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唯恐琼楼玉宇 留恋纽约街区
旅游情报编辑部

唯恐琼楼玉宇 留恋纽约街区

发布时间: 2015-12-01 10:39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6432

【导言】纽约是一根低音琴弦的吉他,弹得出经典,演得了传奇,热闹好听夜以继日。纽约也是一座逛不完的城市,琼楼玉宇的背后有许多个街区等我们去发现、去探索。他们粗看很像,但是认真去逛却发现各有特色,实在让人深深留恋!


纽约是全世界最复杂的城市,它的身上有形形色色的标签。在我去纽约之前,在那儿居住了十年的朋友强调说:请一定要去逛逛纽约的街区,那才是真正的纽约!于是此行,我共探访了四个不同的街区,曼哈顿的格林威治村(Greenwich Village)和切尔西(Chelsea),以及布鲁克林的DUMBO和威廉斯堡(Williamsburg)。这些街区都有着“向死而生”的气质。他们的历史,大多很相似,曾经潦倒、萧条、破弊,甚至治安混乱、带有暴力色彩,但是纽约不相信眼泪和悲叹,而是在往前走,时时有新生。于是就有了如今人气很足的街区。经过整治后,她们在建筑上、在绿化上、在街上一家家店铺的形式上……仿佛如出一辙。但是如果花上足够的时间,便会发现,每一个街区都有一张独有的面目!


【曼哈顿】

格林威治村 依旧有张叛逆的脸

前段时间,《老友记》收官十年的新闻引爆了大热,于是,作为资深戏迷的我义无反顾地去了它的拍摄地——格林威治村。我想,这个地方之所以能得到《老友记》的青睐,那必然有故事可以说。

格林威治村的道路错综复杂,原先,这一社区并不被重视,只是人们逃避黄热病的临时住所。华盛顿广场的建立,让它起死回生,尽管空旷、破壁,却引来了一批又一批的入驻者。据说,这儿曾经聚集着各种叛逆青年,穷困潦倒的艺术家、理想主义政治家、激进的摇滚爱好者……他们大多行为夸张,与世俗格格不入,放弃了原本了宁静的生活方式,在格林威治村追求心中波西米亚风的生活方式。Bob Dylan曾经用一句歌词来描述这个群体——“到处流浪从不安家的人”。有人评论,这种洒脱与不羁,正是美国现代化思想的来源之一。也是在这里,开创了东海岸的嬉皮文化;也是在这里,掀起了性解放运动和妇女解放运动。从遥远的上世纪开始,格林威治村便被扣上了“叛逆”与“反主流”的帽子。直到现在,它依然叛逆如旧,坚持自我。


Yeah, I’m GAY

差点儿忘了说,格林威治村与同性恋是分不开关系的。1969年,美国政府对同性恋群体采取严打严整措施,在格林威治村一个叫石墙的酒吧中,警察殴打了一位同性恋顾客,引得了其他人对这一举动表示不满并进行示威冲突,这便是美国同性恋史上最轰动人心的“石墙事件”。这个酒吧现在依旧存在,虽然很感兴趣,但是鉴于我的直女身份,还是作罢了。俗话(当然是特指美国人的俗话)说“进了格林威治无直男”,这儿甚至有条明目张胆的Gay 街。不管纽约有多少个基友们的聚集地,格林威治村永远是他们的挚爱之地。在美国宣布通过同性婚姻合法之后,基友们就更猖狂了,街头挂着明显的七彩横幅和小七彩旗,彰显对同性恋的支持,当然也成为这个街区的一个噱头。

原本是要去找《老友记》拍摄公寓的我,却被街角的Big Gay Ice Cream Shop给吸引到,纽约虽对同性的态度极其开放,但以此作为商标和店名,如此突出的表明立场的倒是不多见。正站在门口观望的我被一个温柔的声音给擒获,“嘿,你应该进去的,这儿的冰激凌很不错噢”。从他的穿着打扮,我断定这是个基友,既然盛情邀请,那我岂可拒绝。

一开始,我以为这只是一家哗众取宠的小店,没想到它已经成为一个品牌,由一对基友共同创建。从最早的流动餐车到实体店铺,这对CP已经致力于品牌事业多年。在纽约,这家冰激凌店非常受欢迎,曾经被入选全球最好吃冰激凌25家之一。不得不说,他们把同性恋文化做到了极致。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它脱颖而出的原因在于食材+创意。店内使用了来自纽约上州Roonybrook农场(被誉为纽约上州最好的奶制品生产商之一)的新鲜牛奶,并在冰激凌上做了各种特色的点缀,色彩缤纷,造型可爱。除了经典的巧克力脆皮香草口味冰激凌之外,服务员极力推荐我尝试Salty Pimp——有点咸的冰激凌。Salty Pimp是以香草软雪糕为底的,在上面抹上南美洲著名的Dulce de leche(一种用汤和牛奶混制而成的糖浆),在表面撒入海盐,再放入蛋筒中,蛋筒中也灌了一些海盐,咸味恰当好处地中和了冰激凌的甜味。在这里,不一定每个人都是Gay,但是每个人都很Gay(开心)。


在独立书店前 停下脚步

逛独立书店,是我去纽约最期待的一个部分。身在纽约,不管是生活、还是旅游,这个城市的节奏要比它的经济发展来得更快,只有在书店之中,才能感受到片刻安静。纽约大多数独立书店的处境和国内的差不多,步步为营,或多或少都面临着关门大吉的囧境。相比之下,格林威治村的独立书店经营得很好,因为这里有有很好的社区氛围,有许多当地作家和出版商的支持,那种令人津津乐道的大型折扣书店把独立小书店挤垮的现象在这里并没有发生。

最有名的Strand书店在格林威治村十分显眼。与我们知道的任何连锁书店不同,Strand是一家本地店铺,经营大量广受喜爱的书(据说这些书摆出来有18公里长),除了普通的书籍,还有一些难以寻觅的古董书。惊喜的是,这家书店还提供并不昂贵的国际送货服务呢!

相比于大名昭著的Strand,Three Lives and Company可能不被很多人所知道,这是一家街角书店,如它的名字一样,书店经历过三次不同的命运。第一次,书店刚开张的时候,老板和员工们信心满满,希望书店能呈献给读者最完美的书店,结果没有预料中的那么好,书店的盈利仅可以勉强维持开下去;第二次,正值大型连锁书店和网络零售的的蓬勃发展阶段,双重压力使得书店的经营状况雪上加霜;就这么硬撑到2013年,附近街区的书店纷纷倒闭,突然间,人们才意识到这家独立书店原来已经撑了那么久,于是,在第三次,书店终于起死回生。

历经多年的书店,带着一种沧桑的气息,它的外表看起来很不起眼,甚至有些简陋,招牌有些磨损,但一走进书店,就让人感觉很明亮,色彩搭配特别好。据说老板有轻微强迫症,有一次,一个员工将两本同色系的书放在一起,老板硬是拽下来一本,放了一本对立色的书上去,只是为了让顾客们看得更舒服。对于文化内核的坚守,对于细枝末节的在意,或许就是它如今成为纽约人“心灵鸡汤地”的原因吧。因为不信奉打折促销的概念,所以店铺里的书无论从外在还是内在都是最好的,此外,这里还提供特殊订购服务,他们长于发现易为人忽视的文学作品,这也为他们赢得了不少顾客。 噢,对了!如果来这里,可别忘了小小地调戏一下店员,他们每一个都博览群书、知识渊博,且喜欢与顾客们唠嗑,他们每个人都是店铺的活招牌。


你听说过外百老汇吗

百老汇分内和外,内百老汇就是大众所熟知的上城区剧场,上演《歌剧魅影》、《悲惨世界》这样的经典大剧;而外百老汇则是百老汇的一个派系,在中下城区演出一些试验性剧集和先锋剧。和内百老汇大剧场迎合世界各地游客观剧的口味不同,外百老汇几乎都是一些规模比较小的剧场,特色是前卫、大胆、对立和冲突,基本是纽约客们自娱自乐的地方。说的直接一点,外百老汇的小剧场是个可以深入体验和了解纽约本地文化的地方。

格林威治村的中心紧锣密鼓地排列着几十家剧院,小小的却很精致,橱窗里贴着无数张海报,和上城区一样,这里精彩得夜以继日。带我们参观外百老汇的朋友是一名资深的纽约客,他说,这里的作品采用轮流演出制,基本会提前一年安排好下一年的剧目和时间。在一年的时间里,十几个人组成的演员团队,跟着导演听取业内人士和普通观众的意见,反复修改剧本,精雕细琢,才能确保上演,所以剧集的质量都非常高。不要以为前卫、大胆的剧就一定会枯涩难懂,但这些带着强烈艺术指向的作品其实非常具有娱乐性,即便是外国人,也能被逗得哄堂大笑。


切尔西 屠宰场的前世今生

欢迎来到大熔炉,这句话特别适合切尔西,哈德逊河附近区域充满着浓浓的工业风;以第8大道为中心,是同性恋文化的区域(是的,又是同性文化);在第9大道和第10大道之间,则是传统美式风格的街区,古铜色砖房仍然屹立,像是19世纪的美国。各种不同风格的融合,造就了切尔西独特的魅力,谁能想到它原先是一片屠宰场呢?切尔西很难用一个词来描绘,人们除了去膜拜涅槃重生的高线公园之外,更主要的原因是去看那里数不清的美术馆和吃便宜到不行的大龙虾!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


为艺术而生

如果硬要给切尔西贴一个标签,那我会选择“艺术”。如今的切尔西,像是十年前的SOHO。SOHO曾经是纽约最著名的艺术区,后来因为地价上涨,艺术家们无法负担高昂的租金,于是纷纷撤离,奔向了切尔西。过去这里的治安不太好,但是地租相对低廉,由此吸引了艺术家和画廊来这里租用房屋,并形成了一定的积聚效应。而如今,切尔西画廊的数量已超过鼎盛时期的SOHO。在环境上,它仍然不如SOHO,它不断地在改造,运气不好会遇到施工,然而无法阻止人们对它的向往。正是这种复古稍带一些高冷的气质,反而让它与众不同。

切尔西的美术馆区是当代艺术场景的中心。在六条街的范围内,有两百多个新旧的美术馆及画廊供参观,这个区成为了纽约艺术家们最方便的资料库,可以同时体验古老或者新兴的艺术。在此之前,我对美术馆的态度不置可否。切尔西的魔性之处在于,它给你足够的空间,让你在最短的空间内爱上现代艺术。如果想逛得精彩,那么不妨使用一点小心机,我推荐你走“之”字型参观,因为街两边的美术馆都是大落地玻璃窗装潢,在街一边便可以眺望对面的馆以及从馆内走出来的人,若是那些人面无表情的话,那就可以舍弃奔向下一个了。但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发现一个不好的,一家家地推门进去之后,它们给我的视觉冲击一点也不比那些著名的美术馆小。


大龙虾 大龙虾 大龙虾

切尔西之所以受欢迎,与它的市场(Chelsea Market)是分不开的。切尔西市场并不大,从头粗逛到尾,最多也只需要半个小时。原先,这里是美国饼干公司的旧工厂,奥利奥就是在这里诞生的。后来公司为扩大规模,吸收了十来家食品店做饼干烘焙,使其成为了一个庞大的帝国。最鼎盛期间,饼干公司的面积曾经占了将近两个街区,我想,在当时,方圆几里的空气中应该都漫着饼干的香气吧!现在的切尔西市场是一个综合的室内集市,粗放的装饰、昏暗的灯光、斑驳的石壁……它依然延续着浓浓的工业风。市场内依旧留着许多卖饼干、卖甜品的店铺,大概是因为底子好,这些小店的风评都很不错。而切尔西市场最让人难舍、最不能错过的是海鲜市场。

去纽约之时,我做了很长的Food List,连续吃了几天美式快餐之后,我对大龙虾的期待值就更高了,它果然没有让我失望!逛海鲜市场与逛中国城的鱼虾蟹滩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体验,切尔西市场内平价的The Lobster Place海鲜市场小而干净,几乎闻不到腥气,形态各异的海鲜们被整理得干干净净之后躺在透明的玻璃橱窗里供人观赏,也不失为一道风景。市场内选用的是缅因州大龙虾,从1到3磅不等,全部都是野生的,它们一般藏匿于冰凉潮湿的岩石缝中。渔民将大龙虾打捞上来后就开始保鲜供氧,火速运往纽约。与加州口味浓郁的The Boiling Crab不同,这儿的龙虾只是普通的清蒸,因为缅因州龙虾本身就很鲜甜,所以不需要靠什么复杂的口味和酱汁抓你的胃,而是用新鲜的肉质和很少的工序来吸引顾客。

在店里服务员小哥的传授下,我得到了一手的吃龙虾技巧:店里做好的龙虾是一整只放在一个大盘子里给顾客,里面有一盒液体黄油和两个柠檬片,可以拿一片柠檬挤在龙虾肉上,再沾上黄油吃,等把龙虾全部吃完之后,把最后一片柠檬泡在黄油里,然后取出含在嘴里,特别清口。我让小哥推荐一些饮料做搭配,他说,纽约人吃龙虾很随性啊,不讲究这些,喝咖啡、喝酒、喝茶全是个人兴趣,他个人比较推荐喝茶,可以解腻。这里的龙虾卷、龙虾沙拉和生蚝都是点单率很高的海鲜。要提醒的是,不要高估自己的食量,我们一行人人均点了两只1.5磅的龙虾,结果就是吃吐了,最后硬着头皮把龙虾塞进肚子,毕竟不是经常会有吃龙虾吃吐的机会!美中不足的是座位比较少,环境也比较嘈杂,但在大龙虾面前,这些全都可以忽略不计。


曼哈顿让人不得不爱,但是此行纽约,让我印象最深的却是布鲁克林。当身边人听到我说布鲁克林的时候,大家纷纷表示不解,没有去过纽约的人会问,“这个地方太危险,你为什么会去”。我想,我要给布鲁克林正名!


【布鲁克林】

DUMBO 可能是纽约最浪漫的地方

和大多数人一样,我对布鲁克林的最初认识只停留在“布鲁克林很乱,只有黑人和毒品”、“布鲁克林时常有犯罪案发生”的层面,这大概是上世纪的思想,就像没有来过中国的人始终认为深圳是一个贫穷的小渔村一样。纽约政府不遗余力地将布鲁克林改造,虽然仍然存在坏区(bad area),也就是我们印象中的黑人区,但是很大一部分已经被彻底改善,街道规划有序,干净整洁,绿化环境特别好。这几年来,房价渐涨,部分地区的房价甚至超越了曼哈顿,于是,布鲁克林渐渐撇去暴力与混乱的抬头,人们也渐渐消除了对它的误解。

DUMBO是布鲁克林被改造的最完好的社区之一,它的范围并不大,指的事实上就是曼哈顿大桥和布鲁克林大桥之间的区域。DUMBO的兴衰故事和切尔西相似。原先,它是美国工业的一个重要核心,发展德国工业包括咖啡、茶叶、重工、涂料、造纸和肥皂等。随后制造工业逐渐衰落,工厂纷纷倒闭,唯留下废弃厂房。纽约政府开始了一个叫“Artists-In-Residence”的房屋计划(一段时间内免费给艺术们住房),吸引了部分艺术家来DUMBO发展,才使得这块地方死灰复燃。除了工业时代所留下来的痕迹,DUMBO的建筑基本都是19世纪初美国流行的联邦风格,同时也可以看到一些复兴时期的建筑风格,配合纽约特色的街道景观,大桥、石阶路以及东河上的水景,古韵中带有现代化设计感,让很多去过的人都流连忘返。大概是看到许多人在那里拍婚纱照,于是DUMBO给我的第一印象便是“浪漫”。如果和自己的爱人一同到访,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游DUMBO的小窍诀

DUMBO得天独厚的环境为它带来不少知名度,许多电影曾在此取景,包括最经典的《美国往事》。正是一部又一部的知名电影,让历经百年风霜的布鲁克林大桥再度成为纽约的另一张名片。因为对《美国往事》海报上“人在桥下走,桥在红楼后”的场景过目难忘,所以我带着朝圣者的心情前去拜访。无奈的是,这个地点并不好找,它隐藏在Front 街和Jay街的交界处,找的时候煞费苦心。迷失方向的我们走进路边的一家书店向书店老板问路,他指着对面说,喏,这不就是嘛!尽管声名大噪,它藏得可不浅哩。老板看出了我们朝圣的心情,便指了条游玩的明路。由于DUMBO的小名气,每到天晴气朗或是节假日之时,总是人声鼎沸。所以想好好地游DUMBO,一定要找准时间!

早晨和傍晚是最好的探访时间,租一辆自行车,花一个小时去大桥上骑行。布鲁克林大桥是行人、汽车和自行车者共用的大桥。大桥的两侧是汽车道,中间是步行和骑行道。早晨和傍晚由于人少,所以视野极其开阔,两侧是海港,对面则是曼哈顿的壮丽景色。书店老板是来自挪威的新纽约客,原先住在曼哈顿中城区,习惯了北欧慢悠悠生活节奏的他,怎么也不适应曼哈顿,所以毅然而然搬到了相对安静的DUMBO。每逢天晴气朗,独自骑车上桥,早晨看着对面的曼哈顿一点点繁忙,自己身处的街区却依旧清静宜人之时,他便想,哈哈,当时的决定可真没错!

如果在午后前来,除了在布鲁克林高地晒太阳,老板极力推荐去玩一次旋转木马,尤其适合带小孩子的人去。Jane’s Carousel是纽约最受欢迎的旋转木马,当你顺着东河走到威廉斯堡大桥和布鲁克林大桥之间,在曼哈顿美丽的天际线背景下,会看到一个像水晶盒一样的玻璃建筑,旋转木马就在这个水晶盒里面。这座拥有90年历史的旋转木马艺术家Jane在俄亥俄州购买的,她将木马修复翻新,精心雕琢上色后变废为宝。三排48匹木马,每件都是艺术品。旋转木马的开放时间分冬季和夏季,冬季(9月21日—5月8日)在每周四至周日的上午11点至下午6点开放;夏季(5月9日—9月18日)在上午11点至下午7点开放,周二休息,票价为2美金/人。

在晚上,最好的消遣就是坐在河岸边的餐厅里,一边享受布鲁克林独有的美食,一边看着曼哈顿的灯火辉煌。The River Café数度被评为纽约最浪漫的餐厅,主打精致的新派美式佳肴。店内采用的都是本地农场最为新鲜的有机食材,将传统的美式烹饪方式与法餐、意大利菜的烹饪技术相结合,创造出独具风格的新派美式佳肴。这里的菜肴不能单点,只能选择头盘+主菜+甜点的定时,人均消费也不低,不过,光是这个景色就值回票价了。此外,这里还经常被当做头号求婚地,通常要预定求婚还得提早半年呢!


威廉斯堡 潮流供应所

前面提到,布鲁克林有好区和坏区之分,威廉斯堡就是一个曾经的坏区,曾一度以治安问题出名,名声之坏可能不亚于曼哈顿的哈莱姆区。也是依靠纽约政府不遗余力地改造,使它成为了一个与DUMBO比肩的热门新兴社区。由于在地域上处于曼哈顿和布鲁克林的交界处,所以这里聚集着大量充满活力、敢于挑战,虽然不富裕但却满怀梦想的年轻人,处处都透着灵气与自由的空气。威廉斯堡环境不是最优的,处处可以看见充满布鲁克林风的涂鸦,于我来说,它最大的魅力,或许在于它的独一无二。


垃圾站的宝物

这个独一无二,包括它的跳蚤市场。布鲁克林的跳蚤市场被默认为整个纽约质量最高的,而威廉斯堡跳蚤市场是传说中最好的一个,在每周日的10点至5点向所有人开放。第一次去的时候,市集还未到开放时间,简直被吓一跳,它的环境实在很一般,一眼扫去,竟是涂鸦的卡车、古老农场的货车、破旧的桌椅和一个废弃的掷球场,如果不是有摊主们在忙碌的话,它很容易被误认为一片脏乱差的垃圾场。直到摊主们布置好了,顾客们纷纷来临之时,市集的魅力才渐渐展露。这个市集的面积虽然比我预计中要小一点,但是缺失的数量在质量上弥补了。据说,每个摊位都是依据市集的标准来甄选,且商品的质量一定要一流。从服装首饰到零食古董杂物甚至是家具配件,这里样样都有,且重样的比较少。

由于中国的生产力实在太强大了,所以我逛市集的时候倍加小心翼翼,要琢磨许久,生怕它是made in China。逛这个市集,的确需要花时间。相比于零零碎碎的小纪念品,这个市集比较出名的是古着服饰以及饰品,特别适合女孩子来逛。我在市集内买了威廉斯堡本地的女设计师昨天刚刚做好的项链。女设计师在当地运营自己的特色手工品店铺,每个周日店休时,她便会来这里摆摊。因为生性开朗,乐于分享,颜值又高,所以她的摊子前总是有很多人围观。我买的项链由许多不同的珠宝串成,而每一个珠宝都来自于不同的国家。女设计师每半年会去几个国家旅行,每次都长达2个月,在这个期间,她会去搜集各地的珠宝和特色的串绳。回家之后,再依据颜色、材质分别搭配,制成自己的作品。她说,其实这里每位摊主和每件商品或多或少都有故事,所以她建议购买前先与摊主聊一聊手中物件来源,这也是一个不错的经历。

值得一提的是,威廉斯堡市集不仅商品质量高,男人的质量也很高!这里的花样美男真的很多,不同于曼哈顿男人普遍迷人的大叔风格,这里更多的是穿着打扮极具潮流特色的小鲜肉,不管摊主还是顾客,个个都很养眼,随便拿一个出来就是下一个高司令。我想,这或许也是威廉斯堡市集受欢迎的原因之一。


纽约美食的先锋站点

除了跳蚤市场,这里还有深受欢迎的Smorgasburg美食市集。Smorgasburg市集汇集了全纽约一百多个不同的街头美食摊位,世界各地的小吃、创意料理、人气美食都能在这里找到。所以,如果你实在不知道什么,实在懒得一家家店铺去找,那么不妨来这个市集看一看。

Smorgasburg市集被誉为纽约美食界的先锋站点,著名的拉面汉堡最早就出现在这个集市上,而后一夜爆红。人们可以在这里找到前所未有的怪异小吃,又或者是纽约最知名的人气餐车美食。和普通美食市集不同,Smorgasburg只在春夏秋季周六11点到6点开放。这里没有座位,但是好在靠近东河,对岸景色优美,所以顾客们一般都会坐在东河边的石凳和长椅上吃。据说,有些摊主也是大有来头。有一位顾客曾经在一个卖番茄汤的摊位前遇到Vampire Weekend(纽约知名摇滚乐队)的主唱和他的女朋友。鉴于市集的名气,我建议要么早点去,要么晚点去,可以恰当地避开人流。


【编后】问一百个人爱上纽约的理由,也许会听到一百个不同的答案。我也试图问过自己,心中的纽约到底是什么样?好像始终没有一个固定的结论。纽约包容了所有人,同样地,我们也在包容它。纽约从不在原地停滞,它总在变化之中,不变的是永远多余“不可能”的“可能性”,等我们去发现。去这些街区走走吧,你会发现纽约的精神——永远前进(Ever Upward),并深受感染。


本文系《旅游情报》杂志原创,未经本站允许,
请勿将本站内容转载或复制,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