店家的笑脸,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

有一句话说:“上帝用六天造了个世界,第七天造了里约”。这话的确不假,绵延百里的金色沙滩,蔚蓝深邃的大西洋,环绕的群山和森林,身材火辣的比基尼女郎,美味的食物和动人的音乐,还有世界上最著名的狂欢节,都是上帝对里约的偏爱。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初次遇见的里约既不热情也不美丽,而是调皮的。如同一个喜欢恶作剧的少年,虚张声势地吓唬了我一回,然后又怕我生气,在之后的会面中,乖乖呈现出最好的自己,给我无限惊喜和激动。


最震撼:上帝之城  云端里的基督像

就算从没有到过里约的人,应该也在各种途径看过那座著名基督像,屹立在山巅,张开双臂,既是欢迎,也是拥抱。到里约之前,基督像是我对这座城市最具体的印象,如同长城之于北京、东方明珠之于上海,都是地标式的存在。所以,我到里约的第一件事,自然就是抬头寻找云端的基督像。

这座落成于1931年的雕像在2007年被评为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位于710米高的科尔科瓦多山顶,更多人则直接称之为基督山,从里约城中各个地方都能远远近近地看到高耸在云端的基督像。在一个傍晚,我跳上最后一班上山的小火车,希望在日落和夜景中近距离欣赏一下这座伟大的雕像。有趣的是来到基督山脚下反而完全看不见雕像,铁轨在山间雨林中蜿蜒穿梭,离开城市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或许正是这样的欲扬先抑,稍后近距离面对雕像时才能感受到彻头彻尾的震撼。当我从茂密的树冠之间看到雕像的背面,从头到脚都有一种被电击的感觉,一时语塞,不由自主地加快脚步,急切地想看到雕像的正面。


基督像身着长袍,面容安静而祥和,微微低头仿佛是在迎接所有的子民,平举张开的双臂像一个神圣而庄严的巨型十字架,象征着热情、博爱和宽广的胸襟。山顶天气多变,时而云雾缭绕,时而万里晴空,每当浓雾袭来,若隐若现的基督像更是让人觉得神圣。在雕像面前呆久了,就会越发觉得它没有想象的那么巨大,更有趣的反而是脑洞大开的各国游客,他们在雕像脚下以千奇百怪的姿势求合影,让人捧腹。

科尔科瓦多山顶也是俯瞰里约美景的最佳去处,整座城市的轮廓是迷人的海滩线,一座座棱角分明的花岗岩山峰分散在各处,形成圆润与尖锐对比的冲突美感。难怪联合国在2012年将里约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使其成为全球第一座因自然景观而入选的城市。


信仰崇高 “面包”也必不可少

在基督山对面,一座陡峭而光滑的山显得尤为引人注目,因为颜色和形状酷似刚出炉的甜面包,巴西人都将其戏称之为“面包山”。面包山脚下停满了游艇和帆船,从整洁的道路和别墅来看,这里应该是里约的富人区。位于面包山脚下的瓜纳巴拉海滩相对于其他人满为患的海滩,稍微安静一些。从海滩出发可以乘坐缆车上面包山;如果你是攀岩高手,也可以拿上绳子和装备,亲自攀登上山。

从面包山顶望出去,基督像显得更加神圣。日落时分,山间风起云涌,大片云雾从海面升起,整座山都消失在厚厚的云层中。神奇的是基督像却始终伫立在云端,带着圣洁神秘的强大气场。就连脚下的海湾也只是在云朵飘过的缝隙中才稍微露一下脸,让我也体验了一把“上帝视角”的快感。身边的游客发出阵阵赞叹,这样的景观似乎已经超出了巧合的范畴。一边是宗教和精神象征的基督山,一边是代表物质的面包山,这种有趣的对比也让我对里约嬉笑外表下的哲学省思多了一分认知。

面包山上还有很多可爱的狨猴,这种灰白相间的小猴子在电影“里约大冒险”中以肯蒙拐骗、小偷小摸的形象出现,但是现实中他们十分胆小温顺,最大也只能长到20~30厘米,一根冰棍就能骗好几个过来,让人好想抱回家。


最香艳:“这不是我的海滩”

基督山代表的是一个出世的里约,而海滩则是里约的入世,活色生香,精彩纷呈。著名的科巴卡巴纳海滩和依帕内玛海滩是里约海滩文化的缩影,巴西版活生生的“清明上河图”。

我沿着科巴卡巴纳海滩独特的黑白波浪花纹的人行道朝着依帕内玛的方向溜达,右手边是鳞次栉比的高档酒店、餐厅、酒吧,左手边是宽阔的金色沙滩,前凸后翘、身材火辣的比基尼女郎和拥有八块腹肌、高大阳光的冲浪帅哥不时擦肩而过。在里约到处都可以看见穿着比基尼和沙滩裤的俊男靓女,在地铁上也不例外,美女们似乎都把比基尼当作普通T恤衫来对待。巴西的比基尼以节省布料闻名,你可以看到满大街的好身材走来走去,让人深深感叹南美洲人民基因之优异。里约妹纸们也毫不羞涩,看到有拍照的游客甚至还会摆一个美美的pose,再给你一个飞吻。这种香艳的视觉刺激丝毫没有情色的感觉掺杂其中,而是呈现出一种健康、活力、自信的氛围。

海边马路至少有一半的空间留给步行、慢跑和骑行的人。所有人脸上都挂着慵懒的微笑,活在让自己快乐的节奏里。我到的时候是下午4点多,海滩上早已人头济济,走路时要谨慎,否则一不小心就把晒日光浴的人垫到脚下了。我就纳了闷,他们难道就不用工作吗?后来才知道,里约人把学校、办公室、医院、球场等都搬到了沙滩上,上课,读书,会议都不是事儿,租两把躺椅就搞定了。此外还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不同的社会阶层会聚集到不同的海滩,比如科帕卡巴纳海滩是社会底层人士的聚集地,而去依帕内玛海滩的则多是文艺范儿的中产阶级。因此当地人常常用“这不是我的海滩”来形容某件事不符合自己的口味。


冲浪 游泳 傻傻分不清楚

走到依帕内玛,我已经累得半死。里约的海滩实在太长,光是科巴卡巴纳海滩就延绵了近五公里。据说整个里约所有海滩加起来有上百公里长,难怪当地人都快住在海滩上了。依帕内玛海滩边明显多了不少豪华住宅和露天餐厅酒吧,托着鸡尾酒的酒保忙碌地穿梭在人群中。另一个有趣的景象是卖比基尼的大叔,他把所有比基尼像帘子一样挂在巨大的太阳伞下,场面那是相当壮观。

因为人实在太多,我往回走到一个相对清净的迷你海滩上,那里有一块大石头可以爬上去俯瞰整个依帕内玛海滩。里约的海水算不上暖和,甚至还有一丝凉意。我下水游泳的地方风急浪高,来来往往都是抱着冲浪板人。我很享受这样两三米高的大浪,随着浪花起伏,俯冲下来的感觉非常刺激。很久之后我在一段关于里约的介绍中读到,我游泳的海滩是远近闻名的冲浪圣地,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当时只有我在那里傻乎乎地游泳,而别人都在冲浪!事已至此,我也只能在心中默默为自己辩解一句,“这不是我的海滩”。


最惊险:真枪实弹护航 深入里约贫民窟

与海滩上那个美好、热情、快乐的里约相比,贫民窟完全是另一个世界。它们是暴力、毒品和犯罪的代名词。天堂有多美好,与之对应的地狱就有多黑暗。里约就是这样一个天堂与地狱共存的地方,贫民窟遍布全城,占据了本应是富人聚集的半山腰,即使是像圣特蕾莎这样比较好的居住区,也紧挨着贫民窟。

贫民窟Favela, 这个词在葡萄牙语里意指“野花”,用来形容散布在山上的贫民窟真是既形象又颇具讽刺意味。里约政府一直在努力清理这些“毒瘤”,希望在2016年奥运会之前改善城市面貌,军队投入了大批力量与黑帮势力火拼,并以此为噱头推出了贫民窟旅游项目,但是这和参观国内某些小镇的仿古一条街有什么差别呢?我一直都特别好奇贫民窟里真实的生活样貌,借着课题研究的契机,终于有机会进行一次有史以来最让我胆战心惊的探险。


我们一行人来到中央火车站背后的贫民窟山脚。这座山因为采石场已经被挖去了一半,另外一半山体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杂乱无章的房屋。一帮外国人突然出现在这里立刻引来了警察的关注,他们把我们拦了下来,同伴用葡萄牙语同警察快速交流着。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从两位年轻警察紧张的神情中不难看出,他们非常希望我们赶快离开。最后他们对着对讲机说了一通话,不到几分钟,一辆警车赶来,下来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察,用英文告诉我们,如果我们要上山,绝对不能离开他们的视线。

唯一的上山道路两旁所有的小房子都大门紧闭,窗户上装着铁栅栏。我们停在一个堆满了垃圾的破败小教堂前,旁边有一间杂货店开着门。警察上前和老板交流,目光不时扫向我们,似乎在向他征求许可。几分钟后,我们正式进入被称为“上帝之城”的贫民窟。


一人宽的小巷子曲折蜿蜒,没有门牌号,没有路名,复杂得如同迷宫一般。所有房子都是自发搭建,看起来总是像没有完工一样。好一点的人家用砖和水泥,更多的是在夹缝之间用木棍撑起几块铁皮。房间内丝毫没有光照,漆黑一片。我不敢往里面多看一眼,却总觉得里面有人一直在盯着我们。虽然时值正午,还有有警察的护送,但是心还是悬到了嗓子眼。我们集体沉默,跟在警察身后快速前进,却似乎永远也摆脱不了没有尽头的夹缝,不要说拍照了,我们连停留一下的勇气都没有。

到达山顶大家才终于松了一口气,那里有块不大的空地,在边缘正好能够俯瞰山脚的采石场和火车站。没过几分钟,警察提醒我们该走了,大家又一起屏住呼吸穿过来时的那片破旧、了无生气的房屋群。整个过程来去匆匆,最后心有余悸地坐上大巴我还不确定刚才的经历是我的想象还是真事。而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里约的贫民窟会被称作“上帝之城”,因为在那里面,没有人能够帮得了你,只能听天由命。


最街头:设计师和艺术家的秘密花园

漫步里约街头,你很难错过无处不在的涂鸦和各种装饰艺术。南美人的热情让他们的用色也十分大胆,色彩艳丽到我一度以为自己掉进了颜料盘里。


赛拉隆阶梯 专注台阶装饰二十年

说起里约街头艺术则不得不提到塞拉隆阶梯。从1990年起,旅居里约的智利艺术家赛拉隆决定装饰自家门口的台阶。起初他用蓝、绿、黄这三种巴西国旗配色的瓷砖,深受邻居喜爱。随后的20年间,依靠自己的精心收集和各地朋友的热心捐献,赛拉隆家门前200多级台阶被来自世界各地的2000多块瓷砖打造成了一道艺术长廊。台阶于2010年完工,但赛拉隆认为,“这是一件永远无法完工的艺术品,这个疯狂而独特的梦想会持续到我离世那天”。然而令人惋惜的是在2013年,赛拉隆在自己亲手铺设的阶梯上去世,原因不明。如今,游客络绎不绝地来到这里参观,并尝试寻找马赛克拼图中的本国元素。


用植物作画的天才设计师

去过科巴卡巴纳海滩的人可能会对地面上黑白波浪条纹的铺装印象深刻,殊不知其设计者就是一手将现代景观设计引入巴西的景观建筑师布雷·马克思(Burle Marx),他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包办了里约、圣保罗和巴西利亚大部分的景观设计。我有幸参观了这位大师的工作室,一个房间里装满了他1000多个项目的手稿,实在让人敬佩。更惊人的是,在他位于巴拉德瓜拉蒂巴的住宅和私人花园里,拥有超过3500种植物,马克思亲自创造一片世外桃源式的隐居之所,用来研究植物的生长、物种搭配以及对雨林珍稀物种的保护。

除了景观建筑师的身份之外,马克思还是一位画家、生态学家、自然主义者、艺术家和音乐家,完全是一个天才人物!在他的住所里有许多立体主义画作,我才突然明白他的景观设计其实就是利用植物在大地和城市间绘画,大量运用有机的线条、流动的形式和明亮的色彩,来构建一个全新的城市面貌。


建筑空间的南美诠释

里约的建筑风格也有着南美人深入骨髓的奔放和浪漫,市区内不仅留下了众多殖民地风格的建筑,还有许多大胆和颇具创意的现代建筑。漫步里约市中心,你会发现大多数建筑一层都是架空的,有点像南洋的骑楼。这样做一则为市民提供了更多公共空间;二则也是增强通风,排解潮气。

最具代表性的建筑恐怕要数天梯教堂(又称里约大教堂)了。不同于传统教堂的十字平面布局和四壁精美的雕刻,圆锥形的天梯教堂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只用最为质朴的混凝土作为材料。四面巨大的马赛克拼图玻璃墙从地面直接升起到80米高的穹顶。十字架不是伫立在地上,而是巧妙地悬挂在正中央的神坛上。无论从哪个方向进入教堂的信徒都能第一眼看到耶稣雕像。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教堂空间,只能感叹原来既定俗成的设计也能玩出新花样来,不得不佩服设计师的想象力和对宗教空间的新解读。


最美味:肉池酒林 放纵自己的胃口

作为一个无肉不欢的人,来巴西简直完全就是“老鼠掉进米缸”的节奏。无论是街边按重量算的自助小店,还是像类似“大猪头”(Porcao)这样的连锁餐厅,都能让你吃得大呼过瘾。巴西的烤肉店叫Churrascaria,上菜的方式和国内一些巴西烤肉店类似。顾客先在位置上坐好,不一会儿服务生就会拿着穿满烤肉的大钢棍或是推着大块的烤肉来到桌前,询问你是否要尝尝这块肉,如果点头,他则会轻轻在你盘中削下一块。还有一种更简单粗暴的方式就是直接下单,所有的烤肉会盛在一个灼热的铁盘中,配上香浓的奶酪,送到你的面前。在巴西,所有的烤肉都不放调料,不蘸酱料,最多也就放点盐,以最大程度地保持肉的原味。

除了烤肉,我这一趟里约旅程还收获了额外的惊喜。一天午饭我想尝试一下除了烤肉之外的巴西美食,便连比带划着和餐馆老板说我要吃海鲜,于是他便给我做了一道Moqueca de Peixe。这道菜类似于海鲜大杂烩,把鲜嫩肥美的海鱼、虾蟹、贝类一起放进特制的小陶煲里慢炖之后,搭配上香浓的椰汁、青椒红椒、辣椒和棕榈油,吸足了汤汁的香味,最后再撒几片香菜。吃起来酸辣浓郁,让身为四川人的我实在是“爱不释口”,意犹未尽。后来和当地朋友聊起来,他们告诉我,我这一个误打误撞,撞上的可是曾被《福布斯》杂志评为全球必吃美食的大餐。想来里约的确待我不薄!


好酒之徒俱乐部

在巴西用餐少不了要点一杯他们的国酒Cachaça(甘蔗酒)。但是很少有人知道,里约人更爱用Cachaça搭配青柠和冰块调出的一款名为Caipirinha的酒,直译过来为“小乡巴佬”,无论是海滩还是聚会场合,几乎人手一杯,就着烤肉或者海鲜,喝起来酸甜可口,非常解腻,这才是“肉池酒林”的标准搭配。再吹着海边的凉风,完全就是天堂般的享受了!


最热情:Party Kings & Queens

南美人应该是全球最会party的一群人。不但人人能歌善舞,而且还party出风格,party出水平,party出品牌。巴西的狂欢节就是他们享誉全球的party品牌。我去的时候虽然没有赶上正儿八经的里约狂欢节,但在里约人很擅长自己找乐子,天天过的都是狂欢节。


有酒有音乐 每夜都是狂欢夜

虽然明知夜晚的里约不够安全,我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前往市中心的LAPA区,想体验一下南美夜生活。几个街区外就能听到震耳欲聋的音乐声,等走到市中心的Mem de Sa大街时,我已经完全惊呆了,这绝对是我此生见过的最大的聚会!白天静悄悄的街区此刻仿佛容纳了整个里约城的人,到处都是喝酒狂欢的人潮。大街一旁贴心地摆满了卖Caipirinha酒的小推车,而另外一侧的大酒吧也使出浑身解数招揽顾客,毫无保留地把店里的精彩表演都搬到了大街上,即使不买酒,也可以围观他们的表演。我围观了一会儿表演后觉得过意不去,便付了门票进酒吧看看,然后立刻就后悔了,因为里面根本没人,大家都在街上!

越夜越热闹,我沿着大街往西走,这边的酒吧看起来更高级一点。我不知道应该进哪一家,于是决定以一群打扮时髦的当地年轻人为“风向标”,找一家club看看。他们倒也热情,立刻邀请我加入他们的聚会。俱乐部里的人更年轻也更疯狂,就着音乐上蹿下跳。让我意外的是有好几个年轻人说着不太流利的中文上来搭话,说他们在学校学习中文,很喜欢中国。我当然也借着教中文的机会,和他们打成一片。


从酒吧出来已经4点,我却无比的清醒,里约的一切似乎都能归结到发自内心的快乐,让来这里的所有人感受到自由和奔放。就算没有世界杯,没有奥运会,里约也是独一无二的。正如早些时候在酒吧门口排队的时候,一个喝得微醺的少年告诉我,他去过纽约、巴黎、伦敦,那些城市很美丽、很伟大,但是,里约的魅力是其他任何城市都无法取代和比拟的。


【编后】如果非要用一个字来定义里约,编辑觉得是“魔”。错综复杂的贫民窟、令人担忧的治安、眼花缭乱的城市景观、多元的种族和文化,都代表了不同程度的魔性。这些魔性有着惊人的吸引力。如同一个带着坏笑的花花公子,明知他不好,他自私,但就是会有一帮痴心少女飞蛾扑火跟在身后。因为他有趣,不在乎条条框框,走到哪里,哪里就有快乐。正是这样的没心没肺,让里约永远处在躁动的青春期,喝酒跳舞晒太阳,打架闹事拼火力。



本文系《旅游情报》杂志原创,未经本站允许,
请勿将本站内容转载或复制,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