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在冲撞中窥见全新纳米比亚
旅游情报编辑部

在冲撞中窥见全新纳米比亚

发布时间: 2015-10-27 15:11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5109 1条回复

【导言】满天黄沙飞舞、海边波光粼粼,你很难想象这是在纳米比亚。是的,我们将随着张路宁的镜头,再次走进纳米比亚,领略那里的极致风光。如果说往年的纳米比亚惊艳度是100%,那么这次将它引爆你的感官!

你或许去过非洲的大草原追逐过动物、也欣赏过非洲沙漠的荒凉、体验过非洲这片土地带给你的惊喜,同样,你也一定会被旅游情报介绍过的纳米比亚惊艳过。确实,这两年的纳米比亚因为无敌的景色、丰富的娱乐项目、舒适的住宿、发达的旅游业被越来越多的国人所接受和憧憬。归根结底,这样的受欢迎,源自极度的反差。贫富的差距、物质的匮乏和丰富的精神享受之间的反差、艰苦的环境和你能享受到至高的服务之间的反差……这些反差让你感受到完全不同的两极世界,天堂和人间任你游走,话说,谁不喜欢这样的待遇呢!我们的达人张路宁,不是在纳米比亚就是在去纳米比亚的路上,每年几乎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在那片土地上游荡,套句他的话,这是一片让你玩不够、玩不腻、爱不完的地方。每一次前往,你都会发现不一样的纳米比亚。透过他,我们也发现了一个反差更大、冲击力更大的纳米比亚小城。在小城里有荒原和大海、有沙漠和鬼城、有极致的住宿和狂野奔放的动物……如果世界上有比惊艳更惊艳的形容词,那这个词一定是“吕德里兹”。让我们走近这个纳米比亚南部的小城,准备用心灵接受美和震撼的风暴。而卡拉哈里和鱼河峡谷,则给了你一个最典型最极致的非洲景致。


荒原与大海之间的城市——吕德里兹的奇异生活

纳米比亚南部小城吕德里兹(Luderitz),面对大西洋,背靠沙漠,日夜经受着沙漠与风浪那“水与火”的洗礼。

自然环境的严苛,却没有让小镇也随之变得艰难乏味,相反的,这里有着特别的小镇生活,舒适、安逸,又——很特别。

吕德里兹的海边码头区是居民们喜欢来闲坐的地方,咖啡馆、餐厅、酒吧都是聚会的好场所。他们喜欢用本地产的上好的生蚝来下酒,变着法子吃生蚝。淋上柠檬生吃、浇上Tabasco辣椒酱吃、加奶酪焗了吃,还有丢到烈酒里就着酒一口吞下。在这里,三五好友看球赛,来上一两百个生蚝是常有的事。


吸引游客来码头的,除了生蚝,就是坐游艇出海了。海上的风情和吕德里兹周边的旷野截然不同,少了些苍茫,多了些情趣。坐着动力帆船,在马达轰鸣中,朝着外海飞驶。时不时会有海鸟在头上盘旋,会有海豹从海里冒头、好奇地打量着。只有当海豹作为不束之客爬上了甲板,才会让小船放缓一些速度,让大家和这个大家伙一起玩耍一会儿。

船进深海,好奇的瓶鼻海豚就开始过来引路,在船前劈波斩浪,引领着着游艇前行。刚刚还在为优雅的海豚而赞叹不已的乘客,转眼又会被体型庞大的鲸鱼所吸引。吕德里兹近海也是鲸鱼经常出没的场所,很多游客就专为观鲸而来。


游艇此行的最终目标却不是这些大家伙,企鹅岛才是这里最出名的景点。顾名思义,这个小岛上聚居着成千上万只企鹅。绕过几块被海浪激起漫天飞沫的礁石,海中就多了不少载沉载浮的黑点——企鹅出现了。

这是仅仅分布在南非和纳米比亚的斑嘴环企鹅,也叫非洲企鹅,在当地还被叫做“驴企鹅”,因为它叫声像驴而得名。非洲企鹅是人类最早发现的一种企鹅,在纳米比亚北部“世界文化遗产”的古人类岩画中,就有栩栩如生的企鹅形象。1758年由瑞典著名博物学家林奈确定了它的学名,因此也成为第一种被确定名称的企鹅。


非洲企鹅体型小,身高只有60厘米左右,但大家印象中的企鹅特有的憨态却一点也不少,企鹅岛上成千上万的企鹅一起摇摇摆摆走路,蔚为壮观。

企鹅岛上曾经栖息了无以计数的企鹅,但五十年前岛上搬来了收集鸟粪的工人,企鹅生存环境受到干扰,几乎都逃离了企鹅岛。如今得到保护的企鹅岛重新焕发了生机,但也为了保护,游客的船只不再允许靠近岛屿,只能遥遥相望。虽然企鹅岛的企鹅得到了保护,但在全球范围内,近百年来非洲企鹅的数量减少了90%,前景不容乐观。

且不论企鹅的生存是否艰难,吕德里兹的居民可是想尽办法要让生活更快乐一些,居民们都乐意把最鲜艳的颜料涂在自家外墙上,彩虹般多彩的城市自然让人多了一份快乐。

小山顶上的教堂俯视着城镇,也默默的注视着全镇的居民。在露天餐厅,凭海临风吃着生蚝,抬头就能看见教堂。小镇上的居民吃生蚝前,也喜欢对着教堂敬上一杯。在这荒原与大海之间的城市里,海洋带来的美食,是沟通神与人最好的桥梁。


爱上一匹野马

纳米比亚野马,被称为是最新“产生”的物种。这些奔跑于纳米比亚南部小城吕德里兹(Luderitz)周边的俊美矫健的家伙,有着一段传奇的经历。

19世纪末,驻扎在纳米比亚的德国军队急需解决在这片广袤土地上的运输问题,于是从德国大量运来战马,既作为代步、也帮助运输。而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打响,驻扎的德军接到指令,要奔赴其它战场,不得不仓促撤离纳米比亚。


无法运走的战马也就成了一个问题。朝夕相处,让军人们和战马之间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于是,有战士提议,马本来就是从野马驯服而来的,是不是能让它们再回到原野上去?没有试验的时间、也没有训练的机会,战士们从战马身上取下鞍具、最后给马儿洗刷了一遍,再留下了尽可能多的饲料,流着泪把上千匹战马放归到了荒漠之中。

奇迹就是这样诞生的!经过了百年岁月,这些来自德国的战马,竟然适应了纳米比亚南部的荒漠环境,生存了下来。平坦辽阔的荒原,能够充分发挥马儿的奔跑能力来甩开猛兽;战马机警的天性,让他们能躲避危险;虽然灌木和枯草的养分远不如饲料,但大量进食也让它们获得了足够的食物;苛刻的自然条件,让马儿瘦削的身材显得更坚忍有力。

从德国军马野化而成的纳米比亚野马,形成了能够繁衍生息的种群,还稳定下了近两百头的种群数量。它们时常奔驰在吕德里兹周边的荒原之上,矫健的身姿与广袤无垠的荒漠构成了最完美的画面。


人类消失后的世界——卡曼斯科鬼镇

我们人类消失以后的世界到底会是什么样子的?看看身边的世界,看看你的家、你的城市、你周围的一切。想象一下,它们都原封不动地停留在眼前这一刹那的样子,唯独少了人类的存在——这就是纳米比亚小镇卡曼斯科(Kolmanskop)现在的样子。

卡曼斯科小镇离纳米比亚南部著名的海港城市吕德里兹(Luderitz)不远,已经被“鬼镇”——这个更耸人听闻的名称替代了原先的名字。

1908年,在卡曼斯科发现了数量惊人且极易开采的钻石矿,钻石变得唾手可得。传说,在明亮的月夜,依靠映照在沙地上的月光,甚至都能轻易发现闪闪发光的钻石。随之而来的,自然是汹涌的人潮,生活在纳米比亚其它地区的德国移民纷纷来此开挖钻石,而更多的德国人带着“钻石梦”从欧洲赶来。

随着人口激增,小镇以疯狂的速度迅速繁荣起来,保龄球馆、制冰厂、发电站应有尽有。小镇上甚至还拥有了非洲第一台X光机,而在卡曼斯科,X光机大部分时间并不是用于医疗,主要是用来扫描钻石开采工人有没有藏匿钻石。

在一战爆发前,短短几年里,卡曼斯科总共出产了将近一吨高品质的钻石。然而,就像之前突然发现钻石一样,钻石矿也令人惊异地瞬间枯竭了。以采矿为生的居民们失去了收入来源,不得不离开这个被沙漠环绕的小镇。1956年,最后一个居民也离开了,喧闹了不到半个世纪的小镇,彻底沦为了鬼镇。

于是,风与沙漠开始接管这个小镇。一点一点,风将沙砾吹进房屋;而沙丘也慢慢腾腾的开始向小镇挪动——沙漠开始吞噬这个小镇。

大自然从人类文明手中收回这片土地的速度并不快,却是无比坚定的!在这里,能目睹我们认为牢不可摧的建筑,是如何在这几十年间土崩瓦解、灰飞烟灭。

穿行在卡曼斯科已经被沙漠替代的街道和被沙丘半掩的房屋间,可以随意进入这些曾经是居所、商店、医院、学校的建筑,这是种奇妙的感觉。有的房屋依旧完好,甚至生活用具也依然摆放在那里,仿佛主人昨天才刚刚离去。有的房屋已经抵御不了风沙,屋顶坍塌、断壁残垣。

当年的钻石矿总工程师在小镇上曾经地位显赫,可他精心修筑的坚固的两层宅邸,面对自然也不能例外。尽管铺着瓷砖的地板和卫浴设施依旧保存完好,但窗玻璃早已不知所踪。于是,风夹着沙也就毫无顾忌地登堂入室,塞满了一个个房间,眼看着就将要整个吞噬这曾经的豪宅。

唯一暂时避免了风沙入侵的建筑,是当年的学校。这几年被整修了一下,当做参观者的接待室,暂时减缓了风沙进攻的速度。但看着体育馆里依旧完好的讲台和鞍马,却听不见一丁点孩子的嬉闹声,耳边只有夹杂着沙粒的凛冽的风声。这种感觉,让人毛骨悚然。

大自然正在用“荒芜”——这种残酷的手段,在惩罚这片曾经充斥着欲望和贪婪的土地。

或许也正是这种残酷,给小镇带来了特殊的美。自然的沧海桑田与人类建筑遗迹极其不协调地挤在了同一空间内,成为了摄影师所钟爱的摄影题材。夕阳西下的光影在沙丘上无限地延展,镜头则忙于捕捉着岁月留下的痕迹。

也有人说,来卡曼斯科鬼镇一定要低着头走路,据说这一带依旧还会时不时的发现散落的钻石。是不是应该来这里试试眼力和运气了?要知道,纳米比亚至今依然是世界最大的钻石产地之一。

箭袋树——生命进化的奇迹

纳米比亚的卡拉哈里(Kalahari)沙漠干旱炎热,而沙漠南部的部分地区更是极端干旱,几乎永不下雨。这严苛的环境,不适合绝大多数高大植物的生长,大多是稀疏的灌木在这里顽强地生长。

自然总是为我们展现奇迹,面对绝境,生命总是会寻找出路,在这干旱之地也不例外。在卡拉哈里生长着一种高大挺拔,长得很“外星球”的植物——箭袋树(Quiver Tree),它以违反自然的姿态傲然挺立。

南部非洲的阳光有如刀刃般锋利,很少有植物能经受连续不断的暴晒。而箭袋树完全暴露在阳光下,甚至是骄傲地迎着阳光愤怒生长。

对于植物来说,沙漠中的水源是何等重要,只看植物的生长就能辨别地下河的流向,没水的地方几乎寸草不生。箭袋树却偏偏挑选最干旱地区的岩石区来生长,附近几乎完全没有水分存在的迹象。

一切似乎都是反科学的,但你并没有离开地球。事实上,貌似大树的箭袋树并不是“树”,它是一种特殊的树芦荟。最高能够长到20米以上,是最大的芦荟之一。

箭袋树最大的本事就是贮存水分,它庞大的枝干并不是木质纤维,当中充满了海绵体,尽它所能储藏了大量的水分。Bushman等土著居民常常把它作为紧急情况下的水源。而砍下的枝干,土著也会挖掉海绵组织,当作箭筒使用,箭袋树也因此而得名。


能在这么恶劣环境下生存,光凭储水这一招可不够。箭袋树的枝干表面特别闪亮,能够反射阳光。树皮也坚实牢靠,即使经历岁月洗礼,也依旧保证滴水不漏。而它看似肥大的叶片上,有一层厚厚的外皮,气孔的数目极少,将因蒸发而散失的水分减到最低限度。

但即便如此,箭袋树也不能完全与世隔绝,日久天长枝叶越来越多,也就会产生更多的水蒸气。好吧,箭袋树还能放大招——“壮士断腕”。当蒸发的水量多于它能吸收到的水量时,箭袋树能进行自我截枝,自断枝叶,并迅速将断口封住。这一招既让它得以存活下去,也造就了它奇特的外形,经常会看到箭袋树只在“头顶”有一小撮长相奇异的枝叶。

在卡拉哈里沙漠里观赏箭袋树的最佳地方,就是著名的“箭袋树森林(Quiver Tree forest)”,几百株珍贵的箭袋树突兀地生长在岩石小山坡上。为了不争抢本身已经稀有的水源,它们互相之间都隔着相当的距离,就这么绵延生长,却“老死不相往来”。

紧挨着箭袋树森林,有另一个景点——“巨人的游乐场(Giant’s Playground)”,奇异的景象也佐证了这里气候的恶劣。在这片区域里,堆放着无数的巨石,一块块似乎经由鬼斧神工切割得方方正正,然后又堆砌、排列成各种匪夷所思的形状。事实上,这些原本是整块的岩石,也抵御不了这里的气候,皲裂成了一块块平整的巨型石块,因为规整地不像自然形成,所以被称之为“巨人的游乐场”。

也因为干燥洁净的空气,箭袋树森林也是观星的绝佳地点。众多的摄影师都酷爱把灿烂的银河当做箭袋树的背景——把生命的奇迹和宇宙的奇迹放到同一张照片之中。

用光影描绘自然的雄奇

——纳米比亚鱼河峡谷

在鱼河峡谷这样的天地间行走,巨人也成了侏儒。而只要你敢在这峡谷中徒步,侏儒也就成了巨人。鱼河峡谷(Fish River Canyon)就是这么一个奇异的地方,横亘在纳米比亚南部的荒原之上。

鱼河峡谷有着众多响当当的名号——“非洲最大峡谷”、“世界第二大峡谷”、“世界十大最壮美峡谷之一”、“最狂野的峡谷”、“最佳徒步峡谷”……但这里仍然游客罕至,依旧保持着它的孤寂。

这里的天空没有云、也没有飞鸟,所有的一切都仿佛害怕这道峡谷的威严。而今,吸引我们来此的,却也正是这道地球上的伤疤。

大约在6亿年前,地球板块的运动导致了地表沉降,形成了一条南北走向的地堑。随之也就形成了鱼河(Fish River)——纳米比亚最长的内陆河。

随后,3亿年前冰河世纪的冰川运动顺势而为,把峡谷削得更深,也变得更为陡峭。刀砍斧剁般的硬朗线条,就是由“冰川”的力量切割而成。

最后,南美洲板块与非洲板块的分离也让大峡谷结束了沧海桑田的变迁,形成了我们现在所见到的样貌。

虽然鱼河长年干旱或者仅像一条溪流,只在每年的夏末时期才会大肆泛滥,但水流依然在改变着峡谷的形态,峡谷与河流相辅相成。峡谷汇聚了周边的水流,而水流也把峡谷挖得更深,深深地嵌入了这片高原之中。如此便最终形成了这个有河道穿行其中,蜿蜒160公里,宽度27公里,深达550米的峡谷——鱼河峡谷。

用最好的方式玩峡谷

玩转鱼河峡谷最好的方式,当然是来上一次让人心潮澎湃的徒步。这条全长80公里,历时五天四晚的“峡谷徒步探险之旅”,是闻名全球的徒步线路,每年都会吸引世界各地的爱好者来此徒步。

徒步的起点位于峡谷南端的Hikers point,这个起点就是一个下马威:一条晃动的铁索作为扶手,顺着几乎是垂直的石砌台阶迅速下降550米。力不从心者,到了这里就会望而祛步。这段路线是只能往下,不能往上的,要负重从谷底攀爬而上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也决定了鱼河峡谷的徒步路线只能是一个单向的行进——只能一路向前,没有回头路。

进入谷底,也就告别了人类世界,一切回归原真的自然状态。其实这条徒步路线并没有那么艰险,徒步者并非在与天地争斗,而是在享受着过程的快乐。带足了5天给养的徒步者,一路扎营露宿,既享受自然,也享受亲朋好友共处的时光。

而目的地就是鱼河峡谷的开口处——著名的艾艾斯温泉(Ais-Ais Hot Springs),这也是鱼河峡谷唯一的出口。走出峡谷,就能享受天然温泉的舒适了,这是多大的诱惑啊!

由于鱼河峡谷特殊的地形,导致谷底的温度不易散出,所以旱季时谷底的最高温度可达摄氏70多度。你能想象这样的高温吗?这或许也是地球表面的最高气温了。谷底的高温当然不适合人类居住,但对动物来说,峡谷依然是他们的热土。在徒步中,会与一群群纳米比亚特有的山地斑马(Hartmann's Mountain Zebra)不期而遇。较普通斑马而言,山地斑马的腹部纯白,没有黑白相间的花纹,个头也更小,但是黑白毛色的反差更鲜明,尤其在性感的臀部。不论在扎营还是观景时,可爱的小地鼠则是最常见的朋友,时不时在你附近卖萌。如果足够幸运的话,在峡谷也有机会见到凶猛的花豹(Leopad),峡谷的岩洞是花豹们最爱的栖息地。不过因为视野辽阔,花豹远远的就会避开人,不会形成伤害。

为了避开高温,峡谷徒步只在5月到9月中向游客开放,而每年6月至8月是最佳徒步时间。参加徒步之旅的探险者年龄不能低于12周岁,每组人数也不能少于3人或多于30人。为了游客的安全,纳米比亚政府规定所有参与鱼河峡谷徒步探险的游客,需向有关部门申请许可证,申请时必须出示有效的健康证明和旅游保险。事实是,峡谷附近的两架直升机就是专为援救徒步者而准备的。所以,鱼河峡谷的徒步也要量力而行。


如果并没有打算进行一次高强度的徒步,也可以来次轻松的漫步,观赏峡谷的壮美风景。游客可以在一天之内,游览Main view point(主观景点)、Hikers point(徒步者出发点) 、Sunset point(日落观景点) 、Rockies point(岩石观景点)和The edge(边缘观景点)五个观景点,从不同角度欣赏峡谷风光。在这些观景点上,“玩自拍”是现在最流行的玩法。有这辽阔奇诡的背景,怎么拍都会很特别。

真正会玩的朋友,更喜欢在峡谷边观赏日落。斜阳把峡谷分出了阴阳两极,用无声的光影尽情地叙述着自然的雄奇。峡谷用影子,表达着自己的情感。此时此刻,不再有丰富的色彩,一切都已被夕阳染红。

在极简的光影下,抛开了颜色与细节的掩饰,你更能读懂鱼河峡谷。


精品酒店历来就是纳米比亚旅行的特色和亮点,在纳米比亚南部地区当然也不例外。面对极致的地形地貌,野奢酒店最能发挥所长,与环境完美融合,带来最佳的自然体验。


感受峡谷与大漠中的奢华

艾艾斯温泉SPA酒店(Ais-Ais Hot Springs SPA

位于鱼河大峡谷出口处的艾艾斯温泉SPA酒店,被徒步者们作为路线的地标,到达了这里就是徒步行程的终结。经历了峡谷中美妙的精神享受,身体早已疲惫不堪,这里的温泉是忘却疲劳的良方妙药。难怪众多旅行者都盘桓于此,多日不愿离去。艾艾斯的峡谷地热资源得天独厚,每间客房一打开门,就能看到热气蒸腾的温泉池,方便至极。连酒店周边的狒狒也梦想着要享受温泉的乐趣,常在附近逡巡,羡慕地望着在池中神魂颠倒的人们。


峡谷山庄酒店(Canyon Lodge

在这家酒店里,鬼斧神工的嶙峋怪石不只是观赏的奇景,在一幢幢茅草为顶的独栋小屋中,巨石就在你的房间里!酒店房间不仅依石而建,还利用石头的形状来进行室内设计,有的浴缸就在石屋中,有的床铺是在巨石后,有的利用石块做成了错层……除非亲眼目睹,不然很难体会到其中的奥妙。这里最适合有好奇心的“石痴”入住。

峡谷乡村酒店(Canyon Village

店如其名,酒店的房屋布局就是仿造了当地部族村落的排布方式。酒店的装饰与装修风格也刻意营造“乡村”的感觉,田园牧歌式的酒店生活一定会引发“采菊东篱下”的幽思。每到傍晚,酒店还会派专人带领客人爬上旁边的石头山观赏落日,面对染红了一切的夕阳余晖,你会开始感动于大自然质朴的美。酒店居中的“广场”上,栽种了不少珍稀的植物,晚上会有保安通宵看守者,生怕被跳羚和剑羚偷吃了刚栽种的嫩苗。和他们聊聊天吧,他们会教你认识南半球的星座。

峡谷驿站酒店(Canyon Roadhouse

可别被他家门口三三两两停放在仙人掌和灌木丛里的废弃老式汽车给吓着,这就是家以“汽车”为主题的酒店。连大堂、餐厅、客房门外,都随处可见各种全新的、生锈的、半截的老爷车,就连酒店前台也是一辆挂上了各种可爱装饰的大篷车。就算不住在这里的客人,在驱车路过时,也喜欢来这里逛逛,在非洲旷野上驰骋的客人,哪有不喜欢车子的?!特别提醒:一定要去这家酒店大堂的厕所间看看,公路文化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鱼河酒店(Fish River Lodge

坐落在峡谷边的绝佳位置,从酒店客房内即可俯瞰壮丽的鱼河大峡谷。是的,这景观就已经是足够的理由,让你来这里入住了。面对峡谷的泳池,让你感觉在峡谷上空遨游。而峡谷之上的晚餐,更是让人终身难忘。清晨,阳光穿窗而过,唤醒你在鱼河大峡谷的一天,在露台上,就能静观峡谷的光影变幻,运气够好的话,还会有小动物前来拜访,和你共赏奇景。

卡拉哈里阿尼布酒店(Kalahari Anib Lodge

在卡拉哈里沙漠深处的阿尼布酒店,营造出了一片沙漠绿洲。在这个农庄一般亲切的酒店里,“宾至如归”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了。很多客人看见酒店餐厅前空地上栽种的橙子都会羡慕不已,服务生会笑着鼓励你采摘来品尝——实在是太甜了!而在酒店富有非洲风情的酒吧,和三五好友围着火堆喝酒,也是夜晚的一大乐事。

吕德里兹鸟巢酒店(Luderitz Nest Hotel

名为鸟巢的这家酒店,成天被海鸟环绕着,因为它就座落在大西洋边的礁石之上。这是吕德里兹公认最好的酒店,连酒店的海鲜餐厅也是当地最有名的。可以先在酒吧里品尝肥美的生蚝,再到露台上抽一根雪茄聊聊天,然后再去餐厅品尝本地出产的龙虾。虽然抬眼就能望见海,但欣赏海景这件事,可以回房间慢慢看,这里的房间可都是无敌海景房。



本文系《旅游情报》杂志原创,未经本站允许,
请勿将本站内容转载或复制,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2015-11-24 17:27
嘿嘿嘿,我要做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