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活动/报告> 陆止于此 海始于斯 葡萄牙的后霸主时代
旅游情报编辑部

陆止于此 海始于斯 葡萄牙的后霸主时代

发布时间: 2016-01-05 10:28 未经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浏览次数:4435

【导言】在经历了航海时代的辉煌之后,葡萄牙一夜暴富,接着便开始了“退休”生活,偏安一隅过自己的小日子。逍遥多年,葡萄牙已在人们的记忆中被渐渐边缘化,变成一个面目模糊的欧洲小国。我们的撰稿人菜菜子前一阵子拜访了这个昔日海上霸主,本期,我们将透过她的笔触,隔空走一趟他们的首都里斯本和古都科英布拉,追忆似水年华。


南欧两兄弟  一个间歇性踌躇满志 一个持续性“混吃等死”

说到西班牙,大家眼前一定会出现一个色彩鲜艳、个性明晰的国度。这个极具冒险和挑战精神的航海帝国,创造了地理大发现的奇迹,也缔造了一个日不落帝国的形象。当年的第一批环球探险者们,从西班牙横跨大西洋到达美洲,又从墨西哥横跨太平洋,经菲律宾抵达东亚。在完成自己殖民大业的同时,也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事实上,无论谁,都不会把西班牙和一介莽夫相联系,毕竟作为15世纪开始欧洲最强大的国家,他还是最为伟大的文化碰撞交融的地方,更是独一无二的欧洲文化的发源地之一。

西班牙就好比一个“异类”,存在于欧洲大陆上。他的小众,是他的地理位置决定,毕竟他连接了欧洲和非洲,又汇通了大西洋与地中海,各式各样的文明在这里被移植、嫁接并开花结果。据说,西班牙是目前留存的世界文化遗产最多的国家。


因为地处于同一个伊比利亚半岛上,人们难免会拿葡萄牙和西班牙对比。确实,相同的地理位置和相似的文化背景、历史进程,葡萄牙真的就如同西班牙的兄弟。唯一不同的是,西班牙好像天生就有主角光环,即便航海时代开始得比葡萄牙晚,依旧是当仁不让的大哥。这对南欧好兄弟,西班牙作为“老大哥”,使命式地肩负起了“家族荣耀”。在航海时代,他们对于世界的探索是迫切又具有挑战精神的,虽然最后由于西班牙人的天性浪漫和对自由的极度追求,毁了他们一度建立起的日不落帝国。但他们富有想象力和充满热血的使命感,让许多文学作品、建筑作品都流传于世。这也是西班牙留给世界的宝贵财富。

如果说西班牙是“间歇性踌躇满志”,那么葡萄牙就是“持续性混吃等死”。作为千年老二,葡萄牙尽管是航海时代的开启者,却没有将其发扬光大的“责任心”,相比西班牙,他们“安逸”了许多,由于没有“立业”的压力,没有那么多抱负需要去实现,于是该干嘛干嘛,一点都不委屈自己。虽然他并没有太多如西班牙般厚重的历史感和沧桑感,但其独特的海岸线却是欧洲老牌的度假胜地;独一无二的饮酒文化,让他们创造了属于他们并且享誉英国的波特酒……或许和西班牙相比,葡萄牙并不是旅游的最佳去处,但却是度假的小众选择。


里斯本

里斯本作为葡萄牙的首都,自然是政治、文化的中心。在这片土地上曾经诞生了傲视世界的航海术,也创造了辉煌的历史。如今尽管时代变迁,但古老的旧城区里,你可以看到随着地势建造的极有特色的广场和楼梯,加上高高低低的陡坡,走入巷底却豁然开朗看到的观景台、彩色窗户外面挂着的衣衫飘扬在金色落日与靛蓝夜色中,甚至是那些手牵手在弯弯曲曲小巷弄里行走的情侣都是一幅幅画。而当你转身穿过转角的一个宫殿、却突然闻到空气中食物的香气,那般优雅,你仿佛依旧生活在昔日帝国时光里。


在城市古迹里追忆旧日辉煌

里斯本的右边依傍着一条蜿蜒的特茹河,而左侧则是浩瀚的大西洋,这里是难得能看到海上日落的欧洲国家首都。来到这里,你会发现曾经的辉煌从未落幕,瑰丽的自然人文景观依旧能让人感受到来自大航海时代传来的辉煌。尽管17世纪的地震,改变了里斯本的地貌也改变了他在历史上的发展轨迹,但今天的里斯本,依旧有太多东西值得让人回味旧日辉煌。如果你喜欢的是大航海时代的葡萄牙,那么到城中走走,你随时都能发现那个高傲又优雅的旧都城。


遗世独立之塔 贝伦塔

或许你从未到过葡萄牙,但你一定从历史书或者地理书上看到过这个地方“贝伦塔”。达伽马曾经在这里登船开启了环球航行之旅。这座位于里斯本出海口河道上的雪白精致石塔,如一个守望者,无论世事如何变幻,一副遗世独立的样子,矗立在那里。在里斯本那么多纪念碑中,这座石塔最为华丽优雅。当天空阴云密布、海风掀起层层波浪,拍打在这栋白色巨塔之上,你才会忆起,这里不仅被当成过烽火台、瞭望台等军事要塞,还曾经是关押犯人的水牢。即便如今,这高塔内长了铁锈的古炮和枪支,依旧每天等待着大家的检阅。


热罗尼姆斯大教堂

如果说建筑大师高迪的圣家族教堂,代表了西班牙建筑的最高水准,那么热罗尼姆斯大教堂,一定就是拿来彰显葡萄牙建筑水平的。这座两百多年前的宏伟建筑,在那次九级大地震中几乎毫发无伤。而在这座教堂里,大多呈列了葡萄牙全盛时期的建筑艺术珍品。如果说教堂的话,你一定会拿来和意大利的对比,其实基本结构相似,但由于这座教堂是曼努埃尔式的,所以有其独特性。大量海洋生物被运用到建筑中,在廊柱上你可以看到海藻、珊瑚缠绕;其次你还能发现航海导航仪;除此以外代表着葡萄牙悠久历史的盾牌“葡盾”与十字架一起被突出描绘在这里的壁画和雕塑中。如果你想要看些与欧洲其他国家不同的教堂,那么这个修道院是不错的选择。


给辛特拉一天 留下的不仅有回忆

在辛特拉(Sintra)这么一个位于山巅处的小镇,你可以看到多种人类文化留下的生活痕迹。罗马人走后,摩尔人带来了他们对建筑、艺术、科技的理解,当绿色旗帜在辛特拉飘扬了5000年后,他们留下的是全然不同欧洲的生活方式和文化。而大航海时代,从海外带回来的财富和技术,让葡萄牙的皇室在辛特拉这一处风景极佳的小镇上,兴建自己的皇宫,作为夏季的避暑宫殿。人类历史在这里一次次重复,辛特拉小镇的一次次的辉煌、落寞、遗弃、再次兴盛,都见证了这一切。整个小镇里的树木、砖石甚至是青苔,都是最好的明证。

或许你曾经在西班牙见过更宏伟的,又或者在法国看过更精致的,不过还是请耐下心在这座小镇里,待上一天。因为这里会把过去若干年发生的故事,慢慢述说给你听。只要一天,你就可以了解到几乎是整个葡萄牙发展的历史,当然也包括兄弟阋墙在内的各种“宫斗大戏”。

佩纳宫(Palacioda Pena)、辛特拉国家宫殿(Palacio Nacional de Sintra)和摩尔人留下的城堡,是辛特拉的主要看点。如果时间不着急,你可以先抵达辛特拉小镇,然后在王宫听完详细的官方解说,之后搭乘穿梭巴士前往摩尔人城堡,在游览佩纳宫之后返回辛特拉。


沉浸在古老街道里的享乐派

虽然我也爱葡萄牙的帝国风范,可说实话,这些都与现如今的我无关。因此我更喜欢葡萄牙人骨子里那种享受生活的安逸状态。于是在古老的街道里,来自地中海和大西洋的是,一阵让人忍不住放慢脚步、暂停思考的享乐的风。


有贝伦塔但更爱贝伦蛋挞

即便葡萄牙的贝伦塔再有名,可我还是更爱贝伦蛋挞。这家蛋挞地理位置极佳,从热罗尼姆斯修道院过去,走一段路就到了。据说第一个葡式蛋挞的诞生,全依赖于一位热罗尼姆斯修道院的道士。当时葡萄牙生产大量的鸡蛋,蛋清被用作给衣服上浆或者去处波特酒中的杂质,而多年来的蛋黄就被“废物利用”做起了蛋挞。贝伦蛋挞一早就有无数人慕名而来,当周围的店铺尚未开门,这里早就排起了长队。虽然你可以选择外带,但是最正宗的吃法还是“堂吃”。点上一杯浓缩咖啡,再搭配可以缓解苦涩的葡式蛋挞,浓郁的奶味在嘴里激荡开来,你一定忍不住感叹,葡萄牙人真会享受。贝伦蛋挞对我来说,太甜,但我却很爱这样悠闲的状态。


黄色有轨电车 叮叮当当那是浪漫的声音

对于我这样一个喜欢跑步的人而言,没有什么比清晨穿梭在城市里,等待众人醒来更有趣的事情了。可是,在里斯本跑步,却是件让人尴尬的事情。小巷深弄或者陡坡楼梯,有好风景的同时,也折磨着我的膝盖。我每每都想问,葡萄牙人,你们的膝盖还好吗?后来见识多了,发现当地人也有属于自己闲逛街区的方式,搭乘黄色的有轨电车。小小的车,穿梭在上下坡道之间,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偶尔可以看到车后面挂着的那一串为了好玩搭顺风车的游客。这些黄色的小车,穿过了市中心的老城区,沿途囊括了市内很多名胜古迹,也成为了里斯本最鲜活的印记。


咖啡馆的巡游 把历史喝出醇厚的味道

咖啡自从18世纪传入里斯本,几个世纪以来,各种艺术家、作家还有记者都把这种饮品当成自己灵感的缪斯。而他们大多都喜欢聚集在咖啡馆里,谈论文化、谈论艺术和人生。在里斯本,咖啡又被叫做“BICA”,在街边挑选一个有特色的咖啡馆,欣赏来往的路人并且喝上一杯咖啡,又或者再加两个甜点,很有乐趣。里斯本有特色的咖啡馆不胜枚举,但若是只能择其一,那么毋庸置疑,一定是“巴西人”咖啡馆。这个位于希亚多广场和加雷特街之间的咖啡馆,由于费尔南多•佩索阿经常在这里写作而闻名。现在店门口还放着一尊他的铜像和一张桌子。你完全可以假装是他探讨人生和文学的对象,坐下来一同入镜。


左盼右顾 抬头望 低头看

除了看建筑风景,还有很多值得让你左顾右盼的东西,街头涂鸦就是其一。在里斯本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各种各样奇特的涂鸦作品,阿尔珐玛区的街道。很多涂鸦艺术家们都在这条街道上涂鸦,展示自己的才华。政府也默许这样的行为,时间久了,这条街道就布满了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涂鸦作品,仿佛成了一个“涂鸦博物馆”。据说这条街道上的一些涂鸦作品甚至有的已经保留了几十年以上的时间。而另外值得你驻足留意的则是地上,请低头看地面。和其他城市混凝土沥青地面或是碎石子儿铺就的道路不同,里斯本的人行道上经常会出现让人眼前一亮的艺术杰作。那些不规则的马赛克石块,被拼接成各式各样的图案,有植物也有动物,甚至还有日期和商店名称等。


希亚多的小店&自由大道名牌街 买不过瘾还有outlets

出发前,曾经问过友人,葡萄牙可以买什么。“只要西班牙有的,我们都有,而且价格更便宜!”确实,如果你想要买大牌,到自由大道上走一圈,基本上可以满足你的需求。如果你想要找一些独立品牌,那么从自由大道往希亚多所在的山坡上奏,一间连着一间的小店,会给你惊喜。在这里你可以选择葡萄牙当地品牌的各种皮具,特别是皮鞋,皮质非常好,手工又精致。

如果觉得不过瘾,还可以到里斯本城外的Freepot outlets逛逛。一站式购物还能退税,如果遇到节假日,有时候还会有很不错的折扣。我们在店里曾经看到B家的一件西服,打完折尚未退税,只要70欧,基本上和白给没差别了。


科英布拉曾经是葡萄牙的古都,现如今这里,有欧洲史上第二大古老的大学,还有拥有丰富藏书的古图书馆;听一段法多音乐,摸着斑驳的石墙,在大学城中走走,你能听到岁月的声音,也可以闻到知识的味道。


科英布拉

风中造访科英布拉 在最古老的大学 感受知识的味道

科英布拉与其简单地定义它为古都,虽然作为古都的它,有很深厚的历史文化发掘性,从葡萄牙语到整个大航海帝国的缔造,都在这里发生。但这座城市现如今因为欧洲最古老的大学之一而闻名天下,因此不妨拿它与剑桥相提并论。


科英布拉大学

科英布拉大学大部分的学院都分散开了,零落地建在山坡间,而周围则是成片的民居,无形之中拉近了“知识”和“生活”的距离。如果说大学学院让你感觉很是亲切、现代,那么当你穿过老校区大门时,地上的马赛克拼图提示着你,你将进入的是中世纪的宫殿。每一个科英布拉的学生,都会自豪地告诉你,这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宫殿的大学。穿过费雷阿门,看到门口两位穿着传统黑色斗篷的女学生,这一瞬间,各种想象冲回到我的身体,大脑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古老、严谨、庄严之感。

每年的五月,科英布拉大学会迎来许多游客,原因就是这里举行的毕业聚会。学生们会组织各种活动纪念在大学度过的美好时光。其中最为有名的就是“燃烧”代表了各个学院的,不同颜色的讲义带,也就是所谓的“燃带节”。真烧?当然不。现在只是用象征性地手执丝带挥舞两下而已。和国内的毕业季一样,这个时候,也是表白和被表白的高峰期。据说有时候求爱的男生,会在女生阳台下高唱小夜曲,而女生如果接受,就把丝带绑在阳台上。


最古老的图书馆 推开门那是知识的味道

在整个大学里,最有名的应当是这里的图书馆,作为欧洲最古老的图书馆之一,这栋典型的巴洛克式建筑,已经有700多年的历史了。

推开门,这种震撼绝非语言文字可以形容。红色和金色为基调的内饰展露着图书馆的奢华与精美。而图书馆内分上下两层,而上下用的楼梯都精巧地藏在每个隔断的角落中。宗教、战争和历史为主题的挂毯和瓷砖画点缀在图书馆四周的墙上。书架上至今还陈列着超过30万册“古董”般身世的书籍。而和这些书籍同处一个空间的,除了我们,还有另外一种生物,蝙蝠。虽然整个图书馆是木质的,又陈列着价值连城的书籍,但却很少出现蛀虫问题,或许都要感谢这些昼伏夜出的蝙蝠们。


法多 一种乐器 两种味道

到了葡萄牙,请一定抽时间听一段法多。Fado一词来自拉丁语Fatum,也有说来自英语Fate,就是“命运”的意思。就如同到西班牙要找寻最为正宗的佛拉明哥一般,到了葡萄牙,最好能够找到一家让你欣赏传统Fado音乐的地方。这是一段能够代表葡萄牙灵魂的乐曲。当技艺娴熟的吉他手弹奏起独有的葡萄牙吉他作为伴奏,一段慵懒的男声/女声响起。这似阿拉伯又像吉普赛的音乐,承载了许多的感情,有时浪漫有时幽怨。即便你懂葡萄牙语,其实也是很难理解这段音乐背后的情感,更别说我们这些匆匆一瞥的旅客。

一般来说,大多数人会选择在里斯本聆听这样的乐曲,可其实我更偏爱科英布拉的。首先里斯本的Fado从乐曲本身而言更偏重传统,因此更为伤感、悲怆。其次,由于里斯本的Fado太过于有名,以至于现在越来越多的Fado演唱者在各个餐馆内“走穴”。一般来说,你需要在这个餐厅内用餐,才能欣赏随餐“附赠”的Fado表演。餐并不美味,加上昏暗的环境和幽怨的歌声,很容易让身处异乡的旅客生起思乡情结。加上歌手们疲于赶场,总让人觉得没有那么真诚。

虽然科英布拉的Fado也是由里斯本传入,但却略为不同。首先,这里所有的表演者必须是男性,穿上黑色的斗篷进行表演。这样的传统据说是因为以前只有男子才能入学,而Fado又只在学校传授,所以女性没有机会习得。除了表演的人不同,科英布拉的Fado风格也不一样,不仅融合了葡萄牙各地传统的音乐,更是将意大利的美声唱法融入。和里斯本流传于底层的音乐形式不同,这里的Fado不见得是哀歌,更像是一曲小夜曲,包含了更多积极、阳光的味道。在科英布拉,欣赏Fado可能更纯粹,一般晚上18:30有一场表演,在大学专门的表演场所,只有演出不掺杂任何餐点。


【编后】除了里斯本和科英布拉,葡萄牙最引以为傲的地方是盛产葡萄酒的波尔图。下期,我们将在“精明旅游”板块为各位读者呈现一期波尔图醉酒攻略。到葡萄牙喝葡萄酒,听起来就是相当明智的选择。


本文系《旅游情报》杂志原创,未经本站允许,
请勿将本站内容转载或复制,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